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四題 假期

 ☆☆☆
 
呼,終於結束了!
褚冥漾感動著,這磨人的校慶終於畫下句點了!!
再多來幾次,他絕對會崩潰!!!
 
褚冥漾勤快地掃地、排桌子,他從來沒有一刻覺得打掃是這麼快樂的一件事!
 
「冥漾……你沒事吧?」剛倒完垃圾,逮到時間和褚冥樣說話的衛禹問。
 
「我?我很好啊!」褚冥漾一臉奇怪,「怎麼了?」
 
「就是……」還來不及把自己的擔憂解決,就被打斷。
 
「小公主,我來了。」
 
不久前才聽過的聲音,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讓人一時想忘也忘不掉。
但是……小公主?!
 
沒有人回話,幾個旁觀的人看戲,主角本身裝作沒這回事,依舊故我的忙碌著。
 
「不理我?」伸手想去抓人。
 
「不要碰冥漾!」衛禹撥開來人的手,擋在褚冥漾身前。
 
「你是?」哪冒出來的毛頭小子?
 
「他是衛禹,是漾漾的青梅竹馬。」千冬歲從教室門口緩緩走了進來,站在衛禹旁邊。「那,聖學長,你為什麼出現在這呢?教室裡的人,應該沒有和你有關係的吧?」眼裡閃著精光。
 
「嘖,是雪野家的孩子,依舊這麼伶牙俐齒。」
 
「跟學長比起來還差得遠呢。」淡淡地反駁,「不過學長找我朋友有什麼事嗎?」
 
「原來他是你朋友?」聖看看兩人身後的褚冥漾,再看看千冬歲,嘀咕著:「怎麼兩人個性差這麼多?」
 
「聖學長確定還要花時間在這?不去跟你的『後宮』談情說愛?」挑眉,他以為他沒聽到嗎?
 
「雪野學弟真愛說笑,我現在有事想找你們後面的人。」意思是:你們可以滾蛋了!
 
「那你現在就可以說了。」衛禹仍然不肯讓步。
 
衛禹一臉無懼、挺身護在青梅竹馬身前。
他要保護他!這個想法從很久以前就有了。
這個把自己困在牢籠裡的孩子好不容易慢慢走了出來,怎麼可以讓他再被嚇得縮回去呢?
衛禹早就下定決心會帶著褚冥漾走出他封閉的心,然後他就可以……
 
「你……」聖微微睜大眼睛,隨後恍然大悟。「原來不只他,連你也……呵,真是有趣呢!不知道還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樂子呢?但是,」眼睛瞇了起來,有些陰鷙,「他是我的。」
 
說完話,聖就帥氣的走人。
留下逃避現實、默默擦著桌子的褚冥漾,成功捍衛重要之人的衛禹,以及對一切瞭然於心的千冬歲。
 
之前的猜測果然沒錯!但是這樣一來……
千冬歲皺著眉,深深覺得事態變得更複雜了。不處理好的話,對他們三個都會是傷害啊……
漾漾,你明白你的心了嗎?
 
 
鈴鈴鈴——
 
今天,雖然是星期一,但是由於前兩天的假日全奉獻給學校,學校理所當然的就要還兩天給老師學生,是為補假日。
只是不知道是誰會在這難得的休息日七早八早打電話給他!
 
沒看手機的來電顯示,只是順手的按下通話鍵。
 
「喂?」低沉沙啞的聲音,富有磁性。
 
『冰炎老師?』有些遲疑,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打電話給他!
 
「褚?」幾乎是在聽到褚冥漾的聲音時,冰炎就清醒了。
 
『那個……老師我遇到困難了……』
 
「困難?」他被欺負了?這個念頭讓冰炎緊張了起來。
 
『嗯……我數學不會寫……』
 
原來是這個……!拜託!不要用那種快哭快哭的聲音嚇他好不好?!
 
「那你現在到……」和褚冥漾約好地點後,冰炎說:「我等等去接你。」
 
『好,謝謝冰炎老師!』
 
結束通話後,冰炎起身刷牙換衣服。
 
沒想到這難得的補假還能見到褚!
冰炎揚起了罕見的笑容。
 
 
褚冥漾依約來到冰炎指定的地點,望著天空發呆。
 
他今天起了個大早,畢竟昨晚他一到家就立刻洗澡睡覺,充足的睡眠使得他精神奕奕。
 
早上,他總喜歡讀書,享受早晨的寧靜時光。有時也會出去散散步,漫步在晨曦下,經過樹下時感受點點陽光灑在身上的感覺,不冷不熱的適宜溫度,讓他感覺到新的一天的美好。
 
而今天,他選擇在家裡算數學。
他有點不明白又好像有點懂,懂為什麼自己在這難得的閒暇日裡還要寫數學題,而不是閱讀課外書或打打線上遊戲。
 
寫著寫著,褚冥漾遇到了難題。
平常關關難過關關過的他,在現下遇到了瓶頸。
他總覺得自己應該會,卻怎麼樣也想不到答案。
抓抓頭,於是他call out求救。
 
 
一腳剛踏進去,褚冥漾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上午十點,在這個時刻,他第一次踏進冰炎老師的家。
不得不說,這的是好大啊!
既寬敞明亮,又十分的乾淨整潔,只不過……好像有一點……貧瘠?
 
「不好意思我家很貧瘠。」挑眉。
 
褚冥漾聽出這句話背後的含意:我家就是貧瘠不行嗎!
隨後他一臉慌張,冰炎怎麼會知道?!
 
「你剛才不小心脫口而出。」看了褚冥漾的表情,冰炎說:「別問為什麼我知道你想的事,你的表情把你出賣了。」
 
褚冥漾先是一臉驚恐,然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很疑惑。
 
冰炎覺得這樣的褚冥漾很可愛,但苦於自己還無法對他做什麼,於是便將人留在客廳,自己打算先去廚房弄點東西果腹。
 
「褚,你先寫題目,我弄個早餐再來教你。」說完就去廚房煎蛋。
 
沒有立刻動作,褚冥漾先是緩緩地環顧四周,心裡想著:不愧是被稱作為殿下的人!
冰炎老師不僅長得帥、有錢、能力又好,是眾人眼中一塊肥美的肉,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不過聽賽塔老師提過,冰炎老師的身世也確實不凡。
這件事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至於他本人則是不怎麼在意,畢竟和其他的家人沒什麼往來,小時候就是由父親的朋友——鏡、扇、傘三位校長撫養。
這些都是從賽塔老師那裡聽來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會對自己說這些。而褚冥漾在聽的同時,也不免感到悲傷。
 
或許是他和冰炎老師走得很近,所以比許多人看得更真確。
老師人很好,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若是他不小心要跌倒,老師也會即時拉住他;雖然不愛吃甜食,但還是會替自己準備一些甜點,在動腦過後補充一下……
在長時間的相處過後,他知道老師並不是像外表給人的冰冷印象。在他心裡,他其實很渴望溫暖,從他不自覺流露出來的眼神,褚冥漾知道冰炎其實很孤單。
 
褚冥漾發現自己很在意冰炎,也很為他感到心疼,更想要為他做些什麼。
這樣的心情很強烈,他好像抓住了什麼,可是又好像沒有,連他自己都快搞不懂自己的感覺了。
 
「褚?」
 
熟悉的稱呼讓褚冥漾回過神。
好丟臉!他竟然在當事人的家裡想著有關他的事!
幸好他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然他以後要怎麼面對他!
 
「還發呆?不是有問題嗎?」笨蛋!不要這麼沒有防備!就這麼放心他嗎?!
 
「啊?對對!」褚冥漾急忙從背包裡拿出題目。
 
「哪題?」冰炎放下手中的早餐,正想靠過去看。
 
發現冰炎的打算,褚冥漾開口:「老師你先吃,吃飽了我再問你。」
 
想了想,冰炎決定先吃,一邊觀賞自己喜歡的人,一邊吃著早點,真是一種享受。
 
褚冥漾開始動筆,偶爾抓抓頭,但很快就想到該怎麼做,便又刷刷刷地書寫。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不會的題目,現在突然都會寫了!
真奇怪!他很肯定自己在家不會寫,怎麼一來到這裡、冰炎老師在旁邊他就都會了?
難道只要有他在,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所有的難題都能迎刃而解?
 
「哪裡有問題?」解決早餐的冰炎問。
 
「呃……好像都會了……」褚冥漾窘迫地搔搔頭。
 
「那你繼續寫,有問題我就在這邊。」
 
 
這天,褚冥漾在冰炎家待到晚上,而午晚餐都是由冰炎親自下廚。
褚冥漾一邊訝異著冰炎的好廚藝,一邊稱讚以後嫁給他的人有口福了。
 
他們聊了很多平常不會聊的話題,也聽到彼此小時候的趣事,褚冥漾更是在談話的過程中看到冰炎的笑容。不是冷笑、皮笑肉不笑這些在褚冥漾眼中不是笑的笑,而是發自內心的。
第一眼看到時褚冥漾愣住傻住了,隨後小臉不自覺地紅了。
 
他很喜歡像今天這樣和冰炎談天說地,他想更加地了解他。
前幾天他都忙著話劇和校慶的事而沒和冰炎講到什麼話,最多就只是問問題。由於不敢對冰炎說他演主角的事,讓他那段時間一直悶著,而之後,特別是在冰炎知道後,他的臉色很不好,這使得他心裡不是很舒服、甚至是難過,所以能這樣說話真的讓他很開心,他真的很怕冰炎討厭他。
 
而現在這樣,他覺得彼此的距離更近了,而且他發現,他其實很想念冰炎。
明明沒分開,卻很想念。
 
所以能像現在這樣,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