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擦身而過(冰漾)

   ☆☆☆
 
忘了是幾天還是幾個月。
他們,有多久沒有坐下來一起吃個早餐,或是認真對話?
 
黑袍的他,忙著任務;而他,規律地過著高中最後一年的生活。
從他入學他代導、他高中他大學,從曖昧到成為情侶、到現在的同居……彼此的關係慢慢近行為卻漸漸遠,難道……
 
……交集之後就是擦身而過?
 
褚冥漾望著不知道半夜幾點才回來的戀人學長,無聲嘆息。
 

 
以左手撐著下巴的褚冥漾,眼神恍惚地望向窗外。
回憶著這些日子,他忽然有些不懂。
 
不懂自己,也不懂他。
 
雖然現在是上課時間,但對紫袍的他而言,內容什麼的,他早就都會了。而且與其說現在在上課,倒不如說是千冬歲和老師的辯論時間。
教室內上演著每天必演的戲碼,他可以想像得到最後千冬歲會以怎麼樣的笑容奪下最終的勝利。
 
抽回視線,褚冥漾對呼喊他的喵喵微笑,同時答應了在白園的午餐邀約。
他想好好珍惜,畢竟……
 
時間不多了。
 
最近,找個時間和學長吃飯,順便聊聊吧……
 
 
 
風聲,精靈的笑聲,他們的打鬧聲。
幾乎每天中午,都能在白園裡聽到。
 
浮在空中的飯糰,某人愛的熱線,笑著拿出一堆親手做的食物的少女。而他,總是笑看這一切以及,盯著他最愛的蛋糕。
這樣的日子,要好久之後才能再次重演,現在,他想牢牢記住這一分一秒。
 
平常要講半小時電話的千冬歲,今天離奇的只花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臉上帶著大大笑容的他,說明著他的戀人等一下就回來了。
能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也只有那麼一個人了。
 
沒多久,地上浮出了傳送陣的光芒。
光芒中出現的是一黑一紫兩個身影,他們再熟悉不過的人。
 
「歲,我回來了。」
 
「褚。」
 
冰炎與夏碎各自來到自己戀人的身邊。
雖然看起來很疲倦,夏碎還是露著笑容摟著寶貝戀人,嘴裡說著甜膩的情話。
 
「好幾天沒抱到歲了,好懷念啊。」蹭了蹭千冬歲的脖子,「我的歲好香。」
 
「哥!」對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事,千冬歲還是無法適應,羞紅著臉。
 
相較於這邊的大放閃光,冰炎那邊則走溫馨派路線。
 
「學長,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揉了揉褚冥漾柔軟的黑色髮絲,「我想先回黑館。」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順便……聊聊。
 
「嗯。」冰炎緩緩起身,不冷不熱地開口:「我們先走了。」
 

 
已經算不清楚了。
 
褚冥漾不曉得自己和學長這樣的相處模式維持了多久,是一星期?一個月?還是一季?
望著走在前頭的人的背影,他無奈的思緒流轉著。
 
每天每天,褚冥漾起床上課,就會看到一臉疲倦的冰炎躺在身旁熟睡,有些時候甚至連個人影也沒有;而當他下課回黑館,床上的他也已不見,只留下證明他剛離開的淡淡餘溫,與滿屋的沉寂。
 
不是他看他的睡顏,就是他看他的睡臉。
偶爾能在彼此清醒時見到,不過不是他在忙就是他有任務,除了點頭以外,更多的是一句話都不留。
 
而今天,是他們在數不清的時日裡,唯一不同於以往的。
或許,現在是一個能好好聊一聊的機會吧。
 
 
 
曾經,喵喵問他是不是和學長吵架了。
當時他愣住了,但很快就回答沒有。
 
他們很少開口,怎麼吵?
更別說他有沒有那個勇氣和對方吵。
 
曾經,千冬歲告訴他一個冷戰的故事。
當下他不明白,但懂了對方想表達的意思後,他搖頭說沒有。
 
他忙,他也忙,他們只是忙到彼此錯開。
偶爾碰到面還是會點頭問好,然後各自忙碌。
 
曾經,萊恩遞給他飯糰要他打起精神。
當即他曉得了,他厭倦了這樣的日子。
 
日復一日,他觸碰得到他,卻感覺不到他的心。
兩人的交集在最親密的時候重疊,隨後便漸行漸遠。
 
他忙,他也忙,擦身而過的次數多了,即使明白自己仍舊愛著對方,但無法溝通、無法好好碰觸,所有的所有都讓他覺得窒息。
 
什麼時候,
愛,變得如此稀薄、如此令人窒息?
 

 
回到屬於兩人的房間,褚冥漾正想開口,卻被一陣響鈴打斷。
只見冰炎拿起電話講了起來,嚴肅的口吻與內容,是任務。
 
幾分鐘後,通話結束。
冰炎嘆了口氣後,往門的方向走去。
 
「有任務。」冰炎對站在門邊的褚冥漾說。
 
「可不可以聽我說幾句話,不會很久的。」拉住冰炎的黑袍,褚冥漾認真地注視著對方。
 
「等我回來再說,好嗎?」雖然是二選一的選擇題,但其實答案一直都只有一個。
 
「……嗯。」鬆開了指頭,垂著眼瞼。「自己小心。」
 
大手輕輕放在褚冥漾的頭上,似是安撫地拍了拍。
然後,再次轉身離開。
 
 
 
聽著門關上的聲音,褚冥漾終於無力地癱軟在地上。
機會……又錯過了。
 
他安慰自己,在那之前,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會有的……吧……
 
然而,並沒有。
 

 
這晚,褚冥漾幾乎是在冰炎一沾上床的瞬間就醒了。
本來是想要在對方睡著前聊一下,不過被他稱為萬能的黑袍的學長,似乎是太累了,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他悄聲翻下床,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貪看著自家戀人平靜的睡顏。
如果是在平常,高警覺性的學長絕對會發現自己在偷看他,可見這次的任務有一定的難度,才讓他這麼的疲倦。
 
另外一種可能是,因為他在這裡。
不過……有可能嗎?褚冥漾苦笑。
 
雖然會因為學長在自己身邊而感到安心,但不代表對方會和自己一樣。
剛在一起時的快樂,到現在忙到無法好好溝通,不復存在的快樂,曾幾何時,卡在他心中的大石頭壓過了一切?
 
試著打破現況,光是單向是不夠的,他想要長久的走下去,但是對方呢?
所以,他決定了。
 
暫時分開一陣子吧。
 
或許,之後會有答案。
重新找回最初的感覺,或是就此……
......擦身而過。
 

 
褚冥漾走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只知道他的歸期。
 
而這天,已經來到。
 
晨曦劃破天際,樹上站了一個人。
黑髮黑眼,溫暖的笑容掛在唇畔。
 
「我回來了。」
 
Atlantis高中,我回來了。
千冬歲、喵喵、萊恩,我回來了。
 
還有,學長,
我回來了。




這一次的短篇,依舊有三篇。
希望大家會喜歡~~
雖說是短篇,但不知道為什麼都會變成有連續的三篇......
這是三短篇的魔咒?

哈哈,颯楓最近剛忙完、開始看夏目友人帳,覺得還不錯!
希望不會看到忘記更文......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