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話 接二連三

☆☆☆
 
「學長……褚學長……我喜歡你……
 
好不容易找回聲音的褚冥漾,有些為難地開口:「呃,學弟……我不是學姊哦?」
 
……
 
自己認真的告白竟換回這樣的答案?!丹恩只覺得無語啊!
悶悶地在褚冥漾的肩頸處待了幾秒,而後抬起頭,在鼻子碰鼻子的近距離下直視著對方墨色的雙瞳,再一次的開口。
 
「學長,我喜歡你,喜歡同樣身為男生的你。」頓了頓,怕像是再被當成玩笑話,丹恩說:「我是認真的,褚學長。」
 
…………」應了一個單音,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
 
朋友妻,不可戲;友人弟,必須避!
腦袋亂哄哄的褚冥漾只想得到這句話,言語能力在此刻彷彿被剝奪了一般,只能安靜地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感受對方撲面而來的呼氣與溫度,卻沒有一絲心跳加速的心動。
 
相顧無言,對於初次告白的丹恩而言,沉默讓他難耐,偏偏他又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做才好。況且,身下人的毫無反抗,宛如變相的默許,允許自己可以任意妄為、更進一步……
 
心裡的慾念和情不自禁讓丹恩縮短了彼此的距離,唇與唇相貼達到了零距離。蜻蜓點水的一吻,卻掀起了更大的漣漪,使得丹恩無法克制地想要更深入,下身鼓起的慾望頂著褚冥漾,讓他臉紅得不知所措。
 
眼睛瞪得老大,褚冥漾萬萬沒有想到告白之後竟然會是這個!
以前接受女孩子表白的時候,他總是笑著拒絕,而對方也只是希望他能將東西收下,如此而已。雖然偶爾有男孩子告白,但依舊和平落幕。
 
唯有這一次,情況複雜且超出以往。
先不說丹恩是萊恩的弟弟,光是直屬學弟向他表白就已經夠頭大了,他可不想被冠上一個「誘拐少年郎」的名號!問題是他現在還被壓在下面!而且之後竟然是親吻!有沒有搞錯啊?!
 
雖然自己是有辦法可以掙脫離開,但掙脫不掙脫對上面的人而言都會是一種傷害,他該怎麼做才好?才能在不傷害對方的情況下脫身?如果可以,他並不想傷害任何人……
 
此時,腳步聲出現在走廊外,不大的聲響此時重重撞擊在丹恩心上。回過神的他有些迷茫地望著褚冥漾,隨後意識到自己方才做的事情,唰的一下,滿臉通紅。
 
「我…………」支支吾吾,視線忍不住飄移。
 
褚冥漾撐起身體,丹恩往旁邊挪了挪讓他可以起身,「沒事就早點休息吧。」或許是注意到學弟眼神的羞愧與懊悔,褚冥漾故意揉亂對方的頭髮,瀟灑離開。
 
輕觸被揉亂的髮,丹恩煩悶地吶喊一聲後便跪趴在床上,一方面平息自己突然湧現的慾望,一方面對自己的衝動感到難為情。
 
「天啊……我之後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褚學長……
 
 
 
 
回到房間後,褚冥漾著實鬆了一口氣。
幸好事情在最糟糕的情形發生前結束了,要不然他真的不曉得以後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對方。
 
「唉。」
 
「怎麼在嘆氣?」剛進房間就聽到自家主人嘆氣,冰炎疑惑地問。
 
墨色的雙眼盯著冰炎一會,還是沒有開口,腦子亂哄哄的。冰炎也不強迫,只是在褚冥漾旁邊坐下,遞過為對方泡的熱可可。
 
褚冥漾雙手捧著杯子,手心及身體都因為這一杯而暖了起來,紊亂的心情也趨於平緩,淺嘗一口,幸福大概就是他現在的這種感覺吧!
微瞇著眼,褚冥漾一口接著一口,彷彿所有的煩惱都和他一樣,融化在熱可可的溫度裡,只剩下滿滿甜蜜的味道。
 
「滿足了?」斜眼看著身旁的主人,冰炎無法理解那麼甜的東西到底哪裡好喝了?
 
「嗯!」褚冥漾露出大大的笑臉,宛如孩子一般。
 
「那,為什麼嘆氣?」
 
一提到這個,褚冥漾的臉都垮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說著:「剛才丹恩說,他喜歡我……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人告白,但是對他這麼愛慕的倒是第一次!而且之後的更是他想都沒想過的,先是撲倒,然後親吻……若是沒有冰炎為他準備熱可可而恰好經過,接下去的發展可就……
 
一想到這,褚冥漾的臉不自覺地紅了,方才丹恩頂著自己的慾望頓時鮮明起來,貼近的感覺讓他後知後覺地感到難為情。
於是,他隻手捂著臉,想藉此躲開那份害羞。
 
冰炎覺得自己的青筋在跳動。
他一字不漏地聽光褚冥漾腦袋的內容,對於後面丹恩對褚冥漾做的那些事,他大為光火。不只是對丹恩、褚冥漾,更多的,是對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的躊躇,此刻褚冥漾或許就是他的,也就不會讓人佔便宜;如果不是他鬆懈一秒沒盯緊丹恩,褚冥漾或許就不會讓人有機可趁;如果不是褚冥漾對人沒什麼防備,丹恩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得手。
 
想到這些,冰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不過這些都已是事實、無法改變,他現在能做的,是調整現在、改變未來。
 
「冰炎,怎麼一臉凝重?」回過神後,褚冥漾注意到坐在身邊的小精靈臉色很差,難道是今晚的菜不新鮮?或者是……像是想到什麼答案,褚冥漾忽地眼神一亮,然後說:「難道……讓冰炎你想到了你喜歡的人?!」
 
聽到這個答案,冰炎愣了愣,不知道該說自家主人很敏銳,還是神經大條……
 
這個答案不完全對但也不全然錯,對冰炎而言,他的確是想到自己喜歡的人,但遲鈍的是,褚冥漾完全沒有想到那個人就是自己!
 
「冰炎?」褚冥漾又喚了聲,希望對方可以回神,不要在神遊太虛了。
 
冰炎緩緩抬頭,依舊不語。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冰炎,褚冥漾很緊張,慌亂之下抓住對方的肩膀搖了搖,「冰炎!你沒事吧!就算被喜歡的人拒絕也不要……」聲音驀地止住,後面的話語消散於空氣中,褚冥漾不可思議地瞪大雙眼。
 
緩緩離開褚冥漾的唇,冰炎舔了舔唇,似是有些意猶未盡,「誰說我被拒絕?」
 
褚冥漾吃驚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嘴唇上熱熱麻麻的感覺,冰炎嘴角帶了點邪媚的笑容,褚冥漾只覺得自己熱了起來,心跳的鼓動也越來越急躁,讓他的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
 
看見這樣的褚冥漾,冰炎嘴角的弧度更深了。
趁著對方發楞的同時,冰炎將對方撲倒,自己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漂亮的鎖骨,柔順的髮絲,微啟的紅唇,泛紅的雙頰,水潤的雙眼,褚冥漾的一切彷彿都在誘惑著渴望著冰炎。冰炎俯下身,吻上朱紅的唇,吸允著。
 
舌與舌的交纏,交換著溫度,交換著唾沫;呼與吸的混合,混雜著喘息,混雜著熱氣。時間彷彿靜止了,停留在他們索求對方的那一刻。
 
「呼……呼、呼……」褚冥漾喘著氣,迷濛的雙眼瞅著身上的人。
 
一邊調整自己紊亂的呼吸,冰炎一邊直直地凝望著身下的人,「……褚,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喜歡你到……」心痛了。
 
「所以,拜託你……不要再讓人有機可趁了好嗎……?」
 
「喜、喜歡我?讓、讓人有機可趁?」被壓倒在床上的褚冥漾,愣愣地伸出手指著自己,像是不相信方才聽到的那些話,很疑惑。
 
「對,褚,我喜歡你,喜歡你到你無法想像的地步。」冰炎一一為時而精明時而犯傻的主人解釋:「讓『丹、恩』有機可趁!」在提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冰炎忍不住咬牙切齒。
 
「耶?你怎麼會知道?」
 
……我可以聽到你想的東西。」頓了頓,「你忘記了?」
 
乾笑兩聲,褚冥漾坦承:「我忘了……」沒有什麼想要特別隱瞞的,自然就會忘記這件事情了嘛!
 
……
 
「呃,冰炎,你……可不可以先起來?」褚冥漾有些緊張,又有些小心翼翼地開口。
 
「不要。」連想都不想,冰炎直接回絕,甚至自顧自地把頭埋在褚冥漾肩頸處,有意無意、若有似無地用唇輕輕撫過,來回移動。
 
「唔!不、不行啦!快……快起來!」不然的話……那就太丟臉了!
 
「褚?」聽著褚冥漾焦急的心聲,冰炎終於抬起頭看向對方,「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嗎?」
 
冰炎伸手往褚冥漾的臉探去,微涼的溫度撫上泛紅的雙頰,舒服的溫度讓褚冥漾忍不住蹭了蹭,發出滿意的嘆息。
 
「唔嗯……」不過褚冥漾隨即意識到,緊咬住下嘴唇,抑制著聲音的流洩。
 
褚冥漾艱難地在心裡祈求冰炎趕快離開,身體的躁熱與體內的蠢蠢欲動,讓他很想不顧一切地扯開衣服盡情宣洩。可是礙於有其他人在場,說什麼他也要忍耐到底!
 
雖然聽得見對方的心聲,但是冰炎還是無法理解,「褚,你到底在忍耐什……」撐起上半身,冰炎想好好檢查自家主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卻無意間碰到……「褚…………
 
紅潤的雙頰更紅了,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似乎燒了起來,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最好是浴室,還可以滅火……
 
哀嘆在心裡,褚冥漾相信冰炎絕對都聽到了,然後以沙啞誘人的嗓音說:「……都知道了還不讓開?」
 
「我來幫你。」冰炎一臉嚴肅地說出讓褚冥漾吐血的話,並且付諸行動。
 
冰炎的右手往下探去,來到褲子隆起帳篷的部位。
先是挑逗似的畫圈,時重時輕的撫摸,那種在心裡搔癢的感覺讓褚冥漾得到了快感,卻又欲求不滿。
 
「唔嗯……………………」禁不起這樣的挑逗,褚冥漾難耐地扭動腰肢,主動地貼近、摩擦。
 
望著身下雙眼迷濛、衣衫凌亂的褚冥漾,冰炎頓時覺得所有的血液都往下衝,加上對方不安分地擺動,更是讓他差點直接將對方吃了!
深吸一口氣,冰炎努力穩住體內蠢蠢欲動的慾望,拉下褲子的拉鍊,將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拉至大腿的一半,然後虔誠地撫摸上褚冥漾待發洩的硬挺。
 
觸摸到的瞬間,褚冥漾倒抽一口氣。
理智上知道應該推開對方,不能讓對方替自己做這種事情,但是情慾讓他無法掌控情勢,只能任由對方上下套弄,沉溺在性的快感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褚冥漾氣喘吁吁地躺在床上,空氣中瀰漫著麝香的味道,訴說著方才所做的「好事」。用手遮住臉,褚冥漾現在完全不想面對現實。
 
冰炎望著身下的褚冥漾,對方害羞的樣子全映入他眼底,不自覺地,他揚起了一抹帶點寵溺的溫柔笑容。
再次俯身,冰炎在褚冥漾耳畔低語:「我喜歡你。」
 
呼出的熱氣噴灑在褚冥漾敏感的耳朵上,讓他忍不住發出聲音:「唔嗯……
 
「褚,你還真敏感。」輕笑出聲,冰炎一語雙關。
 
褚冥漾小聲嘀咕:「還不都是你吻得太過火了……」丹恩的時候還很平靜呢,完全沒有像剛才那樣來得突然的慾望。
 
果然,青春期的少年是不可以這樣挑逗的!
 
意識到兩人現在的姿勢,褚冥漾難為情地開口:「冰炎,是不是該起來了?」順手搖了搖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
 
「真是的,我怎麼一天必須被兩個小孩子壓?」以為冰炎只是賭氣地鬧著玩、不肯起來,褚冥漾半開玩笑的說。
 
「我不是小孩子。」悶悶的聲音從褚冥漾肩頸處傳出。
 
「是是,不是小孩子,是大孩子。」
 
……
 
「呵。」他家小精靈真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