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八話 無望之愛

☆☆☆
 
耳裡迴盪著千冬歲充滿喜歡卻又悲痛的心情,褚冥漾沉默著。
想說些安慰的話語,卻苦無找不到適當的詞彙;想為對方加油打氣,卻因為不曉得對象是誰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不,或許不是不曉得,只是不確定。當他聽著千冬歲眷戀又痛苦的敘述時,有一個身影浮現在腦海,雖然模糊,但他知道那個人是誰。
 
可是,真的如他所猜?
 
觀察對方臉部的神情,言語在此刻彷彿是多餘的,褚冥漾在無數字彙當中選擇了靜默。
他知道千冬歲現在需要的不是任何的隻字片語,而是一個傾聽者,一個能聽他訴說所有悲歡、所有心情的人。等到有需要時,千冬歲會開口求助的,所以現在,他只管聆聽。
 
……理智想阻止繼續喜歡的心情,但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只能一步步的淪陷……」乾澀的聲音,千冬歲的表情扭曲著,似是在忍耐湧上心頭的愛意以及,無法說出口的悲傷。
 
「千冬歲……」眼見總是給予自己幫助的朋友陷入如此糾結難過的境界,褚冥漾好恨自己的無能為力,他希望千冬歲可以永遠開心、可以一直充滿自信。
 
因為是朋友,所以希望對方好。
 
望著千冬歲悲傷的神情,若不是這裡是外面、還有其他人在,褚冥漾覺得千冬歲一定會脆弱的甚至落下一兩滴男兒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褚冥漾不知道現在說什麼才是正確的,在說與不說之間徘徊著,最後,他選擇了千冬歲希望的方式——不說,不過他做出了言語之外的舉動。
他輕輕拍了拍千冬歲的頭,無聲地告訴對方,他的關心、他的安慰、他的陪伴。
 
出乎意料的舉動讓千冬歲一僵,最後閉上眼,感受著友人的體貼。幾分鐘過去,千冬歲睜開眼睛後的第一句話是:「真是的,漾漾這麼想看我出糗?」
 
「欸?」不明白千冬歲話裡的意思,褚冥漾苦惱地抓抓腦袋。
 
千冬歲笑而不答,如果,假如說如果,他是喜歡上褚冥漾的話,或許也不錯……
可惜,他的一顆心早已落在另一人身上,而且,銀髮紅眼的人更早盯上友人,宛如鎖定獵物的獵人,那雙銳利的眼眸是不會輕易讓人奪走獵物的。
 
不過,分離是注定好的命運,有辦法可以扭轉嗎?
暗自慶幸著,雖然對冰炎很不好意思,但千冬歲真心地替褚冥漾感到高興,幸好不是友人喜歡上對方。
 
至少,不會落到和自己一般的境界……
 
拉回陷入自己思緒的千冬歲,露出了雨過天晴的笑容,眼裡帶笑地注視著眼前還在苦惱的褚冥漾。
 
如果能喜歡上他,同時被對方喜歡著,想必會是件幸福的事情吧。
這麼溫柔、體貼的一個人,也難怪絮語會喜歡上他。就連自己也會忍不住這樣想,甚至差點就要因為褚冥漾的溫柔而丟臉的在大庭廣眾之下哭出來……
 
……你們,在做什麼?」
 
相視而笑的褚冥漾和千冬歲,因為這一道聲音的突然出現而紛紛愣了一下。其中,以千冬歲更為錯愕與驚慌,對方,究竟聽到多少……
 
「夏碎?」最先回過神的是褚冥漾,他有些擔憂地偷覷了千冬歲一眼,然後問:「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似是猜到接下來可能的詢問,夏碎直接說:「路上遇到冰炎,他告訴我的。」不過始終正眼看都不看褚冥漾,只是直直地盯著千冬歲。
 
「這、這樣啊。」尷尬地抓抓臉頰,褚冥漾看著三頭身站立在桌上的夏碎,一時無語。
 
「漾漾。」千冬歲打斷了沉默,開口說:「晚一點不是和丹恩有約,要不要先走?」
 
「哦?喔。」不安地多看了千冬歲幾眼,褚冥漾決定還是順從千冬歲給他的台階下。「那我先走囉!」
 
「嗯,拜拜。」
 
褚冥漾踏出店門外後又忍不住回頭,注意到友人方才的驚慌,他已經可以確定千冬歲是喜歡上夏碎了。往店內又瞄了幾眼,他邊走邊喃喃著。
 
……沒事吧?」
 
 
 
 
店內,千冬歲和夏碎相顧兩無言。
 
收拾過紊亂的心情後,千冬歲已經恢復平時的冷靜沉著。此刻,他悠閒地啜著茶,等著夏碎沉不住氣先開口,抑或者,兩人就一直這樣沉默著度過今天。
 
……千冬歲,你……」凝滯的氛圍瀰漫在空氣中,騷擾著夏碎焦躁不安的心,乾燥的喉嚨擠出了剛才隱忍沒有問出口的話。「……你剛才和漾漾……都說了些什麼?」
 
又喝了一口茶水,千冬歲不答反問:「你又聽到了些什麼,夏碎?」
 
「我……」頓了頓,夏碎直視著千冬歲的眼睛,像是想要看穿對方的內心。「如果可以喜歡上漾漾……同時被對方喜歡……一定會很幸福……還有,差點哭了的事……
 
「這樣啊。」點點頭,千冬歲繼續說:「差不多也就是這些。」
 
「所、所以,你……喜歡上漾漾了?」夏碎小心翼翼地開口,也疑惑著自己為何要如此緊張。
 
「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啦!」想也不想地就直接反駁,不過話說出口後,自己也疑惑了。「咦?」
 
望著眼前對自己突然冒出的那句話而感到疑惑的夏碎,千冬歲笑了。
 
這樣就好。
只要可以繼續這樣相處下去就好了。
 
 
 
 
另一邊,褚冥漾和丹恩約了碰面的地方,兩人正往褚冥漾的家裡前進。
 
一路上兩人只是靜靜地走著,褚冥漾的心思仍打轉在在千冬歲那張痛苦的表情,雖然他沒有談過戀愛不能完全明白千冬歲複雜的心情,但一想到喜歡上一個人會讓自己這麼的難過,那他覺得自己還是單身一輩子好了……
 
至於走在褚冥漾右側的丹恩,表情雖然看似平靜,但其實內心仍在劇烈的翻騰著。他一心想要給哥哥一個驚喜,於是在沒有告知的情形下去萊恩的租屋處。從小一起長大,他不敢說自己對萊恩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但最最起碼,七八分的自信他還是有的。
 
這種時候,他那個哥哥絕對在家,而且很有可能穿著一條四角褲在睡覺!
一想到這裡,丹恩竊笑著伸出手按了電鈴,期待著萊恩給予他驚喜的神情。
 
然而,驚喜的人不是開門的人,而是他!
 
「你是……?」來人是一個綁雙馬尾的女生,身上穿著圍裙,屋內傳出陣陣香味,似是正在煮飯。「……萊恩的弟弟?我記得是叫丹恩?」
 
吃驚的丹恩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
明明應該是他那個臭老哥一個人居住的地方,怎麼多一個可愛的女生?老是隱形的萊恩怎麼可能交得到女朋友?而且對方竟然還知道自己的名字?
 
十大不可思議的事沒有一件比這更讓人匪夷所思的!
 
當對方想要開門讓丹恩進去時,傻住的他這時才回過神,身體的反應遠遠快過於思考,他二話不說就衝了出去,後面雙馬尾女孩對他的喊叫完全沒有進到他耳朵裡,隨著不斷撲面而來的風消散於耳後。
 
之後,便有了慌張打給褚冥漾的後續。
 
不過,他不知道今晚等著他的是更大的驚訝與絕望。
 
 
 
 
「到了,這裡就是我家。」
 
「那、那我就打擾了。」挺直腰桿,丹恩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
 
褚冥漾笑了,擺擺手說:「不用這麼拘束,當自己家就好。」
 
「是!」立正站好的丹恩,恭敬的樣子只差沒有舉手敬禮。
 
搖搖頭,褚冥漾笑著在前頭引領丹恩進入他家,腦袋想著鬧脾氣的小精靈不知道回來沒有?
 
從和千冬歲分開到現在,冰炎完全沒有聯絡他,人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真是的,有必要讓他這個做主人的擔心嗎?難道忘記回家的路?
或許,需要一條狗鍊繫好才不會走失……
 
「我、不、是、狗!」
 
冰炎的咆哮出現在耳際,褚冥漾呆呆地望著隻手靠牆的精靈,愣愣地開口:「耶?冰炎?」半秒後意識到對方把自己想的內容都聽光光了,只好乾笑著,「哈哈……
 
忙著將脫下來的鞋子擺整齊的丹恩聽到熟悉的聲音,以及褚冥漾對對方的稱呼,他立刻將手上的事情擱著,站直身體從褚冥漾的肩膀望進去,見到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帥氣地靠牆佇立。
 
「冰、冰炎學長?!」過於吃驚讓丹恩的聲音不自覺地往上飆高了幾度。
 
「不用這麼大聲我也聽得到。」揉了揉被對方蹂躪的耳朵,冰炎冷冷地說。
 
「對、對不起。」丹恩慌張地道歉,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和這位學長相處……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這位學長對他有很深的敵意……
 
交替望著對話的兩人,褚冥漾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實在搞不懂冰炎,為什麼面對學弟時總是擺著一張臭臉?可惜那張俊臉了。
 
氣氛僵持著,丹恩不曉得該說什麼,沉著一張臉在心底叫苦;冰炎滿肚子怨懟無處發洩,自然臉色就不會好看。褚冥漾在心底嘆了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氣,決定出來緩和一下瀰漫在空氣中的凝滯氣息。
 
「丹恩,我先帶你去房間。」
 
「好。」
 
丹恩有些雀躍以及得救了的語氣讓褚冥漾不自覺莞爾,這個學弟真是藏不住心情呢!他本人沒有自覺的是,他自己其實也是這樣的一個人……
 
褚冥漾淺淺的笑容,重重地撞擊在冰炎的心上。靠在牆上注視著褚冥漾和丹恩兩個人,冰炎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從未有過的厭惡感讓他的心好難受……
 
「為什麼……這麼痛苦……?」冰炎抓著胸口,無力似地靠著牆壁,沒有跟上去的勇氣。
 
發現冰炎沒有跟上來是在到達客房之後,褚冥漾思索著冰炎的反常,越想越不對,於是將丹恩留在房間後,循著原路回到最後和冰炎說話的地方。只見對方失了神似的,身影看起來很是孤寂。
 
「冰炎……?」褚冥漾低喃著對方的名字,卻仍不見對方有所動靜,便走上前,注視著對方黯淡的雙眼。
 
突然出現在視線裡,冰炎以為是自己太過想念以及難過才出現了幻覺,嘴角勾起嘲諷的笑容。
原來自己,真的這麼脆弱啊……
 
只是因為對方和褚冥漾走得很近,他就吃醋。
只是因為對方同樣喜歡褚冥漾,他就不爽。
只是因為對方得到褚冥漾的一個笑容,他就覺得心痛……
 
可是,他又能如何?
 
輕輕撫上眼前幻影的人的臉,聲音很輕很輕,「……喜歡……好喜歡……真的好喜歡……喜歡……」好喜歡你……
 
「冰、冰炎?」兩人極近的距離,冰炎那似是對愛人輕聲的呢喃,一字不漏地全落在褚冥漾耳裡,加上對方宛如夕陽般溫柔的紅色眼眸,褚冥漾不自覺地臉紅了。
 
只是,溫柔裡透著哀傷。
只是,字句裡盡是悲痛。
 
褚冥漾不喜歡這樣的冰炎。
雖然不知道自家小精靈喜歡的人是誰,是誰讓他有這麼痛苦的表情,他只覺得難過。這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這個給予他溫暖以及陪伴的人,如今,正痛苦著。
 
他想,給予對方曾經給過自己的溫暖。
於是,他輕輕擁抱住對方,一手輕拍著對方的背,一手輕撫對方柔順的髮。
 
這一幕,正好被出來找尋褚冥漾的丹恩撞見……
 




最近比較有空,在此奉上一篇,希望各位客官還喜歡!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