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26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三話 與故人逢

 ☆☆☆
 
期中考結束了。
對於學生來說,這是一個短暫放假的開始。
 
至於成績好壞,考卷都交了,再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那倒不如開心地討論要去哪裡玩,或許還可以翹個幾天的課,來個為期三四天的小旅行。
補考、當掉什麼的,都是浮雲啊。
 
未來的事就等玩回來再交給那時候的自己吧!
 
萊恩就是這樣規劃的。
既然期中考考完了,不出去玩犒賞一下也太對不起自己了。更重要的是,這次莉莉亞答應和他一起去玩,他想像過無數次和莉莉亞去海邊玩的景象,每每讓他興奮的睡不著覺……
 
另外,就算他有乖乖去上課,還是每次都被教授忽略……
當然,他本人完全不承認自己會消失這一點。
 
本來千冬歲也想拋棄乖學生的包袱,和夏碎一起去賞花。好不容易兩人心意相通,他想好好把握和對方相處的時間、多留些回憶,可惜專注於另外一件事情上面的夏碎,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心意。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任性發脾氣,正因為對方是為了自己啊……
一門心思為自己著想,好傻。
 
卻,又忍不住愛對方更多。
 
偷覷著和友人討論如何烘烤餅乾的自家精靈,千冬歲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
 
在一旁守護的冰炎默默看著這一切。
他為同為精靈的夥伴找到摯愛與得到幸福感到高興,但同時因為對方纏著自己喜歡的人而感到不爽、妒意橫生。即便知道只是單純的求教於烘焙,但被冷落的感覺還是讓他不自覺地緊蹙眉頭。
 
冰炎瞪著回過頭請教褚冥漾的夏碎,希望對方可以適可而止,無奈,眼神的「關愛」不痛不癢,夏碎和褚冥漾討論熱絡,不時傳來讚嘆與笑聲。
 
忍耐即將達到邊界,幸好從前面緩緩進來的教授拯救了他。
 
「教授來了。」深吸一口氣,冰炎出言告知。
 
被迫停止話題,但褚冥漾和夏碎並沒有面露不悅,畢竟,專心上課才是目前最應該做的事情。回過身前,夏碎對冰炎揚起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那種彷彿看透自己內心想法的弧度,讓冰炎忍不住嘖了一聲。
 
正想說些什麼,冰炎卻被坐在內側的褚冥漾打斷:「借我過一下,我去廁所。」
 
起身讓裡面的人得以出來,冰炎答應了臨走前自家主人的拜託。
 
這堂課,是瑪麗的課。
從一進門,她就露出愉悅的笑容,嚇得台下學生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那樣的笑容,代表著考的好?還是考的不好?
 
「今天來發期中考考卷。」頓了頓,瑪麗繼續說:「老實說,我還挺意外的。」
 
「大家普遍都考的不好,但還是有少數幾人拿到不錯的分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或許是身為教師,對於認真的學生,總是會有好感。「叫到名字的上來拿考卷。」
 
「褚冥……漾。」瑪麗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他是考的最好的人。」望著底下的學生,她很好奇這個學生長甚麼樣子。可惜……「冰炎,怎麼是你來拿?」
 
「他去廁所。」
 
……確定不是翹課?」發現冰炎對於她的問句沒有任何回應,瑪麗聳聳肩。算了,總有機會見到這個孩子的。「等等,你的考卷也一起拿走。」
 
「嗯。」
 
「雪野千冬歲。」
「裘裡斯.洛可華。」
「以提卡。」
「柳絮語。」
「萊恩.史凱爾。」
 
瑪麗依序點名,點到夏碎的時候,眼睛瞇了瞇,然後對上前領考卷的夏碎說:「怎麼會考成這樣?」
 
「嗯……」夏碎回了一個單音。
 
他總不能說因為他是精靈,有沒有認真考試對他都沒有影響;也不能告訴對方,自己是因為混亂的思緒與心情,所以他無心於期中考試上面……最好的方法就是什麼都不要回答,含混帶過。
 
聰明如瑪麗,夏碎的那一點心思她還能不明白?
不過她也只是笑笑,然後開始講解期中考題。
 
第一節課結束前,瑪麗也將考試題目講解的差不多了。雖然下一節還是她的課,但是她還有其他更有趣的事情想做,所以就,先放過其他人一馬吧。
 
「下課吧,今天就先到這裡。」頒布了特赦令後,瑪麗心情愉快地下了另一道命令,「夏碎留下,我有事找你。」
 
本來歡歡喜喜想要回去嘗試烤餅乾的夏碎,聽到瑪麗這麼一說,臉頓時垮了下來。用膝蓋想也知道瑪麗絕對是故意的!
 
擔心地瞥了千冬歲一眼,好不容易兩情相悅,他可不想再因為瑪麗的事情而讓千冬歲難過。雖然當初也是因為瑪麗,他才得以看清自己對對方的情感。
感謝歸感謝,若是她趁機要求些什麼會傷害千冬歲的事……
 
「別板著一張臉,沒事的。」握住夏碎的手,千冬歲試圖緩和對方的情緒。
 
「嗯。」
 
兩人旁若無人地放著閃光,冰炎覺得受不了地翻了白眼。
自從確定了兩人的戀情,不論在公開場合還是私底下,夏碎和千冬歲周圍總是冒著粉紅色的氛圍。
 
或許是之前夏碎在大庭廣眾下的告白,兩人根本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不論是嫌惡、嫉妒,還是祝福,他們依舊故我,積極展現出熱戀的氣氛,羨煞祝福他們的人。
 
算了,他們怎樣都好,就只是打鬧一番而已,更重要的是,那個說去廁所、卻一節課未歸返的人,他的主人。
 
本來以為對方可能吃壞肚子,就這樣一直等一直等,等到現在,還是依舊不見人影。儘管萬分焦慮,冰炎還是決定在教室再等一會,畢竟東西都在這裡,不可能棄之不管的吧?
 
強壓下心頭的煩悶,冰炎隻手撐著頭,另一隻手則不耐地叩叩叩敲著桌子,順便事不關己地看齣無聊的連續劇戲碼。
 
走下講台,五步之後瑪麗來到夏碎在的位子。「小夏碎,我的課敢考這樣的分數?」
 
……對不起。」自知理虧,夏碎乾脆地道歉。
 
「哦?」意外於對方的回答,但思緒轉得很快的瑪麗便有了想法,「那,要處罰。」
 
「處罰?」
 
「對,」瑪麗眼睛笑得彎彎,但是夏碎卻只覺得惡寒。「那就罰你……」瑪麗歪著頭,狀似在思考。「就罰你——當我一天的戀人好了!」
 
瑪麗笑得燦爛,夏碎只覺得滿頭烏雲在打雷閃電。想也不想,夏碎直接拒絕:「不可能。」
 
「那怎麼行?」身為教授的瑪麗,此時故意像個孩子似的賴皮。
 
「不行就是不行。」夏碎說的凜然,「我喜歡的人是千冬歲,交往的對象也是千冬歲!」不自覺越說越大聲,夏碎的告白讓還留在教室裡的人聽得一清二楚,同時也害羞起來。
 
「假裝的也不可以?」眼角含著淚,可惜是憋笑憋到快流淚。
 
「不可能!」
 
「那……
 
「不要再鬧他們了,瑪麗。」
 
……」瑪麗僵住,即便是其他教授,也甚少、甚至是當面直接稱呼她的名字。難不成,是那個人……?手不自覺地緊握,身體也微微顫抖著,想回頭卻又無法轉頭,眼角餘光瞥見放在講桌上的小小娃娃。
 
會是那個人嗎?她可以這樣期待嗎?
聽到身後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瑪麗的心顫抖著,期待又怕受傷害。
 
「好久不見了,瑪麗。」
 
來人站定在瑪麗面前,眼前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面孔讓淚水在她眼眶裡打轉。「小小漾……」真的是那個人!
 
來人正是褚冥漾。他一派輕鬆地說:「已經不小了。」
 
深吸一口氣,紅著雙頰瑪麗大聲宣布著:「請你嫁給我!」
 
……」這回換褚冥漾無語了。
 
為什麼是嫁給妳而不是我娶妳?!
褚冥漾腦內突然浮現的,是這樣的字句。
 
意外的發展,讓留在教室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
 
最傻眼的人是冰炎。
沒想到他苦等一節課,最後盼回來了自家主人,卻同時帶來了他意想不到的噩耗。
 
這也同時說明,為什麼當初瑪麗願意幫忙湊合夏碎和千冬歲了。
 
那時候,褚冥漾只是囑託冰炎將一個醜陋的巫毒娃娃交給瑪麗,對方就會答應幫忙。雖然當下覺得奇怪,但冰炎還是不疑有他的照做了。在遞給對方的時候,瑪麗眼眶泛紅,有些顫抖地伸手接過那明顯是手製、卻粗陋的娃娃。
 
不明白一向盛氣凌人、自信滿滿的瑪麗會因為一個用料高級、但第一眼無法判斷為何物的一團布而感到開心以及……害羞。所有的疑惑都在今天得到解答。
 
原來,那是兩人之間的信物……
 
這意外的插曲讓夏碎備感不可思議。
瑪麗最後的願望的那個人,竟然就在眼前!
 
這個世界真是何其小啊!
 
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舌頭,但說沒幾個字卻又停住了。「漾漾,你……」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一向冷靜淡定的千冬歲也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千冬歲,抱歉。」褚冥漾抓著腦袋、語帶歉意地說:「那時候在瑪麗辦公室設計的,就是我。」
 
「啊……」千冬歲輕呼,隨後搖頭,「沒事,說起來,我還應該謝謝你。」
 
褚冥漾回以一個笑容。
 
「小小漾……」瑪麗積極地拉住褚冥漾的手,「原來你一直有好好保管這個娃娃……」聲音溫柔,宛如是在對戀人細語般,嬌羞的模樣更是讓人大嘆不可思議。
 
「嗯。」想抽回手,無奈對方握得死緊,褚冥漾便放棄抽回的念頭。「畢竟是一個心意……
 
「我不擅長裁縫、詛咒之類的東西,即使有興趣,卻也還是做不好……」垂首,瑪麗對自己不在行的事情感到無力。「雖然縫得不好,但那都是我一針一針認真去縫的,在旁邊的角落藏有我的名字,你有發現嗎,小小漾?」
 
「所以那時候的話全是騙我的?」然而開口的不是褚冥漾,而是夏碎,語氣是開心也是憤怒。
 
「不這樣做你能認清自己的心意嗎?」挑眉,瑪麗說得篤定。
 
夏碎啞口無言。
如果沒有被逼上絕境,他真的是無法明白自己的心情。
 
「夏碎……」千冬歲擔心地瞅著夏碎,換回對方要他寬心的笑容。
 
「轉回正題。」有些不滿話題一直被拉遠,瑪麗直視著褚冥漾黑夜色的雙眼。「請你嫁給我,小小漾!」
 
「唔……!」
 
褚冥漾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是在私底下,他大可以直接表態,但是在這個環境……眼角餘光瞄到的,是看熱鬧的同學,當然並非全部都是,但當面拒絕的話,會狠狠傷害到瑪麗,這也不是他樂見的事。況且,事後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背後閒言閒語……
 
這種情況,是不是先答應的好?
 
一字不漏聽完褚冥漾的思緒,冰炎生氣地吼:「褚!不可以!」赭紅色的雙瞳惡狠狠地瞪著褚冥漾,明擺著「你敢答應試試看」的威脅。
 
自己也曾為精靈主人的瑪麗,自然明白精靈聽得見主人的心聲。對於冰炎明顯干擾褚冥漾做決定的態度,瑪麗面露不悅。
 
她向來是個只在乎自己的人,對於別人怎麼想都無所謂。
瑪麗知道眼前人的猶豫,但她愛他已久,只要有一絲絲的可能,她都想要抓住。明白對方的溫柔,所以自己才會深陷其中,如今,即使要她利用這份溫柔,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一旦下定決心,瑪麗便顧不得其他的了。
她主動拉近彼此的距離……
 
「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