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六話 太過溫柔

☆☆☆
 
太過衝擊的景象導致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來人目光緊黏在相擁的兩人身上,被關注的對象則是呆愣地回望著。
最後打破沉寂的是響徹雲霄的尖叫聲。
 
「啊——!!!」
 
絮語放聲尖叫。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現在身上只有一條圍巾包裹住,在場又有男性在,她除了尖叫以及緊緊抱著褚冥漾外,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宣洩這種被看光的害羞與一直纏繞在心尖上的不安。
 
被尖叫聲驚醒的三名男性,除了積極叫來人轉過身的褚冥漾,另外兩個人都巴不得立刻衝上前去將相擁的人分開。他們不在乎眼前女子的高矮胖瘦,也不在意對方是否穠纖合度、玲瓏有緻,他們所關心的只有被宛如八爪章魚纏上的人。
 
無奈,他們在意的人一個口令,他們便一個動作,一致地向後轉。
儘管心裡不停地罵、不斷地祈求快分開,再怎麼樣的焦躁卻都對事情無任何幫助,只讓自己更煩躁、醋意更濃。
 
「……呃,柳同學,妳要不要先放開我?」褚冥漾尷尬地開口。
 
他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被女孩子這樣抱住,他真的只覺得難為情。
 
所有的事彷彿一瞬間,然後就定格住。
事情來得太突然,讓他無法反應,更忘了要推開對方。
 
或許,當初留在這裡,就是個美麗的錯誤……
 
「漾漾……」
 
絮語抬起臉,羞紅雙頰的她看起來十分誘人……柔柔的嗓音宛如夏娃誘惑亞當偷嚐禁果,甜美卻又致命……
但,褚冥漾無動於衷。
 
「先穿衣服吧。」閉上雙眼,非禮勿視。
 
「好。」
 
緩緩離開讓自己心安的溫暖,窸窸窣窣,一陣衣服的摩擦聲後,絮語說:「可以了。」
 
簡單的三個字,彷彿解禁令,褚冥漾睜開雙眼,背對兩人的冰炎和丹恩也同時轉過身。急性子的丹恩直接開口詢問發生什麼事,身旁的冰炎也難得露出迫切的神情。
 
「莉莉亞昏倒了……」
 
「昏倒?」瞪大雙眼,丹恩繼續逼問:「那也只是泡太久而已,有必要大呼小叫嗎?」
 
「可、可是才泡了三分鐘左右……」或許是被丹恩不滿的口氣嚇到,絮語的模樣彷彿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顫一顫的,看來十分可憐。
 
「怎麼可能!三分鐘?!」丹恩的表情很難看,然後有些不屑地說:「說謊也先打個草稿吧!」
 
「丹恩!」在一旁聽的褚冥漾忍不住開口制止,表情很是嚴肅。「柳同學沒有說謊。」
 
「可、可是……」嘴裡彷彿塞著一顆雞蛋,丹恩滿臉難以置信,嘴巴張得老大,卻不曉得該怎麼表達自己混亂的思緒。
 
「雖然很奇怪,但是真的。」褚冥漾看見自家學弟那多變的表情,方才的嚴肅也放軟了,以平常的語氣說著。
 
相較於丹恩的吃驚,冰炎一派淡然。
褚冥漾直視著聽到尖叫聲衝過來的兩人,兩人臉上完全對比的神情讓他有點想笑。
 
憋笑在肚子裡,褚冥漾覺得有些難受,但在接受到自家精靈殺人般的目光時,笑意收斂了些。
真是的,面癱就是面癱,除了眼神嚇人,其他的一點表情都沒有!
 
有機會的話,真想看看面癱臉多采多姿的模樣呢。
 
只顧著想些腦殘沒營養的內容,褚冥漾完全沒注意到冰炎那別具含意的眼神。
 
 
 
 
一行四人,由於擔心莉莉亞的狀況,褚冥漾等人加緊腳步趕緊回去。
難得來朋友家玩,只待了兩天,卻意外狀況不斷。
 
推開門,只見方才昏迷的莉莉亞精神奕奕地坐在沙發上喝熱可可,熱氣不斷往上飄,可能是剛泡好沒多久。
 
開門進來的四個人,除了絮語衝到莉莉亞身邊將人從下到上、又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地打量,目光似是恨不得能將裡裡外外全看個清楚外,其餘的人則是一語不發地各自找位子休息,不過從他們軟化的嘴角看得出來他們鬆了一口氣。
 
由於這意外的插曲,眾人也沒泡到溫泉,幸好豐盛味美的晚餐滿足了他的胃及味蕾,補足了今晚沒享受到的遺憾。
 
飯後,莉莉亞疲憊地說想要回房休息,擔心不已的萊恩緊跟在她的身後;愛找千冬歲麻煩的丹恩抱怨著服務不周到,要他的死對頭快快送上飯後甜點;褚冥漾則是在一旁幫忙千冬歲,並不是因為友人臭著一張臉,而是對方臉上的笑容太過燦爛,他擔心學弟吃了甜點之後只能住在廁所……
 
原本想陪在自家主人身邊、擋住不斷被絮語騷擾的冰炎,被夏碎威脅誘哄的拐到樓梯旁的窗戶咬耳朵。只見冰炎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最後恢復淡定,紅眸瞪了夏碎一眼,然後幾不可微地嘆氣。
 
下個瞬間,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冰炎挑眉、嘴角上揚地注視著身旁的夏碎。後者面向廚房、視線緊盯著某人,總是戴著名為笑容的面具的他,露出了真正的微笑。
 
「噗呵呵,真有趣。」笑瞇了雙眼,夏碎目光瞬也不瞬地直瞅著自家主人。
 
冰炎沒有跟著看過去,只是一臉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和他同為精靈的夏碎。
看來,夏碎也是頗在意自家主人的。
 
或許,千冬歲並不是單戀。
老早就聽光褚冥漾心聲的冰炎知道千冬歲喜歡上自家小精靈,偶爾還可以見到千冬歲以眷戀的目光凝視著夏碎。他明白,千冬歲和他一樣,陷得很深。
 
其實,中間好幾次,他都想趁無人的時候勸千冬歲放棄喜歡夏碎。畢竟他和夏碎認識這麼久,對方神情態度裡有幾分真誠、微笑有幾分真偽、言語間有幾分真假,他都清楚得很。
 
喜歡上這樣一個虛假大於真實的人,很辛苦。若是只是單純成為的朋友,夏碎是不錯的人選,但是作為戀人,肯定是不及格。
既然會痛苦,那長痛不如短痛,趁早放棄對千冬歲來說才是好的。不過……
 
冰炎在一旁觀看著夏碎以及廚房的情形,雖然後者的情況讓他青筋直跳、恨不得衝過去將絮語拉離褚冥漾身邊,但他還是拳頭緊握地忍了下來。他知道,自家主人很關心友人的感情狀態,如果能有什麼新發現或新突破,絕對可以換到那個人燦爛的笑容。
 
僅僅只是為了一個微笑,覺得為對方做再怎麼多的事也不為過。
 
又多觀察一陣子後,冰炎最終是忍耐不住,衝進廚房哀怨地在褚冥漾背後說:「你們在做什麼……」由於低著頭,冰炎的瀏海蓋住了部分眼睛,看起來更哀怨了。
 
「嗚哇!」位於褚冥漾右手邊的絮語忍不住驚呼。
 
「冰炎?」相較之下,褚冥漾很冷靜。「我們在做蛋糕啊!」
 
「……那有必要靠得這麼近嗎?」以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冰炎問,那副模樣彷彿妻子抓到丈夫偷看別的女人,滿是醋意。
 
從褚冥漾進廚房開始,冰炎的視線總是時不時停在對方身上。雖然他一直很在意隨後跟進的絮語,但兩人的互動還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他也就吞下了不斷湧出的妒意。
 
然而,當他看見絮語伸手為褚冥漾擦掉臉上的奶油然後放進嘴裡吃掉,他就再也忍耐不住了。即使會被身旁的夏碎揶揄,即便自己的樣子很狼狽,他都無法繼續在一旁看下去。
 
他怕……就怕……怕這兩人會一直這樣下去,從旁人看起來像一對恩愛的戀人到真正成為夫妻……
 
有的時候,他真的很討厭,討厭褚冥漾這溫柔體貼的個性,這讓他和他在一起時更顯得不堪、讓他更加覺得自己的心是如此醜陋……
過分的溫柔,偶爾讓冰炎喘不過氣,同時也是一種殘忍……
 
冰炎的表情十分陰鬱,褚冥漾見狀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廚房門口傳來了丹恩催促的聲音。
 
「還沒好嗎?」
 
「再等一下,蛋糕要進烤箱了。」
 
「那,褚學長。」
 
「嗯?」
 
「吃蛋糕之前我們先去泡溫泉?」
 
褚冥漾一回過頭,便見到丹恩滿臉期待,尤其是那雙眼睛,一閃一閃的,讓人心生一股不忍心拒絕。不過……
 
「抱歉,丹恩。」解開身後的結,褚冥漾將圍裙脫下來放在一旁。「我想先上樓休息。」
 
越過一臉失望的丹恩身邊,褚冥漾在心裡再次道歉。老實說,他也很想泡溫泉,但是不急於一時,況且誰知道和丹恩去會發生什麼事……上次是撲倒,這次該不會就是直接吃掉吧?
 
甩甩頭,褚冥漾不想再去想像後面可能的發展,那太可怕了……
一步一步往樓上房間的方向前進,他完全不想去注意後頭流連在他身上的目光……
 
 
 
 
鴉雀無聲,世界彷彿睡了。
被夜色染深的床鋪,熟睡著,甚至不安分地掀開一角。
 
一個人影站在窗邊,墨色的眼眺望著窗外夜色的風景,佇立不動,宛如畫中人物。若不是有隨風飄動的衣襬,真的會以為自己來到畫中的世界,寧靜、美好,卻缺乏生氣。
 
「褚?」
 
「我吵到你了?」站在窗戶邊的褚冥漾回過頭,見到佔據床另一側的人起身、坐在床上揉著發睏的雙眼。
 
「唔嗯。」先是發出語意不明的詞,然後似乎打起精神的冰炎問:「怎麼不繼續睡?」
 
「想趁這個時候去泡溫泉。」露出笑容,「要一起來嗎?」
 
「好。」沒有多想,冰炎直接回答。對於褚冥漾的邀約,他向來是不拒絕的。
 
「那你準備一下,半個小時後出發。」對於自家精靈睡醒時的小孩子模樣,褚冥漾嘴角揚起一抹微笑,繼而將視線轉回窗外。
 
半個小時後,褚冥漾和冰炎悄聲溜出屋子,在大寒冷的夜裡寫下他們的足跡。
 
「哇,這個時間果然很冷呢。」緊抓著衣領的褚冥漾因一陣冷風襲來而顫抖。
 
「知道會冷還選這個時間?」冰炎將自己的圍巾拿下,圍在褚冥漾身上,並將人拉向自己。
 
「嘿嘿,這個時間才沒有人啊。」搔搔鼻子,褚冥漾不好意思地說。
 
「真是的。」忍不住嘆氣。
 
「總覺得這兩天發生了好多事呢。」
 
「是啊。」
 
「冰炎。」頓了頓,褚冥漾望著眼前自己呼出的白氣,問:「那時候,就是在廚房時,你的表情……」
 
「我的表情?」
 
「嗯,看起來很鬱悶,也有點……該怎麼說……有點像是陷入自我厭惡的感覺……?」視線向下看著平坦的地面,本該是雪白的顏色卻因為夜晚的關係而染上灰黑。
 
「因為……你太過溫柔了……」冰炎停下腳步細語著,卻被一陣忽然襲來的強風給吹散。
 
「等、等等,風太大了,我沒聽見。」褚冥漾靠近冰炎,將耳朵幾乎貼在冰炎的唇邊。「冰炎,再說一次。」
 
「我說,」冰炎輕輕咬住自家主人送上來的耳垂,在耳畔重複呢喃。
 
——因為你太過溫柔了。
 



本來想趁連假多存一些稿,但竟然又卡文了QAQ
為什麼這一篇這麼命運乖舛?!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