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三話 我會陪你

☆☆☆
 
二樓傳來劃破空氣的叫聲,聲音裡透著恐懼與害怕,讓聽見的人寒毛直豎。
客廳的眾人面面相覷的同時,一道人影已經迅速地往樓上奔馳,三步併作兩步,像是怕慢了一步,就會失去什麼似的。
 
人影很快穿過走廊,左右兩邊的房間一間間向後跑,終於,來到引發事件的源頭。
沒有一絲猶豫,毫不留情地一腳踹開房間門,被隔絕在房間內與走廊的掙扎與喊叫瞬間被放大,室內的景象讓來人生氣。
 
他很久很久沒有這麼生氣了!
眼前的一切是他最無法忍受、也是最厭惡的事情。
 
不遠處的床上,兩個人影,位於上方的人不顧身下女孩的意願,拉扯著對方的衣物。女孩哭喊的掙扎著,但似乎對上方的人來說就像是隻發火的貓咪,攻擊得不痛不癢,反而挑起征服的慾望。
 
來人一個箭步上前,將壓在女孩身上的陌生男子粗暴地拉開。雖然男子反應很快,反手揮出拳頭,可惜來人並不簡單,一個側身,一個揮拳,就讓陌生的男子抱著腹部蹲下。然後來人舉手一劈,陌生男子便暈了過去。
 
望著床上縮成一團、緊緊抱住自己的女孩,淚水沾滿秀麗的小臉、凌亂不堪的頭髮和衣服,讓人很心疼。
來人脫去藍色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好遮掩破碎衣物掩蓋不住的春光。
 
「漾漾……」顫抖的嗓音,是無助是害怕。
 
「沒事了,有我在。」露出讓對方放心的笑容,褚冥漾輕聲細語地說,深怕再次驚嚇到已經受驚嚇的小貓。
 
「漾漾!」眼淚再次潰堤,不曉得是因為放心還是已經安全了,女孩哭得更兇。
 
「唔!」
 
眼前的景象讓褚冥漾慌了手腳,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搔了搔頭,褚冥漾在對方身前蹲了下來,伸手輕拍對方的頭,無聲地告訴對方已經沒事了,有他在。
 
之後,樓下的其他人也陸續來到這間單人房。
他們見到的是抱著褚冥漾放聲大哭的絮語、不斷安慰對方的褚冥漾,以及,橫躺在地、一動也不動的陌生男子……
 
「漾漾,這……?」
 
「千冬歲,後續就交給你處理了。」褚冥漾抱起絮語,在經過千冬歲身旁時如此說著。「我帶她去其他房間。」
 
「好。」
 
留下的眾人面面相覷,即使沒有親眼見到方才的事,但也都能推出一二。只要見到絮語凌亂的衣服及床鋪,以及幾乎全裸的陌生男子……
房間裡的人,不論男生女生,都露出不屑與憤怒的目光狠狠瞪視著地上不省人事的人。
 
 
 
 
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絮語的褚冥漾來到走廊另一邊雙人房的其中一間房間。
本來想要將對方交由萊恩的精靈照顧,畢竟女生對女生總是比較好,尤其是剛才發生了那件事……
 
不過對方似乎不是這麼想,雙臂緊緊環住他的脖子,臉埋在他的胸膛,濕潤的感覺透過衣服傳到他的皮膚。雖然哭泣的聲音小了很多,但淚水卻停不下來,像壞掉的水龍頭,不斷地流……
 
無奈之下,褚冥漾只好自己照顧對方。
雖說是照顧,但他能做的也只是抱著對方、讓對方哭泣罷了。
 
這樣的情況讓他想到了中秋節的那天,不過當時候哭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抱著自己、任由自己宣洩情緒的人,是冰炎,是他的小精靈。
 
刀子嘴豆腐心、不喜言語的精靈真的對自己很好,好到自己都懷疑自己根本不配擁有對方。思緒繼續轉,從相遇開始到現在,自己真的受了對方很多的幫助,雖然有時候會被對方巴頭……
 
不過,似乎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呢……
畢竟呀,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一直像這樣相處下去……
 
或許,自己該好好思考剩下的兩個願望了吧。
 
發現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變重了,褚冥漾低下頭一看,「呵,原來是睡著了。」
 
將絮語安置好、讓她躺在床上,褚冥漾輕輕為對方蓋好棉被。
 
「祝好夢。」
 
 
 
 
下樓後,褚冥漾先是拜託萊恩的精靈——莉莉亞,請她去照顧絮語。畢竟女生和女生,總是比較方便。不過,莉莉亞不是他的精靈,而且這個請求也不能算是願望,所以對他而言,有些難開口。
 
雖然難以啟齒,但褚冥漾還是問了。
 
「這是當然的,絮語可是本小姐的好朋友!」莉莉亞一口允諾,接著便上樓照顧熟睡的絮語。
 
鬆了一口氣後,褚冥漾問:「千冬歲,那個人……?」
 
「我報警了。」下巴指著遠處被五花大綁的男子。「兩個小時會到。」
 
「嗯。」點點頭,「千冬歲,我們還是兩兩一間房吧。」
 
「我也是這麼想。」頓了頓,千冬歲繼續說:「那就……
 
除了兩名女性一間,其他分別是,千冬歲和夏碎、冰炎和褚冥漾,以及萊恩和丹恩這對兄弟。
雖然丹恩一臉不滿的模樣,但是也無可奈何,畢竟捨棄自己的兄長和其他人同床共枕,怎麼說都很奇怪……
 
客廳死氣沉沉的,沒有剛來時的雀躍與歡笑,喪失了想玩樂的興致。大家面面相覷,清楚可見其他人嘴角掛著的苦笑。
看來,今天只剩下好好放鬆這個選項了。
 
千冬歲進到廚房想為大家準備些甜點,轉換一下心情,而夏碎在一旁幫忙;客廳只剩下萊恩和丹恩留守,兩人四眼緊盯著仍然昏迷的陌生人;冰炎和褚冥漾則來到二樓,挑了走廊深處、最後一間的雙人房。
 
進到房間後,轉身關門的冰炎回過頭後便見到赤裸著上身的褚冥漾,白皙的臉剎時刷紅。
 
「褚,你……
 
「嗯?怎麼了?」褚冥漾一臉疑惑,不懂對方為什麼叫他,走近一看,他發現對方的雙頰正泛著可疑的紅暈。「不舒服嗎?臉怎麼這麼紅?」
 
褚冥漾邊說邊伸手觸碰對方的額頭,想確認有沒有發燒,卻被冰炎一把抓住,然後順勢一拉,自己便被對方緊緊抱在懷裡。
 
「冰炎?」
 
現在是在演哪齣?褚冥漾完全摸不著頭緒。
總不會他的背後黏著「請來抱我」的字樣?否則怎麼會這個抱完換那個?重點是他還光著上身耶!
 
冰炎沒有說話,只是加重手上的力道,讓兩人靠得更近。
似乎過了好久,又像是只經過一分鐘,冰炎鬆開手臂,紅色的雙眸有些不捨有些歉意。
 
「快穿衣服,別感冒了。」說完,冰炎便轉過身背對褚冥漾。
 
褚冥漾沒有回話,沉默地注視著冰炎的背影好幾秒,這才從背包裡拿出乾淨的衣服套上。
 
一邊穿衣服,褚冥漾一邊問:「冰炎,你怎麼了?」
 
……」沉默了半晌,冰炎才吶吶地開口:「……為什麼突然脫衣服?」
 
「衣服都被眼淚弄濕了,怕會感冒。」不解為什麼問這個,褚冥漾還是回答。
 
……嗯。」
 
「嗯?」發現自家小精靈不肯說原因,褚冥漾走到他的面前,直視著他,非要一個滿意的答案不可。
 
……」被這樣的目光緊盯著,冰炎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熱了起來,視線飄移著,最後像是輸給了對方的氣勢,他有些放棄地開口說明:「……這樣我會以為……以為你在誘惑我……
 
「什、什麼?!」
 
褚冥漾的臉也紅了。
他難為情地轉開視線,往雙人床的方向走去,然後一屁股坐下。
撐著頭,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層面……
 
目光停留在褚冥漾身上,冰炎腦海裡是稍早對方和絮語相擁的畫面,從旁人的角度看來,這兩個人,很相配。
相配到他的心好痛,般配的程度狠狠刺痛他的雙眼,讓他忍不住想要別開眼。
 
舉步來到褚冥漾旁邊,望著對方的一舉一動,銳利的紅眼柔軟了些。
不否認,他家主人頭腦不錯、身手不錯,人溫和又溫柔,都是容易吸引他人喜歡的特質。不過在感情方面特別的脆弱,神經十分大條……
 
「褚。」冰炎坐到褚冥漾旁邊,「不要這麼沒有防備,尤其是對你心儀的那些人。」
 
聽到這句話,褚冥漾開玩笑地說:「也包括你嗎?」
 
「對。」冰炎認真地望著自家主人。
 
就像方才一樣,毫不在意地就在自己面前脫去衣服,難道都不怕自己化身成狼,將他撲倒?一想到神經大條的褚冥漾在其他人面前也是如此,冰炎就覺得很受不了。
果然,不看好是不行的。
 
似是沒料到對方會這樣回答,褚冥漾難掩驚訝。
一時之間,褚冥漾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就這樣和冰炎兩人靜靜地坐著。
 
半晌後,褚冥漾先開口了。
是和方才無關的話題,卻是深深影響冰炎未來的內容。
 
「冰炎。」目光依舊低著,「剛才安慰柳同學的時候,我想到了,自己是不是應該認真思考剩下兩個願望的事情。」
 
「褚,你……」冰炎難得地瞪大雙眼。
 
「我在想,不應該總是把你綁在這裡,總有一天,我們是會分別的。」
 
……」冰炎直視著褚冥漾,「不要說謊。」
 
「我、我沒……
 
「你有!」抓住褚冥漾的肩膀,冰炎忍不住大聲地吼:「明明內心深處不希望我離開,為什麼要說違心之論?」
 
「即使假裝的再好,以為騙得了別人,但騙不過你自己,也瞞不過那些注意你的人啊!」
 
「褚,對自己、也對我誠實,好嗎?」
 
「可是……我不能把你綁在這啊……你有你的世界……
 
「褚,為了你,我可以捨棄掉一切。」
 
「可是我……」無法回應你的心意……
 
「現在擔心這個會不會太早了點?」將褚冥漾的心聲一字不漏地聽完,揚起笑容,冰炎彈了褚冥漾的額頭,「反正,你的心遲早會是我的。」
 
冰炎很開心。
既然褚冥漾會這麼想,就表示對方多少是在意自己的。不過對方是塊愛情木頭,可能自己壓根沒有察覺到吧……
 
「我說過,我會陪著你的。」冰炎更加堅定地重複,「我會一直陪著你的,褚。」
 
「謝謝你,冰炎。」輕輕靠在冰炎身上,褚冥漾笑著閉上眼。
 
他明白了,自己只是怕親近的人又離開自己,再也見不到面。
他曉得了,自己沒有自己所想像的堅強與勇敢。
他知道了,自己對冰炎的依賴完全超乎自己的預期。
他清楚了,自己希望小精靈能永遠陪在自己身邊。
 
或許,卑鄙了點,他用這樣的方式讓對他好的小精靈說出那句話。
他想聽的那句話。
 
明明心底很清楚,冰炎不會拒絕自己,自己卻利用了那樣的溫柔,逼迫對方許諾。
許下會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的承諾。
對於無法回應任何心意的自己,還是溫柔地給予諾言。
 
自己真的,太卑鄙了。





最近剛好比較忙碌,所以晚了一點PO上來......
希望各位看了還喜歡~
然後,颯楓又要忙了,咱們下次見(鞠躬)

以上。
先閃——(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