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五題 讀書會

 ☆☆☆
 
「千冬歲,喵喵這題不會。」
 
「冥漾,快教我!」
 
「褚同學,可以請你教我這一題嗎?」
 
「雪野,我想跟你對這部分的答案。」
 
「千冬歲這題……」
 
「漾漾這個……」
 
第二次考試的逼近,讓褚冥漾與千冬歲的名字在一天之內被喊了好幾十次。
沒辦法,現在不問回家還是不會,然後考試就會完蛋!
 
「這次的好難……冥漾,我去住你家,我們一起讀書!」
 
「可以,但是……」褚冥漾話還沒講完就被喵喵打斷。
 
「吼!禹禹怎麼可以這樣!不公平!」喵喵噘著嘴,看起來一臉不滿。
 
「乾脆辦個讀書會如何?」千冬歲推推眼鏡,提出想法。
 
「好主意!」喵喵高舉雙手,大大地贊成。
 
「你們覺得呢?」
 
「好是好,可是地點……」褚冥漾擔心著,他家可沒有大到可以擠得下這麼多人,就算可以,也沒有那麼多的房間啊!
 
「這個沒有問題,可以在我家。」
 
「可是你現在不是……不用問他嗎?」猶疑困惑著。
 
「可以的,不用擔心。」千冬歲信誓旦旦地保證。
 
目前,千冬歲和夏碎住在一起,至於和家裡是如何溝通,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千冬歲只是在校慶結束之後和大家他和他哥在一起了,一臉很幸福。然後就時常看見兩人的恩愛畫面,讓褚冥漾和衛禹臉紅、喵喵興奮尖叫。
 
他們由衷地祝福好友,但礙於關係,所以知道的也只有他們幾個,外加一些和他們十分熟稔的老師。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們?」
 
「不會。」頓了頓,「漾漾,該不會是你不想來所以在找藉口吧?」千冬歲故意瞇起眼睛,裝作想觀察褚冥漾有沒有說謊。
 
「沒有沒有!」褚冥漾搖頭,「我想去!但我怕會造成你們的麻煩…..」
 
「既然是我提議的,我怎麼會嫌麻煩?漾漾你太多慮了!」千冬歲搖頭無奈,他這個朋友就是會想太多,但或許也不能怪他吧,畢竟他以前……那些該死的同學!
 
「那就這麼決定囉!」喵喵拍板定案。
 
是說,她是不是個故意忽略另外一個人呢?
 
 
當天晚上——
 
「打擾了!!!」站在千冬歲身後的三人異口同聲地說。
 
開門的夏碎露出招牌的鄰家大哥哥笑容說:「歡迎歡迎。」
 
大家進門、來到客廳後,夏碎開口:「你們先看書,大概七點吃飯。」勾起意味深遠的笑容,「對了,等等還有兩個人會來。」
 
雖然大家疑惑著會是哪兩個人,但還是決定先讀書,畢竟這才是他們聚在這裡的目的,若為了其他事情而沒看到書,那就違背他們聚在這裡的意義、本末倒置了。
 
沒多久,椅子都還沒有坐熱,門鈴就響了。
 
夏碎去開門,門外站的是一名女子。
是庚。
 
夏碎解釋,若只有喵喵一個女孩子和男生整晚在一起,雖說是一起讀書,但對女生來講還是不好,家裡頭也會擔心,所以就請庚也來家裡。
 
「難怪家裡沒有反對,庚庚已經和我家裡說過了對吧!」喵喵恍然大悟。
 
一番短暫的閒聊後,學生們繼續讀書,兩位老師則開始準備晚餐,偶爾替學生解惑。
直到陣陣飯菜香飄來,客廳認真讀書的人頓時覺得飢腸轆轆,這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
 
「先吃飯,等等再繼續。」從廚房走出來的庚溫柔地對學生說。
 
「可是不是還有一位?我們先吃可以嗎?」
 
「褚,他吃飽才會過來,不用擔心。」
 
褚冥漾點點頭,和其他人來到飯廳各自坐定後,大夥有默契地喊:「「「我要開動了。」」」
 
大家相視而笑,便開始享用兩位老師的愛心晚餐。
 
「歲,多吃點,你太瘦了。」不停地夾菜,碗滿了就改放盤子。
 
「哥,太多了。」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菜,千冬歲趕忙拉住夏碎。
 
「這樣不夠,來,這是歲愛吃的,多吃一點。」繼續夾菜大業。
 
千冬歲垮著臉,囁嚅道:「可是我吃不下這麼多……」
 
「別擔心,我會一口一口餵你吃,直到歲吃完。」燦爛的笑容。
 
其他人都專注在自己的飯菜上,彷彿吃飯是最重要的事,其他雜七雜八的都可以先放到一邊去曬太陽。
否則一頓飯下來,他們什麼都不用吃,光看閃光就看到飽了!
 
飯後,廚房就留給那對情侶,讓他們在裡頭為了洗碗這件事甜蜜的爭吵。情人間的問題,還是留給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冥漾,這題數學要怎麼算?」衛禹皺著臉,明明看起來很簡單,為什麼他就是解不出來!
 
他討厭數學。
為什麼一定要拐這麼多彎才可以得到答案?一眼就知道不是對大家都好?幹嘛一定要讓人匪夷所思、難以理解?難不成得不到答案才是最好的答案?
 
數學,簡單的讓人寫得開心,困難的讓人想得煩心。
所以他就是不懂,這麼極端的科目有什麼好的?
 
他曾經問過冥漾喜歡的理由,冥漾給他的回答是——
 
「面對數學有時候就像在面對人生,不可能無時無刻都輕鬆容易、事事順心,偶爾也會突然來點挑戰,讓人嚐到挫折。轉個彎,看到的或許是下個轉機抑或無底深淵,但不嘗試看看又怎麼會知道呢?寫錯了會灰心,解對了會無比開心,就像你,雖然我和班上其他人處不來,這讓我很灰心、傷心,但是有了你,我就很開心,打從心底認為——能認識你真好。」
 
「人與人的相處,本身就是一道題,對了就會更好,錯了就只能原地踏步。」
 
聽完的當下,他很高興,因為冥漾覺得能認識自己真好。不論是誰,聽到絕對會很開心。
雖然能稍微明白,但他仍舊不是很喜歡,但也不再那麼排斥。
直到現在,他有種感覺,數學會搶走他在意的人。這股預感讓他不自覺又開始討厭、排斥。
 
他想,他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喜歡上數學,甚至是和數學相關的一切。
 
「這題的話,要先這樣……」褚冥漾在計算紙上一步一步解給衛禹看。
 
叮咚——
 
這次夏碎沒有去開門,只是在廚房喊:「褚,幫我開一下門好嗎?」
 
回了聲好後,褚冥漾放下筆,砰砰砰的往門的方向小跑步。
 
門外站的是有著銀髮紅眼的人,好看的唇揚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冰炎老師?」
 
「不然我是誰?」有些好笑地注視著眼前自家小老師呆愣的表情。
 
「喔。」眼睛眨呀眨,對自己剛才脫口而出的話覺得好笑。夏碎老師和冰炎老師是搭檔,會來很正常吧。
 
「別發呆了,外面有風、會冷,還不趕快進去?想感冒嗎?」挑眉,話語間藏著對眼前穿著單薄上衣的人的擔心。
 
「啊!快進來!」他竟然看到呆掉了,好丟臉!
 
冰炎不需要人帶,自然知道哪裡是客廳,哪裡是廚房,可見他很常來拜訪夏碎。
 
來到客廳,冰炎把手上的紙盒放在桌上。「我帶了點心,晚點可以吃。」
 
熟識冰炎的人一定知道冰炎不吃甜的,瞭解的人一定明白他的用意,他,根本只為一個人準備。
 
「這是上次那家?」褚冥漾睜著大眼,唾液開始分泌了。
 
「對。」因為褚喜歡。
 
「上次那家?」衛禹疑惑地看著褚冥漾,等著回答。
 
「校慶不是補假兩天,第二天我去書店的時候碰巧遇到冰炎老師,之後我們兩個就去附近新開的下午茶店吃飯。」
 
「真好~」喵喵一臉羨慕。
 
「嗯……」衛禹一臉複雜。
 
「禹,你怎麼了?」褚冥漾有些關心地問。
 
「我沒事啦!冥漾,你不是還沒教完這題嗎?」故作開朗地轉移話題,阻止褚冥漾繼續問下去。
 
「你不說我都忘了,剛剛講到哪?」
 
眾人開始動作,該看書的看書,老師則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是看書就是改考卷,偶爾解解疑難雜症。
 
埋首前,夏碎和千冬歲對望,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