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080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九話 敢與不敢

☆☆
 
三個人,沉默地吃著晚餐。
 
晚餐是褚冥漾烹煮的,冰炎充當助手,至於丹恩則因為是客人所以被請到客廳等著吃飯就好。已經習慣的褚冥漾理所當然地認為冰炎應該要留下來幫忙,不過在丹恩眼裡卻顯得奇怪,明明這裡是褚家,同樣身為客人的冰炎和他,為什麼有如此的差別待遇?
 
不僅如此,在廚房外偷偷觀察他們的丹恩,發覺他們的默契非常的好,似乎不是一兩天培養出來的,就像是一對結婚很久的夫妻,偶爾的一個眼神、一個示意,就可以知道對方需要的是什麼。
 
在外頭偷看的丹恩垂下眼瞼。
明明是鹹的料理,他卻聞到酸的味道?
 
……丹恩……丹恩!」
 
「怎、怎麼了?」陷入思緒的丹恩回過神後,發現是褚冥漾在喊他的名字。
 
「怎麼在發呆?飯菜不合胃口嗎?還是哪裡不舒服?」褚冥漾一臉擔心地望著左手旁的學弟,有些蒼白的臉色讓他忍不住皺眉。
 
「沒事沒事!飯菜也很好吃!」褚冥漾的關心讓丹恩笑逐顏開,方才的疑惑苦惱都暫時被他拋到九霄雲外了!
 
「那就好。」聽到丹恩有元氣的回答,褚冥漾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忍不住又說了一句:「如果真不舒服或有狀況的話,要馬上跟我說喔!」畢竟是朋友的弟弟,也就像是自己的弟弟一樣,再怎麼樣也要照料一下對方才對。
 
褚冥漾的話讓丹恩讓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好。」
 
相較於兩人之間融洽的氣氛,位於褚冥漾右手邊的冰炎一整個陷入在一個低氣壓的狀態,表情臭到不行,整個心神全放在其他兩人身上,連自己做了蠢事都還沒自覺。
 
「冰炎。」
 
聽到自家主人的呼喚,冰炎抬起頭望進對方墨色的眼瞳裡,感受著對方搭在自己手上的手,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他沒有發覺自己紅色的眼眸正透露出期待與愛慕。只可惜褚冥漾接下來的話……
 
「冰炎,湯是要用湯匙喝喔。」
 
……」無語,冰炎瞪了對方一眼後便別開了頭。
 
又多看了冰炎幾眼,褚冥漾覺得今天自家的小精靈很反常,是因為多了一個人所以不自在嗎?果然還是不應該答應讓丹恩住一晚?要不是答應千冬歲暫時不要和丹恩說精靈的事情,他真的很想立刻跟對方說,至少這樣一來冰炎就不會這麼拘謹、不自在了吧……
 
褚冥漾吃著飯菜,腦袋裡想的都是冰炎的事情。
遲鈍的他沒注意到冰炎眼神溫柔以及充滿愛意的凝視著他,偶爾犯傻的他完全忘記精靈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聲……
 
另一邊,方才兩人的對話,讓丹恩想笑又不敢笑出來,憋在心裡憋得好痛苦。他完全沒有想到一臉酷酷的學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蠢事,和他給人的形象完全不符,憋著的笑意正被腦海裡不斷重複播放那個片段給瓦解,他覺得自己無法忍住、正打算去廁所笑個過癮的時候,他恰好看見了,對方那柔和的表情,以及,藏不住的愛戀……
 
笑容倏地消失在嘴角,丹恩明白了,那位學長,同樣喜歡上褚冥漾……
這麼一來,他終於曉得為什麼對方會對自己有著敵意了……
只是,進展到哪呢?他還有希望嗎?
 
一直忍著沒有問的疑問,在丹恩半自暴自棄的情況下問出口了。「學長,你們……住在一起?
 
「嗯?對啊,現在住在一起。」發現丹恩停下筷子,整個人恍神的樣子,褚冥漾愛擔心的毛病又犯了。「來,快吃,青菜也要多吃一點。」一邊說一邊夾菜給丹恩,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謝謝……」自己在意的人這麼關心自己,丹恩覺得心裡頭暖暖的,而且他也注意到了,他喜歡的人還沒有被搶走,不然,他相信對方不會保持沉默的。
 
他,還有機會!
 
一想到這裡,低落的心情馬上消失,恢復精神的他大口大口地吃著褚冥漾夾的菜,一邊挑掉自己討厭的。
 
「丹恩!」褚冥漾露出燦爛的笑容,「不可以挑食哦!」
 
「是、是!」立馬回答,只差沒有行舉手禮。
 
如果是其他人對他說這句話,他可能會生氣,但對象換作是褚冥漾,他卻氣不起來,反而很高興。
被喜歡的人關心、擔心,即使是教訓,他也覺得甘之如飴。
 
傻傻地笑著,只要一想到自己還有機會,雀躍的心情怎麼樣都無法冷卻。
 
「咳咳…………
 
「慢慢喝,喝這麼急做什麼?」正高興學弟的聽話乖巧時,就聽到另一側傳來咳嗽聲。
 
輕輕拍著對方的背,褚冥漾嘮叨著,叮囑這又叮囑那,眉頭緊皺。自家精靈的樣子真的很不對勁,心不在焉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難道說,和早些時候告白的話語有關?!
 
這樣子下去不行呢,他家小精靈這麼優秀,沒道理會被拒絕吧?
做主人的,這種時候就要站出來好好推銷自己的精靈,促成這段紅線才行。
 
不過到底是哪位幸運的人能被冰炎看上呢?
今天晚上要來好好逼供逼供,絕對非要他說出來不可!
 
「咳,沒事了……謝謝……」一字不漏地將褚冥漾的心聲聽光光,一方面高興對方對自己的評價,另一方面苦惱著該怎麼擺脫睡前的逼問。
 
「別發呆,再不吃飯菜就涼了。」
 
褚冥漾對停下動作的兩人再次喊話,他覺得自己好像媽媽,不停叨唸孩子們吃飯的囉唆母親。
自己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挑食、不聽話、吃飯會被嗆到?
 
可是,不同的是,會念自己的人已經不在了。
再也不在了……
 
「快吃。」冰炎主動夾菜給褚冥漾,喚醒了沉溺在自己思緒的自家主人。
 
知道這是冰炎特有的體貼,褚冥漾覺得自己有點想哭。
如果不是還有一個丹恩在的話,他說不定就哭出來了,反正,冰炎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脆弱的自己,哭得淅瀝嘩啦的模樣也見識過了,對冰炎,他沒什麼好丟臉的。
 
相信對方早已經習慣,殊不知,這正是自己對那人依賴的證明。
 
 
 
 
飯後,討論一陣子功課後,褚冥漾便先去洗澡,留下冰炎和丹恩在客廳裡兩相對望,相互乾瞪眼。
 
廁所傳來水噴灑出來的聲音,混雜在其中的,還有哼哼唧唧的歌聲。
冰炎不是第一次聽到,每當褚冥漾心情不錯的時候,就會哼著小調,柔和的曲調宛如風一般輕柔拂過,讓人心情平靜。
 
冰炎緊繃的表情也隨著小曲兒而放鬆,變得柔軟,多了些平易近人。
聲音如其人,溫潤如玉,溫柔如水。
他不只一次這樣想。
 
對於乍然聽到的丹恩,他只覺得驚訝。慣於聽搖滾、節奏快音樂的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接受這般慢且柔的音樂。依照以往的經驗,這種時候他絕對是嗤之以鼻,而不是像現在一樣聽得入迷,甚至是有點沉醉。
 
是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人唱的?他不認為自己會因為這樣的理由而改變原有的喜好。是因為他從來沒遇過投他所好的?也不對,因為這個曲調他有聽過,只是沒有現在聽到的來得動人。
 
或許,當中投入的情感才是讓他沉迷的關鍵。
怎麼辦,越是和褚冥漾相處,就越來越喜歡他……
 
客廳裡的兩個人,為同一個人醉心,為同一個人變溫柔。
只不過當兩人的視線一交會,柔和的氣氛頓時充滿緊張感,彷彿戰爭一觸即發,只要一方先有動作,另一方便立刻給予反擊。
 
「冰炎學長,你……」頓了頓,既然已經開口了,還是問個清楚,「你喜歡褚學長?」
 
沒有正面回答丹恩的問題,冰炎只是淡淡地說:「褚是我的。」
 
「才不是!」丹恩激動地反駁,然後繼續說:「連告白都沒有,憑什麼說人是你的?!」
 
這句話正好戳中冰炎的要害。
的確,他沒有告白,對方也沒有和他在一起,他沒資格這麼說。
這也是他一直在意的部分。
 
……還沒有告白。
……害怕被拒絕。
……擔心彼此將會……
 
形同陌路。
 
捕捉到對方寶石般的雙瞳黯淡下來,丹恩知道自己戳中對方的痛處,為了他的愛情、為了他自己,他必須說下去:「連告白的勇氣都沒有,憑什麼待在褚學長身邊?」
 
「如果不敢,就請你放手離開。」
 
如果不敢,就不要霸佔那人身邊的位子。
如果不敢,就連守護的資格都沒有。
如果不敢,就不可能讓那人幸福。
如果不敢,就請選擇離開。
 
而他,將會將之取代,站在那個人的身旁。
 
冰炎直視著眼前質疑自己敢與不敢的人,在對方眼裡讀出無所畏懼的的堅定,這正是他所缺乏的勇氣。
 
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容易害怕?是因為曾經擁有過太多的情感,所以在失去的時候特別心痛?
或許,是父親的離去讓他潛意識地封閉自己……
 
只要不曾擁有過,失去的時候也就不會有太多的傷心和難過。
原來,自己真的這麼懦弱……
 
不過既然認清自己的缺點,他就絕對要矯正過來。是眼前的人讓他更加明白自己,或許敵人的存在是為了能讓自己更了解自己,而現在的他應該對他說的是——
 
「謝謝。」
 
「咦?咦咦咦咦咦咦?」不是吧?!丹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字句!
 
明明是為了打擊對方而說出那些話,為什麼眼前的人反而鬥志更高昂?難道是他在無意識間說錯了什麼、鼓勵了對方?
 
是有沒有這麼誇張?!他現在都想解剖掉自己了!
 
丹恩一臉的錯愕、驚恐,以及冰炎恢復自信的神采,這就是褚冥漾出來後看到的景象。
 
……你們還好吧?」看到眼前兩人的模樣,褚冥漾覺得一定是自家精靈嚇到了學弟,有些責怪意味的眼神瞟了冰炎一眼。
 
真是的,讓讓學弟會怎麼樣?褚冥漾在心裡和冰炎溝通。
 
「不可能!」冰炎篤定地說:「唯有這件事我絕對不讓!」
 
語畢,冰炎離開客廳去洗澡了。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褚冥漾呆呆地望著冰炎離開的背影,有些困惑地抓抓腦袋,「到底怎麼了……
 
回過頭以眼神詢問另一個當事人,只見丹恩撇開頭,擺明了就是不想說,對此,褚冥漾無奈地搖搖頭,「丹恩,你也先去洗澡吧。」
 
「好,謝謝學長。」說著,丹恩也離開客廳,往和冰炎相反的方向離去。
 
「真是的,這兩個人到底在打什麼啞謎?」
 
搔搔頭,褚冥漾完全不能理解了。
或許,神經如此大條的他更難以理解吧……
 
 
 
 
晚上十二點。
好孩子早已不知道睡到哪裡去的時間,褚冥漾他們才正要準備就寢。睡前,褚冥漾來到丹恩所在的客房,關心這位只住一天的學弟。
 
「還可以嗎?丹恩?」環視整個房間,「還需要什麼的話別客氣。」
 
坐在床沿的丹恩仰頭望著褚冥漾,「已經很好了,謝謝褚學長。」
 
「是嗎?那就好,早點休息。」點頭,褚冥漾正準備離開時,丹恩拉住了他。「怎麼了嗎?」看到學弟宛如垂耳小狗般的可憐兮兮模樣,嘴角忍不住上揚。
 
「那個......學長……冰炎學長他……睡哪裡……?」
 
不懂問這個問題為什麼需要這麼小心翼翼,但褚冥漾還是回答:「和我睡一間。」
 
回答問題的同時,褚冥漾想到了兩人剛開始一起睡覺的夜晚,那時候和現在一樣,冰炎恢復成三頭身睡,不過常常會被他壓到、揮到,然後他被巴醒,導致兩人嚴重睡眠不足。
 
那時候的情況現在想來都還是很好笑,不過也因為有了冰炎的陪伴,夜晚對他而言不再討厭。
想到這,褚冥漾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直瞅著褚冥漾的丹恩自然沒錯過對方臉上的動靜,心裡頭悶悶地讓他覺得很難受。抓住對方的手用力一拉,褚冥漾就這樣跌落在床上,而他,就順勢欺了上去。
 
「丹、丹恩?」狀況外的褚冥漾不明白現在是什麼情形,一臉疑惑地望著上頭的人。
 
兩人的姿勢極其曖昧,也只有褚冥漾這樣粗神經的人會沒有感覺也毫無危機意識。丹恩低下頭,呼吸噴灑在褚冥漾的肩頸處,對方身上帶有淡淡的甜味,讓他不自覺地多吸了幾口。然後,低沉沙啞的字句便從丹恩的嘴裡流洩而出,讓褚冥漾瞬間空白了腦袋。
 
「學長……褚學長……我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