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家人(上)(夏千)

☆☆☆
 
翌日早晨。
趁著開店前的空檔,千冬歲想向大家介紹夏碎,這個和他長得幾近一模一樣卻沒有血緣的家人。
新的家人。
 
「他是千冬歲的哥哥?!」抑制不住的驚訝讓女孩的聲音高了幾度。
 
……」存在感低落的人也因為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話語,身形頓時鮮明了起來。「好……意外。」
 
「認識這麼久,怎麼都沒有聽你說過?」眨著黑亮的雙眼,語氣是說不出的疑惑。
 
……說來話長。」千冬歲右手推了推眼鏡,視線忍不住往下飄。
 
認真注視著友人的褚冥漾,自然沒有錯過對方那不自然的舉動,他未語先嘆氣:「唉,千冬歲,我們是朋友吧?」
 
「那當然。」不解褚冥漾這樣問的緣由,千冬歲依舊認真地答覆。
 
「既然是,就不要有所隱瞞,好嗎?」悄悄移動到友人身邊,不是他不想相信千冬歲的話,是中間有太多疑點了,讓他很擔心平時精明的朋友會被人騙!「你知道嗎,你只要一說謊,眼神就會飄移,也會下意識地想要推眼鏡。」
 
「是……這樣嗎……?」說話間,千冬歲又不自覺地推了推眼鏡。
 
「就是這樣。」難得強勢的褚冥漾,一臉非要得到答案不可。
 
看著只有在特別時候才會表現堅持的朋友,千冬歲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是不想告訴他們事實,是怕他們無法接受……不過就某種意義而言,這是不是表示著他對友人們的不信任?!
 
於情,他應該誠實告知;於理,他必須尊重夏碎的意願。
站在情和理的十字路口上,千冬歲的眉頭都快要可以捏死一隻螞蟻了。
 
話題的中心人物始終沒有出聲,直到千冬歲眉毛間堆疊起小山、表情是糾結萬分的痛苦,他這才開口。
 
「歲,沒事的。」夏碎溫柔地撫平聚攏的山丘,露出一個要對方放心的眼神後,然後緩緩地將頭頂遮掩一切的事物緩緩摘下。
 
果不其然,在場除了已知情的千冬歲和夏碎自己,無一不倒抽一口氣。
 
擔心友人們無法承受這樣一個驚人的訊息,千冬歲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夏碎制止了。後者輕輕拍了拍前者的頭,似是安撫,似是要他放心,這樣的溫柔讓千冬歲忍不住臉紅,焦躁的心也彷彿吃了鎮定劑,回復以往的規律。
 
注意到兩人互動的褚冥漾,在他的觀察之下,眼前這位有著狼耳朵、和千冬歲一模一樣的人,他相信對方是絕對不會傷害千冬歲的。他能從對方的眼裡讀出訊息,善於觀察的他,發現對方和千冬歲一樣,眼底深處藏著說不出的孤獨。這種孤獨感不是朋友有辦法填補的。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情感讓兩人有了交集。
 
種種思緒流轉,每個人都沉溺在自己的思考當中。刺激太過強大,不是不能接受,而是需要時間消化。而最早表達意見的,是一開始最感懷疑的褚冥漾。
 
「我明白了。」褚冥漾開口,語氣也不如先前的強勢,他微微鞠躬,「還請你多多照顧千冬歲,但是——不可以吃千冬歲!」
 
「絕對絕對不可以吃了千冬歲!」褚冥漾再一次的強調,認真的口吻說明著他對友人的關心。
 
「我答應你,絕對不會。」明白對方是認真而不是玩笑,夏碎以同樣的態度回應對方。
 
「什麼吃不吃的,夏碎哥才不會吃人呢!」千冬歲嘟噥著,心裡則是喜悅的。
 
本來,千冬歲是直接喚夏碎的名字,但經過兩人昨晚的討論,兩人決定以兄弟的方式居住在一起。反正兩人的外貌幾近一模一樣,說是兄弟也絕對不會有人懷疑的,也可以因此避免掉許多無謂的麻煩。
 
為此,稱呼上有了小小的改變。
 
一段時間過後,喵喵和萊恩也都消化了這個訊息。前者熱情地歡迎夏碎,甚至還提出要辦一個盛大的歡迎會,至於該準備的東西喵喵決定一手包辦;萊恩則是遞上一個象徵友情的飯糰,由於擔心身為狼人的夏碎沒有肉不行,還另外遞過一個滿是肉餡的。
 
感受著大家歡迎自己的心意,夏碎露出了打從心底的微笑。
這些人沒有因為他特殊的身分而以異樣眼光看待,沒有因為他的特別而惡言相向,更沒有因為這樣而對他趕盡殺絕。
 
他知道,大家是真心接受著自己。
而帶給他這些全新、不曾有過的感受的人,正是身旁這位和自己有著相同面孔的人。
 
「謝謝你,歲。」自從認識他之後,他便開始得到救贖。「真的,謝謝。」
 
或許,一切都是從昨晚的那句話開始,他從孤獨的牢籠裡得到解放。
 

 
夏碎加入他們這間店也已經半個月了。
從一開始的慌亂到現在的俐落,短短的時日,他便充分展現出自己的聰明,讓人更加懷疑他和千冬歲真的不是兄弟?
 
由於夏碎在外場幫忙,喵喵就進去廚房裡,留下夏碎和褚冥漾兩人在外頭奔走。
 
店內的客人目前是以女性居多,或許這跟他們最近推出的活動有關吧。
 
「您好,請問要點些什麼?」
 
「那個……你們頭上戴的耳朵是假的?」
 
「當然。」
 
「做得好逼真喔!」
 
「謝謝。」夏碎揚起制式化的微笑,不著痕跡地說著謊話。
 
這是褚冥漾提出的。
為了不被人發現夏碎的真實身分,夏碎勢必得戴著帽子遮掩。如果整間店只有他一個人有戴帽子又顯得太過突兀,另一方面又必須擔心若是帽子被別人、甚至是自己意外弄掉該怎麼辦?
 
為此,褚冥漾就以另一個角度思考,讓大家都戴上假的耳朵不就好了?
因為這樣,也才有了現在這個每個人扮演一種動物的這個活動。
 
不過這樣的活動並不是長久之計,藉由褚冥漾提出來的點子,千冬歲想到了其他的可能性,經過兩人的討論,便決定了這家店未來一個月的方向。
 
「漾漾,二桌的好了。」裝扮成貓女的喵喵喊著。
 
「收到。」踩著開心步伐走過去的,是戴著狗耳朵的褚冥漾,身後還有一條尾巴隨著主人的移動而左右晃動。
 
「四桌也好了。」說這話的是平常都隱形起來的萊恩,不過由於今日頭頂上的那對豹耳,讓他的存在感頓時暴增,也吸引了不少喜歡野性的女性的目光。
 
「四桌的客人不就是……」褚冥漾不自覺地抖了一下,頭上的耳朵也彷彿隨著主人的心情而垂落,模樣看起來很可憐。
 
「怎麼了,漾漾?」送菜單的夏碎來到廚房,正巧看到褚冥漾的顫抖。
 
「就是……」喵喵大致說明了事情的經過,最後下結論,「虧他長得這麼帥,竟然做出這種事!」
 
「是嗎?」了解前因後果後,夏碎點點頭,露出一抹微笑要褚冥漾放心,「那,四桌的就由我來送吧。」
 
「可以嗎?」褚冥漾睜著大眼瞅著夏碎。
 
「當然。」
 
夏碎拍了拍褚冥漾的頭,邊端著餐盤朝那一桌走去。
自從加入他們,夏碎覺得自己多了好幾個弟弟和妹妹,幾天的相處下來,更讓他有一種要照顧他們的心情,所以,他絕不允許有人欺負他們。
 
「這是您的餐點。」
 
四桌的客人抬眼一看,發現不是一開始為他服務的人,而是另外一個,漂亮的眼睛瞇了瞇,然後淡淡地吐出一句話:「狼耳?無聊。」
 
「請慢用。」
 
夏碎是佯裝冷靜離開的。
對方才簡短說了四個字,沒頭沒尾的,他卻清楚明白對方的意思。暗暗地深吸一口氣,夏碎決定靜觀其變,真的不行的話,他或許又必須再一次的……
 
回到其他人身邊,就連負責收錢的千冬歲也因為擔心而進到廚房,夏碎將他得出的結論和大家說,讓大家放心。
 
就他的觀察,他覺得不是那個人做的。
對方的眼神過於坦蕩,絲毫沒有因為做虧心事可能被抓而顯得慌張,而且對方很聰明,若真要做出這種事,絕對不會使用這麼容易被發現的招數。
 
然而,夏碎沒有說出口的是,他的祕密似乎被那個人發現了。
 
得到答案的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再一次提高警覺與疑惑,如果不是那個人,那又是誰對褚冥漾伸出鹹豬手的?
 
正當眾人的心思全繞在這件事情上時,只有千冬歲注意到夏碎的不自然,頻繁皺著眉頭的夏碎讓千冬歲很擔心。偷偷拉了拉夏碎的衣服,千冬歲一臉擔憂地望著對方,只可惜,對方只給予一個安撫的笑容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由於聽了夏碎的話,一直抱著愧疚心態的褚冥漾主動走到四桌客人的旁邊,打算在即將打烊前為對方做最後一次的服務。
 
「我幫您加……
 
褚冥漾僵住了,屁股上游移的溫度讓他全身發冷。不安分的大手上下撫摸著自己的屁股,甚至還若有似無的捏了捏,像是想確認什麼,而且有越來越大膽的趨勢……
 
「唔……!」害怕的感覺蔓延褚冥漾全身,他嚇得渾身發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連求救都無法做到。
 
驀地,在自己臀部肆虐的手離開了,褚冥漾聽到耳邊傳來低沉且嚴肅的聲音:「喂,不要太過分了。」
 
「什、什麼……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鹹豬手被抓住,色狼的神色顯得慌張,而且一直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去,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往門口跑。不過抓住自己的力量實在太大,色狼只覺得自己的手快被對方捏斷似的,想要逃離就必須把手臂交代在這。
 
「你覺得我有可能讓你逃走?」將對方一切行為盡收眼底,四桌的客人哼了聲。
 
待千冬歲和夏碎將色狼處理完後,也已經超過下班時間許久,喵喵安撫著受驚嚇的友人,萊恩則是拿東西招待四桌幫忙的客人表示謝意。
 
當千冬歲和夏碎盤算著要怎麼讓色狼未來的日子不好過,且同時保護這間店以及友人時,四桌的客人起身告辭。
 
雖然受到嚴重的驚嚇,但是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少,褚冥漾顫抖著身子走向四桌客人前面,微微鞠躬致謝:「謝謝您……
 
「不會。」對方露出難得的微笑,故意又不失溫柔的弄亂褚冥漾的頭髮,背對著大家揮手,沒有留下一字一句道別的話語。
 
「真的好帥……」喵喵的眼神完全變成愛心。
 
「嗯……」褚冥漾伸手摸了摸方才被搔亂的頭髮,覺得自己不那麼害怕,僅僅只是被觸碰一下,就莫名的安心。

當其他人討論著四桌客人的同時,只有夏碎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對方離去的方向……
 




算是彌補吧,畢竟晚了幾天......
就請看在颯楓這麼有誠意的份上,原諒一下?!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