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一話 醉後真言

☆☆☆
 
自從丹恩在褚冥漾家住的那一晚之後,不管到哪裡,只要見得到褚冥漾,身邊絕對不會少一個丹恩,同樣的,也不會少一個冰炎。頻率高到讓人誤以為丹恩和他們同一年級,也讓人以為他們感情很好。
 
其實,在那一晚尷尬之後的早晨,丹恩是真的緊張到不敢看向褚冥漾。
那晚,在褚冥漾離開後,他躁動的情緒與慾望平靜了下來。他不後悔告白,但羞愧於太過衝動,擔心讓他一整夜都無法入睡,反覆模擬著隔天早上可能出現的應對。
 
褚冥漾離開時的冷靜與平常,讓他忍不住往好處想,但又怕想像得過於美好會承受不住現實的打擊。深陷在開心與焦躁的矛盾裡,他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闔上眼,在腦海裡浮現的是學長被壓在自己身下的模樣,明明同樣是男生,卻又忍不住覺得對方很可愛,想到這裡時,他嘴角無法控制地上揚。
 
一點鐘二點鐘三點鐘,腦袋想的全是褚冥漾。
可愛的褚冥漾,溫柔的褚冥漾,擔心他的褚冥漾,所有美好的一面全跑過一遍後,就變成因為他的衝動而討厭他、對他失望的褚冥漾,擔心讓他飽受想像的折磨。
 
反反覆覆,直到四點鐘五點鐘,依舊無法入眠,思緒總是不受控制地往壞的方面去思考。他責備自己不下千次,但已造成的事實,無法重來。
 
六點鐘,腦袋裡的小劇場依舊上演,不過完全忘記來褚家住一晚的理由。
整顆心,繞著褚冥漾打轉。
 
然後,早上了。
丹恩拖到最後一刻才從房間裡出來,視線完全不敢看向褚冥漾,只是低著頭,一邊嘆息一邊咀嚼早餐。
 
餐桌前,褚冥漾驚疑地注視著眼前臉色多變的小學弟,一會開心,一會皺眉,佩服對方多變的神情,又擔心下一秒對方會不會臉部抽筋。
 
「丹恩,」頓了頓,褚冥漾決定先問另外一個問題:「昨天沒睡好?」
 
「嗯,可能……」停頓半秒,丹恩在思考該以什麼樣的理由來回答這個問題。「……認床吧。」
 
「這樣啊。」狀似理解的點點頭,褚冥漾叮囑對方:「多吃一點,」然後有意無意地開口,「那……昨天是發生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驚慌?」
 
其實,褚冥漾已經大致明白事情的始末。
早在丹恩去洗澡的時候,他接到萊恩打來的電話,從電話裡他得知丹恩因什麼而慌張。不過萊恩似乎還不打算告訴丹恩莉莉亞是精靈,或許是受到千冬歲的影響吧。
 
「啊!」驚呼一聲,丹恩終於抬眼看向褚冥漾,然後問:「哥……為什麼哥……交得到女朋友?」
 
這是他最想問的,為什麼身為隱形人的哥哥交得到女朋友?明明對方常常消失,來無影去無蹤,照理說,對方的好只有他看得到才對……
 
「這個嘛……大概,」頓了頓,褚冥漾忽地笑得燦爛,「春天到了吧。」
 
春天到了,愛情自然就來。
褚冥漾說完便繼續享用自己的早餐。
 
畢竟,那個問題只是希望丹恩不要再繼續糾結於前一晚發生的事罷了。
 
或許是察覺到褚冥漾的體貼,丹恩也不再被那晚所拘束。但也因為這樣,褚冥漾的體貼彷彿是給丹恩鼓勵,讓他更加勤快地往對方那裡跑,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
 
 
 
 
學期末,氣氛低迷沉重,哀嚎聲不斷。
哀嘆著考試範圍如此的廣,抱怨著考題如此的難,垂頭喪氣的表示這學期不過下學期再來!
 
「終於結束了。」萊恩若隱若現,神情是解脫。
 
「對啊。」伸了個懶腰,褚冥漾問:「你們什麼時候要回去?」
 
「明天。」
 
「後天。」
 
「那今天要不要慶祝一下?」褚冥漾提議。
 
「好,那等會……
 
「褚學長!」門口一個喊叫,轉瞬間人已經來到褚冥漾面前,「等等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太慢了,漾漾和我們有約了。」頓了頓,千冬歲揚起惡意的笑容。「而且還是漾漾約的哦!」
 
「耶?」
 
「抱歉啊,丹恩。」
 
聽到褚冥漾的抱歉,丹恩的眉頭彷彿打了十萬個結,糾結不已。最後像是下定決心般握了握拳頭,抬眼望向褚冥漾,「我可不可以加入你們?」
 
此話一出,千冬歲覺得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他出現的地方丹恩竟然會主動要求同行?天下紅雨也沒有比這件事更讓他驚訝!
 
「這……」褚冥漾有些為難。
 
並不是褚冥漾不肯,而是只要丹恩和千冬歲一碰上,絕對會吵個沒完沒了。另外,從剛才一直沉默的千冬歲讓他有很不好的預感,一雙打量的眼來回在丹恩和他身上,他只覺得毛啊!
 
「既然他這麼想來,就一起來吧。」說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千冬歲。
 
似是沒注意到萊恩臉上的不可思議,千冬歲笑得燦爛。
另一邊看戲的夏碎也用別有意味的笑容盯著冰炎,後者則是臉色沉重。
 
身為主角的褚冥漾,只能笑看這一切……
不然他還能怎麼樣?要怪,也只能怪他交了一個愛「熱鬧」的朋友……
 
 
 
 
晚上。
千冬歲訂了一個八人的小包廂,來的人有冰炎、夏碎、褚冥漾、萊恩、莉莉亞、丹恩、絮語和他。本來也打算邀請阿利,不過很不湊巧,阿利在當天中午就已經回去了。
 
八個人,兩兩坐在一起。
僅有的兩名女孩子絕對是一起,然後褚冥漾和冰炎、千冬歲和夏碎、萊恩自然就是和弟弟丹恩坐。
 
由於靠褚冥漾最近的位子被冰炎和絮語佔據,丹恩選擇了褚冥漾對面的位子,至少,看著對方的臉吃飯也是一種幸福……
不過平常總是會讓他的萊恩,這次偏偏不想讓出褚冥漾對面的位子,當然不是因為褚冥漾,而是因為莉莉亞……
 
「哥,我要坐這裡!」
 
「不要。」
 
「讓我啦!」
 
「不讓。」
 
正當以為會無限循環下去的爭執,因為莉莉亞的話而畫下和平的休止符。
 
「萊恩‧史凱爾,讓位。」
 
「好的,莉莉亞。」
 
急遽轉變的情節,讓人傻眼,看來咱們這位隱形人朋友,未來肯定是妻奴。
不管其他人想笑的表情,萊恩眼裡始終只有莉莉亞一人。
 
雖然一開始的開場不太平靜,但很快就被之後的歡聲笑語給取代,忘記方才的爭吵。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已經出來的課程,哪位老師值得推薦,哪些老師是地雷。
 
明明這學期剛結束,大家就迫不及待地討論著下學期。
 
一頓飯來到中場時間,褚冥漾注意到千冬歲偷偷點了幾瓶酒,趁著千冬歲起身去廁所時,褚冥漾也跟了上去。
 
「酒?漾漾你看到了?」得到肯定的答覆,千冬歲彎起深不可測的笑容說:「酒後吐真言。有些話,清醒時不好開口,真話往往在酒醉時說出。」
 
「千冬歲,你是想聽『他』的真話?」
 
「還是漾漾你懂我。」露出平常的笑容,千冬歲很高興有這麼一個懂他的人。「要幫我保密喔!」
 
回到座位上,一瓶瓶的酒已經送了上來,其他人也早就喝了起來。
看到回來的褚冥漾和千冬歲,萊恩一人送上一杯,然後全部人杯子碰杯子——
 
「「「乾杯!」」」
 
玻璃碰撞的清脆聲響起,那色澤光鮮奪目的液體便一口一口的下肚。似有意又似無意,一杯飲畢就會有下一個人帶頭乾杯,彷彿說好了似的。
 
一段時間下來,酒量不好的早就醉了,露出了平常不可能表現的模樣。
瞧,現在就有一例。
 
「呃,柳同學,妳……
 
「人家叫絮語!」
 
「絮語同學……
 
「不要加同學!」
 
「好好好,絮語……
 
「嗝~嘻嘻!」
 
「妳……要不要坐好……
 
「不~要~」
 
褚冥漾現在只覺得欲哭無淚。
平常溫順的絮語為什麼一喝醉就變得這麼愛撒嬌?撒嬌倒也還好,但還是要看對象吧!好歹他也是男生,整個人癱軟在他身上不好吧?!
 
就算覺得他再怎麼無害,也不能這麼毫無防備、賴在他懷裡!而且對方的小臉一直磨蹭著自己的胸膛、胸部整個黏上他的腰際,現在到底是怎麼樣啦!
從小習慣要對女性好、順從女性,就沒有人教過他如果碰到這種情形的話他又該怎麼辦?
 
想對友人投以求救的眼神,無奈萊恩的視線緊緊黏在莉莉亞身上,而後者正一一細數萊恩的不是,很明顯的,也醉了。目光轉往千冬歲身上,而對方正安撫著雙頰泛紅的夏碎,眼裡盡是對夏碎的喜歡,或許是因為夏碎喝醉了,千冬歲才明顯表現出來。
 
另一邊,剩下的兩人——冰炎和丹恩,兩人瞪視著對方,激烈的火花在空氣中纏鬥著,讓人不敢輕易打擾,免得第一個死的人就是自己!
視線再度轉回來,褚冥漾發現纏著自己的小貓睡著了,霸佔著自己的大腿,睡得很是香甜。
 
無奈的笑了笑,褚冥漾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為絮語蓋上。
 
「喜歡………………喜歡……」絮語夢囈著。
 
端起桌上的酒杯,褚冥漾又喝了起來。
丹恩注意到了,收回和冰炎鬥爭的目光,轉而看相褚冥漾。
 
「學長,我陪你喝吧。」
 
「好啊。」
 
一段時間過後——
 
「嗝!褚、褚……學長......怎、怎麼這麼…………會喝…………
 
其實丹恩已經算是很會喝了,只是在褚冥漾面前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在他們喝的時候,莉莉亞已經睡著了;夏碎靠在千冬歲身上,難過地皺著眉頭,千冬歲則是在一旁悉心照顧。
 
至於冰炎,他則是明目張膽地吃著褚冥漾的豆腐,邊刺激丹恩邊看好戲。熟知褚冥漾酒量的他,才不會作出以卵擊石的蠢事。
 
褚冥漾對於丹恩的提問,但笑不語。不過後者似乎無法接受,因為冰炎的眼神像是知道原因,他無法忍受冰炎知道而他不知道。
 
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丹恩繞過半張桌子接近褚冥漾,然後在觸手可及的距離時撲倒對方。不管是不是會吵醒睡著的絮語,也不在乎冰炎正以凶狠的眼神瞪視著自己,丹恩專心一意的在撲倒褚冥漾以及不肯說的祕密這兩件事情上。
 
「為、為什麼………………跟我…………
 
「碰」的聲響,引起了千冬歲和萊恩的注意,卻依舊吵不醒熟睡的人。
 
「喜歡………………喜歡……」丹恩的聲音在顫抖,像是抑制不住那顆心而發顫。「學長……褚學長……
 
正當丹恩的臉逐漸的靠近褚冥漾,沉悶的聲音一響,丹恩失去了意識卻沒有壓在褚冥漾的身上。
原來,動手的人正提著丹恩的衣領。
 
「沒事吧,漾漾?」
 
「我沒事。」藉著對方伸出來拉他的手,褚冥漾坐了起來。「謝謝你,萊恩。」
 
「不,對不起,我不知道丹恩他……」萊恩的身影忽隱忽現,但還是不難發現他臉上的愧疚。
 
「萊恩!」稍微大聲地喚回自顧自說話的友人,褚冥漾說:「沒事的,別放在心上。」
 
如果剛剛那樣有算什麼的話,那一晚丹恩對他做的事情不就……難不成要他對他負責?!
 
聽完自家主人的心聲,冰炎以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要負責的話,也是我才對。」
 
果不其然,褚冥漾臉紅了。
 
「冰炎!」
 
「噗呵……
 
對於褚冥漾突然的大聲,千冬歲和萊恩面面相覷,最後只能相視而笑望著一個惱羞臉紅,一個平常不苟言笑的人笑個不停。
 
然後,寒假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