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8.父親節---八月八日(夏千)

☆☆☆
 
叮咚——
叮咚——
 
站立在門前,我心不安地按著門鈴。
平淡無奇的鈴聲,卻狠狠敲打著我的心,怦通怦通。
 
明明才經過幾秒鐘的時間,我卻彷彿等了一世紀之久,久到讓我更加惴惴不安,更想立刻拔腿就逃。隔著一扇門的距離,那心呢?是如此的接近,還是,猶如萬里長城的兩端,遙不可及?
 
還是離開吧。
雖然受邀於此,但畢竟……
 
躊躇間,門緩緩開啟,阻斷我想逃離的慾念。
果然,猶豫往往錯失良機。
 
「父親。」
 
應門的孩子我並不陌生,畢竟也相處了幾年,對於他恭敬有禮的態度,我總是欣賞的,只是後來的事情讓我一直耿耿於懷,以至於從那時候到現在,始終沒給他好臉色看。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嗯。」我冷冷地回應,不意外在他臉上看到失落。
 
很快收拾好情緒,眼前的孩子掛著笑容迎接我進去。
 
跟在後面,我悄悄打量室內的布置與擺設,很別緻,看得出來這些年他們過得還不錯。雖然總是對他們口出惡言及擺臉色,但還是會用另一種方式暗地裡觀察和保護自己的孩子。
 
來到飯廳,桌上擺滿了各式美食,全部都是我愛吃的。
 
「爸。」
 
「嗯。」一樣冷淡,即使對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是同一副表情。
 
「這些都是歲一大早準備的,他算準你抵達的時間,這些料理都是剛完成,趁熱吃。」眼前和我八分相似的孩子嘴角帶笑地對我說。
 
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孩子了吧。
多年不見,眉宇間的神色多了幾分成熟與穩重,像極了年輕時的自己。
 
「父親,請用。」恭敬地放好碗筷,便為我拉開椅子,讓我坐上去。
 
「嗯。」依舊是不願意多說什麼,坐下後便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對於這種狀況,他們似是見怪不怪,也跟著捧起碗吃起飯來。過程中,兩人有說有笑,時不時還秀一下恩愛,不知道是壓根不把我放在眼裡?還是這一直是他們兩個平日相處的模式?
 
相較於我的安靜,他們嘻笑打鬧,偶爾你一口我一口,就像是我不存在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我,也開始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面。
 

 
我有一個孩子,名字叫藥師寺夏碎,是過世的愛妻為我留下的孩子。
 
夏碎很乖,不吵也不鬧,總是安靜地看書學習;學業上也很突出,保持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直至畢業。懂事早熟的他,平日也不會要求什麼,對於這樣子的夏碎,我感到驕傲,卻也心疼。
 
忙於事業的我無法顧及孩子,曾經有想過再娶,卻被夏碎的一句話給打消念頭。
 
——如果只是為了照顧我,那不如請個保母就好,不然就請您繼續愛著我母親。
 
被一個還在讀國小的孩子看透心思,讓我有些無言以對,同時感嘆著孩子的早熟與聰明。
 
對於我的工作,夏碎會露出有興趣的表情,這種情況讓我感到高興,同時也讓我決定讓他參與部分的工作。雖然還是個孩子,但在工作上面偶爾能發表不一樣的想法與觀點,關於這一點,我真的是充滿訝異與欣慰。
 
即使思想還不如大人成熟、知識也不如大人豐富,但依他小小年紀的表現,長大後的成就絕對不亞於我。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吧!
 

 
某天,由於一些因素,我拜訪了一家孤兒院。
 
此時正值暑假期間,國中生的夏碎平日不是在家學習就是跑圖書館借書,和一般小孩子喜歡遊樂不同,作為一個父親,擔心孩子整日待在室內會悶壞,便帶著他一起前往恩師開的孤兒院。
 
當時候的我,完全沒有料到,這樣一個決定竟為往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不平靜。
 
甫抵達孤兒院,我便讓夏碎四處逛逛,自己一個人和恩師待在房間裡討論事情。等到事情有一個結果時,已經下午五點鐘了。
 
婉拒恩師慰留自己停宿一晚的好意,我在門口喊著夏碎的名字,但是來的不只一個,夏碎的旁邊牽著一個很小的孩子。
 
「夏碎,他是?」
 
沒有回答我的提問,夏碎問:「可以帶他回家嗎?」
 
「這……
 
對於出乎意料之外的問題,我頓時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雖然家中經濟不在意多養一個孩子,但是這樣的情況怎麼想怎麼奇怪。
 
不敢說對於自己的小孩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但六七成的自信總還是有的。我不認為不愛與人相處的夏碎會想要多一個弟弟,若說是被騙,那更是不可能,畢竟這個孩子聰明得很,不騙人就很好了,哪有可能被騙?
 
我沉默著,思索著該怎麼給答案。
 
「夏哥哥,不要讓您父親困擾。」
 
「這……」猶豫地皺著眉頭,停了將近一分鐘才開口:「那夏哥哥陪你一起留下。」
 
聽到這句話,我的腦袋瞬間空白。
我實在是難以置信,平常總是獨來獨往的兒子竟然會想要為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待在這裡?如果說是美麗的女子就算了,居然還是個男的小孩?!
 
扶著頭,這樣的情況完全超乎我的大腦可以思考的範圍了。
 
「你們先去玩,我需要……好好想一下……
 
那名小孩眼裡帶著深深的歉意,微微向我一鞠躬;反觀之下,我的兒子則是頭也不回牽著人就走,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丟下的震撼彈有多大。
 
「唉……」這是老天在整我嗎?
 
我無奈地嘆了好大一口氣。
或許因為這一口氣,也讓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夏碎這個孩子,鮮少幾乎是沒有特別執著於人事物,每次問他想要什麼,答案千篇一律都是——書!讓我實在搞不懂這孩子到底在想什麼。
 
太不像一般的孩子這一點,讓我很擔心。
 
如今,他特別想要一個伴、一個沒有血緣的家人,我為何不能滿足他的希望呢?
如果有一個家人一般的存在,或多或少可以彌補一下沒有父母親陪伴的空虛,至少,這是保母做不來的。
 
況且,那名陌生的孩子看來也挺順眼的,聰明又乖巧的樣子,我想一定可以和夏碎處得不錯。
 
如此一想,方才的苦惱轉眼成煙,我也有了答案。
 

 
一開始,真的如我所想,那名孤兒院的孩子——雪野千冬歲,乖巧有禮又聰明,很惹人疼。
 
為什麼是雪野而不是藥師寺?
因為我希望他能繼承我愛妻的姓氏,便讓他冠上了。
 
多了一個孩子,家裡多了不少的歡聲笑語,不過大多都是夏碎在鬧千冬歲,我也只當他們感情好,並未多想。
 
身為一個父親,最希望的就是家庭和樂了。
我看著他們打鬧、讀書、一起睡覺,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一起,感情好的比親兄弟還親,讓我很欣慰也覺得當時的決定是對的。
 
然而,我忽略的是,他們過於不正常的親密。
 
不僅如此,兩個孩子從早膩到晚,也不見有什麼其他朋友,更甚至是交往中的女朋友。我不但沒有察覺到不正常,反而自顧自地認為他們只是感情好而已。
 
直到那一天,我親眼目睹了他們兩個……
 
「歲,我喜歡你。」
 
「嗯……夏哥……哈嗯…………
 
…………我的歲。」
 
……唔嗯……
 
我愣住了。
難得今天提早下班,想說給孩子們一個驚喜,沒想到驚喜沒給成,自己先得到滿滿的驚嚇!
 
床上的兩人,我再熟悉不過,然而全身赤裸的他們、正在做的事情、耳裡傳來的歡愉,絕對不是他們該做的事情。
手中的袋子滑落,那是為自己心愛的孩子所買的點心,受不了衝擊而撞爛的點心,如同自己的心,碎了就拼不回去、也不再完整……
 
掉落的聲音不大,卻驚醒了床上的兩人,他們一致地將目光轉向門口、我在的地方,發現是我之後,臉色大變。換作是平常,看到總是處變不驚的兩人臉色大變,我一定會笑出來,只可惜,我現在完全笑不出來,連個嘴角也勾不起來。
 
慌亂的兩人分開,而我也到客廳等著,我確信他們一定會來找我。
 
耳邊聽著腳步聲接近,兩道陰影遮在我身上,我緩緩開口:「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知道。」
 
「那為什麼要做?」
 
「因為我愛他。」
 
「夏碎,你懂什麼是愛?」
 
「從第一眼見到歲時,我就明白了。」
 
原來,從開始就是個錯誤,我還傻傻地以為夏碎只是想要個伴。
 
「千冬歲。」我看向另一個孩子,我從孤兒院領養的孩子,「老實說,我對你很失望。」
 
「對不起,父親。」
 
低著頭,千冬歲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是被背叛的感覺梗在心裡、盤旋在腦海,一把無名火在心中熊熊燃燒,我的聲音也不自覺大聲起來。
 
「既然覺得抱歉,為什麼要做?!」
 
「是我誘拐他的。」
 
「夏碎!」自己親生兒子說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我瞪了他一眼。
 
「爸,這是事實。」
 
「我想,你們需要分開。」
 
「爸!」
 
對於夏碎聲音裡的不滿,我充耳不聞,繼續下命令:「千冬歲,你搬出去,一切開銷由我來付,直到你成年為止。」
 
我的這一番話似是狠狠打擊千冬歲,他顫抖著、緊咬著嘴唇,眼眶泛紅卻倔強地拒絕眼淚滑落。夏碎同樣聽到我的指令,然而卻不如千冬歲乖巧不回話,他立刻反駁。
 
「誰也不能分開我們,即使是爸也一樣!」
 
這是第二次了,夏碎如此堅持一件事,而且都是為了同一個人。
換作是一般的事情,我絕對會贊成,但是這事……我的親身兒子愛上我的養子,這種情況是要我這個做父親的情何以堪?!
 
深吸一口氣,想要平息不斷湧現的怒意,「分開,我還可以當你們是我的孩子,不然就都給我滾出去!」
 
「我選擇後者,我會和歲搬出去。」
 
夏碎一臉平靜地訴說他的答案,似是早就料到我會給的選擇,只不過眼底深處,我看到的是滿滿的不理解與難過。然後,夏碎便牽著千冬歲從我眼前離開,經過我面前時,我聽到千冬歲低低說了句話。
 
「對不起。」
 
抱著頭,出乎意料的事情讓我煩躁不已。
難道我錯了嗎?
 
我只是希望孩子們幸福,難道不對?
耳邊回響著夏碎堅決的話語和千冬歲雖感到抱歉卻仍執意與夏碎離開的字句,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想不透。
 
「可惡!」低咒著,陪伴我的只有許久不見的淚痕。
 

 
…………
 
……父親……
 
……父親!」
 
「嗯?」陷入思緒的我被呼喚聲拉回心神,我茫然地看著前面的兩個人。
 
「飯菜不合胃口嗎?」
 
「不,很好吃。」或許是剛才的狀況讓他們擔心了,即使我回了話,他們依舊緊盯著我瞧。被目光瞧得不自在,我難得主動開口:「為什麼認為我一定會來?」
 
「不是認為,而是每年都這樣做。」
 
「咦?」
 
「每一年的今天,我們都會寄邀請卡,也會準備滿桌爸喜歡的食物。每一道都是歲精心準備的,只是最後都成了廚餘罷了。」
 
「夏!」
 
我震驚,一方面是夏碎話語裡的責備意味濃厚,另一方面是對於我不好的臉色與多次拒絕,千冬歲仍用心準備的緣故。
一直以為會被憎恨著,卻沒想到多年過去,眼前的孩子仍希望能得到我的認同。
 
「父親,對不起。」
 
對於這句話,我聽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從千冬歲嘴裡說出,自己親生兒子反而自始至終,都沒對我說過這三個字。
 
算了,這樣就好了。
我擺手,然後繼續吃著我的飯。
 
真的好吃。
 

 
回家的路上,我忽地想到早上去孩子們家前遇到的事情。
那是一大一小兩個孩子們的對話。
 
「亞哥哥,漾漾長大以後嫁給亞哥哥好不好?」
「好,亞哥哥會等漾漾長大的。」
「打勾勾,說謊的話被一百根針刺。」
「好。」
 
看著這對孩子,讓我想到夏碎和千冬歲小時候。或許那時候的他們就像這對孩子們一樣,不在乎對方性別,一心一意只想和對方走到生命的盡頭。
 
我真的老了。
世界已經從不能接受到接受,我還有什麼理由反對?
 
同性又如何,只要孩子們幸福就好。
我的幸福也只是看著他們幸福而已。
 
這樣就好。




多了一個不知名的爸爸,以他的角度來寫看到的。
從一開始複雜又無可奈何,最後轉變成幸福就好。
只是想表達心境的轉化,希望還喜歡。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