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伴侶(上)(夏千)

☆☆☆
 
「早上好,我親愛的歲。」
 
夏碎坐在床上,伸手觸摸床的另一半邊,溫柔眷戀地低語著。然而,回應他的只有滿屋子的沉默與凝滯的空氣。
 
這是和千冬歲分離的第1098個日子,日復一日,他每天重複一樣的話語,從不覺得疲倦。即便假的也好,欺騙自己也罷,只要能從中獲得一絲絲的幸福,就算說他虛偽也沒關係。
 
現在的他,只要能活在自己小小的幻想當中,那就足夠了。
 
輕撫冰冷棉被的夏碎,露出笑容,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床鋪。走到房門前,還是忍不住回望一眼。
 
「歲……
 
思念假不了,想像真不了。
即使想像得再怎麼幸福,也無法抑制不斷膨脹的思念。
 
別開頭,夏碎旋開門把,毅然地踏出房外。
房外的擺設、物品,他再熟悉不過,曾經給予自己溫暖的那人的家,也是這副模樣。
 
不過,最重要的人物,卻不曾出現在這個家中。
 
「早上,太過安靜總會讓人胡思亂想呢。」夏碎有些懊惱地低喃著。
 
打開屋子的大門,映入夏碎眼簾的是不斷落下的大雨。與屋內寂靜相反的雨水聲刺激著夏碎的耳膜,同時勾起一切開始的序幕。一幕一幕從眼前溜過,好真實,彷彿只要伸手就能觸摸到;然而,畫面太過美好,好到讓人無法動作,只怕就這麼一碰,所有的將會化為烏有。
 
直直佇立在原地,夏碎望著眼前的雨滴,捨不得離開。
 

 
如果三年多前的那天,他決定離開的那天,假如說從來沒有分離的那天,現在的他們會在什麼地方?會過著怎麼樣的日子?是不是依舊笑著、對望著、眷戀著?
可惜,那都是回不去的從前。
 
若是在更早,早在他們相遇的那天,如果從來沒有交集,如果從來沒有相見,如果從一開始就是陌生人,那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個人虛幻的幸福?
但是,他寧可抱有不存在的幸福也勝過那天彼此錯過。
 
夏碎沉思著,在這一千多個日子裡,他每天不停地想、反覆地假設,同時也不斷自問自答,究竟「離開」這個選擇是對是錯?
他將感情壓抑在心底,為了不給對方添麻煩,所以那天選擇離去,但在往後的日子裡卻不斷地懷疑自己的決定……
 
甩甩頭,現在想這些還有什麼用?
離開已成事實,雖然自己無法得到真正的幸福,甚至可能一輩子被這份感情給束縛住,但不管怎樣,只要千冬歲能得到幸福就什麼都值得了。
 
畢竟,從一開始他們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曾經擁有過的溫暖,他會藏在內心深處,這是他所擁有的至寶……
 

 
那天,遲來的歡迎會,雖然在多一個人的情況下結束,但過程很開心。
這大概是他笑容最多的一天了,夏碎心想。
 
晚上,在送爛醉如泥的褚冥漾回去後,夏碎也和千冬歲回家了,回到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家。那夜,兩人第一次同床共枕,在床上細數這些日子一起擁有過的回憶,編織他們的未來。
 
他們約定好要遊遍世界各地,尋訪各處名勝,一一寫下他們的足跡,兩人一起。
許下好多好多承諾,訂下好多好多約定,可惜都還來不及實現就被幾天後的絕望給逼入角落,就此埋藏在深淵。
只是現在的他們並不知道。
 
兩人笑看著對方和自己一樣的面容,最後闔上雙眼,沉沉睡去。
一夜好眠。
 
 
 
 
隔天,依舊嘻笑歡鬧,日子雖然平凡但卻具有意義。
不再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生命染上了豐富的色彩,每天都是值得期待的一天。
 
白天工作,雖然忙碌,卻可以感受到自己活著的美好;雖然交談的話語不多,卻可以從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明白對方的意思;雖然休息時間短暫,卻讓人更加懂得把握。
 
每天每天,他都期待著醒來的那一秒。
 
「夏碎哥,什麼事這麼開心?」走在傍晚回家的路上,千冬歲注意到身旁的人臉上抹不去的笑意。
 
「只是覺得自從認識你之後,日子變得很充實,也很快樂。」
 
「這是我要說的吧。」千冬歲咕噥著。
 
「好了,快走吧,風變大了。」
 
夏碎催促著千冬歲往前,自己則時不時往回瞄了瞄。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似是有不懷好意的視線一直盯著自己。身為狼人的直覺告訴他,對方絕非善類。
……難道是自己身為狼人的這件事曝光了?
 
如果是,最近必須小心了。
不為自己,只為此時自己手心中的寶貝。
 
 
 
 
回到家中,夏碎趕千冬歲先去洗澡,自己則是巡視屋內,確認門窗是否關好。
有一種不祥的感覺縈繞在心頭,如果只有自己一個的話倒還無所謂,但是現在多了個「他」,說什麼他也要護他周全。
 
千冬歲離開浴室後,看到的便是緊張兮兮的夏碎。
待在一旁觀察好半晌,千冬歲注意到夏碎的眼神從徬徨到堅定,那樣的神情讓他很不安,彷彿對方隨時會離他而去的感覺……
 
「夏碎哥。」千冬歲忍不住出聲,「換你了。」
 
「好,謝謝。」夏碎直直地望著千冬歲的雙眼,「一直以來真的是謝謝你了,歲。」
 
「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做什麼,我們是家人不是嗎?」千冬歲朝夏碎靠近,好像不這樣做對方就會立刻消失在他伸手觸摸不到的地方。
 
由於千冬歲的靠近,夏碎聞到沐浴乳的香氣,以及感受到從對方那裡散發出來的熱氣,讓他的心悸動著。
 
「夏碎哥……」千冬歲下意識地低喃著,滿是眷戀。
 
「歲……」似是被蠱惑著,夏碎情不自禁地吻住眼前的人,蜻蜓點水的一吻。下一瞬,彷彿從睡夢中清醒過來,趕忙拉開彼此的距離。「對、對不起,歲……」真糟糕,一不小心就……夏碎摀住嘴巴、別開視線,就怕心裡的愛再也藏不住,赤裸裸地袒露出來……
 
「不、不會,夏碎哥,我並不討厭……夏碎哥這樣對我……」低著頭,卻藏不住泛紅的雙頰。
 
紫金色的雙眼暗了,流轉著慾望,「歲,你知道自己說這句話的意思嗎?」此時夏碎的聲音魅惑低沉,蠱惑人心。
 
「什麼……意思……?」傻傻地問。
 
「就是這個意思。」夏碎再次吻住千冬歲的雙唇,不同於剛才,是個濃烈又深情的吻,讓人沉淪。
 
「呼……呼呼……
 
「這樣明白了?」
 
「不懂……為什麼要吻我……?」
 
「笨蛋。」夏碎無力地看著癱軟在他懷裡的人,明明平時聰明得很,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耍笨?「我喜歡你,不是對家人,而是伴侶之間。」
 
「喜歡?」千冬歲愣愣地說:「這是什麼樣的喜歡?」
 
「會想要獨佔你,看到別人和你親近會吃醋,希望你眼裡只有我一個人,想要摸你親你抱你,幾分鐘沒見到就開始想念你,無法容忍別人纏著你,你傷心我也會跟著難過……
 
夏碎一一訴說,只見千冬歲的面頰越來越紅。
 
「那、那個,這樣的話……
 
千冬歲後面的聲音太過微弱,聽不清楚的夏碎耳朵靠近千冬歲的唇邊,想聽清楚一些,「什麼?」
 
「我、我說!」千冬歲忍不住大聲,「這樣的話我好像也喜歡你!」
 
「真的嗎?!」夏碎忍不住激動起來,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喜歡上這樣的自己。
 
「真的啦……不要一直讓我重複……」難為情的千冬歲把臉埋在夏碎的胸口,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他覺得自己快害羞死了!
 
「呵,我好高興呢,歲。」夏碎抱著千冬歲,好看的唇在對方耳畔說:「我喜歡你。」
 
「那,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哦。」
 
「好。」
 
然後,隔沒幾天,承諾就被打破了。
只留下一張寫著:「忘了我吧」的字條留在枕邊……
 
 
 
 
回過神,望著眼前滴滴答答的雨水,夏碎抓著頭。
 
「呵,真是的,我怎麼又想到那一天的事了……」夏碎自嘲,嘴角的笑容很苦、很澀。
 
又要二次陷入自己思緒的夏碎,被一道熟悉的嗓音給驚醒。
 
「夏碎哥!」
 

 
「原來……是你們啊……」往聲音來源望去,夏碎勾了勾嘴角,卻無法勾出他要的弧度。「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你個頭!」忍不住衝上前,臉上的水漬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抬手就是一揮。
 
啪!
 
火辣辣的感覺從臉頰上傳來,夏碎呆住了,思緒轉換不過來。
 
「都是你!都是你!」來人不斷捶打著夏碎的胸口,宣洩著怒氣。「要是千冬歲……要是千冬歲死了都是你害的!!」
 
「什……什麼……?」無法相信自己耳裡聽見的字句,夏碎的臉色瞬間刷白。
 
「褚。」另外一人抓住了不斷捶打夏碎的人的手,疼惜地握住,甚至吹氣,「不要這樣,我會心疼。」
 
「亞……」褚冥漾轉而抱著對方放聲大哭,想要宣洩積鬱多年的憤怒、不滿與害怕。「嗚嗚…………
 
「乖,別哭,會沒事的。」輕拍懷裡哭得傷心的人,被喚作亞的人哄著安撫著。
 
「你是……四號桌的客人?」雖然自己肯定對方就是那個人,但是眼前的人太過於溫柔的模樣,還是讓他忍不住懷疑,畢竟,形象不符啊……
 
「對,我叫冰炎。」冷冷瞥了對方一眼。
 
雖然在意對方不一樣的稱呼,但此刻還有更令他掛心的事。「漾漾剛才說千冬歲……
 
「嗚……你不是不要千冬歲了,何必惺惺作態,假裝自己還很關心?」褚冥漾抽噎著,語氣很是不滿。
 
「那、那個……」夏碎頓時說不出話來,「我、我沒有不要歲,只是……
 
抓抓頭,夏碎慌亂得不能自己,想要解釋卻因為擔心而說不清楚。
 
「總、總之,先告訴我歲怎麼了,剩下的晚點再說!」夏碎焦急地伸手抓住褚冥漾的肩膀,卻被冰炎不著痕跡的避開了。
 
「不要動手動腳。」冰炎皺眉,對於方才夏碎的舉動感到不爽。「你關心的那個人住院了。」頓了頓,冰炎補充:「病得不輕。」
 
「這……怎麼會……」夏碎頹然地望著天空,雙眼空洞。
 
「還不是你……」褚冥漾從冰炎懷裡探出頭,哀怨地瞅著夏碎。「千冬歲他……他以為自己又被拋棄了……
 
……從三年多前你離開的那天,他就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