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五話 驚喜意外

 ☆☆☆
 
下午,在千冬歲的提議之下,進行了一場打雪仗。
 
眾人甫踏出屋外,一陣寒風襲來,牙齒不安分的打架,手也忙碌地抓緊衣領,就怕下一秒會被冷風掠奪了自己的溫暖。
在室內的同意來到室外變成了卻步,刺骨的風打擊著大家的熱情,有人忍不住開口說可不可以不要打雪仗,不過在千冬歲的威脅利誘下,最後還是加入了戰局。
 
屋前的空曠處分成兩邊。
左手邊的是提議這場戰爭的千冬歲以及他的戰友褚冥漾、夏碎、絮語;位於右側的則有幾乎融於背景的萊恩和他的精靈莉莉亞,以及臭著一張臉的冰炎與丹恩。
 
組員是抽籤決定的,有人歡喜有人愁。
最歡喜的莫過於千冬歲和萊恩,最憂愁的則是冰炎和丹恩。前兩人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同一隊,後兩者只能默默看著喜歡的人和別人聊得開心。
 
或許是出於醜陋的心態,冰炎和丹恩丟的雪球幾乎都是往絮語的方向扔去,然而卻造成了他們意想不到的反效果。
只見褚冥漾擋在絮語前面,為她阻擋不斷往她身上飛來的雪球,一邊快速地丟雪球反擊。
 
看到褚冥漾護著絮語的行為,冰炎臉更臭了,手上的雪球更是一顆顆往絮語身上丟。雖然因為褚冥漾的關係雪球幾乎都落空了,但只要有幾顆能丟到對方,他就滿意了,冰炎如此盤算著。
 
捨身擋在絮語前面的褚冥漾手腳俐落地閃躲不斷飛來的雪球,無法理解自家小精靈和學弟為什麼要一直攻擊身後的人?難得出來玩竟然遇到那樣的事情,照理說不是應該更去保護對方嗎?偏偏那兩人發了狠似的,雪球只往絮語身上扔,他實在無法理解……
 
女生應該是要來呵護的吧?
 
雙眼往旁邊瞄了瞄,萊恩擋在莉莉亞前面,兩人合作無間地邊閃躲邊攻擊千冬歲和夏碎,時不時也會有幾顆往自己這邊砸。打雪仗本就應該這樣不是嗎?大家互相扔球,而不是唯獨只丟一個人,這樣的話不就很像挾怨報復?
 
難道,在他不知不覺的時候,冰炎和丹恩同時與絮語結下什麼仇恨?
 
無法理解。
褚冥漾決定晚些時候再來逼問自家精靈,現在,他應該專心地將球丟到敵人的身上!
 
如此決定後,褚冥漾動作更靈敏了,一個右閃,手裡的雪球也跟著脫手而出,直奔丹恩身上。丹恩見狀後往右邊一跑,卻還是中獎了。原來,褚冥漾第一個雪球只是聲東擊西,真正的目的在後頭。
 
趁著丹恩被擊中的瞬間,褚冥漾以驚人的速度又丟了好幾個,霎時間,丹恩身上都是白雪,宛如雪人似的,惹得絮語忍不住輕笑出聲。
一旁的其他人聽見笑聲也紛紛回過頭看,嘴角的笑容也忍不住上揚,聲音也跟著出來。
 
「呵呵。」
 
「噗呵。」
 
丹恩只覺得面頰很熱,一方面是看到褚冥漾的笑容,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覺得丟臉,再來則是因為生氣。他哀怨又無奈地望著褚冥漾,後者見狀後收斂了笑容,改投以抱歉的眼神,嘴巴動了動。
 
讀出褚冥漾嘴型的意思,丹恩笑了,然後改以嚴肅的表情回以「我原諒你」的字句。
 
打雪仗在歡笑聲之下寫上了句點。
由於活動了好一陣子,覺得有些熱的人把外套脫掉掛在一旁的樹枝上,大家各自散開來活動。
 
僅有的兩名女性在角落堆起雪人,萊恩則在一旁默默地守護;千冬歲和夏碎在附近巡視一圈,同時說著只有他們知道的祕密;丹恩一個人落單,本想和褚冥漾一起在附近散步,然而在他回過神要找人的時候卻怎樣也找不到人;冰炎環顧四周,最後選定一個目標走去。
 
至於突然失蹤的褚冥漾?
他一個人在離房子稍遠的地方。
 
靠著強壯的樹幹,褚冥漾笑臉盈盈地望著旁邊大小不一的雪人。雖然大小不一樣,但是雪人們的臉上都是掛著笑容,彼此相互緊靠著,像是感情很好。
 
褚冥漾的手裡還有一個小雪人,真的是很小很小,只有一個巴掌大而已。他看著掌心中的雪人,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嘴角忍不住地上揚。
 
「褚,你在做什麼?」
 
「嗨。」聞聲抬頭,褚冥漾和冰炎打了招呼後就低頭看像手中的雪人。「沒做什麼。」
 
跟著褚冥漾的視線,冰炎清楚看見對方手上的東西,他不解:「雪人?早上做的還不夠?」
 
「還少一個很重要的。」將手裡的雪人拿到與視線同高,褚冥漾認真地說。
 
「重要?」冰炎一臉不解,甚至開始對被褚冥漾愛護的雪人吃起醋來,伸手就想將雪人破壞掉。
 
「不行!」看出冰炎的意圖,褚冥漾趕緊將手裡的寶貝藏於身後。
 
冰炎雖然不爽,卻也沒有更進一步,只是臭著一張臉瞪著自家主人。
 
褚冥漾見狀只是笑笑,他家的小精靈真愛吃醋,難道一點都不怕酸嗎?聽到褚冥漾心裡話的冰炎則是更用力地瞪著自家主人,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想必褚冥漾身上已經多了好幾道傷痕了吧!
 
不理會冰炎刺人的視線,褚冥漾轉身將手裡的小小小雪人放到旁邊雪人的頭上。
 
確定雪人不會掉下來後,褚冥漾笑彎了雙眼,對著頭上承載著另一雪人重量的雪人說:「這是你的,而我的,已經來了。」
 
在褚冥漾身後的冰炎雖然吃醋雖然生氣,但還是一句不漏地聽完褚冥漾對雪人說的話。他難掩訝異地瞪大雙眼,雀躍之情躍到他的臉上。
 
這裡的四個雪人是早上冰炎和褚冥漾一起做的,只不過褚冥漾不想要毀掉,但又怕會有其他人撞見,所以才和冰炎一起搬運到偏僻的這裡。
 
和褚冥漾一起堆起來的這幾個雪人,冰炎自然明白當中的意思,也能理解褚冥漾不想讓其他人看見的心理。當時雖然不明白心中浮現的失落,但如今,他瞭解了。
 
對於自己剛才吃醋的行為,冰炎只覺得好笑,更覺得毫無意義。
唇邊的笑意更深了,眼前這個人,總是能給他帶來驚喜。
 
「你還要待在這裡嗎?」搓了搓手,褚冥漾拿起掛在樹上的外套,轉身問冰炎。
 
「不了。」
 
冰炎走到褚冥漾身邊,在心裡訴說著未說出口的話語。
——你到哪裡我就在哪裡,有你在的地方就一定有我的存在。
 
身後,四個雪人加一個小小人,就像家人一樣。
在陽光灑落的午後,微笑著。
 
 
 
 
晚餐前,千冬歲帶著大家到山裡更深處的地方,那裡有著寒冬裡最奢侈的溫度——溫泉。
 
那個溫泉,不,或許該說這座山,有一半是屬於雪野家名下的財產,不過外人不是很清楚,所以擅闖者不在少數。有鑑於昨日的事件,千冬歲有請家裡的老管家和忠心的護衛打理及巡視過,為的就是讓同行的女孩子們放心。
 
「女生的在這裡。」頓了頓,千冬歲繼續解釋:「雖然是露天的,但很安全,我有請人先巡視過。」他露出笑容要大家放心。「至於男生的,這條路往前走大約十五分鐘就會看見。」
 
發現千冬歲似乎無意留下來和大家一起泡溫泉,褚冥漾問:「千冬歲沒有要一起?」
 
「我和夏碎會先準備晚餐,晚一點再泡吧。」
 
和大家又說了幾句話後,千冬歲和夏碎便沿著原路回去了。
 
「那我們就繼續往前走吧。」褚冥漾望著千冬歲所指的路,如此說。
 
「發生什麼事的話大聲叫我,我會立刻飛奔過來的,莉莉亞。」
 
「本、本小姐才不會有什麼事!倒是你,可不要故意躲在旁邊偷看!
 
「莉莉亞……」
 
萊恩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被莉莉亞推著背後走,最後只好放棄地嘆口氣然後垂喪著頭走在丹恩後頭離開。
 
見到萊恩那副模樣,莉莉亞不自覺莞爾。
她才不會說呢,說出自己因方才萊恩講的話感到心跳加速。
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回過身,莉莉亞見到一位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褚冥漾!為什麼你還在這裡!」
 
「我……」摸摸鼻子,褚冥漾覺得自己很無辜。
 
並不是不想離開,而是不能離開。
低頭望向自己的衣角,褚冥漾只覺得有苦說不出啊!
 
順著褚冥漾的視線,莉莉亞看到衣角上白淨的小手,頓時啞口。
這樣的情況讓她有些頭痛,卻又無法破口大罵,只能一團悶氣憋在心裡難受。
 
「絮語,妳……」
 
「對、對不起,莉莉亞……」絮語滿臉通紅的臉蛋上寫著堅決,「可、可不可以就讓漾漾待在這裡……」
 
「欸/咦?!」褚冥漾和莉莉亞同時出聲。
 
兩人驚訝不已,正當褚冥漾思考該怎麼向絮語說明的時候,莉莉亞注意到絮語抓住褚冥漾衣角的手正微微發顫。她知道,並不是因為天氣太冷,而是昨天的事情太過深刻。即便有她相伴,但對方目前最需要的是當時給予溫暖和幫助的他。
 
心疼與憐惜湧上心頭,莉莉亞果斷地作決定。
 
「喂!你去那邊坐好、背對我們,該轉頭偷看我就戳瞎你!」莉莉亞惡狠狠地說。
 
「咦?」
 
「咦什麼咦,還不快去!」
 
褚冥漾一臉錯愕,不明白為什麼剛才和他一樣吃驚的人會突然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轉身離去前,褚冥漾又多看了兩位女生幾眼,最後抓抓頭,前去某人指定的位子坐著,警覺地注視周遭的一切。
 
秉持著自家母親打小的叮嚀,只要不是太誇張的事情,褚冥漾打多會順從女生的意見。
 
仰望著夜空,褚冥漾幾不可聞地嘆息。
 
「唉,我的溫泉啊……」
 
 
 
 
另一邊。
 
萊恩跟在丹恩後面走了好一陣子,卻始終沒有抵達目的地,垂頭喪氣的他完全忘記自家弟弟是個路痴,更遑論是在這種深山裡…
 
「奇怪,都走了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是沒看到溫泉?」
 
丹恩停下腳步,左右看了看,想詢問後頭的褚冥漾,卻在一轉頭時見到自己的死對頭——冰炎,以及另一側身形飄忽的自家兄長,然後就,沒了。
 
沒了?
 
一臉疑惑地原地自轉一圈,丹恩確定少了一個人,「褚學長呢?」
 
「漾漾?不是在後……咦?」怎麼回話的萊恩往後一瞧,除了自己的腳印與一片白雪外,什麼人影都沒有。
 
冰炎也同樣一臉意外。
他一直以為自家主人跟在後頭,也就沒有特別留心了。畢竟,等一下可是要泡溫泉,他必須想一想,看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褚冥漾的身體不讓其他人看見。
 
褚冥漾還曾經取笑他是不是因為都在思考這些事情,這才一頭白髮。
不過,這都是後話。
 
發現少一個人後,他們便沿著來時的腳印往回走,對冰炎和丹恩而言,泡溫泉這件事,最重要的是可以欣賞到褚冥漾的裸體。喜歡的人的所有姿態與軀體,他們全都想看,雖然可能會因為太過香豔刺激而流鼻血……
 
至於萊恩,他只擔心莉莉亞的安危。
雖然知道莉莉亞是精靈,但畢竟還是女孩子,怎麼想怎麼擔心,他的一顆心完全懸在莉莉亞身上,根本不在乎泡不泡溫泉。
 
忽地,一個滿是擔心的聲音傳入他們耳裡。
 
「莉莉亞!莉莉亞!妳怎麼了!」
 
雖然一時想不起嗓音的主人是誰,但是最關鍵的名字萊恩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立馬循著聲音的方向飛奔過去,寒風、積雪、黑夜都阻擋不了他向前的決心。
 
緊跟在萊恩後面的冰炎和丹恩,在他們意識到他們所在的地方之前,已被眼前所見的景象剝奪了呼吸。
 
他們眼前所見的,僅有只圍著一條浴巾和褚冥漾相擁的絮語的,兩人的身影……
 




明天又要上班了QAQ
這星期只休一天讓人疲憊...
又遇到不好的事,心情整個很down...
只能祈禱下星期會更好!
祝福自己,也祝福各位~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