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八話 陌生的他

☆☆☆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代表寒假正式畫上句點的鐘聲響起,教室內依舊嘈雜聲不斷。偌大的教室,卻仍有泰半是空位,新學期的第一堂課,出席人數竟不到報名的一半!
 
這堂課是上下學期各三學分的必修課,教授自然也是同一個,明白這堂課教授人很好、不會為難學生,期中期末考也不會考得很刁鑽,身為大學的學生,不翹掉開學第一天的第一堂課,還是大學生嗎?
 
想當然耳,不討喜的第一節課,絕對是被翹掉的首選。
 
可惜,如果事事都這麼如自己所料,這還是人生嗎?
偶爾出乎意料才有趣,不是嗎?
 
當然,對那些看戲的人來說,是。
 
「哼嗯嗯。」踩著高跟鞋、踏著規律步伐進來的,是穿著打扮光鮮的自信女子。「新學期第一堂課,出席人數只有這幾隻小貓?」鮮紅的嘴唇勾了勾,揚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哼嗯,也是,各位都成年了,要來不來都是你們的自由,不過——」拉長尾音,女子揚眉,「期中期末最好小心了,我可沒有這麼善良。」
 
聽到這一番話,本來因為台上的人的出現而紛紛安靜下來的學生,頓時交頭接耳起來。面對眼前這位自信又充滿異國風味的女子,大家都投以好奇的目光,同時也冒出好多問號——
 
這位教授是誰?
是不是迷路走錯地方?
 
「哦,別懷疑,我沒走錯教室。」發現大家眼裡的疑惑與不解,女子發揮身為教授的精神,為學生傳道、授業、解惑也。「你們原本的老師前天生小孩了,請產假和育嬰假,預計會請個一年左右。」
 
「因為臨時,所以課表上的教授沒有更改。」看到台下學生恍然大悟的模樣,女子滿意地點點頭,「既然都明白了,那在上課前我先點名。」
 
「裘裡斯.洛可華。」
「到。」
「雪野千冬歲。」
「到。」
……冰炎?」似乎對這個名字感到疑惑,女子的臉上浮現意外。
「到。」
「以提卡。」
「到。」
「藥師寺……」女子停頓了一下,隨即笑彎了雙眼。「夏碎。」
「到。」
 
「剩下的簽名交上來,不要替人代簽,我有算人數的。代簽被抓到的話我直接當掉。」望著底下學生的動作,女子揚起滿意的笑容。「本來想上課,但今天心情好,放你們一馬。」
 
「對了,我叫瑪麗。」確定簽名的紙條都交上來後,女子發布解放令:「好了,下課吧。」
 
對於這個謎一般的教授,大家紛紛有不同的猜想,但是只敢想在心裡,不敢當場說出口。學生們三三兩兩的離開教室,有的打算回宿舍睡回籠覺,有的打算去吃早餐。
 
少數學生仍留在教室,而台上的女子——瑪麗也待著,雙眼注視著一個地方,緩步朝那個方向前進。
 
站定後,瑪麗露出美麗的笑靨,開口:「小夏碎。」
 
……好久不見了,瑪麗。」勉強勾起笑容,夏碎有點後悔今天沒有翹課。
 
「夏碎,你們……認識?」一旁的千冬歲滿臉疑惑,心裡捕捉到答案卻不想承認。
 
「我啊,可是小夏碎的前主人哦!」嘴角上揚,瑪麗笑得燦爛。「至於你,我聽小夏碎提起過你的名字,所以覺得很耳熟。」後面的話,是對冰炎說的。
 
「嗯。」冰炎冷淡回應,難怪對方剛才對他的名字很疑惑。
 
不過冰炎的心思完全不在這件事上面,反正這也不過是夏碎的風流史之一,都是過去式,怎麼樣都無所謂。他所關心的,是那位去上廁所卻遲遲沒有回來的人!
 
「哦,小夏碎。」瑪麗熱情地抱住夏碎,「我好想你呢!」
 
「放、放開我!」夏碎紅著臉,擺脫不了瑪麗纏住自己的雙臂。
 
「才不要呢!」瑪麗蹭了蹭夏碎的肩頸,「這麼久沒見,小夏碎都沒有想我嗎?」
 
還留在教室裡的學生紛紛瞪大雙眼,對於方才嚴肅自信的教授突然露出女性的媚態,都覺得不可思議,也同時覺得臉紅。
有別於其他人的驚訝與好奇,千冬歲只覺得自己的心沉甸甸的。
 
原來,夏碎也會臉紅啊……
 
世界似乎靜了,什麼聲音都沒有。
對千冬歲而言,除了眼前兩人相擁的舉動、不斷開合說話的雙唇,什麼都入不了他的眼。一男一女感情好的黏膩一起,十分登對;而他像個局外人一樣只能旁觀這齣默劇。
 
什麼聲音都沒有,他什麼都聽不到。
默劇持續上演,演戲的人依舊對話、依舊親暱,顧不得台下觀眾的心情。
 
如果不想看下去,他只能選擇離開。
戴著面具,隱藏自己,嘴巴動了動,聽不見自己說了什麼話。
混沌的思緒,自己說了什麼內容也記不得。
 
他只想,快點離開。
離開這裡,離開這個不屬於自己的舞台。
 
「主人?」望著失常的主人踏出腳步離開,夏碎覺得一顆心被掐住。
 
「哦?他是小夏碎現任的主人?」瑪麗眨了眨眼,看到久違的小精靈出現,讓她忘記精靈的出現必定是因為有人召喚。是說,剛才那位孩子,她還沒有仔細看清楚呢。「既然他已經走了,小夏碎就陪我到處走走吧!」
 
……妳已經不是我的主人了。」夏碎難得沉著一張臉,全無笑意。「我們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趁著瑪麗愣住的幾秒鐘,夏碎拎著背包跟在千冬歲離開的方向離開了。
 
回過神後,瑪麗對著另一人開口:「第一次見到小夏碎那副模樣呢……」然而,回覆她的只有冰冷的空氣。
 
「咦?冰炎什麼時候也離開了?」
 
雖然一個人被留下,但瑪麗卻沒有絲毫的不悅,相反地,她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哼嗯~接下來的日子,不會無聊了。
 
「哼嗯,這就是青春啊!」
 
 
 
 
另一邊。
踏出教室後,夏碎左右瞻望,除了靠牆佇立的冰炎之外,走廊沒有半個人。
空蕩蕩的,只有一人,如同他的心,空蕩蕩的,卻留有一人的身影。
 
「冰炎,有看到我的主人嗎?」
 
「這不像你,夏碎。」
 
「你到底在說什麼?」夏碎面露不耐,焦躁讓他沒了耐心。「我問你有沒有看到千冬歲?」
 
「好好想想你現在的心情。」
 
「冰炎,你到底在打什麼啞謎?!」皺眉,紊亂的心讓夏碎喪失了思考能力,除了想要的答案以外,他什麼都聽不進去。「我說你到底知不知道千冬歲去哪裡了?!」
 
沉不住氣,夏碎忍不住低吼:「我都已經問第三遍了,你到底說是不說?!」
 
百年難得一見的夏碎發火,冰炎卻只覺得無奈。他根本不想跟夏碎耗在這裡,偏偏對方聰明的腦袋此時只是顆又大又重的裝飾品,讓他想點醒對方都沒辦法。況且被這樣莫名奇妙的一吼,他也不爽了。
 
「注意一下你的態度,夏碎。」沉著聲音,冰炎忍著怒氣給予眼前的精靈提醒:「如果你不明白自己現在的心情,只會傷人,更可能會失去。」
 
「不在意的話,就隨便你吧。」留下這句話,冰炎瀟灑的轉身離去。
 
夏碎抓著腦袋,氣悶的同時也感覺到疑惑:「到底……都在說些什麼啊……?」
 
從未有過的情緒攫住他的心。
複雜,奇妙,難以言喻。
 
捶著牆壁,夏碎覺得浮躁。
這是第一次,從他和冰炎相識以來,第一次和對方吵架。
 
「可惡,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嘛!」
 
 
 
 
至於千冬歲,他現在人正在褚冥漾家裡。
坐在沙發椅上,喝著褚冥漾為他泡的熱可可。
 
從杯子裡不斷往上飄的霧氣模糊了他的視線,手心的熱度溫暖了他顫抖的手指以及僵直的背,讓他得以放鬆。
似乎有很長的時間他無法真正的放鬆、休息,或許就是從那一天,不,該說是確定自己感情的那一霎那開始,他就戰戰兢兢地過著生活。
 
能像現在這樣悠閒自在,真的是在那段時間裡無法想像的。
他怎麼會讓情感左右自己這麼久?這真的一點都不像他會做的事情。
 
快刀斬亂麻,凡事選擇最好結果的那條路才像他!
是時候該結束這老是打亂他計畫的「變化」了。
 
這次他取下眼鏡,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熱可可,這次,霧氣無法模糊他清明的雙眼,就這樣直接消失於無形。
 
千冬歲抬眼望向坐在自己對面的友人,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想要對方安心,殊不知,這樣裝作沒事的態度反而讓對方更替他憂心。
因為在那微笑背後,對方看出了無奈、悲傷、痛苦以及……決絕。
 
褚冥漾的眼裡滿是擔憂。
不只是現在千冬歲的反應,當時候的模樣更……
 
那時候,褚冥漾剛從廁所離開走在走廊上,他便見到千冬歲恍惚地離開教室後,站在走廊左瞻右望,宛如迷途的孩子,不曉得回家的路該往哪裡走。臉上更是快哭出來的表情,嚇得他馬上衝到對方身邊,不顧對方意願,強行帶人回家。
 
其實不用問,他大致也能猜到一二。
絕對跟他的精靈——夏碎,脫不了關係!
 
在心裡嘆氣,褚冥漾不曉得該怎麼開口安慰對方。
鼓勵?如果看不見希望又何必鼓勵?
放棄?如果輕而易舉又怎會不放棄?
 
就算想破頭他也沒一個頭緒,能做的,只有在需要時送上溫暖,以及隨侍在旁的陪伴。
真的很無力,最想要的自己給不起,能做的也只有沒實質幫助的陪伴罷了。
 
「漾漾,謝謝你。」
 
「謝什麼,我們是朋友啊。」如果自己是神燈精靈的話,就能實現友人的願望了。可惜,他什麼都不是。思及此,褚冥漾泛起苦笑。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千冬歲坐直了身體。「我決定放棄了。」
 
「本來想藏著愛意,但那樣太痛苦了。」悲傷的心讓千冬歲忍不住蹙眉,「原本以為只要偷偷喜歡對方就會很快樂,但我錯了,這樣反而讓自己痛苦……
 
「既然如此,我決定親手斬斷這一切。」
 
「千冬歲……
 
閉上雙眼,千冬歲不願意讓褚冥漾看見自己泛著淚光的眼睛,繼續說下去:「我決定,把剩下兩個願望許完,切斷我們的聯繫……
 
……」安靜半分鐘後,褚冥漾終於開口:「……我知道了。」
 
「謝謝你,漾漾。」
 
謝謝你願意聽我說。
謝謝你願意認同我。
謝謝你願意支持我。
 
忍不住的淚水滾滾滑落,劃下一條又一條名為心碎的痕跡。
 
褚冥漾起身走到對面,溫柔地替友人抹去淚痕,輕柔地拍著對方的背,似是鼓勵,希望對方能將所有悲傷一次傾巢而出,以後別再為「他」傷心流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屋內驟然響起狂亂的電鈴聲,反映著來人的急促與惶然。
 
身為主人的褚冥漾無奈地離開,他不希望來人把他家門鈴按壞,更不想被鄰居控告他製造噪音……雖然兇手不是他就是了。
 
甫開門,他還來不及開口,門外的人便一溜煙地闖了進來。
摸摸鼻子,褚冥漾只好先關上大門,他可不希望等會可能出現的爭執讓他家受到鄰居的注目,甚至是警察的關心啊……
 
「千、千冬歲?」
 
以為自家友人會攔住來人,所以千冬歲完全沒有遮掩自己的狼狽模樣,這也剛好讓衝過來的人看到。
哭泣的模樣讓人看光,千冬歲只覺得惱火,口氣煩躁地下逐客令。
 
「離開。」千冬歲決絕地說:「我現在不想見到你,離開,是我第二個願望。」
 
……我會離開,但,」沉默半晌後,來人開口了,「我絕對不會答應這是第二個願望!」
 
「絕對。」




又多了一個新角色。
本來想讓奴勒麗擔任這個角色,但是颯楓怕自己應付不來,而且劇情......
......看下去就會知道了。
總之,希望各位客官還喜歡~
有任何想法或建議,歡迎留言~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