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1.光棍節---十一月十一日(冰漾)

☆☆☆
 
白天,灰濛濛的天空籠罩,這裡是久違的原世界。
 
好久沒有感受到這樣的天氣了。
習慣了守世界,不,正確來說是學校內一年四季如春的氣候,對於這有些陰暗的天空有些懷念。
 
褚冥漾仰頭望向天空,露出一抹微笑。
 
 
今天是星期六,一個人待在黑館的他突然懷念起原世界,心動不如行動,趁著一股衝動,就這樣回到了原世界。
 
一從某條小巷子走出,抬頭便見到與學校淺藍色不同的灰白覆蓋整個頭頂。一瞬間的錯愕出現在臉上,但下一秒他釋懷了。這樣的天空,才是真正的天空,有著自己的脾氣,時好時壞,也象徵著和平,不會有人因為自己的身分而仇視、追殺。
 
十一月,沒有陽光的白天,空氣中帶了些微涼與濕意。
穿著短袖的褚冥漾,雖覺得有些冷,但不至於無法忍受,就這樣走在陌生的熟悉街道上。
 
漫步在這裡,他覺得很開心,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久違的街道巷井,褚冥漾覺得一切都變得很新鮮。
他有多久沒有好好感覺原世界的事物?
 
自從考上白袍,學長常以「實習」的名義,拉他一起出任務。一開始,他總是尖叫然後換來一巴,到現在已經可以冷靜的面對、俐落的處理。
後來他才知道,學長是為了趕快讓他去考取紫袍、和自己的搭檔。而夏碎學長也樂見其成,每天去找千冬歲,說服對方和自己搭檔。
 
褚冥漾原本以為今天也會跟著學長出任務,但是今天的任務似乎不需要兩個人,所以學長就一個人出發了。
 
也因此,他偷得了一天的空閒。
 
走在過往熟稔的道路上,褚冥漾發現,和記憶中的景色不同,這座城市多了不少的變化。
原本老舊的房舍不見了,成了一片空地等待建設;KTV的裝潢改了,變得更華麗更刺眼,讓他懷疑是不是五色雞頭入侵這裡;在轉角賣著雞蛋糕的老婆婆,似乎更加蒼老了,不過溫暖的笑容依舊。
 
雖然他一個月至少會回家一次,不過都是直接出現在家門口或附近,這是他睽違已久,出現在十字路口的大街上。
 
「要不要買一條吃了會死的口香糖?」一個戴著寬大帽子、遮住眼睛的小孩遞出口香糖問。
 
「不用了,謝謝。」
 
「你看得到我對不對?我知道你看得到我看得到我……」一名年過七旬的老翁把玩著下巴的長鬍鬚,一邊繞著中間的人轉圈。
 
「對,可以請你不要一直重複嗎?」
 
「我好恨啊……好恨……好恨……」穿著紅衣的女子披散著頭髮,一邊哭訴著自己的怨念,鮮血不斷地淌落在地,形成小血池。
 
「冤有頭債有主,妳跟我說也沒用。」
 
褚冥漾一邊回答著身邊擾人的聲音,一邊繼續向前,若是以前的自己,這時候早就拔腿狂奔了吧!
想到以前的自己,他就覺得有趣,同時,也很感慨。
 
如果當初他沒有進到Atlantis的話,現在的他又會在哪裡?不論在哪,肯定不會比現在好,至少這一點他很確定。
 
抽回思緒,褚冥漾放眼旁邊一間一間櫛比鱗次的商家,似是有什麼活動而在做促銷,不少男男女女進進出出,出來的手裡都多了一個紙袋。
褚冥漾有些好奇地想往前一探究竟,卻突然被一群女生攔住。
 
「欸,同學,一個人嗎?」
 
「呃?」無法理解對方問這個問題的用意,褚冥漾一臉呆愣。
 
「我們正要辦活動,要不要參加?」
 
「很好玩的哦!」
 
「這……」拒絕的話來不及說出口就被打斷了。
 
「來嘛來嘛!」
 
不等褚冥漾開口,三名女生就推著褚冥漾往前,來到一群男女生聚集的角落,興奮地對著同行的其他人說話。
 
無奈地嘆口氣,褚冥漾思索著應該如何脫身,畢竟這裡是原世界,還是按照原世界的方式離開比較好。就在此時,眼角餘光瞄到了一個熟識的身影,他微微瞠大雙眼,有些意外對方以這副模樣出現在這裡。
 
忽地,一道吃驚的熟悉聲音讓褚冥漾拉回了視線。
 
「咦?褚冥漾?」
 
「何政?」
 

 
冤家路窄,或許說的就是這種時候。
 
自從高一和學長回原世界出任務時見過對方一次,之後他也在路上看過對方不少次,只不過都是在他發現對方而對方沒注意到自己的情況下。畢竟高中後的第一次偶遇最後相處的並沒有多愉快,更別提他們國中本來就沒有什麼深交,對方會來搭話,充其量只是看他倒楣、笑他衰。所以,能避就避。
 
「唉呀,好久不見了呢!」
 
「嗯。」不冷不熱的語氣,褚冥漾對何政的印象實在是不怎麼好,自然也不想多說什麼。
 
「啊,對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
 
「妳好。」微微點頭示意,他不喜歡的人是何政不是他女朋友,所以褚冥漾禮貌性地對對方微笑,表示友好。
 
對方也同樣微笑問好,有點濃的妝把她的臉紅給蓋住了。似是對褚冥漾很有興趣,她熱心地解說他們等一下的活動。其實說白了,就是聯誼,而她和何政是主辦人。
 
或許是自己女朋友過於熱情的態度,何政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所以他走過去攬過女朋友的肩膀,宣示意味濃厚。另一方面,他覺得褚冥漾給人的感覺和以前不同,少了懦弱,添加了自信,老實說,整個人變得很顯眼。這樣的變化,讓他有些嫉妒,不單單自己的女友,就連同行的其他女生的目光,全都流連在褚冥漾身上。
 
出於醜陋的嫉妒心,何政一脫口而出的話就很難聽。
 
「憑你也想交女朋友?不要把你的衰運傳染給別人啊!」說完,何政大笑,似是覺得剛才自己說了一則很好笑的笑話。
 
對於這樣的話,褚冥漾不痛不癢,在Atlantis裡,憎厭妖師的人說的話更是惡毒。不僅嘴上不饒人,行動力更是充分表現出他們的反感。相較之下,何政的話語只是小兒科罷了,構不成什麼殺傷力。
 
不過會那樣說,是認為他的出現就是想交女朋友吧!殊不知,他其實是被強迫拉來的!況且,他早就有了對象,對其他人他根本沒興趣!
想到自家戀人,褚冥漾嘴角彎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發現褚冥漾沒有因為自己的一席話而受到打擊,反而露出微笑,何政不甘心地向對方靠近一步,準備用更為激烈的言詞刺激對方。
 
「你們想對我的戀人做什麼?」一道隱含怒火的聲音從褚冥漾的身後傳來。
 
回過頭一看,褚冥漾露出大大的笑容,溫柔地喚了對方一聲:「亞。」
 
「這、這……不會吧……」
 
「好漂亮……」
 
「天仙下凡也不過如此吧……」
 
「那,我們先走了。」留下一票因冰炎出現而全傻了眼的人,褚冥漾親暱地牽著戀人溫暖的手離開。
 

 
「亞……」褚冥漾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打量冰炎一番,「這是……任務?」
 
除了這個理由,褚冥漾想不到還有什麼原因能讓冰炎在原世界裝扮成女性。
總不可能他家學長有變裝的嗜好而他不曉得吧?!
 
冰炎應了聲表示,現在的他,穿著連身淺藍色的洋裝,搭配外套,黑色的長髮披散在腦後,整個人散發著說不出的獨特韻味。
若不是和褚冥漾兩人手牽著手,相信會有不少人前來搭訕。
 
「原來今天的任務是偽裝成誘餌,引色狼上鉤啊……」褚冥漾邊聽冰炎說明邊點點頭,「這種任務我以為亞會讓我來做,不過我只是小小的地球人,扮起來應該不能看吧。」
 
「怎麼可能。」想都沒想,冰炎直接否決褚冥漾的說法。「你扮起來一定很可愛,我怎麼可能讓其他人看見這樣的你?更別說還是當誘餌?你說是吧,褚?」
 
冰炎附在褚冥漾耳畔說的那些話,惹得褚冥漾臉頰發紅發燙,有些慌亂地找了其他的話題:「是、是說,今天的促銷活動怎麼這麼多?」
 
「你連地球的節日都不曉得了,還敢自稱是地球人?」
 
嘟著嘴,褚冥漾不滿,「那亞你說,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是光棍節。」冰炎繼續補充,「這一天也是眾多為單身男女脫離光棍狀態而舉辦交友聚會活動的日子,商家也趁這個時候以脫離光棍為由作打折促銷。」
 
「對於這個節日,你只要知道就好,這是一個和我們無緣的節日。」揚起漂亮的笑容,冰炎在戀人的唇上落下一吻,得意地反問:
 
「是吧,我親愛的褚。」

 
 
 
 
唔,颯楓在這裡要告個假......
最近比較忙碌,下一次更文可能在三星期後......
抱歉!(土下座)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