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26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局者迷(冰漾)

 ☆☆☆
 
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太讓人措手不及,也該說太意外,這才造成尷尬的窘境。或許也該怪自己太理所當然的習慣,以及自以為一直能維持現狀和相處模式的自信吧。
 
經常,他覺得過於近得距離,此時卻成為自己逃難最棒的短距離、捷徑,至少,能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偶爾,他懶到認為遠的幾步路,現下他反而覺得不夠,巴不得能再遠個幾公里,最好能讓他躲到他有勇氣能再次面對「他」。
 
感覺好不真實。
比當初入學時跳火車還更讓他難以相信。
 
剛才的所見仍然記憶猶新,一幅堪稱完美的景象在他看來卻覺得刺眼,既真又虛幻。最後,他只記得自己視覺所見變得朦朧,彷彿有意識地開啟自我保護機制,不願讓眼前的完美打擊自己的不完美,口乾舌燥地快速拋下三個字,逃難似的跑離現場。
 
可惜,衰運讓他在門口摔了一跤。
 
顧不得疼痛,迅速爬起來便往唯一的出口奔去,貼心地順手帶上門,隔絕了房內與房外,卻同時開啟了自己的心門。
 
跑回隔壁的房間,掩上門後,他便靠著門緩緩地、緩緩地滑落在地。
 

 
總是要受到刺激才會明白。
如今,他,褚冥漾,終於清楚了解自己的心情。
 
原來,他喜歡上學長了……
 
如果、如果不是在見到那樣的場景……俊男美女兩人獨處於房間……更甚至在床上,女上男下……若不是礙於他意外的闖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可想而知……
 
甩甩頭,宛若如此便能將腦海裡的景象全甩開、拋諸於後。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的?他不清楚。
只是當回過神的時候,周遭的朋友各個都說他戀愛了,調侃他把人藏得太好、都不願意讓他們瞧瞧那人的廬山真面目。
 
儘管他如何的否認,衛禹、千冬歲、喵喵等人都不相信,語氣肯定到他都快要懷疑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個人,只是他「貴人」多忘事,把人給忘記了。
 
現在想來也可笑,原來靠得太近,所以才沒有看清自己的心意?然而,現在看清了,那又如何?早在看到那一幕的瞬間,他明白了何謂心碎,也深刻的感受到名為永遠的不可能……
 
回憶總是美好的,而現實相反,像是為了打擊回憶而存在。即使被現實不斷的挫折、蹂躪,依舊忍不住回首、貪戀過往的滋味,彷彿唯有如此,才能繼續面對現下、甚至是未來的磨難、苛求。
 
所以,即便臉上爬滿了淚水,他仍舊止不住地回想……
 

 
他的學長,是個標準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總是冷笑、皮笑肉不笑,甚至是偶爾會講些刺耳的話,但是他知道,學長是個很溫柔的人。
 
雖然每次嘴裡會唸著,甚至是毫不留情的巴他的頭,但是最後還是會伸手幫他、擋在他的身前。脾氣不好、沒有耐心、對敵人毫不手軟,卻很照顧他這個妖師、指引自己方向。
 
在自己生氣地離開保護圈,學長毫不猶豫、甚至可以說是不顧一切地想要把我帶回去,結果卻意外把自己搭進去。即便如此,學長沒有一絲後悔或憎恨惱怒,只是平淡地接受,然後把自己最重要的名字託付給這個害他、不該存在的黑色種族的學弟身上。
 
經歷了一連串的旅途與事件,學長終於回到自己身邊,他只是難過又開心地大哭,甚至是大膽地回嘴,換回用力的一巴。
 
之後,相處模式一如往常,他依舊跑去借廁所,抱怨一下廁所怎麼不是在自己房間,害他還要跑這麼「遠」;偶爾又會擔心學長在隔壁房間聽到自己腦殘、打整晚的電動,而衝過來巴自己的腦袋,讓他覺得隔壁鄰居的這個距離太「近」了。
 
日復一日,或許就是這樣動了心,直到現在發現自己心動。
動心到心動的時間不長,只是發現的很晚,一切就已成枉然、已成空。
 
明天開始,很多事情都會有變化吧。
他大概就沒什麼機會見到學長真正的笑容了,因為相處的時間即將縮短。
他或許不能再擁有學長房間的鑰匙,也不能再借廁所,因為房間裡會住進一個「她」。
 
他再也得不到學長一個溫柔地拍頭,雖然像是在對待小狗,卻總是讓他很高興,像是被肯定、被鼓勵,更多的心頭暖暖的。
他再也得不到學長一個溫暖的擁抱,當他被噩夢嚇醒時,驅散他不安、恐懼的心。
他再也得不到學長一個溫熱的親吻,剛硬中帶有柔軟的唇瓣總是蜻蜓點水地點在他的額頭上,裡頭盡是學長對自己的祝福。
 
當時候的自己還不明白,只是傻傻地笑著、害羞地抓著臉蛋,聽著自己心臟鼓動的聲音,撲通撲通,像是快要跳出來一般。
 
因為太靠近,所以現在才發現,原來,他這麼喜歡學長啊……
 
「可惡!」學長……褚冥漾抱著自己的雙腿,把臉埋在手臂間,不停地啜泣。
 
看來,一時半晌自己也不可能恢復平靜,他也沒有把握能像以前不明白自己心意那樣面對學長。
淚流不止,但褚冥漾還是很認真的思考下一步。似乎,該離開一段時間,出個長期任務磨練自己,順便……磨練自己的心。
 
他苦笑,不曉得有沒有喝了就可以忘記的藥水……
如果可以,真不想要發現自己喜歡上學長……
 
「不可以!」
 
不屬於自己的聲音出現在自己房間裡頭,褚冥漾還來不及抬頭看就被拉進一個溫暖的懷抱。擁抱並不陌生,淡淡的清香環繞自己,他掙扎著抬頭,果不其然,是那個人。「學長!」
 
「你、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
 
「你進來之前我就在這裡了。」
 
「咦?」像是無法完全表達出自己的驚疑,褚冥漾忍不住發出怪聲。「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褚,你好吵。」對於懷裡的人不斷製造聲音,冰炎皺著眉頭,有些不悅地彈了對方的額頭。
 
「唔!」嘟著嘴,褚冥漾不甘心地揉著額頭,一邊問:「學長你不是在自己的房間,和……」想到不久前看見的情景,讓本來忘記哭的褚冥漾再度哽咽,淚水開始積聚在眼眶,要掉不掉的,看起來怪可憐。
 
「別哭。」憐惜地將滑落的淚水抹去,冰炎柔聲地說:「剛才那些,不過是假象。」
 
「騙人……
 
「真的。」狡黠一閃而過冰炎的眼裡,「不這樣你怎麼會發現自己喜歡上我?嗯?」
 
「學長…………」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一切只是為了讓他察覺到自己的心意?
 
「我很早就確定自己的感情,但是你卻一直沒有發現,只好來點刺激。」狀似無奈地嘆口氣,「不要這個表情,如果我明說,你覺得自己會相信嗎?褚。」
 
愣了一下,褚冥漾垂下頭,「不會。」他絕對會認為這是一個玩笑,然後傻笑帶過。
 
「而且,我以為我已經表示夠多了。」
 
「耶?什麼表示?」
 
「摸你、抱你、親你。」冰炎一屁股坐在地上,讓傻傻的黑髮學弟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環住對方腰際的手臂緊了緊,讓兩人更靠近。
 
雙手抵在學長手上,褚冥漾仍是不解:「這算什麼表示?」
 
……」冰炎頓時無語。
 
原來,他這個學弟真不是普通的笨,而相信對方會懂的自己更是個大笨蛋!
 
悄悄嘆口氣,「褚,你以為那些舉動我會對其他人做?」
 
「不,我不會。更何況,」瞄了自家學弟一眼,「你有看過我對除了你以外的人做過這些事?」
 
「沒有。」褚冥漾用力地搖頭。
 
「這樣你懂了?」冰炎笑了,「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什麼意思?」眨著大眼,懵懂無知的模樣。
 
「沒什麼。」這個笨蛋,千冬歲他們都看出你的心意,明示暗示逼問都做了,還是沒有搞清楚,非得讓他煞費苦心安排這一齣戲才明白。「只是,你很喜歡我呢,褚。」
 
「唔!學、學長!」羞得臉都紅了。
 
「呵呵…………」似是笑夠了,冰炎喃喃著:「那我們繼續吧。」
 
「繼續?」
 
輕啄了學弟紅潤的唇瓣,紅色的瞳黯了,「讓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我親愛的,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