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二話 喜歡的人

☆☆☆
 
七樓排排站立的書櫃,乾淨透亮的玻璃門,電梯旁一階一階乳白色的階梯,一樓大廳的服務台,進出圖書館的入出口,圖書館大門口小花園……褚冥漾跟在夏碎後頭,離開了他們待了半天的地方。
 
原本以為只是在討論室外面或是廁所談個幾句話,再不然遠一點,另一側的樓梯間,卻沒想到出乎意料,是遠到圖書館外的小花園的最角落涼亭處!
 
綠意盎然、充滿生機的青草遍布,風中夾雜著土壤的氣息與草地的芬芳,讓近日忙於讀書的心靈煥然一新,從束縛中得到解放,頓時豁然開朗、心曠神怡。
深深吸了一口氣,褚冥漾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平靜舒坦的笑容淺淺掛在唇邊。
 
雖然不太明白夏碎帶他來這裡的用意,不過既然都出來了,那就享受一下久違的陽光、微風與青草味吧。褚冥漾自在地轉轉僵硬的身體、原地跳跳,抬頭仰望從指縫間流出來的光線,他瞇了瞇眼,感受自然的同時也不忘偷偷觀察夏碎。
 
最近,他常感覺的到夏碎對他的,敵意。
尖銳的視線讓他覺得芒刺在背、如坐針氈;冷漠的語氣更讓他懷疑冬天是不是還沒有離開;偶爾無視的態度讓他很無奈……
 
不是不曉得原因,只是有時候即使知道了卻也不見得能做什麼。
 
沉默蔓延著,卻沒有讓褚冥漾覺得不自在,只是擔心他們離開太久,會讓討論室等待的人們好奇與憂心,尤其是自家那隻……事後肯定會抓著他問東問西吧。猶豫著要不要先開口,面對涼亭的人終於緩緩轉過身。
 
「漾漾,你……」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夏碎艱難地開口:「喜歡千冬歲嗎?」
 
「咦?」被這個問題問的一愣,回過神後褚冥漾直覺地回答:「很喜歡哦。」
 
「這樣…………」一臉頹然,臉上的神色彷彿生了重病,忍受著痛苦以至於十分憔悴,讓人不忍。
 
果然是無望了。
既然是兩情相悅,他是不是放手得好?
 
不甘心、痛心,但他又能如何?他確實比不上褚冥漾。
褚冥漾擅長料理,正餐甜點通通一把罩;反觀自己,連個餅乾都可以烤成「燒焦味」,就算千冬歲吃得下去,他也沒那個臉再端出這麼不上相的食物了。
 
除此之外,他只會添麻煩而已。
回想起兩個禮拜前,夏碎因為忍受不了,終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千冬歲表明愛意。
 
他不在意別人的目光,更不在乎別人是否會以異樣的眼神去看待他的這段戀情。況且,他並不認為愛上同性這件事情是個錯誤,他就是他,只要認為自己沒有錯,他就絲毫不會去理會惡意的視線。
 
然而,當下的衝動行事,讓他完全忽略了對方的感受。即使自己完全不在意,不代表他愛戀的對象也同樣不在乎。
 
話一說出口,就覆水難收。
 
衝動告白這件事事後想來,夏碎還是覺得自己太不夠冷靜,竟然因為直屬學妹纏著自己以及那三三兩兩的無聊語句,害得千冬歲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以及冷箭。如果負面的言語及眼神只針對自己,他壓根不放在心上,但是把千冬歲也牽扯進來,他就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如果說,今天是褚冥漾碰到這種情況,想必結果一定大大不同。
 
他果然,只會添麻煩……
 
既然如此,自己還不如放手,讓兩個彼此相愛的人在一起,即便因此會體會到心如刀割的痛楚,但能換回一個真心燦爛的笑容,也夠未來的自己回味了。
 
抬起頭,夏碎扯了扯嘴角,打從心底不願說出這句話,卻仍是硬逼自己開口:「那……千冬歲就……拜託你了……漾漾……」用盡最大的氣力,夏碎將話說完,此刻的他,好想就此逃跑。
 
好想就這樣,逃回去。
強迫自己放開喜歡的人,甚至將人託付給其他男人,嫉妒、悲慟、壓抑等負面的情緒襲來,讓夏碎覺得呼吸困難,喘著氣。
 
「呼……呼呼……
 
之後該用怎樣的表情與態度面對千冬歲呢?雖然現在還沒有想到,但總會有辦法的,只不過要讓他逃避幾天沉澱一下心情,他才能處之泰然的面對此刻這麼喜歡的人吧。
 
只能暗暗祈禱,他喜歡的人不要再太過溫柔、留給他無限想像的空間,那會讓他忍不住抱有過多的期望。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揚起笑容,夏碎殊不知現在的自己臉色蒼白的可怕。
 
「夏碎,你沒事吧?」直視著夏碎的雙眼,褚冥漾擔憂的心情表露無遺。
 
果然溫柔啊,夏碎默默地想。
即便自己這些日子從未給予對方好臉色看,對方依舊關心自己,毫無虛假的關懷,讓他更加覺得自己比不上,以及自己的心胸竟如此狹隘。
 
嘴角扯出更大的弧度,夏碎搖頭,脫口而出的嗓音比剛才更沙啞了。「千冬歲就拜託你了,漾漾。」或許是稍稍想開,抑或者是心悅誠服,同樣一句話說得比第一次順多了。
 
「為什麼?」不是沒有發現夏碎眼底深處的痛楚,礙於承諾,褚冥漾並不想告訴對方,他才是那個和千冬歲兩情相悅的人。
 
「這還需要問嗎?」夏碎覺得自己很狼狽,一切都這麼明顯了,不是嗎?
 
「你不是很喜歡千冬歲?」甚至不惜一切在大庭廣眾告白了,那為什麼輕言放棄?
 
「這個問題更可笑了,不是嗎?」雖然嘴角依舊上揚,但感覺不到一絲屬於笑意的溫度。「喜歡又能如何?他不喜歡一切不就都沒意義了?」
 
褚冥漾忍不住在心底狂嘆氣。
千冬歲啊千冬歲,你明明就喜歡對方卻不告訴他,惹出現在這種情況,是要我怎麼辦?
 
如果這時候冰炎在這,絕對又會碎念自己,說什麼嘆氣會老、誰叫他愛管閒事湊一腳?可是這不能怪他,他也是無辜的受害者啊!
 
算了算了,既然事已至此,承諾什麼的,就讓他暫且拋諸腦後吧。否則依照這個情勢,好友的幸福絕對會從指縫間溜走、一去不復返。
 
「怎麼會沒意義?難道你還不明白千冬歲的心思?」褚冥漾還在掙扎,希望可以藉此讓夏碎思考一下。
 
「心思?旁觀者的角度我看得一清二楚,又為什麼會不明白?」就是因為太明白了,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啊……夏碎眼神更灰暗了。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而你,」話鋒一轉,褚冥漾嚴肅且肯定地說:「正是那個當局者。」
 
「我是當局者……?」出乎意料之外的身分讓夏碎愣愣地重複著。
 
「對。」褚冥漾用力地點頭,「你完全沒有注意到,千冬歲喜歡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是你。
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怎麼可能?!」對於這個不可能、卻又十分渴望的答案,夏碎露出脆弱的神情,眼角隱約間透著水光。
 
「我沒心情跟你開這種玩笑。」嘴角勾起無奈的弧度,褚冥漾直視著夏碎的眼睛,像是想要透過眼神來傳達他對這件事情的認真。「事情有輕重,我沒這麼無聊拿這種事來整你。」
 
面對那樣無畏、沒有猶疑的目光,夏碎遲疑了,難道真的就如對方所說,千冬歲對他……「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知道?為什麼他不告訴你?為什麼我現在才跟你說?」褚冥漾順口接下夏碎未說完的疑問,再自己解答:「我答應過千冬歲不要告訴你,他希望是由你自己發現他對你的愛意。」
 
「至於現在我為什麼鬆口,那是你的眼神太多悲傷。如果再繼續隱瞞下去,對你或對他都沒有好處。」而且自己也會被冰炎煩死。
 
擅自承諾千冬歲的這件事,讓冰炎好幾天都臭臉給他看,但是他又不想隨便就介入千冬歲和夏碎的感情,即便結果還是被牽扯進去了……
 
「如果你還有所懷疑的話,就自己親自問問對方吧。」褚冥漾指了指右側的大樹,樹後面藏著的,正是他們一直談論的主角。「另外,我一開始說的喜歡,是作為朋友的喜歡,和你所指的是完全不同。」
 
自顧自地說完,褚冥漾往千冬歲所在的陰影處走去,經過千冬歲旁邊時,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對不起,我沒遵守約定。
對不起,但該面對的事總是要面對。
 
輕輕推了千冬歲一把,褚冥漾便繼續往前離開。
剩下的問題,只有當事人能解決。
 
千冬歲在原地站立了半分鐘,才舉步移動;半分鐘的時間後,他來到夏碎的面前。對於褚冥漾打破約定的事,他並不怪他,畢竟,自始自終,原因都源自於自己。
 
是他,造成夏碎對褚冥漾的敵視。
是他,讓自己喜歡的人傷心難過。
是他,導致自己的好友難做人。
是他,因為不甘心自己喜歡的情感沒被發現,隱瞞了重要的心情,這才惹了一堆麻煩。
 
「對不起,讓你不安讓你難過了。」由於身高的差距,千冬歲微微仰望著夏碎,抬手輕撫眼前讓他心疼的蒼白俊顏。「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
 
「我喜歡的人,是夏碎你哦——」
 
「千冬歲……
 
夏碎伸手疊在觸碰自己臉頰的那隻手,和自己不同的溫度一直讓他眷戀。
 
「其實,你在大庭廣眾下對我告白的時候,我很開心。那讓我知道,你不會在意我們性別是否相同。」努力不別開眼、直視著夏碎的雙眼,「我擔心我們如果真的交往,最後分開我們的卻是我們的性別……
 
一鼓作氣地說完,然而對方一個動作,甚至一句話都沒表示,只是靜靜地望著自己。千冬歲不安地瞅著夏碎,思索著是不是自己太過任性,所以……越想越黑暗,原本紅潤的雙頰漸漸慘白,千冬歲咬著下唇。
 
瀰漫在兩人間的沉默,千冬歲率先打破,「對不起,你……生氣了嗎?」
 
夏碎依舊沒回答,只是緊緊擁抱住千冬歲,悶悶的聲音從對方頸邊傳來。「再說一次。」
 
「啊?」
 
「再說一次你喜歡我。」
 
千冬歲笑了,雙臂自動環抱住牽扯自己的心的人。
在對方耳際,留下一句又一句,最簡單卻讓人最幸福的話語。
 
要我說幾次都行,我喜歡你。
我喜歡的人是夏碎你哦。
最喜歡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