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一話 不同以往

☆☆☆
 
自從夏碎對千冬歲下戰帖、誓言要奪得其芳心後,夏碎便展開他的攻勢。
 
由於擔心千冬歲不喜歡被人瞧見他追他的模樣,以至於夏碎在外頭極力隱忍,所有的渴望都壓在心底,頂多趁著某些看不見的死角表現出他的愛慕;在私底下,他仍舊做自己,只不過多了不少溫柔體貼的舉動,時不時親暱地觸碰對方。
 
也在此同時,他了解到自己原來在面對喜歡的人,會有這麼多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一面。對於以往面對愛情時的嗤之以鼻,他肅然起敬。
透過與千冬歲的互動,夏碎明白自己在與對方相處時,會想用盡一切地寵溺對方、呵護對方,就算天塌下來,也還有他挺著撐著。
 
可惜,他所喜歡的對象太過堅強與聰明,讓他屢屢受挫,也讓他在面對褚冥漾時更加冷漠。
 
收回思緒,夏碎將泡好的茶與自己親手製作的餅乾放在桌上,問埋頭苦讀的人:「千冬歲,你在看什麼書?」
 
「有關未來科技的書,漾漾推薦,挺有趣的。」千冬歲勉強從書本移開視線,回答。
 
又是褚冥漾!
夏碎覺得自己額頭上的筋跳動著,嘴角依舊掛著笑容,說出來的話卻滿是荊棘與酸味。
 
「漾漾、漾漾的,為什麼老是提到他?」
 
「為什麼……?」千冬歲一臉困惑,「不是你問的嗎?」
 
「我……」被這麼一反問,夏碎頓時啞口無言。
 
注意到夏碎欲言又止的表情,千冬歲耐心地等候一分鐘,如果沒有要說的話,他就要繼續把書看完,內容真的太有趣,他實在想一口氣讀完。
 
等了又等,千冬歲發現夏碎抿著嘴唇,似是沒有要開口的意願,便繼續看書,「漾漾推薦的書真的很好看呢。」
 
不經意的一句話,完完全全挑起夏碎的妒火。
他一股腦地將千冬歲手上的書抽走、放置在烤得焦黑的餅乾與茶旁邊,推倒直挺挺坐在沙發上的自家主人,居高臨下地俯視對方。
 
「待在你身邊的人是我,可以撥些時間將視線停留在我身上嗎……?」夏碎真誠地注視著身下人的雙眼,捨不得移開視線。
 
「夏碎……」千冬歲喃喃著眼前精靈的名,下意識地伸手撫摸著對方。
 
微瞇著眼感受著頰上的溫度,微涼卻讓他愛戀不已,宛如一隻慵懶的貓的他,正在享受。
 
「呵。」眼前難得一見的情形讓千冬歲不覺莞爾。
 
聽到笑聲,夏碎羞窘地瞪視著身下的人,猶如炸毛的貓。「千、千冬歲,你在笑什麼?」
 
「沒、沒什麼。」千冬歲急忙搖手,可惜他想的事情早就被聽光了。
 
「覺得我像貓?」揚起不懷好意的弧度,夏碎埋首於千冬歲的肩頸,「那我絕對是隻調皮的貓,有心理準備嗎?」
 
說話的熱氣噴在千冬歲的脖子上,惹得他一陣麻癢,有些不安分地動了動身體,但是夏碎仍不放過他,濕潤溫熱的舌游移在頸肩,敏捷的像是一條小蛇。
 
「呵呵………………」千冬歲更加劇烈地扭動自己的身體,「快、快………………
 
「不——可——能——」­­一字一字,夏碎清晰地在千冬歲耳邊說著。
 
語畢,夏碎繼續他的調皮大業。
猶如靈動的蛇的舌似是累了,暫時回到小窩休息,下一輪的進攻,輪到柔軟的唇瓣。
 
來回移動的唇彷彿在探索,尋找合適的點佇足,尋尋覓覓,從右至中,再到左,最後停在左邊的位子,狠狠地吸允,留下自己粉紅色的足跡。
 
「唔嗯!」酥麻的感覺讓千冬歲無力地抓著夏碎的衣服,發出甜膩的聲音。
 
「你真可愛,千冬歲。」
 
「太過分了啦……」雙瞳翦水,千冬歲不自覺地撒嬌、露出媚態。
 
過分的是你吧!
夏碎嘀咕著。
 
輕啄了一下千冬歲紅潤的雙唇,夏碎輕聲地說:「別生氣了。」
 
之後,夏碎便趴在千冬歲的身上,宛如黏人、愛撒嬌的貓咪,想討主人的一個摸頭、一個擁抱。
千冬歲彎起淺淺的弧度,寵溺地撫著夏碎柔順的髮絲,與之共享這寧靜的午後時光。
 
平穩的呼吸聲在耳邊響起,溫柔地撫著自己頭的手停了。夏碎悄然睜開雙眼,偷覷著自家主人毫無防備的熟睡模樣。
你的反應,能不能代表著你有一點點的喜歡上我呢?
 
 
 
 
幾個星期過去,規律的學生生活依舊,但隨著期中考的來臨,氛圍也越來越緊張。
少數面臨著被退學的危機,不是更加努力K書更加認真上課更加勤奮發問,就是整個放棄擺爛,反正到了下一間學校還是條好漢;多數的人則是因為教授陰晴不定、笑裡藏刀而苦惱著期中考題的難度可能會打死一堆人,而紛紛尋找下一條明路。
 
當中,最為讓人擔憂的,是瑪麗所教的那門課。
 
先不談論瑪麗在開學第一周放下的狠話,以及第二周的隨堂測驗考,上課內容的深度和上學期是完全無法比擬的。
雖然如此,瑪麗的教學很是簡單明瞭,讓人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以至於很少會有聽不懂的情形。
 
然而,上課聽懂是一回事,考試又是另一回事。畢竟,融會貫通、能用自己的方式來解釋的人很少,加上題目只要加了一點點的變化,思考就必須多拐幾個彎。
而最最最讓人害怕的,是瑪麗後來的表現。
 
一反剛開始給人精明幹練、睥睨所有事物的態度,瑪麗展現出她小女人的一面。每次上課都會看到她陶醉地望著手掌大的娃娃,身旁冒著紛紅色的泡泡,一副陷於熱戀的模樣。
 
底下學生們時常討論反常的瑪麗,卻也覺得繼續維持這樣也不錯,至少,考試時或許會仁慈一點?
可惜,他們都錯了。
 
當瑪麗聽到有學生談論的時候,她只是笑了笑,裝作沒聽見,然後在下一節課發表考試題目不簡單,要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她可是不會洩題的。
不在意自己的發言引起底下學生的抱怨哀號,瑪麗當時候仍舊掛著甜甜的笑容盯著小小的娃娃,愛不釋手。
 
「吶,要認真的,對不對?」瑪麗笑瞇著雙眼,和手裡的娃娃對話。
 
 
 
 
步步近逼的考試,每個年級的學生都陷入迷茫黑暗的漩渦,為了為期一星期的測驗,每個人都拿出平常所沒有的認真,啃食著又厚又硬的教科書。
 
「學長,救救我啊!」這是這一陣子出現在褚冥漾身邊的哀號聲。
 
「小聲一點,丹恩。」褚冥漾有些頭疼地揉著太陽穴,「哪裡不會?」
 
雖然這裡是討論室,但依舊是在圖書館的範圍內,褚冥漾還是不喜歡製造太大的聲響。
 
期中考的前夕,他們總會預約圖書館的討論室一起看書,遇到不懂的問題也能馬上解決。本來只有褚冥漾、千冬歲和萊恩以及各自的精靈,但萊恩一不小心透漏給丹恩知道,便被纏著也要加入;至於絮語,是在圖書館門口遇到,便也跟著一起讀書。
 
「這題、這題、還有這題……」丹恩淚眼汪汪地指著一題又一題。
 
抬頭望向對面的人,千冬歲鄙視地說:「根本就是全部不會。」
 
「哪、哪有!」被戳破的難為情讓丹恩大聲反駁。
 
「小聲一點,丹恩。」
 
「對、對不起……
 
「唉……」幾不可微地嘆氣,對於不斷重複上演的事情,褚冥漾真的覺得無奈與疲倦。揉了揉太陽穴,褚冥漾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兩點了啊……
 
「難怪我肚子有點餓。」坐在靠近門邊的萊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要不,稍微休息一下?」身為唯一女性的絮語,開口提議。
 
「嗯。」最快贊成的,是覺得肚子餓的萊恩,不過這個回應很含糊,隱約還能聽到夾雜其他的聲音。
 
「萊恩,你在吃什麼……
 
「飯糰。」停頓一下,「莉莉亞為我做的。」說這句話的時候,萊恩周圍散發著粉紅色的氛圍。
 
……」所有人有志一同的撇開視線,即使那位精靈沒來,一樣能閃死人啊!
 
「千冬歲,趁休息時吃點東西。」夏碎殷勤地從背包裡拿出裝滿餅乾的盒子,放在自家主人面前,並為他倒茶。「小心燙。」
 
望著眼前的景象,褚冥漾嘴角揚起無奈的弧度。
這裡好歹是圖書館吧……
 
眼前這幅和樂融融吃點心喝茶聊天的情景,怎麼樣也不該出現在這裡吧!
算了,只希望不會留下食物誘來一大堆螞蟻才好。
 
隻手撐著頭,褚冥漾將視線轉往窗外,湛藍的天空配上明媚陽光的下午,讓人內心也一片晴空,一掃連日準備考試所累積的陰鬱與無奈的嘆息。
正當感嘆著美好的心情,有人說話了。
 
「雪野千冬歲,你吃的那個烏漆抹黑的東西是什麼啊……」和千冬歲一向不對盤的丹恩,難得主動開口。
 
「瞎了嗎?」一臉鄙視,千冬歲晃了晃手上拿著的東西,「餅乾啊。」
 
「我知道是餅乾,但問題是——」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那能吃嗎?」由於丹恩太過訝異,完全沒有注意到千冬歲前面那句話。
 
「你有什麼意見嗎?」一抹燦爛的笑容掛在唇畔,夏碎溫柔地詢問。
 
「這、這……沒有……」看見那樣的「危」笑以及那和藹到不行的語氣,丹恩覺得自己冷汗直流,彷彿繼續說下去的話,他就會和那塊餅乾一樣,死得難看……
 
「是嗎?」夏碎點點頭,可是散發出的氣場讓人不寒而慄。
 
「也讓我吃一個看看。」不等千冬歲回話,萊恩逕自拿了一塊享用。「唔嗯,是燒焦口味嗎?」
 
「有這種口味?」禁不住好奇心的蠢蠢欲動,丹恩伸手也拿了一個。「呃……這只是烤焦了……
 
史凱爾兄弟的對話,讓夏碎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紅暈也飛上他的雙頰,色彩繽紛。
似是沒發現夏碎的臉色很難看,這對兄弟白目地繼續談論。
 
「還是褚學長做的好吃。」
 
「莉莉亞也很厲害……
 
「學長今天可以做給我吃嗎?說著說著突然就想吃了。」
 
一句褚冥漾來,褚冥漾去,夏碎的臉色越發難看。
他就是不擅長廚藝,怎樣?!
 
天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簡單的事情,他怎麼做怎麼錯!
明明按著食譜一步步來,怎知最後成品會是一團焦黑爛泥!
 
瞥見身旁一塊一塊吃著的千冬歲,夏碎突然覺得很難堪。
想討好對方,卻給對方吃這種東西?
從沒任何評語,這是千冬歲對他的溫柔。
 
可是,他不能這樣接受下去,那只會讓他無地自容。
 
「這種東西……還是別吃的好……!」一把搶過盒子和對方手上的餅乾,夏碎眼底閃過一抹受傷,快到讓人瞧不清。
 
「夏碎……
 
撇開頭,現在的夏碎不想看見千冬歲對他的目光,不論是同情還是擔心,他都無法承受。抿了抿唇,夏碎艱難地開口:「漾漾,我有話對你說,來一下。」
 
「咦?」雖然疑惑,但褚冥漾還是答應了。「好。」
 
房間內的其他人面面相覷,得不到答案的他們只能默默地送他們的背影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