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26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9.重陽節---九月九日(冰漾)

 ☆☆☆
 
天氣陰陰鬱鬱,讓人心情跟著悶悶不樂。
不過這樣說或許不對,灰暗的只有現下的這片天空,在更前面的路段,艷陽高照、萬里無雲,甚至是燠熱到直想跳進水裡消暑。
 
從喧囂紛擾到靜謐,人聲車聲喧鬧聲宛如成了另一個世界特有的聲音,而現在身處的,是一個祥和平靜的世外桃源。
 
每年的今天,是祭祖的日子。
人們總是會登高,或是賞菊喝菊花酒,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沿襲至今。
 
每個人都有自己該去的地方,他也是。
自懂事以來,每逢這個時節,他便會和家人來到這地處高又偏僻山上,祭拜著古老的祖宗。不過從十年起開始,就只剩下他了。
 
小時候,是被強拉著過來,自己沒有拒絕的餘地;長大後,一切已成自然,不知不覺中也養成習慣,沒有來反而會不自在,所以這個節日從未缺席過他的生命。
 
習慣興許是其中一個理由,但或許更重要的,是心靈上的寄託。
 
徒步在林間小道,這裡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搭乘交通工具,唯一能依賴的是自己的雙腳。幸好身旁蓊蓊鬱鬱的樹木阻隔了陽光,免於了曬昏頭的可能,否則,這一年比一年熱的天氣,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就已經先被送往醫院了!
 
隨著腳步一步步地往上,氣溫也逐漸宜人,至少悶熱的煩躁感降低不少,可是今年的空氣裡,比往年含了更多的水氣,晚些時候,或許會有一場大雨吧。
 
這麼想的同時,移動的速度也加快了。
 
舉步繼續向前,他其實不只一次這樣想。
為什麼祖先願意埋在遙遠偏僻的山中、與世隔絕?
此外,為什麼又會有另一相同的墳墓坐落在旁邊、彼此相依偎?
 
墓與墓之間埋藏了太多祕密,隨著他們一同被埋葬,順著時間的洪流被沖走,最後被遺忘。石碑上也未曾留下痕跡,宛若先人的存在不曾被記錄,猶如黑歷史,永遠不會曝曬於陽光之下,只活在歷史的隧道中、不見天日。
 
曾經,他懷疑過。
墓裡真的住著自己的祖先?荒謬的想法甚至讓他動過開挖墳墓的念頭。
 
但,僅止於念頭。
 
從古流傳下來的習慣,那就讓它延續下去,存在與否、事實與否、真假與否,真有那麼重要?經過時間的洗鍊,年復一年的行為對他而言成了一種寄託,所做的事情其實是一種追憶、追思與感謝。
 
滴、滴答。
 
打落在鼻尖上的雨珠,喚回沉溺在思緒中的他,他露出一個苦笑,然後拿出背包的傘、緩緩打開。淺藍色的傘撐起頭頂上的天,為他秀出專屬於他的晴天。
 
果然,腳步再匆促也快不過老天變臉的速度啊。
 
乾燥裂開的土地瞬間變得泥濘,綠葉也落下一滴滴的淚珠,宛如做錯事的孩童,顫慄地發抖、撲簌簌地落下一顆又一顆晶瑩的眼淚,嗚嗚咽咽地發出哭音。
 
既然下雨,那就慢慢來吧。
本來加快步伐也只是想避開突然的大雨罷了。
 
雖然腳下的觸感和方才不一樣,變得又濕又軟又難行,卻別有一番感覺,像是回到小時候,什麼都還不發達的年代,卻有著現在沒有的大自然的味道。踩著溼答答的土,時間好像回到從前,那時候、同一天、相同的天氣,童言童語的許下純真的承諾……
 
那時候,他是對誰說?
 
想不起來。
記憶似是跟著那天的大雨一起溜走。
 
憶不起那天的事情,只依稀記得認識一個年紀相仿的孩子、承諾一件事情,剩下的,全都伴隨著那天的高燒一同蒸發、消失。
 
想著這些的同時,目的地已經映入眼簾。
 
僅有的兩座墓地相鄰,從幾十年前、有記憶以來到現在,一直都是緊緊靠著。宛如交換誓言、相互交託性命的摯友,也像是今生不夠、更許來生的戀人。事實如何已無從可考,但能確定的是,墓中兩人的生命,絕對是相互纏繞交織、密不可分。
 
唯有如此,才能解釋偌大的環境僅住著兩個人。
 
注視著眼前被雨水打濕的墓碑,上頭的字跡已然斑駁。伸手抹去被葉子、風沙、雨水弄得髒兮兮的墓碑,他打算做個例行性的清潔。
朝另一旁的所在望去,自家祖先的鄰居似乎還沒有人來清理。
 
他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
不是他早,就是他早,兩人總是擦肩。
 
雖然好奇對方長得怎麼樣,但總歸是不認識的人,特地留下來看又覺得奇怪,所以事情總是不了了之。反正,時候到了就會碰面,若是一輩子碰不著,那也只是彼此沒有緣分,更或者,兩家的緣分僅止於並排的兩位祖先。
 
將傘撐開,為祖先遮雨,他不在乎不斷拍打在身上的水珠,自在地打掃著祖先的房厝。告一段落後,他也濕得差不多了。
 
從防水的背包裡拿出一壺酒,還有些溫熱,或許是背包的溫度溫暖了這壺菊花酒。然後拿出兩只杯子放置在墓碑前,斟酒。
 
一杯是給祖先,一杯是給自己。
輕聲說了句「乾杯」,仰頭便將酒一口飲盡。
 
揚起笑容,他赫然發現雨停了。
不過,並不是停了,只是自己頭上的天空沒雨罷了。
 
旋過身,身後佇立著另一個身影,正是那個人為自己撐起傘、撐起他頭上的天空。
 
「褚。」
 
那個緩緩開口,聲音低沉卻富有磁性,甚至會讓人上癮,想聽到更多更多那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不過……
 
「你認識我?」
 
「忘了嗎?」雖然是問句,但語氣是說不出的肯定。「十三年前的今天,你說要和我結婚。」
 
「我……?」
 
「對,所以我來依約把你娶回家。」
 
「欸?」滿臉的訝異,小時候的事情他幾乎記不得,但是確實是有許下承諾,但是……
 
「你不要?」挑眉,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不接受否的答案。
 
「不是,」趕忙搖頭,解釋著:「十三年前的今天,我發高燒,對那天發生的事情都記不清楚了。雖然有印象和人約定,但是內容和對象我實在想不起來……
 
或許是得到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銀髮紅眼的他並沒有多加為難,只是若有所思地沉默著。半晌後,他開口:「沒關係,我還是想娶你。」
 
「為、為什麼?!」他只是一介路人,實在不可能吸引到這麼俊美無籌的人喜歡自己啊!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沒為什麼,就是想。」
 
「我是男的。」逼迫自己冷靜,他不平靜地開口。
 
「我知道。」
 
「你會不會搞錯對象?」
 
「不可能。」
 
「那,為什麼是我?」
 
「命中注定。」脫口而出的話,讓說話的人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隨即便露出笑容。看來,他很滿意這種說法。
 
或許,真的是所謂的命中注定。
對方朝自己伸過手來,雖然有點害怕,卻也還是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並握住。
看來,兩家的緣分不僅止於此。
 
雖然對對方還不甚了解,但從交握的手,他感覺到了溫暖。
兩家的緣分,會從他們繼續下去吧。
 
他想。




這篇,大概就是小時候的承諾。
有在思考要不要往後寫下去,畢竟結尾......嗯,不過還是讓各位自由想像吧!(喂!)
兩人在十三年前的約定是要「結婚」,小時候的漾漾其實是沒發現冰炎是男的,所以才會再次向對方確認。
十三年前的重陽,也是他們第一次碰面,之後就沒再見過。
至於冰炎有沒有偷偷觀察漾漾,這就要問他了。
反正,故事背景就是在這樣的設定下,希望各位還喜歡~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