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7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七話 三個祕密

☆☆☆
 
「冰、冰炎!」
 
雖然一時之間無法明白冰炎說的話,但是他很清楚對方剛才對他做了什麼,臉也不自覺地熱了起來。反射性地往後踏一步,卻不小心滑倒了。
 
「嗚哇!」
 
「小心!」
 
眼明手快的冰炎拉了對方一把,順勢將人帶往自己的懷裡。耳邊聽見對方的急遽跳動的脈搏聲,肩頸不斷傳來溫熱的呼氣。
 
「不要這麼沒有防備。」略微加重手臂的力道,「我說過了不是嗎?」冰炎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說著,彷彿在隱忍什麼。
 
……我哪有沒有防備。」褚冥漾反駁,聲音微弱得沒有說服力。
 
「唉。」冰炎忍不住嘆息。
 
對於懷裡的自家主人,冰炎實在不知道該說是精明還是犯傻。明明有著敏捷的身手、靈敏的思緒,偏偏只要碰到事情是與自己有關的,就會少根筋,甚至會呆住。
時常又待人太過溫柔,他該拿他怎麼辦呢?
 
靜靜被抱著的褚冥漾,覺得自己靠著的胸膛實在是很溫暖,更讓他覺得的是——安心。
家人曾經給予自己的,也是同樣的感覺。
 
汲取自家精靈身上的果香味,褚冥漾雙手繞到冰炎身後,抱住對方。他不明白自己心裡對對方到底是抱有什麼樣的情感,但腦袋很清楚,他不想放手。
何時自己的佔有慾變得如此強烈?
 
雙手緊緊抱住對方被厚重外套包裹住的精壯腰肢,褚冥漾往後移動自己的脖子,讓自己有能和冰炎相對視的距離。
 
「褚?」
 
沒有回應冰炎的疑問,褚冥漾瞬間又拉近彼此距離,不過和方才不同,他朝著目標前進!微啟的唇撫上冰炎的喉結,那裡本來有圍巾掩藏著,但現下那條圍巾正包裹在自己脖子上,裸露出來的肌膚就這樣毫無遮掩,就這樣被褚冥漾鎖定。
 
鼻息間噴撒溫熱的氣息,嘴裡的溫度對浸染在冰冷空氣中的肌膚,顯得格外的熾熱;粉嫩的舌頭不安分地遊走著,濕熱的感覺刺激著冰炎;唇瓣溫柔地輕觸頸部,若有似無的游移,讓人覺得癢卻又想要更多……
 
「哼嗯……
 
忽地,褚冥漾停下動作,嘴角掛著笑容說:「回敬你剛才做的。」語畢,還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你知道你在玩火嗎,褚?」聲音低沉沙啞,魅惑誘人。
 
褚冥漾瞬間臉紅,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聲音既低沉又沙啞也可以這麼好聽,讓他還沒泡溫泉就全身發熱!
 
「唔!」左顧右盼,就是不敢看向冰炎。
 
……」望向夜空,冰炎闔上雙眼,無聲地嘆了一口氣。真是的,他怎麼都不知道自己其實這麼自虐?深吸一口氣,冰炎加重手臂的力道,然後以與之相反,輕柔到不行的口氣說:「……如果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千萬不要誘惑人。」
 
要,只能對你喜歡的人。
你懂嗎,褚?
 
「什、什麼?」可惜褚冥漾什麼都不懂。
 
對於冰炎的話,褚冥漾只覺得茫然。
他只不過是小小的惡作劇,報復一下冰炎剛才對他做的事情而已。
什麼誘惑人?身為男性,他怎麼可能去誘惑他人?!
 
「褚,你真的什麼都不明白。」冰炎苦笑,認為自己有防備,卻連最基本的事情都不清楚的人,真的很危險。「吶,你知道嗎,」冰炎以輕柔地口吻在褚冥漾耳邊呢喃,彷彿天使的勸導,又宛如惡魔的誘惑,「你本身的存在,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誘惑了……
 
然後,冰炎吻上褚冥漾紅潤的雙唇。
 
沒有淺嚐即止的從容,也沒有掠奪呼吸的飢渴。
一點一滴,宛如品嘗一杯葡萄酒,細細品味,讓整個嘴裡都充滿著香氣。
 
冰炎的舌頭攻佔著褚冥漾嘴裡的每個角落,適時的拉開距離,在舌與舌之間牽起一條銀絲。不僅止於蜻蜓點水,也沒有深入到無法呼吸無法思考,留有餘地的吻更讓人眷戀、不捨且無限遐想。
 
褚冥漾覺得世界變得好安靜,靜到彼此的呼吸聲如此鮮明,心跳聲如此震耳欲聾。這是第幾次了?自己和冰炎接吻。
他很糟糕的發現,自己不討厭和冰炎親吻,不排斥和冰炎有過多的肢體接觸,這樣真的是太糟糕了……
 
「不會糟糕哦,我很喜歡。」
 
明白自己所思所想都被聽光光,褚冥漾紅著臉瞪視對方:「呼…………哈啾!」
 
「快走吧。」拉開些距離,冰炎將褚冥漾的圍巾拉攏,牽著對方的手往溫泉的方向前進。
 
「可惡……」褚冥漾小聲抱怨:「哪有人這麼溫柔的……」害他都不知道要怎麼生氣了。
 
 
兩人繼續向前,來到了女生泡溫泉的地方,然後再往深處走……
 
「嘖!」
 
「怎麼了,冰炎?」不明白身旁的人為什麼突然發出不滿的氛圍。
 
「某個笨蛋跑錯路。」
 
「什麼?」
 
聽得雲裡霧裡的褚冥漾發揮好學生的精神——發問,可是卻遲遲得不到解答。偷覷了冰炎一眼,褚冥漾無奈聳肩,算了,大概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又走了十分鐘,眼前不斷奔騰向上的熱氣告訴他們,目的地到了!
 
褚冥漾開心地往前奔去,手放入溫泉水中,感受著遠遠高於寒冬夜的溫度。
 
「啊,果然冬天的溫泉是最棒的。」
 
褚冥漾迫不及待地轉身前往座落於溫泉旁的小小房間,將身上穿的衣物全部褪下、擱置在那裡,然後拿走一條千冬歲為大家準備的毛巾圍在腰間,回到溫泉的身邊。
 
只見冰炎依舊佇立在原地,只是血紅色的雙眼緊盯著小房間門的方向,直直注視著,這讓從門出來的褚冥漾感到一陣不自在,有一種對方正等著他的感覺。
被冰炎赤裸裸的目光盯著,褚冥漾不自在地別過頭,明明還沒有開始泡溫泉卻已經全身熱了起來!
 
遲疑了幾秒,褚冥漾邁開步伐朝著冰炎……身後的溫泉前進,擦身而過之後,只聽見水花濺起的聲音,以及褚冥漾滿足的嘆息。
 
「啊,真舒服。」闔上雙眼,褚冥漾感受著高於自己的溫度將自己緩緩包圍,保護著自己不受寒風侵襲。
 
雖然閉著眼睛,但褚冥漾知道冰炎就在背後,視線仍舊跟隨著自己。在心裡微微一嘆,褚冥漾不明白冰炎為什麼要像棵大樹,直挺挺地站在後面,難道看著自己泡溫泉他就宛如身在其中、能和自己一同享受溫泉水的熱度?
 
「冰炎。」回過頭,褚冥漾睜開雙眼,被熱氣薰染的墨瞳看起來有些濕潤。「你不一起泡嗎?」
 
倒抽一口氣,冰炎咬著自己的下嘴唇,紅色的雙瞳閃爍,要與不要兩種答案正在天平的兩端搖擺,忽要忽不要,心裡萬般掙扎。最後,心一橫,冰炎轉身進去小房間,一分鐘不到就赤裸著身子出來,一絲不掛。
 
褚冥漾呆住了。
在小房間門打開的瞬間,冰炎精瘦結實的身體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兩腿間令人害羞的東西也直接呈現在眼前,隨著修長雙腿邁開腳步,身前的也跟著擺動,甚至逐漸抬頭……
 
「你、你你你你好歹圍一下毛巾吧?!」
 
隨著距離的縮短,褚冥漾完全不敢直視。微微垂下頭,褚冥漾腦袋亂哄哄的。同樣身為男生,他幹嘛害羞到別開眼?難道溫泉泡久了,久到讓他不正常?
 
「沒必要。」從褚冥漾身邊進到溫泉裡,冰炎嘀咕著:「既然時間有限,那就得好好把握才行。」
 
沒注意聽冰炎說什麼,褚冥漾兀自垂著腦袋,然後透著水的倒影,他發現,位於他左側的冰炎不知道何時來到他對面。在他打算抬頭之前,一隻手更快地捏住他的下巴,讓他的視線與之平行。
 
或許是害羞,或許是溫泉太熱的錯,褚冥漾覺得雙頰發燙,不用照鏡子他也能肯定自己的臉很紅。
 
「是很紅沒錯。」冰炎露出壞笑,「讓人想咬一口。」語畢,冰炎真的咬了下去,不過輕輕的,不會讓人覺得痛,只是癢。
 
不甘心地瞪著冰炎,褚冥漾氣呼呼地說:「冰炎你的臉不是也很紅!」
 
「當然,我沒說不紅。」冰炎沒說的是,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下來的。
 
瞇了瞇迷人的雙眼,冰炎不客氣地攻略褚冥漾鮮紅的雙唇,兩人的呼吸交織著,在寧靜的夜晚譜出讓人害羞的樂章。
 
剛開始褚冥漾下意識地掙扎,但很快地不安分的雙手被冰炎制服、禁錮在身後。冰炎空著的左手也沒閒著,壓在褚冥漾的腦後、方便他更深入地攻城掠地。
 
紊亂的呼吸、糊了的思緒,褚冥漾覺得身子漸漸發軟,他是不是太縱容自家精靈了?還是自己的內心深處覺得就這樣下去也無所謂?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未曾有過的感受刺激著他,讓他無法思考。
 
察覺懷裡的人的屈服,冰炎鬆開桎梏對方的右手,然後讓人輕靠在邊緣。
吻,仍在持續著。
 
兩人交換著唾液,互相舔拭著對方的舌尖,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從嘴角邊流下,煽情、曖昧、更深沉渴望的欲。
褚冥漾的雙手攀上了冰炎的脖子,主動地貼近冰炎,成為自己慾望下的俘虜。
 
滿意的笑意輕巧地走過冰炎的唇角,冰炎左手撫著離開石頭邊緣的自家主人的背,右手則是往下探,扯開本來就不緊的毛巾。腳往前一頂,讓褚冥漾併攏的雙腿分開,感受著自家主人昂揚的分身在自己大腿磨蹭的感覺。
 
「唔嗯…………嗯啊……
 
隨著快感的來襲,不夠,要快,再快一點,還要更多……摩擦……褚冥漾腦海裡漂浮的只剩這幾個詞彙,下半身的動作也更快了。
 
不夠……不夠……還要……更多……
彷彿飢渴的野獸,褚冥漾更加貼近冰炎,交疊的兩副身軀,近乎零距離。
 
明白自家主人的欲望,冰炎努力的去滿足,同時,也滿足自己。
時間……就快到極限……至少……撐到解放……
 
貼近,摩擦,喘息。
快,更快,再快!
 
最後,兩人眼前一道白光閃過,欲望,釋放出來了。
 
疲倦地向後靠著,褚冥漾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剛才短短幾分鐘內發生的事。記憶如流水般走過,褚冥漾如同一隻煮熟的蝦子,整個人紅了起來。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色慾薰心?
 
不行不行,南無阿彌陀佛,色字頭上一把刀。
他肯定是被自家精靈的面貌所惑,糟糕糟糕,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驀地,褚冥漾緊急煞車,停止腦袋裡無止盡地胡言亂語。因為他發現,讓他色慾薰心的罪魁禍首一點反應都沒有!
按照往常,這時候肯定會有一巴掌下來阻止自己的無限噪音。
 
褚冥漾搖了搖靠在自己身上、一動也不動的精靈,「冰炎?」
 
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讓褚冥漾焦躁起來,不安的情緒竄過整個背脊、騷動他的心。他忽然害怕起來,難道,這次又要只剩他嗎?只留下他一人……
 
「冰炎?冰炎?」任憑褚冥漾如何拍打、叫喚,冰炎就是沒有反應,褚冥漾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慌亂地不知所措。「冰炎……」喊到最後,褚冥漾的聲音不自覺地哽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終於,止不住的淚水淌落,一滴一滴打在冰炎的臉頰。
 
「嗚……嗚嗚……
 
……別哭。」還來不及睜開眼,冰炎便循著聲音找到褚冥漾的臉,溫柔地拭去淚痕。「我說過了,會一直陪著你的,褚。」
 
「冰炎?你沒事?」由於高興,褚冥漾的眼淚掉得更兇。「你嚇死我了……
 
「對不起。」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褚冥漾忍不住緊緊抱住冰炎,那種像是失而復得的感覺,讓他好開心。
 
經過這一段小插曲,褚冥漾頭腦也恢復運轉。
他突然聯想到早些時候、莉莉亞昏倒的事,也是泡了溫泉,沒幾分鐘就失去意識……難道,冰炎會失去意識也和溫泉有關?
 
「冰炎,你……」褚冥漾將自己想到的問題脫口問出,得到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
 
冰炎恢復成三頭身,坐在褚冥漾的肩頭,緩緩道出。
 
原來,他們精靈有所謂的三醉。
一般情況是禁止他們說出,除非主人發現主動提問,也只有這時候他們才能說明,否則只能保持緘默。
 
「原來如此。」褚冥漾理解地點點頭,忽然又想到:「溫泉是一醉,那喝酒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
 
「對,喝酒也是其中之一。」
 
冰炎解釋:「精靈的三醉:一是三杯就醉,有些憑意志力可以撐到四五杯;二是泡溫泉就醉,最快是三分鐘,最久可以多個五分鐘,但也是撐不到十分鐘;三的話……
 
……是祕密。」神祕一笑,「等你發現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小氣!」鼓著雙頰,褚冥漾故意這麼說,動作很大地別過頭。
 
他知道不是冰炎不肯說,而是不能說。
只不過對於方才的事他還心有餘悸,所以才故意如此。
 
坐在肩頭的冰炎因為褚冥漾的動作而滑了下去,想抓住東西制止下滑的情況,卻在無意間觸碰到褚冥漾胸前的梅果。
 
敏感的部位讓褚冥漾忍不住出聲:「唔嗯!」
 
隨後,短短的三頭身精靈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與自己一般大小的冰炎出現在眼前。
 
「雖然第三醉不能告訴你,但我告訴你另外一個祕密吧,褚。」
 
冰炎靠近褚冥漾,惡質地在對方耳畔呼氣,惹得對方一陣顫慄。輕笑一聲,似乎是玩夠了,這才一字一字地吐出祕密。
 
「褚,你知道嗎?我啊,只要在面對你,都會不自覺地……




希望各位還喜歡這篇囉!
不過颯楓是不是應該設個密碼之類的?因為有點......(羞)
但又沒有整篇都是......唉唷,煩惱。
至於冰炎未完的話語,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吧ˇ
這可是公開的祕密:D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