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二題 藝術的定義

 ☆☆☆
 
躂——躂——躂——
 
呼——呼——呼——
 
咻——咻——咻——
 
急促的腳步聲、粗重的喘息聲、不停向後奔騰的風聲交雜著,世界似乎只剩下三種聲音。
 
拉人的人匆忙左顧右盼,被拉的人感受著手腕上的力道以及凝視著前面的人的背影。
 
一路奔跑,只有拉人的人知道目的地在哪、要往哪裡去;被拉的人只能被動的跟隨,盡量跟上腳步、配合他的節奏。
 
所有的景物都在往後跑,被動的人只注視著前方他在意的人,主動的人無心觀望。
 
等停下腳步時,什麼都還來不及,後頭的人就被一把抱住,緊緊的。
 
擁抱的力量很大,被圈禁在那雙手臂,緊貼著他的胸膛,感受著對方略微顫抖的身體。
 
世界彷彿靜止了,只剩下對方與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
 
「不論你是否已經愛上我,我都要向你表明我的愛意。」
 
 
另一邊——
 
幹架對象不見,西瑞有些錯愕,但很快就恢復平常的模樣。
 
「呿!沒架打了!」
 
「西瑞,不要老是跟千冬歲吵。」褚冥漾在旁邊說。
 
「大爺我才沒跟他吵。人在江湖,對方不是敵人就是朋友,既然是敵人,那就非殺不可,難道要本大爺等他來殺我?」
 
人在江湖……現在都民國幾年了!還江湖個屁!除了敵人朋友之外還有路人、陌生人好不好!
褚冥漾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西瑞和褚冥漾的認識或許該感謝生物老師——九瀾,也就是西瑞的三哥。
 
那天晚上,褚冥漾練習完數學要回家,冰炎剛好有事無法送他,就在他經過校門口警衛室的時候,突然被叫住了。
 
「你!對,就是你!」
 
「我?」雖然疑惑,但褚冥漾更在意對方伸出的手,他覺得是隻雞手在像自己招手。
 
「來來來!」手揮動得更勤。
 
「怎麼了嗎?」褚冥漾順從西瑞的指示,靠近警衛室門口。
 
「要不要當我小弟?」雞抓一把勾住褚冥漾。
 
他還以為是他服裝不整,沒想到是這個!褚冥漾發出單音:「蛤?」
 
「天這麼黑,只看到你長髮的背影讓我想到老三。想說有一個和老三有點相似的人當小弟,好像還不錯!」
 
西瑞自顧自地繼續說:「能當我小弟可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呢!哈哈!」
 
結果就這麼定案了,褚冥漾連反駁拒絕的話都來不及開口,西瑞就開心地送褚冥漾回去,還和褚媽媽打下了不錯的關係。
 
褚冥漾無奈地接受這個結局,卻也高興多了個朋友。
只是西瑞和千冬歲莫名的合不來,每次見面都會吵,讓褚冥漾很頭痛。
 
西瑞其實人不壞,就是愛挑釁。他誰都可以惹毛,連好脾氣的安因也不放過,自然和會嗆別人的千冬歲更不合。
 
不過他卻對褚冥漾很好。
雖然常無視他的人權,但只要他有事,不論是受傷還是被人欺負,西瑞一定會跳出來幫他。
即使最終結果是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而在之後,褚冥漾才知道原來西瑞的三哥是九瀾,是人人怕人人閃的生物老師九瀾……
就怕一不小心,下一個被解剖的就是自己!!!!
 
只能說,真是對奇妙的兄弟檔。
 
「漾~現在和本大爺一起去闖蕩江湖吧!」西瑞大力拍了褚冥漾一下,將他從回憶中拉回來。
 
「西瑞,我還在當班。」嗚,好痛!五臟六腑全都跑位了啦!
 
「當班有比大哥我重要嗎?」一副他敢說有試試看!
 
當班不重要,他的命比較重要!
先不說跟你去闖蕩會發生什麼危害生命的事,光是他現在一離開,他可能就會先喪命於歐蘿妲之手!
 
正當褚冥漾還在找理由說服西瑞時,一個聲音闖了進來。
 
「西瑞~~~~」
 
「靠!笑臉神經病!」西瑞一臉不滿地看著朝他狂奔而來的人。
 
「雷多!不准受傷!更不要接近那個毒菇頭!」一模一樣的面孔,但是少了笑容的人隨後出現。
 
「憑什麼批評本大爺!這是藝術!」
 
「對啊,是藝術~是我兄弟就應該明白那是多麼棒的藝術!」雷多幫腔。
 
「雖然我是你兄弟,但我死也不承認那是藝術!」
 
「看看他的頭,有春天嫩芽的翠綠,有花開的鮮豔還有陰雷天空的暗沉美麗,你不覺得這些綜合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奇妙的藝術品嗎?」他說的很熱血,整個淡褐色的眼睛都閃閃發亮,還偷瞄了好幾次西瑞的彩色毛。
 
「不覺得。」雅多一臉鄙視,「不過就是毒菇頭。」
 
「不准批評本大爺的頭!」
 
「雅多,那是藝術!」
 
「不是。」
 
「是!我也想像他一樣!」眼睛黏在五彩頭上。
 
「不准!我不想頂著五彩菇頭到處跑!」
 
「西瑞~告訴我~」無視雅多的話。
 
「走,來打一場,打贏我就告訴你!」西瑞爽快地說。
 
「雷多,不准!」
 
雷多從第一次見到西瑞後,就老是纏著他、要他告訴他那個頭髮是怎麼染出來的。但是每次都不了了之,因為……
 
「雷多,不可以打架。」雅多雷多的老大開口了。
 
「西瑞~可不可以換一個條件?」雷多眨著眼,想得到西瑞的同情,最好是可以馬上告訴他。
 
「不行,除非打一場!」堅決到底。
 
「好嘛~換一個~」繼續懇求。
 
「吵死了!通通給我出去!」一直旁觀這一切的冰炎忽地吼道。
 
西瑞、雷多兩人被趕了出去,但不久後雅多也怒衝衝地離開。
雅多右眼頂著一個黑輪,咬牙切齒地準備去教訓雷多。
只能說,雙胞胎的心電感應還真是神奇!
 
「不好意思,讓冰炎殿下見笑了。」伊多無奈地笑說。
 
冰炎沒多作回答,擺明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打轉,於是便找了其他的題材聊了起來。
 
伊多、雅多、雷多是Atlantis的美術老師,各自都有擅長的領域。
伊多擅長雕刻,溫和的色彩是其代表色;雅多的拿手項目是繪畫,素雅的色調是其特色;雷多則是喜鮮豔繽紛的色彩,不論是雕刻或其他創作,都少不了五顏六色作為基調。
 
三個人,三種對藝術的看法。
沒有誰對誰錯,只要堅持自己,接納別人的,那就對了。
只是……
對於五彩雞的頭,會如此瘋狂迷戀的也僅此一人吧。
 
藝術,只要有人喜歡,它就是美、就是一種好,更是一種藝術。
定義,其實沒那麼難,只要喜歡,就能是定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