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二話 千冬歲家

☆☆☆
 
「哇!好大!」
 
「獨棟的耶!」
 
「進來吧,當自己家。」引領在前頭的千冬歲,對身後的人說。
 
寒假已過了一半,期末考後的餐聚約好了今天拜訪千冬歲的家,讓大家先行把時間空下來。
現在,他們一行人來到雪野家位於山上的別墅,白雪皚皚和冷風呼呼,讓眾人訝異的同時也不忘拉緊衣領。
 
來的人就是當時候一起吃飯的那群人。
本來千冬歲是沒有打算邀請丹恩,但後者加入他們的餐會讓他很意外,但也無妨,丹恩是萊恩的弟弟,只要萊恩開口,他還是會答應,更何況還聽到這麼有趣的事,他自然是要好好抓住對方的把柄啊!
 
在期末考後、聚餐前,千冬歲就先和褚冥漾兩個人好好聊過了。那個時候他就知道丹恩喜歡褚冥漾了。雖然很意外,但是又覺得很有可能,畢竟對方的表現,的確就是愛慕著褚冥漾會有的行為。
 
不可否認,褚冥漾確實是有股魔力,會讓人不自覺想和他親近且喜歡上他。
自己在遇上夏碎之前先和褚冥漾多相處的話,或許現在也會是愛慕的其中一人……
 
一行人跟在千冬歲進門後,室內的景象又引起了眾人的驚呼。
 
「水、水晶燈?」
 
「旋轉樓梯?」
 
萊恩和丹恩雖然知道千冬歲家很有錢,但從來也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棟漂亮的房子,宛如童話一般,令他們也不禁目瞪口呆。兩名女孩子也興奮地握著對方的手,眼睛忙碌地東看看西瞧瞧,看得出來她們很嚮往。
 
至於夏碎,他早在幾天前就已經見識過了,當時他的表情也和他們一樣吃驚。如果不是聽到自家主人的笑聲,他可能還要好一陣子才會回過神呢。冰炎對於眼前的一切,只是微微挑眉,他對這些實在沒興趣,假如是擺滿書的房間他可能會高興一點。
 
褚冥漾一臉淡然,對於這樣的布置他沒有多大的感覺。若是要挑起他的情緒,可能要和學校一樣前門是天使精靈,後門是魔鬼惡魔,外加打雷閃電那才讓人意外。
 
「我先帶你們到二樓。」身為主人的千冬歲決定先帶大家去二樓,放東西順便參觀。
 
「這邊是單人房。」千冬歲指著樓梯左手邊的房間,「我有請人打掃過,隨便挑一間喜歡的吧。」
 
當褚冥漾一決定好,另外三人也同時決定了,看見這樣的情形,千冬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正當千冬歲打算先下樓準備大家的午餐時,褚冥漾突然的動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等等,」褚冥漾出聲制止正要打開門的絮語,「我來幫妳。」
 
不明白原因,但在看到褚冥漾嚴肅認真的表情,絮語點了點頭,然後退到一旁。除了褚冥漾、冰炎、千冬歲和絮語,其他人都在稍遠處的房間不然就是去廁所,現場環繞的氣氛,讓人不敢喘一口大氣。
 
頓了三秒,褚冥漾霍地打開了房門,視線迅速掃過整個房間,眼神十分銳利。但房間除了不斷飛舞的窗簾,其他東西均無異狀,這樣的情形讓褚冥漾緊蹙眉頭。
 
同樣認真地環顧房內,覺得毫無異狀的冰炎開口問:「怎麼了,褚?」
 
「可能我多心了吧。」勾出淺淺的笑容,但褚冥漾眼裡並沒有笑意。
 
經過這一段小插曲,眾人回到客廳,千冬歲、褚冥漾在廚房裡準備午餐,剩下的六個人在客廳玩桌遊。
 
正當午餐快準備好時,客廳突然傳來一道哀號聲,讓在廚房的兩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這個聲音的主人他們知道是誰,不過玩個桌遊而已,應該用不著發出這麼淒厲的叫聲吧?除了他以外,沒有聽見其他人吶喊的吼音,想來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事,於是,千冬歲和褚冥漾交換一個眼神,便決定繼續手邊的工作。
 
「漾漾。」
 
「嗯?」
 
「你……會不會其實希望丹恩不要來?」
 
「咦?不會啊!」停下忙著擺盤的手,褚冥漾抬起頭望著千冬歲,「怎麼這麼問?」
 
「還記得期末考聚餐丹恩……」撲倒你的事……
 
「那件事喔,」雖然千冬歲沒有話沒有說完,但褚冥漾還是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雖然驚訝但不會到討厭他,只是會有點無奈。」
 
……我倒是意外他這麼大膽。」千冬歲咕噥著。
 
褚冥漾對於這件事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些什麼,然後開口詢問他一直掛心的事:「那,千冬歲那天有聽到什麼真心話嗎?」
 
「算是小有收穫吧。」
 
那天,當千冬歲照顧著三杯醉的自家精靈時,夏碎又再一次開口問千冬歲到底喜歡誰。聽到這個問題,千冬歲心裡嘆了口氣,他想聽到的不是這個,卻還是給予夏碎同樣的答覆。
 
「這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因為我很喜歡千冬歲!」
 
描述完當時的情況,千冬歲繼續說:「當時夏碎的表情很認真,但是他的喜歡和我的喜歡本質上可能還是有些不同。」頓了頓,千冬歲露出笑容。「不過我還是很開心。」
 
「千冬歲……
 
「不要這個表情,漾漾。」看到友人那彷彿為自己疼痛的表情,千冬歲認真又肯定地說:「我現在很快樂,真的。」
 
「嗯……
 
結束對話的兩人,繼續手上的動作,等確定告一段落時,便從廚房呼喊外面的人幫忙端菜。在其他人幫忙的時候,千冬歲轉身去開冰箱,他記得有請人幫他添置一些不錯的飲品,不過……
 
「咦?怎麼沒有?」
 
「怎麼了,千冬歲?」
 
「沒事。」眼鏡後的雙眼掩藏不住疑惑,「我記得有請人買一樣東西,可是找不到,可能忘記了吧。」
 
……
 
褚冥漾沒有說話,墨色的雙眼環視四周,然後跟著千冬歲身後離開廚房。
 
 
 
 
大家圍著圓桌吃飯,位子就和上次一樣,褚冥漾兩邊分別坐著冰炎和絮語、對面坐著丹恩。餐桌上,大家熱烈地討論方才丹恩驚聲尖叫的事情——學期成績出爐的事。
 
「為什麼哥你可以all pass?這太不公平了!」
 
「因為莉莉亞。」視線移到那人身上,眼眸裡滿是愛戀,「莉莉亞會盯我讀書,也會教我。」
 
「這不公平!如果有人教我,我也可以all pass的!」丹恩不甘心地嘟著嘴巴,眼睛直盯著對面的人。
 
聽到這番話,有人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科科赤字,教你的人大概會先吐血吧!」
 
「雪野千冬歲!」丹恩滿臉通紅,只不過不知道是羞愧的紅還是氣紅的就是了。
 
餐桌上熱鬧的氣氛完全影響不了褚冥漾,他低著頭吃飯,腦袋裡轉著從進門到現在的所有事情。
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身旁的冰炎聽著褚冥漾腦海裡轉的事情,也跟著一起回憶,但他就是覺得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外頭又開始飄雪的氣候。
這場雪,不知道要下多久?
 
「哇!褚學長!拜託你救我!」
 
忽然被點到名,褚冥漾抖了一下,宛如剛醒過來一般,有些迷茫地望著對面的人,「什麼?」
 
「開學後有補考,請學長救救我的考試!」丹恩雙手合十,低下頭,懇求學長幫忙。
 
「請萊恩教你不就可以了?」不是拒絕丹恩的請求,而是單純地提出疑問。
 
「哥是勉強及格的,但是褚學長你不同,你每一科幾乎都是滿分……
 
「咦?你怎麼知道?」打斷丹恩的話,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知道連他本人都不曉得的事?
 
回答褚冥漾答案的人不是丹恩,而是千冬歲。「是我告訴他的。」眼鏡後的雙眼彷彿在計算著什麼,讓褚冥漾不自覺地抖了一下。
 
如果他想得沒錯,千冬歲不會是想給丹恩一個機會吧?
他不排斥丹恩,但不代表他會喜歡上對方啊!千冬歲這樣做,褚冥漾覺得有些困擾,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一旁的絮語聽到褚冥漾願意教丹恩功課,鼓起勇氣說:「可、可以也教我嗎……?」
 
雖然絮語的成績中上,但還是有一科紅字,會提起勇氣開口,一方面是希望可以拿到好成績,另一方面是爭取機會和喜歡的人多相處。褚冥漾很溫柔,如果她不積極一點的話,喜歡的人就會被搶走……
這,或許身為女性的直覺。
 
「好啊。」聽出對方聲音裡微微地顫抖,說明著她的緊張,褚冥漾對她笑了笑,希望能藉此緩解她的情緒。
 
收回落在絮語身上的視線的時候,褚冥漾不經意瞥見千冬歲嘴角更深的笑意,眼睛裡同樣透著算計,一個想法頓時浮上心頭。
該不會,柳同學的請求也被計算在內了?
 
這個想法頓時讓褚冥漾一陣惡寒,果然,最不能得罪的人是千冬歲!
 
 
 
 
午餐結束後,八個人分成兩組,一組遊戲組,另一組讀書組。
遊戲組待在客廳裡玩桌遊,畢竟外面天空晦暗又飄著綿綿細雪,出去也玩不了什麼,不如待在溫暖的室內;讀書組則窩在三樓的書房,成員有丹恩、絮語,負責教導的褚冥漾,以及來湊熱鬧的冰炎。
 
冰炎的心思很簡單,就是不能放任褚冥漾待在兩個對他有意思的人身邊。為此,他有必要做好看管的動作,以免褚冥漾又被人佔便宜。
 
環顧一圈,褚冥漾深深覺得一切肯定都在千冬歲的預料當中,否則,誰能來告訴他為什麼這裡會有課本,而且還是大一的課本啊!!
感嘆沒有多久,褚冥漾便認真地開始為他們兩個複習。由於有兩個人,科目也都不一樣,褚冥漾選擇先教每科赤字的丹恩,絮語的話則是先練習題目。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集中精神讀了這麼久的書,丹恩和絮語覺得已經到達極限了!反觀冰炎和褚冥漾,兩人討論的很熱絡,宛如這場讀書會不是為了要補考的兩人,而是為了他們!
 
接收到螫人的視線,褚冥漾回頭,這一回頭便看見丹恩和絮語兩人用著疲累又哀怨的眼神瞅著他,讓他頓時覺得很不好意思。
因為他完全忘記他們,只顧著和冰炎討論……
 
「呃,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那我要先去找點東西吃,用腦過度,餓了。」丹恩拍拍凹進去的肚皮。
 
「我想先回房睡一下,有點睏。」絮語揉揉眼睛,忍不住疲倦地打了個呵欠。
 
「好,晚飯時間在叫妳。」
 
到二樓時揮別絮語,褚冥漾、冰炎和丹恩三人回到客廳。大廳的四個人分成兩邊,一邊仍在努力廝殺的千冬歲和夏碎,另一邊則是捧著點心看著電影的萊恩和莉莉亞。
 
悄然來到戰場旁邊,居高往下看的褚冥漾,就看了一眼,便知道局勢目前是倒向千冬歲,對夏碎不利。不過,如果夏碎動了那一步的話,情勢就會整個逆轉,端看夏碎有沒有察覺到而已。
 
棋又多走了幾步,正當夏碎咬著嘴唇要投降時,褚冥漾插嘴了,「下這裡。」
 
就這麼一步,兩邊局勢又恢復了平衡。
如果夏碎早些時候下,戰局絕對不止這漾,而是更會佔上風。不過現在說什麼都為時已晚,這一步只能將兩邊又回復成勢均力敵的狀態。
 
「漾漾,不可以幫忙。」眼鏡後的雙眼是有些責怪的眼神。
 
「不然,我和你玩吧,千冬歲。」
 
正當千冬歲挑眉、燃起鬥志的他正要說好之前,空氣裡傳來刺耳的尖叫聲。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