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狼伴侶(下)(夏千)

 


 
奔跑著,恨不得自己能跑得更快。
他從來沒有如此渴望過,冀求自己能跑得比時間更快。
 
腦海裡重複著十分鐘前褚冥漾說的話。
 
……從三年多前你離開的那天,他就病了……
『他得了無藥可救的相思病。』
『每天每天,他不斷地去找你,只要聽到有關的消息就奮不顧身……
......直到一年前,因為幾乎沒日沒夜地尋找,飲食不正常,他終於倒下了……
……即使如此,他想的念的盼的都還是你!』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夏碎忍不住邊跑邊怒吼。
 
雨水不斷拍打在身上,淚水打溼了他的眼,即使中間跌倒了兩三次,夏碎仍是不停向前。
他第一次這麼討厭自己,這麼後悔自己做了這個決定……
 
如果趕不上,如果錯過了,怎麼辦?
負面的思考幾乎把他壓垮,他祈求著上蒼,拜託不要帶走千冬歲……不要帶走他最愛的他……
 
拜託……
求求您了……
救救千冬歲……
 
讓他留在他身邊……
他不能沒有他……不能失去他……
 
不能啊……
 
眼前燈火闌珊,在他的眼裡卻是最明亮的色彩。他不顧一切地往裏頭衝,找到了冰炎跟他說的房號。
但,在門前,他猶豫了。
 
如果,開門後見到的是具冰冷的屍體,他該怎麼辦?
如果,對方不肯原諒他且避他於千里之外,他該如何面對?
 
躊躇。
 
此時,門開了。
一位護士小姐走了出來。
 
「你也是來探病的嗎?快進去吧,那位病人時日不多了。」語畢,護士小姐讓了一條路給夏碎通過,離開時順手帶上門。
 
夏碎遲疑三秒,終於跨出腳步往病床靠近。
病床上,躺著自己思思念念的人。
 
夏碎痛心地皺著眉頭,伸手觸摸對方凹陷下去的臉頰。映入眼簾的人,頭髮長了些,瘦了很多,顴骨很明顯,都快認不出來原來的面容。
 
本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此時和自己差很多。
原以為自己過得很痛苦,卻沒料到眼前的人比自己更痛苦。
 
「歲……」眼淚積蓄在眼眶,然後一滴、一滴地落下,打在千冬歲骨瘦如柴的雙頰上。
 
感受到異樣的東西打在自己臉上,床上的人蹙眉,然後緩緩睜開雙眼。畏光的眼睛眨了眨,模糊的視線才終於得以看清。
 
他愣了半秒,然後扯出這幾年來消失的笑容。「你終於來了……
 
抬起瘦得只剩骨頭的手,千冬歲撫上夏碎蒼白的臉頰。
啊,在生命的盡頭還能做這種美夢,他真的是太幸福了。
 
……這大概是迴光返照了。」千冬歲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不過能在最後再看你一眼,我也沒有遺憾了……
 
「歲……」伸手握住撫摸上自己的臉的手,捨不得放開。
 
……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你呢……
 
「當你一聲不說地離開,我覺得自己又被丟下了……明明答應過我要永遠在一起,但為什麼要拋棄我……為什麼……」說到這裡,滿腹的委屈及被拋下的難過讓千冬歲忍不住落下眼淚。
 
「嗚……書上說……如果長得一模一樣的兩人相遇了,嗚……結局只有兩種,不是幸福就是地獄……」吸了吸鼻子,千冬歲緩了緩後繼續說:「你離開的這幾年,我一直活在地獄中……
 
「我發現,我的生命沒有你,就不可能會快樂,等待我的未來只有萬丈深淵……但今天再次遇見你,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真的好喜歡你,好喜歡你這位家人,但是我更想要說的是——」
 
「我愛你。」
 
「雖然很可惜不能成為你的伴侶,但我死了之後會在你身旁守護你的,你不會是一個人的……所以,千萬不要覺得寂寞……還有我在……」頓了頓,「即使看不見、摸不著,我還是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夏碎哥……
 
「開、開什麼玩笑!」聽到這裡,夏碎早已淚流滿面,對於遺言一般的告白及交代,他忍不住吼了出來。
 
「不要自顧自地說話!」夏碎忍不住撲上前抱著千冬歲,「這不是迴光返照,我是真的出現在你眼前!好好看著我、感受著我!」
 
「夏、夏碎哥……?」迷離的雙眼清明了些,耳裡傳來怦怦的心跳聲,讓他好安心,同時也覺得好真實。
 
「歲……」閉上雙眼,夏碎顫抖著聲音說:「我不會讓你走的……不要走……不要留下我……
 
「如果真的要走,就帶我一起……
 
……不論天堂,還是地獄,只要和你一起,我都甘願……
 
「身邊有你在,對我就是最大的幸福。」
 
「夏碎哥……」千冬歲淚流滿面,擁抱自己的溫度與味道,正是這一千多個日子以來他所思念的。
 
「答應我,不要走。」拉開些距離,夏碎直視千冬歲的雙眼,「而我,這次再也不會離開你……再也不會了……所以……
 
伸手捂住夏碎的嘴,千冬歲開口:「好。」
 
「一輩子,在一起。」
 
——只為你。
 

 
半年後。
 
在醫生們不可思議的眼神下,千冬歲出院了。
原本骨瘦如柴的他在這些時日的調養下,已經恢復不少,但還是偏瘦。
 
「漾漾,謝謝你。」
 
「要謝也不是謝我,是亞找到夏碎哥的。」
 
「不,你們我都感謝,特別是你,漾漾。」
 
千冬歲心裡很清楚,如果不是褚冥漾的關係,冰炎根本不會去找夏碎。冰炎是一個自我中心主義的人,除了自己,他從不在乎別人死活。要不是因為愛上漾漾,願意為對方奔波、因為對方而心疼,或許,他這輩子就會這樣結束,抱有遺憾。
 
「我們是朋友啊,千冬歲。」
 
「對,一輩子的好朋友。」千冬歲和褚冥漾相視而笑。
 
旁邊一手提著行李,一手牽著千冬歲的手的夏碎,對摟著褚冥漾腰際的冰炎說:「冰炎,謝謝你。」
 
「嗯。」
 
夏碎知道,當初讓他選擇離開的原因,已經被冰炎給解決了。至於褚冥漾,冰炎似乎沒有對他提起這件事,而千冬歲則是他親口告訴對方的,為了讓千冬歲能心安、專心養病。
 
那件事,是後來冰炎私底下找他出來時告訴他的。
 
並不是因為把他當成朋友或是讓他安心,冰炎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警告。警告自己不要接近褚冥漾,不准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讓褚冥漾操心,一切的一切,只為了褚冥漾一人。
 
他明白,冰炎愛褚冥漾愛得很深,而自己對千冬歲的情感,絕對不輸給他!
 
一道聲音喚醒陷入自己思緒的夏歲,「夏碎哥。」
 
「什麼事,漾漾?」
 
「這次,絕對、絕對不可以再讓千冬歲傷心。」褚冥漾停下腳步,抬頭看著前面帶著笑意回頭望向他的夏碎,「如果哪天你又讓千冬歲……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打斷褚冥漾未盡的話語,夏碎堅定地說:「一次經驗就夠了,絕對不會有第二次,我保證。」後面的三個字,夏碎注視著千冬歲的雙眼,發誓。
 
得到夏碎的許諾,褚冥漾開心地點點頭,不過這樣還是不夠,還有另外一個人,於是他轉而對另一人說:「千冬歲。」
 
「嗯?」
 
「有問題不要忘記還有我,當然包括店裡的喵喵和萊恩,遇到困難如果不告訴我們的話,我會很生氣很生氣哦!」往前踏一步,褚冥漾逼近千冬歲,向他表明自己的認真,「我們都會幫忙的,所以別客氣,亞也會幫忙,對吧?」回頭看向一步之遙的戀人。
 
「對,但是別靠這麼近。」伸手將褚冥漾拉回自己身邊抱著,獨佔意味十足。「我會幫忙,只要你開口,褚。」
 
四人繼續向前,在十字路口處,褚冥漾和冰炎右轉前往店裡的方向,千冬歲和夏碎則是回到他們的家,闊別三年多將近四年的家。
 
兩人走在與以往相同的街景,不同的是,他們的關係。
從兄弟晉升為家人,再從兄弟的家人變成伴侶的家人,同樣都是家人,但對他們的意義大不相同。
 
相握的手,交握的心。
遇上與自己相同面貌的對方,世界開始變得不一樣。
 
彼此相同卻又不同,唯一肯定的是,有了對方,今生才得以完整。
伸手打開久違的大門,兩人相視而笑。
 
「我們回來了。」
 

 
傳說,
這世界上會有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相遇前相遇後的生活大不同
但,可以確定的是
相識後的日子會更幸福
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完整
你遇見了另外一個自己了嗎?
 
傳說,傳說傳說……




終於可以更文了?!
天空一直怪怪的,無法更文QAQ
送上久久久久久久違的一篇,希望各位還喜歡~
最後,祝各位新年快樂!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