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二話 四天三夜

 寒假的前半段,我和程凌幾乎是寸步不離。看到她,旁邊總有我;發現我,身旁總沒少個她。
由於我的學校比一般學校提早一個多星期放假,所以當程凌在上課的時候,我就到附近去逛,翻翻旅遊書籍,規劃著等程凌放假要帶她去哪散心。
而我的行李,在亞斯洛的幫忙下,也順利提回家中。只是在回學院的時候,被念到臭頭……就因為我把手環調成所有電話暫時拒接的模式。
總不好安慰人安慰到一半還接電話吧?
不過我也很開心,畢竟這是他們關心我的表示。
至於華映,雖然是已經放假了,但由於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只好繼續待在未來學院。快的話,大概過年前就可以回來。
當然,她一定會在過年前趕回來,因為我威脅她如果她沒回來過年的話就要請我吃大餐,嘿嘿。
這只是藉口,其實我是希望她不要讓我孤伶伶一人過這個團圓日。而華映,我覺得她應該知道我的想法。從以前到現在,不論再怎麼忙碌,她一定會在重要的日子回來陪我。
明天就是約定的日期,幸好程凌已經好多了,不然我還真不敢留她而去。
也恰好程凌一家計畫著明天要出去泡溫泉,來個三天兩夜的旅遊,並邀請我和他們一同前去,不過因為我有事就拒絕他們的好意了。
不知道其他人寒假過得如何?
 
時間:下午1:13
來到集合地點——寂森,我把帶來的行李隨手擱在地上,戳著的上的雪白,無聊的等著。
好久沒來這裡了。
除了一開始的新生訓練是在這,之後好像就都沒來過了……
四個特別的區域最常跑的地方是碧草,繪畫課會去那裡,想在戶外閱讀也會去那裡,偶爾的午睡還是會去那裡……
至於炎壁及銀楓就沒去拜訪過了。聽說岩壁十分的炎熱,除了酷愛高溫的人,一般人是敬而遠之的;銀楓的話,說法很兩極,不是宛如天堂便是身處地獄。基於這些,讓我暫時沒有去遊覽的打算。
百無聊賴之際,我開始玩起地上的雪。
挖坑、填平、挖坑、填平……
躂……躂躂躂……
後頭傳來腳步聲,回頭一看,我露齒微笑。
騰出一隻手對來人揮一揮,「翊,好久不見啦!」
「哈哈,是啊!不過妳還真早到!」
聳肩,「還好啦。」右手玩著地上的雪。
我們要去展翊家玩,這是上次說好的事情。不過……
「我們真的可以打擾你們這麼久嗎?」四天三夜……不,以這裡時間流逝的速度來算,是八天七夜……
「可以可以,就放心的待下來,好好玩吧!」
「嗯!」
等全員到齊,我們便穿越寂森往展翊家出發。
 
「你家位在寂森的另一邊?」
「算是。」
所以是深山盡頭?腦袋突然浮現的畫面是一大片的竹林圍繞,屋子就在裡頭被層層包覆,一道人影在石頭上打坐修行……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並不是偏遠的山林裡,而是位處寂森與一般市集的交會處。
目巡著還算熱鬧的街道,有點難想像一大片森林的另一端竟是這樣的情況。
但話說回來,以這邊居民的角度來看,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沒多久,一個笑吟吟的婦人走來,「展翊啊,昨天謝謝你。來,這些給你。」
展翊搖手,拒絕的話還沒講完就被打斷,「不……」
「別跟阿姨客氣。」硬塞。
「好,謝謝。」
婦人離開後,我們繼續穿越這熱鬧的大街。
突然衝出四個小孩子,分別拉著展翊的衣角、褲子、左右手,齊聲嚷著:「大哥哥陪我們玩!」
展翊抽回被拉住的手,拍了拍所有孩子的腦袋瓜兒,「大哥哥家今天有客人,改天好嗎?」
「蛤~好吧……」四個小頭垂到不能再垂,扁著嘴,彷彿受到極大的委屈。
我們三個交換眼神,最後由克羅維說:「就陪他們玩一下吧。」
「欸?可是這樣對你們……」
「沒關係。」
「那……」展翊目光巡視著他們的臉龐,最後……「走吧!」
四個小孩子大聲歡呼,還很熱心的幫忙我們提東西。當然,是他們負荷的了的。
八個人浩浩蕩蕩的往展翊家前進。
穿過熱鬧的街,又經過不少住屋,最後走了一小段路後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幢獨立的屋子,煙囪還噴出白煙。
眼前的那一間,就是接下來這幾天我們要打擾的屋子。
我們打量著房子的外觀,和前面所見的相比,風格很不一樣、大小也不一樣。
前面所見的房子都是圓頂的,高度最多就兩層樓高;而眼前的這間,屋頂是三角形還帶有煙囪,高度起碼有五樓這麼高。
還不只這樣,展翊他們家位於的地方是寬廣平坦的草原上,和前面密集聚集在市場附近的不同,有一種孤立於外的感覺。
為什麼會把房子建造於此呢?
「哥!」一道小小的身影像脫離弓的箭,急速撲往展翊的懷裡。
看不到臉,只看到女孩的酒紅色長髮。和安一樣都是紅色頭髮,比較不一樣的是安的比較暗、沉,展翊懷裡的女孩的髮色相較之下比較明亮,還帶了點橘子色。
「真是的,還有其他人在耶。」展翊寵溺地拍拍女孩的頭。
「又沒關係~」雖然還看不到女孩的臉,但我就是覺得她一定是嘟著嘴在撒嬌。
又撒嬌了好一陣子,女孩才終於放開展翊。
當展翊正要為我們介紹彼此的時候,弓箭再度射出,只是這次的目標不同。
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衝擊,我跌坐在地,嘴裡低呼,「嗚呼……」
「大姊姊!」
聽到這個稱呼,我先發出了疑惑的聲音,隨後低頭看了看身上的人兒,一個名字驀地浮現……
「……菲伊娜?」
「大姊姊還記得我?」菲伊娜抬起頭,滿臉的喜悅表露無疑,隨後又在我懷裡蹭了蹭,像極了愛撒嬌的貓咪。
最吃驚的莫過於展翊,瞧他嘴張的特大,眼珠子也快掉下來了呢。
首先回神的依然是克羅維,他提出了大家的疑問:「妳們……認識?」
「嗯。新生訓練找覓莧的時候認識的。」
「是那時候的女孩?」
「對。」
希薇一臉困惑地聽著我們的對話,我這才想到那時候我還不認識希薇,所以她不知道尋找覓莧的事,就讓克羅維去給她解釋。
我從草地上爬起,還沒喘口氣就被菲伊娜拉到還呈現癡呆狀的展翊面前。
「哥,她就是我跟你提過的大姊姊。」注意到展翊沒反應,菲伊娜試探性地又喊了聲:「哥?」
驚醒過來的展翊,應了兩聲。「咦!喔!」
「真是的!人家說話都沒在聽!」扁著嘴,嘟著臉,菲伊娜充分表現出她的不滿。
展翊連忙打哈哈,一邊投以求救的目光。
接收到那哀求的目光,無奈的在心裡嘆口氣,我說:「不過我真沒想到妳就是翊的妹妹。」
「我也沒想到大姊姊會是哥的朋友。之前跟他提的時候,他答應要幫我找,卻始終找不著,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說著說著菲伊娜又不滿地盯著她哥看。
展翊趕忙轉過頭,吹著口哨,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我趕緊幫展翊說些好話,「他一定有認真找的。上次一接到妳的電話,他二話不說就趕回去,可見他很疼妳的,所以一定有認真找。」我使了個眼色給展翊。
「對對對,我有認真找,別生我的氣了……」展翊急忙搭腔,就怕慢了一步又不知道會被判什麼罪。
盯著展翊看了半天,最後點頭,而展翊也鬆了口氣,獲得無罪釋放。
「不過,大姊姊臉上的疤不見了呢……」
「那個啊……」我乾笑,然後簡略敘述了一遍。
「大姊姊的姊姊一定是怕大姊姊被拐走,所以才要大姊姊戴上那個的。」
一句話這麼多個「姊姊」,我聽到都快不知道到底在指誰了……但是快不知道不代表真的不知道,但以目前情況來講,我還真希望自己不知道。
「……是這樣嗎?」我尷尬地笑笑。
「先去放東西吧,一直讓你們提著行李在外頭也不好。」展翊朝克羅維、希薇招手,邊走邊簡單介紹一下雙方。
禮貌性問好後,菲伊娜一手勾著我,另一手伸過來幫我抓住快滑落的外套、披風。
「為什麼你們要帶著這麼厚的外套?天氣很溫暖不是?」
「寂森很冷。」
「寂森?為什麼要經過那裡?直接移動過來不就好了?」
欸,對啊,為什麼?
我們三個人一致的把頭轉向展翊。
「呃……我……除了武術之外……其他的很……很爛……所以……所以……」支支吾吾半天,還沒講完。
「你不會。」不是疑惑,不是猜測,而是肯定。
被克羅維說中,展翊先是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然後大方承認。「對。」
「我還以為是在寂森裡面,因為是禁止事項,沒想到竟是……」克羅維無奈狀地搖頭。
談笑間,我們已經來到大門口。
在展翊拿鑰匙要打開門的時候,門卻先行一步被開啟。
咿咿——
門沒有全開,只露出一個細縫,一個一隻手能伸出來的細縫。
我看看門,又看看展翊兄妹,現在是怎樣?
展翊兄妹兩對望,都露出無奈卻也包容的微笑。
展翊回頭跟我們提醒,「等等不要被……」
話還沒講完,就被尖叫聲硬生生打斷。
「啊!!!!」
「哇!!!!」
「喔!!!!」
「呀!!!!」
除了背對著門的展翊,其他人都看到了相同的畫面。
一對眼珠出現在門縫,上下垂直的眼珠,宛如一個人側著頭在那兒窺探我們。
如果真的有人在偷看也就算了,重點是,門的另一端除了兩顆眼珠子外沒有其他應該會有的東西。沒有其他會有的東西,懂這意思嗎?就是該有的眉毛、皮膚、或垂下的頭髮、或部分的鼻梁都沒有!只有一對眼珠在那飄啊飄、轉啊轉!
假如是假冒的眼珠,或許還不會引起這恐怖到極點所發出的尖叫聲。然而,就是因為可能是真的,或一定是真的,才恐怖。
眼珠子黑色的部分看似有些混濁,沒有一般人的清亮;白色的部分則是被染成血紅,只留下小部分的面積能知道本來的白色。這雙充斥著怨毒的眼睛,著實令人毛骨悚然。
眼珠子的目光一一巡過我們,眼神對到的人免不了一陣顫慄。不是因為恐懼,而是打從心底竄起的寒意!
那對眼,承載了過多的恨意。透露出來的殺意是那種五馬分屍還不夠,千刀萬剮亦不足,非得切成片、剁成泥,最好是可以化成灰消失於世界上……
啪答……啪……
一個細小的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低頭一看……
鮮紅渲染,地上已被覆蓋,似一條小河,裝載著血紅、不甘心,緩緩地往低處流。
這些紅,刺眼卻不刺鼻,隱隱約約,還有薄荷的香氣混在其中。
然後我發現,那怨那恨那憤的眼球雖讓人有寒意,卻沒有造成壓迫感、窒息感。
為什麼?
是因為……這不是真的?也不對,如果不是真的,那飽含的這些情感又太過於深邃,像是刻在身體……又更像是刻在靈魂……
下意識,我推開了門,想一探究竟。
「哇!」一聲尖叫讓我縮回了手,像被尖銳物品刺傷而反射性地縮回。
驚呼過後,我們看見一個人跌坐在地,顯然是被我無意識推開門的這個動作嚇到。
我們看著她,她看著我們,最後她哈哈大笑,笑得我們一頭霧水。
「我竟然會被嚇到啊……」邊站起來邊擦去眼角笑到流出來的淚。
「終於碰上釘子了。」屋內又傳來一個男音。
大門終於完全被打開,在光線照耀之下,我們得已看清楚屋內的人。
一對男女,有些年紀。女子一頭紅色短髮,在陽光照射下,宛如紅寶石般璀璨;男子剛毅的臉龐搭著棕褐色的粗髮,也因為陽光而使臉部表情看來柔和了些。
「歡迎你們來玩。」
男子走到女子身旁,摟著她的肩,「不好意思,內人喜歡惡作劇、開點小玩笑,希望沒嚇著你們才好。」
瞋了男子一眼,「快進來快進來,我準備了不少點心唷!」
我們傻愣愣地跟在後頭,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說翊啊,你剛剛竟然想洩漏祕密?」
「有人會怕嘛!」展翊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地望著四個小朋友及希薇。
菲伊娜幫腔,「不過媽咪這次也有點太過分了,竟然那出『那個』來!」
「不關我的事,是抽籤抽到的。」雙手在胸前比了個大叉叉外家搖頭,極力撇清。
隨即像想到什麼,跑過來拉住我的雙手……我猜想她本來想一手拉我一手拉克羅維,只因為克羅維兩手忙著安撫希薇,這才都抓著我的。
「為什麼你們兩個都不會怕?」雙眼閃亮地瞧著我又瞅著克羅維。
「我又沒招惹它,為什麼要怕?況且這裡是翊的家,看他的表情也不難猜出這是個惡作劇,只不過惡劣了點就是了。」
語氣還算是有禮貌,但字裡行間不難察覺出些微的怒火,我想理由大概是嚇到他的寶貝希薇了吧!
似是沒察覺,更似不以為意,翊媽媽將視線轉到我身上。「那妳呢?」
「不知道。突然驚嚇一下是有的,但說會怕?那倒不至於。」
「可能是妳親身經歷過更可怕的,這才沒感覺,不然就是神經大條。」
聽到她前面講的,我震了一下,幸好沒人注意到。
四個小孩子圍在桌子邊一口接一口地吃著餅乾,完全忘記不久前的恐懼;希薇一時還難以平復心情,而克羅維在一旁照料;菲伊娜、展翊及翊爸爸則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談起來,雖偶有注意我們的情況,但那也幾乎是用聽的,看過來的視線並沒有很頻繁。
「啊!」一聲驚呼,大家的目光都焦距在翊媽媽身上,然後就聽到她繼續說:「是誰把門推開的?」
「我。」我勇於承認,「對不起嚇到妳。」
「那不重要,為什麼……」
話沒講完就聽到翊爸爸涼涼地說:「嚇得好!」還拍了拍我的頭以示讚賞。
這次不是被瞋一眼就能了事的,翊爸爸紮紮實實地接了翊媽媽的肘擊。
「為什麼會去推門?」行兇完後,翊媽媽回到原本的問題。
「唔……因為沒聞到該出現的鮮血味,反而是若有似無的薄荷香飄散在空氣裡……而且眼球裡傳出的情感過於強烈,卻又不造成壓迫、窒息……心裡有若干個疑問,下意識就……」
「想一探究竟?」看到我點頭後,翊媽媽繼續說:「那我講給妳聽。」
在開始前,翊爸爸先申明,「會怕的人不要聽。」
除了那四個找展翊玩的小朋友和展翊到外頭去,其餘的人都留在屋內準備聽事實真相。
「那對眼睛……你們覺得是真還是假?」
我們三個一致認為是真的。
「也的確是真的。」
我們倒抽了一口氣,雖然有猜到,但實際聽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約十年前,我無意間發現這對眼球……或許因為承載了過多的怨瞋癡,它並沒有腐化、消散,而是完整得被保存。
那時候它給人的窒息感,不是三言兩語有辦法說得明白,也無法用言語能讓你確切感受到。
發現的當下,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後是拜託以前未來學院大我一屆的學長才順利解決。不過說解決也不盡然,畢竟這解決的因素還包括了『時間』。需要靠時間的流逝一點一滴帶走,直至現在,才消失了大半的憎恨。大概在一個十年就能完全消散了吧。
這就是為什麼妳會覺得有強烈的怨怒,卻沒有該存在的恐懼、窒息……」
「……那個隨意拿出來嚇人沒關係嗎?」克羅維窒了窒才開口。
「這個倒是沒關係喔。」
「……」她的回答頓時讓我們無言。
翊爸爸站出來說話,不讓氣氛持續僵在那。「好了好了,你們先休息一下,晚點叫翊帶你們去街上逛逛。」
菲伊娜自告奮勇,「我帶你們上去。」
提著行李,我們尾隨在後,只聽她繼續說:「客房有很多間,不過在三四五樓,看你們想住哪一間都可以。」
我挑了四樓離樓梯最遠的那一間,那裡遠眺出去是寂森和所經過的熱鬧的街及綠色的草地,寂森雪白一片,很美;熱鬧的街景、綠地充分顯現出人氣、活力。
克羅維和希薇選擇五樓靠樓梯的兩間,剛好在對面,有事的時候也方便有個照料。
休息了大約一個半小時,菲伊娜跑來叫我。
她親暱地勾著我的手,在不大不小的樓梯間行進。
雖然兩個勾搭著在樓梯上走有點危險,但我也不忍抽回自己的手。我想只要小心一點就好了,不是嗎?
然而自己謹慎是一回事,別人有沒有小心又是另一回事。
「呀啊啊啊啊啊~」
菲伊娜不小心踩空整個人就要往下墜,由於兩個人的手是勾著的,所以我也連帶著跟著往下……
事情發生的時間就那麼一瞬,快到讓人措手不及,閉上眼,我靜待著下一秒即將襲來的疼痛。
耳邊傳來「匡瑯」一聲,然後我被一隻手臂圈住。
「哥……」聲音裡盡是驚魂未定。
「走樓梯要小心。」
睜開緊閉的雙眼,我看到我和菲伊娜一左一右的被展翊摟抱在他強而有力的手臂裡。
我沒有說話,但微微顫抖的身體不斷地發洩恐懼。
菲伊娜和我似乎都有些腿軟,展翊瞪了我們一眼,隨即嘆了一口氣就把我們抱起放到沙發上。
心有餘悸之下,三個人相顧無言。
「妳們……差點沒嚇死我!」率先發話的是展翊。
「鍋子洗到一半突然瞥見樓梯這裡有兩個人影,一個拉著另一個就要往下落,讓我丟了鍋子往這裡跑,以往百米的記錄都沒比這次快!」眼裡是擔憂、是惱怒。
「剛下樓就聽到你一直唸唸唸,口不渴嗎?」克羅維從樓梯下來,希薇跟在後頭。
「也才講那麼一句,哪有一直唸。」
「走吧,不是要帶我們去逛?」
「喔對!差點忘了!」
 
大街上——
「這邊好熱鬧!比我們初來時的地方熱鬧許多!」
聽到我這樣講,菲伊娜為我說明:「一開始的地方是『市集』,而這裡是『集市』。集市是商人在每月固定的一段時間會到這裡擺攤設販,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或其他地方產的特色物品諸如此類的。」
「現在正值他們設攤的時間?」克羅維提問。
「對。他們在每月月底都會來,特別是這個月月底,更是從不缺席。」
希薇也表達疑惑,「為什麼?」
菲伊娜略為吃驚地表現她的不解,「咦?哥沒跟你們講嗎?」
所有人眼光一致投向展翊,皺眉。
接收到大家半責難半疑惑的目光,展翊吶吶地說:「……我忘了。」
「唉……」菲伊娜長嘆一口氣,替我們解釋道:「我們這邊每個月月底都會有慶典,尤其是新年的那一個月特為盛大,商人們自然是不會錯過啦!」
頓了頓,菲伊娜繼續說:「慶典一共會持續四天之久,很熱鬧的!會有煙花、擊鼓、跳舞……各式小吃攤販也都會拿出看家本領,盡情發揮手藝,可以吃到平常沒見過的喔!」
聽到這裡展翊趕緊叮嚀我們,「對對對!可別錯過了喔!」
「別錯過慶典,還是別錯過小吃?」克羅維好笑地問。
「這還用問!當然是別錯過小……咳咳,慶典。」展翊轉得很僵。
希薇似笑非笑地說:「對翊來說,吃的比較重要。」
「別這樣,對每個人來說,認為重要的事物不一定相同。」菲伊娜幫自家哥哥說話,但除卻表情不看,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菲伊娜抿著唇笑,無聲地說著:對我哥來講,兩個選項要選,一定會選跟吃有關的!這是無庸置疑的!
希薇及克羅維則是一臉「會選吃的才是展翊啊!」
我笑看著這一切,當個旁觀者還真不錯。
可惜有人硬要拉我介入。
「小鏡我知道妳人最好了,幫我說話。」又是小狗般令人無法狠心拒絕的眼神。
「我……」還沒完成一個句子就被打斷。
「小鏡不要幫他啦!」
「克羅維!」
看著眼前感情明明很好,卻老是愛鬥嘴的兩人,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地說:「……還是先逛吧?」
「說得也是,逛比較重要。」說完,克羅維牽著希薇就往前走。
展翊苦著臉,「一天沒嗆我是會全身不舒服喔……」
「越吵感情越好。」我和菲伊娜相視一眼,一起推著展翊。「好啦,快走。」
放眼望去,東西多到眼花撩亂。首飾手環吊飾,衣服帽子鞋子,皮包錢袋領夾,編織彩繪繡花……意料之內的都有,出乎意料的也有。總之,就是應有盡有。
東逛西看,左揀右挑,走到腿軟,逛到晚餐時間都還沒到盡頭。
眾人疲憊不堪,決定今天暫時先到這裡,剩下的明天再來。
回到展翊家,撲鼻而來的是飯菜香,對早已飢腸轆轆的我們而言,這無疑是最大誘惑!
吃完整理完,沒事就去休息了,反正還有很多天,不急。
 
第二天第三天,我們首先把未逛完的攤販大致繞完一圈,之後就讓展翊及菲伊娜當嚮導,帶我們踏遍青山綠水、枯枝白雪。
這兩天我們也跑到寂森去尋找覓莧,因為翊媽媽需要用這個來抑制病情。也是在這時候我們才知曉為什麼他們一家人會獨自住到這,而不是和其他人一樣集中在市集或居住域。只因為喜歡,因為翊媽媽喜歡空闊草原,喜歡自家前面是一片草原,喜歡安靜生活但偶爾喧鬧,喜歡親近自然而避免過多人工添加……而剛好,這裡符合理想的一切。要喧鬧,就到市集上逛逛走走;要安靜,就待在屋外草地,寫生、閱讀、午睡。
翊媽媽的身體不好,翊爸爸就體貼得幾乎全部順從她的想法,然而翊媽媽也沒因為這樣而恃寵而驕。兩個孩子也十分體貼,總是自動自發的幫忙。像上次菲伊娜到寂森找覓莧也是希望媽媽不要因為覓莧難找而少服,甚至是拒服。
全家人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卻比許多有血緣關係的家庭更溫馨、更像一個家庭。
展翊也曾經說過:「雖然給我生命的父母已經過世了,但是我並不難過,我還有另一對疼我愛我的父母。只要我好好珍惜這條生命,我想就是對生父生母最好的回報了。況且,跟許多人相比,我已經幸運很多了。有人和家人相處,是只要一見面就吵,隔個三五天就大吵。家不是家,一點都不溫暖。」
仔細想想,人總是在擁有時不懂得珍惜,非要等到失去後才萬分後悔,這是何苦呢?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時間不會重來,但是想像卻不一定為真,何不思考、想像當失去時的心情,或許就更能把握珍惜了不是嗎?
與其等到不能挽回,不如就用想像來讓自己痛一次,這樣不是更划算嗎?
這兩天,一天比一天布置得更多,更讓人感受到慶典即將要來臨。到處都張燈結綵,迎接著期待已久的活動,而我們亦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