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兄弟(上)(夏千)


 
☆☆☆
 
闔上手中厚重的書籍,有些疲累地將眼鏡拿下,捏了捏鼻樑。
他是雪野千冬歲。
 
陽光從東邊的窗戶照耀著,看來他又看了整夜的書,不過沒關係,會責罵他的人早已經不在了。
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千冬歲瞇了瞇因陽光而造成不適的雙眼,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
 
緩緩從椅子上起身,他伸了個懶腰,一邊往門口的方向走。在旋開門把之後,他又瞥了一眼靜靜躺在書桌上的書本,他笑了。
 
傳說什麼的,除非親眼所見,否則他雪野千冬歲絕對不信這一套!
 
來到廚房後,千冬歲準備著早餐和午餐。
陣陣的香味飄出,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抬頭望了眼牆上的時鐘,時間剛剛好,是時候出門了。
俐落地將東西打包好,出門前他頓了一下,但他還是毅然決然地直接離開。留下還未全乾的傘孤單地靠立在牆邊,輕盈的水珠滾落,彷彿無聲哭訴著被拋下的寂寞與悲傷。
 
「我出門了。」
 

 
「大家早。」
 
「早安,千冬歲。」
 
千冬歲來到和友人們合開的店面,即便營業時間未到,門口早已排起了人龍,這樣的情形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雖然在這裡開店才短短數個月而已,但服務品質、精美可口的食物,以及衛生環境的整潔,所有的一切在他們的努力之下,為這新開張的小店建立起不錯的口碑。
 
千冬歲與三名友人,四個人各自擅長不同的料理。
總是帶著可愛貓咪的米可蕥對各種料理都有研究,是四人中唯一的女性;被稱為隱形人的萊恩的拿手食物是壽司和飯糰,以飯糰為最;運氣總是不好,卻待人親切溫柔的褚冥漾專攻甜點和飲料,如水的他很受大家歡迎;至於千冬歲,日式食物難不倒他,對各種茶飲也頗有研究,是四人裡負責出主意的。
 
看著外頭的人群,四人默默地加快速度,將手裡的早餐解決。
 
「「「「我吃飽了!」」」」
 
異口同聲的默契,讓大家不自覺地笑了。
他們認識了很長的時間,也各奔東西不短的日子,最後卻回到大家最一開始的約定──一起開店!
 
於是,這家店就成形了。
 
一開始,從無到有是最為困難的,幸好有千冬歲,一個負責規劃一切的人。朋友間不存在著誰不服誰的問題,彼此感情好到像是家人、相互信賴與扶持的關係,雖然路不是那麼好走,但他們還是熬了過來,眼前的成果,是大家的。
 
每個人各司其職,有鑑於人手的不足,加上他們並不想對外招募員工,所以料理的部分是採時間制。意思是每個時段的料理不同,每天的也會不一樣,如此一來就不會因為各式的食物而需要全部的人。
 
外場主要負責的人是褚冥漾和米可蕥,會做這樣的安排是因為萊恩常會消失,對於突然浮現在空中的食物,客人會以為是鬧鬼,所以基本上萊恩只會待在廚房;至於千冬歲,偶爾忙到不行的時候會出現,不過主要還是在廚房兼結帳,畢竟按照以往的經驗,讓其他人收錢的話,最後一定會少,不是因為他們把錢自己收起來,而是他們算數太差了!連用計算機都會算錯!
 
也幸好他們的店不大,否則哪可能四個人就夠呢?
 

 
「千冬歲,我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
 
忙碌了一天,由於食材賣完,所以今天提早下班。而身為值日生的千冬歲,他必須確認好隔天的材料以及店內的一切後才能離開。
室內昏暗,只留下一盞小燈照耀,努力為大大的空間盡自己的本分,給予一手忙碌書寫,另一手拿著聽筒說話的人自己最明亮的色彩。
 
一通電話掛斷,千冬歲的臉上浮現勝利的笑容。
方才和他談話的人是供給食物的商家,由於對方無來由的漲價,讓千冬歲心生不滿。慣於掌握所有資訊的他,一聽就知道是對方故意刁難,見他們開店成功、生意興榮,便想多從他們身上多賺點錢的想法便油然而生。物價穩定的現下,明知道對方不合理,要他默默忍受那是不可能的事!
 
任人宰割?不可能!
這可不符合他千冬歲的個性!
 
看來是時候換一家廠商了。
並不是他愛斤斤計較,該讓對方賺的部分他還是會給,只是妄想騎到他們頭上?
下輩子都不可能!
 
這可是他和友人們合作開的店,他不允許有人故意哄抬價格或肆意破壞,他會守護這一切的!
他們可是他最珍貴的朋友!
 
做好一切規劃後,又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徹夜未眠的千冬歲覺得自己眼睛很痠,閉上雙眼又坐了一會,等到不適舒緩後,他便起身整理東西。
 
回家洗完澡就睡吧,他想。
至於晚餐?一個人的餐點,不吃也罷。
 
再三確認好門窗後,千冬歲踏往回家的歸途。
 
天空灰暗,半點星辰都見不著,空氣裡透著濕氣,似乎快要下雨了。
這種感覺突然浮上心頭,千冬歲默默地加快步伐,想趕在淋得一身濕之前到家。可惜,腳步再怎麼快,也趕不及烏雲在你頭上落下一顆又一顆透亮渾圓的雨珠。
 
嘩啦一聲,雨,就這麼從天空被倒了下來。
 
小跑步躲進不遠處的騎樓下,千冬歲拿起手帕擦拭被雨淋濕的臉。
 
「真糟糕,果然應該帶傘的。」想起出門前的猶豫,此刻的千冬歲有些懊惱。
 
連日來的雨天,直到今日好不容易放晴了,但也只有短短的半天而已。隨著雨勢的滂沱,千冬歲的眉心靠得越近了。
 
「還是應該一路跑回家嗎?」皺著眉頭苦思,正打算付諸行動的下一刻,眼前有一個人打傘經過。
 
望著對方經過時的側臉,千冬歲不經意地發出疑惑的音節:「咦?」
 
興許是聽到聲音,那人腳步一滯,緩緩轉過頭。熟悉的面貌讓千冬歲覺得自己猶如是站在一面鏡子前面,無法置信的他下意識地推了推眼鏡,也因為這習慣的動作,讓他相信眼前的人不是鏡子的反射,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人。
 
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除了眼睛顏色和自己不一樣之外,說他們是雙胞胎兄弟絕對不會有人懷疑!
 
驀地,他想到早上讀完的那本書。
原來,傳說也是有真的。
 
鬼使神差地,千冬歲說了一句話,一句影響他人生大半的話:
 
「你,要不要來我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