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26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家人(下)(夏千)

 
 
隔天,當夏碎和千冬歲一起到店裡時,前腳剛踏進去,夏碎就被突如其來的拉炮聲嚇了一跳。
 
「夏碎哥,歡迎你!」
 
原來這是為自己所舉辦的歡迎會。
看著不同於昨日的布置,以及高掛的布條,夏碎用肯定的目光凝視著站在他後方的人。雖然準備的人可能是喵喵,但負責規劃的人絕對是後邊這位每天和他一起出門一起回家的人。
 
望著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夏碎有些心疼。
真是的,明明就很累,為什麼不好好休息,還要弄這些事呢?
 
下意識的,夏碎伸手撫了撫千冬歲的黑眼圈,疼惜之情溢於言表。
 
「夏、夏碎哥……」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千冬歲感到不知所措,是喜悅也是害羞。
 
因為這聲呼喚,夏碎忽地意識到自己在大家的目光下做了什麼,困窘難得浮上俊臉。「咳,謝謝大家。」尤其是你,歲。
 
 
歡迎會正式開始。
萊恩大口大口啃食著飯糰,不論是圓的三角的,只要名字叫飯糰的決不放過;喵喵則是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拚了命似的猛灌褚冥漾喝酒,水果酒甜酒雞尾酒,只要她覺得褚冥漾會喜歡的,全都一一灌下。
 
而歡迎會的主角夏碎則是和千冬歲在一旁喝茶,和平到似乎沒有注意到周遭的混亂。兩人一致的動作說明著默契十足。
 
「歲,謝謝。」認識你們、認識你,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了。
 
「夏碎哥,怎麼突然說這個?」千冬歲敏銳的察覺到,旁邊的人似乎盤算著離去,有一種飄渺、離他越來越遠的感覺。
 
明明近在咫尺,為什麼有一種觸摸不到的錯覺?
這些日子的相處,他已經無法習慣一個人。
 
他已經不想,再回到一個人的家了。
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家……
 
沒有回答,夏碎但笑不語。
千冬歲還想開口說什麼,卻被喝醉酒的褚冥漾打斷。
 
「嗝,夏、夏碎......……哥,可…………可以讓漾漾摸摸看…………耳朵…………嗎?」褚冥漾帶著憨憨的笑容,眼裡閃爍著渴望。
 
「漾漾,你喝多了。」千冬歲制止著一直往夏碎身上撲過去的友人,奇妙的情感蔓延在心底。
 
「好啊,摸摸看沒關係。」
 
「可是……
 
「沒關係的,歲。」摘下頭頂的帽子,夏碎注意到千冬歲眼底的不樂意,遂故意弄亂千冬歲的頭髮,並將頭靠過去。「摸摸看?」
 
在夏碎的慫恿下,千冬歲第一個摸了夏碎的狼耳,說實話,觸感還不錯。
 
「漾漾也要。」喝醉酒的褚冥漾像個孩子似的,伸長著手臂、說什麼也不落人後。
 
「來。」笑了笑,夏碎將耳朵靠了過去。
 
「唔,好軟好舒服!」
 
「這樣啊。」看著褚冥漾憨傻的笑容,夏碎嘴角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度。
 
一旁的千冬歲看著兩人親暱的動作,覺得心裡頭沉甸甸的,好像被一塊大石頭壓著,讓他喘不過氣。最讓他自己不明白的,是他想要一把拉開友人纏著夏碎的衝動。大腦很清楚這不過是友人酒醉後會出現的情形,自己也曾多次被對方纏著抱著撒嬌著,無法理解的是,喉頭間的那股酸澀感。
 
「歲,怎麼……」注意到千冬歲的臉色不太好,夏碎正要詢問的時候,莫名的感受到一股殺氣,直接且狠戾,只針對他。
 
迅速往散發氣息的來源望去,夏碎注意到是店外頭、一個戴著鴨舌帽的人散發出來的,銳利的眼眸瞬也不瞬地直瞪著他。
 
聽到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千冬歲轉過頭去,發現夏碎的目光盯著外頭,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冷然與鋒利,讓他一瞬間以為自己看錯了。不過在他視線跟著移轉之後,他明白了夏碎的顧忌與肅穆。
 
現在的夏碎,可是沒有戴著帽子啊!
 
慌亂難得浮現在千冬歲眼裡,慣於掌握情勢的他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自覺地,他緊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完全沒注意到血腥味蔓延著空氣中、在他嘴裡。
 
嗅到一絲絲血的味道,夏碎注意到身旁的千冬歲正咬著自己,「別咬。」厚實的大手便伸了過去,輕撫對方軟嫩的唇瓣,制止了對方傷害自己的動作。
 
除了褚冥漾外,其他人也注意到外邊的情形,紛紛安靜了下來,無所適從地望向夏碎,希望可以由他來決定該怎麼辦。
 
夏碎笑了,「還是先請人進來吧。」
 
「有事嗎?」千冬歲不安卻裝作強勢地詢問來人,「難道是因為……
 
「沒興趣。」來人知道千冬歲未完的話語是什麼,淡淡地瞟了一眼夏碎頭上的耳朵,沒有溫度地吐出三個字後,便將視線轉移到他在意的人身上。
 
不願放開手中柔軟觸感的褚冥漾,注意到多了個人,漂亮的黑瞳望了過去,瞇了瞇眼睛,最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喊了一聲:「啊!是四桌的客人!」
 
「還記得我?」原本沒有溫度的嗓音多了幾分溫柔,隱隱還透露出喜悅。
 
「嗯!」用力地點頭,嘴裡說著令人無奈的話:「因為你很漂亮。」
 
「而且啊,」放開抓住夏碎耳朵的手,褚冥漾踏著搖晃的步伐往前走去。「你的頭髮好漂亮,好像銀河一樣!」
 
說話間,褚冥漾已經站在那個人的面前,甚至伸手想觸碰那美麗的顏色。可惜醉酒的他在碰觸到之前就因為自己不穩的腳步而向後跌。
 
「小心!」
 
「漾漾!」
 
「嘿嘿,漾漾沒事。」
 
在危急的時候,四桌的客人快狠準的扶住褚冥漾,而褚冥漾則整個人癱在那個人身上,不安分的小手往那人後頭晃動的髮絲探去。
 
「哇!好柔順!」褚冥漾興奮地亂動亂晃。
 
「別、別動!」
 
後頭繃緊神經的千冬歲和夏碎在確定來人沒有惡意後,也就放心的讓褚冥漾和他在一起。
 
本來纏著夏碎的褚冥漾也因為多了一個人的出現而改纏住那人,這讓千冬歲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也讓他明白,那種苦澀與酸澀,是一種名為嫉妒的情感。
即使對象是自己的朋友,他也無法容忍玩鬧般的賴在夏碎身上。
 
原來,他這麼喜歡這個家人,喜歡到對自己以外的人好都會吃醋的地步……
 
夏碎也因為那人的態度,以及對自己的不在意而感到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也不想做任何的改變,如果可以,一輩子都這樣似乎也不壞。
 
幸好,他不用再度遷移。
幸好,他可以繼續陪在千冬歲身邊。
 
不過,看著對方只對褚冥漾的包容與寵溺,夏碎明白對方是衝著褚冥漾來的。然而,也讓他自己了解到,內心對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有一絲絲不同的情愫在,不單單像是對褚冥漾他們那樣單純的疼愛與喜歡,而是更深的悸動……
 
說真的,他無法明白為什麼。
明明自己就不是自戀狂,為什麼偏偏會對和自己有著相同面容的他產生這種無法控制與捉摸的情感?
 
無法理解,真的無法理解。
但是,他會將這感情壓抑在心底,為了不給他添麻煩……即使很痛,即使有天必須離去,他依然會將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
 
他最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當初帶給他溫暖的他啊!
 
歡迎會持續進行著,嬉鬧歡笑環繞,種種思緒流轉。
放鬆神經的大家,絲毫沒有注意到,外頭另一雙漂亮的眼眸緊盯著某人,就像獵人盯上獵物那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