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狼兄弟(下)(夏千)


 
「我回來了。」
 
面對漆黑的屋子,千冬歲一如往昔地對著無人的屋內喊。
 
走在千冬歲後頭、和他有著相同外表的人,名字叫夏碎,在回來的路上兩人已經相互向對方介紹自己了。
不過對彼此的認識也僅限於此。
 
除了介紹自己的名字,兩人一路上都默然無語,各自藏有自己的心思。沉默蔓延卻也不會覺得不自在,彷彿他們相識多年,對對方熟識到即使不開口,也依然自得的境界。
 
千冬歲啪的一聲打開了家裡的電燈,簡潔整齊的環境一如他本人,有條理、直接且毫不拖泥帶水。
 
「喝茶,好嗎?」
 
「嗯。」
 
千冬歲轉身前往廚房,留下夏碎一人待在客廳。夏碎環顧四周,對和他長得相似的男孩抱有莫名的期待。
老實說,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麼,只是從見到的第一眼到現在,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在這樣一個大千世界,任何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有一個和自己一樣的人!
對於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他好奇他擔心他渴望他……悸動!
 
不曾有過的情感擾亂著他,慣於獨來獨往的自己,夏碎有些懊惱。
 
這樣的懊惱並不是對於那些陌生情緒的困惑,而是眼前這位孩子,該說是單純沒警戒心呢?還是蠢得對人沒有防備?連自己「引狼入室」都還不自知!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真想要……一口把他吃掉……
舔了舔唇,紫金色的眼睛流轉著無法讀出的訊息。
 

 
「來,請用。」
 
「謝謝。」
 
從廚房出來的千冬歲,將熱騰騰的茶端到對方面前,待得對方喝了一口後,他便迫不及待地開口。
 
「夏碎先生……」頓了頓,太多的問題想問,千冬歲一時之間不曉得該說什麼,突然就蹦出一句他自己意料之外的話。「我們是兄弟嗎?」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句,夏碎差點嗆到。
 
「啊!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千冬歲對於自己的發言感到很不好意思,白淨的雙頰刷地泛紅,「只是我們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可是他很清楚不是嗎?以自己父母的年紀,是不可能生出夏碎的,夏碎的年紀看起來比他大,依照他看人的經驗,起碼大了他一輪。他的母親是二十歲生下他的,總不可能八歲就懷上一個孩子吧?!
 
所以,他們絕對不可能有血緣關係。
 
「我知道。」擺了擺手,示意對方冷靜。
 
雖然這個問題也短暫出現在夏碎的腦海,但半秒不到就被否決掉了,畢竟,他們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
拉了拉頭上的帽子,夏碎垂下雙眼。
 
「夏碎先生……
 
「叫我夏碎就好,而我喊你千冬歲吧。」
 
「嗯,夏碎。」千冬歲順從地喊了聲,雙頰依舊緋紅。「可以問你嗎?你以前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怕自己的問題太過唐突,千冬歲解釋,那是從有關傳說的書裡得到的訊息。
 
「這樣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夏碎問:「很好奇?」
 
看到千冬歲點頭如搗蒜的可愛模樣,夏碎的笑容更大了。轉眼間,他站到了千冬歲的面前,居高地俯視著對方,然後靠近那張和自己一樣的面容。
 
兩人的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千冬歲只覺得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聲音大到似乎連對方都能聽得見。反射性地往後移動,直到整個人貼到沙發的椅背,這才退無可退,只能紅著臉凝視著對方的步步逼近。
 
聰明如他,似乎沒有想到推開對方,或是往對方身上踹過去,不,或許該說是他的潛意識裡完全不想去抗拒。
對於這個熟悉的面容卻陌生的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莫名的很有好感,而且,他在對方紫金色的眼裡,讀到了寂寞、孤獨與悲傷。
 
夏碎望著眼前被他逼到毫無退路的孩子,黑色的雙眼是全然的信任,那樣明亮的雙眼狠狠刺著夏碎。別過臉後,他主動拉開彼此的距離。
 
「我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知道對方沒有得到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夏碎摘下了從見面到現在一直不肯摘下來的帽子。「看了這個之後就別再和我有交集了。」
 
「耳朵?!」
 
「這樣你明白了吧?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可是,一個人,很難受吧?」
 
眼鏡後的雙眼盡是明白,這個人就和他一樣。
明明家裡沒有人,他卻還是會在出門前以及回家後對著空蕩蕩的家喊著「我出門了」或是「我回來了」,彷彿家中有人在等待著自己,自己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殊不知,這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哈哈哈……」夏碎笑得很誇張,「千冬歲,你是第一個這樣對我說的人呢。」
 
「這、這不好笑吧?!」聽到夏碎的笑聲,千冬歲覺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面上的潮紅遲遲消不退。
 
「不,該怎麼說呢,」夏碎臉上的笑意更深了,「或許該說是很可愛吧。」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千冬歲張著嘴愣住了,模樣十分有趣可愛,夏碎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對方的臉頰,他發現,捏起來意外的順手。
 
「唔……!」心裡的鼓動越來越大聲,千冬歲反射性地推了推眼鏡,想恢復平常的冷靜。
 
真是的,為什麼他一被夏碎碰到,心跳就會加速?更誇張的是,自己和往常的自己不同!冷靜理智全部離他而去,只剩下慌亂和無措,到底是怎麼了?竟然這麼不像自己?
 
「以往,人類只要看到這對狼耳朵,都會嚇到尖叫落跑,而我就必須再度遷移。」夏碎瞇起眼睛,像是回憶著那些不愉快的歲月,「千冬歲是第一個冷靜面對我、甚至是問我一個人會不會難受的人呢。」
 
夏碎的語氣讓千冬歲的心都揪了起來,孤獨一人的生命之旅,千冬歲越聽越覺得難過。藉由夏碎的敘述,千冬歲很難想像一個人活到現在,沒有和其他人有太深的交往,與人之間的相處只是個過客,又似乎哪裡都沒有自己的歸宿,宛如天上的月亮,即使被眾星包圍,卻依然寂寞。
 
如果易地而處,假如自己身邊沒有褚冥漾這些好友,只能獨身一人在這世間徘徊,他絕對會陰鬱而死!
 
「幹嘛這個表情?」夏碎噗哧一聲,彈了彈眼前為自己難過的男孩的額頭。
 
「嗯……」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似是在思考什麼,最後千冬歲下定決心般地注視著眼前有著狼耳朵的夏碎,「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清明的雙眼滿是認真,夏碎只覺得心裡一暖,他似乎懂了。
原來,自己一直在期待有人跟他說這句話。
 
而現在,對自己說這句話的人就在眼前,他的回答當然是——
 
——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