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六題 明白

 ☆☆☆
 
雖然考試迫在眉睫,但他們仍堅持不熬夜,不然考到一半睡著不是更得不償失?
況且老師也在這裡,怎麼可能讓學生們這麼晚不睡覺就只是為了考試?不是說考試不重要,而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兩相之較取其輕,才是好的。
所以九點半還不到他們就被趕去洗澡。
 
浴室有兩間,一間附在主臥室,另一間則在外面。
 
第一輪是喵喵和衛禹,之後的順序是千冬歲、褚冥漾,再來是庚與冰炎,身為主人的夏碎則是最後。
 
當前兩個進去後,老師們留下剩下的兩個學生便去討論他們大人們的事情。
 
褚冥漾和千冬歲默默地收拾自己的物品,一時無語。然而這個平衡很快就被打破了,來得突然,也來得直接。
 
「漾漾,你有喜歡的人。」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由於太過意外,以至於褚冥漾呆愣三秒才反應過來。
 
「有嗎?沒有吧!」這是回過神後的直覺反應——否認。
 
「有。」千冬歲加強語氣。「漾漾,是你不曾想到那方面。只要你仔細去想,你一定會發現。」
 
先是皺了皺眉頭,褚冥漾便開始去想,每個細節都沒放過。
只見他表情從一開始的皺眉跳到嘴巴微張的訝異,再到滿臉的難以置信,最後轉回平靜。
 
「漾漾,發現了嗎?」直到確認他明白自己的感情後,千冬歲才開口。
 
「嗯……」褚冥漾臉紅、小聲地應聲。「不過為什麼千冬歲會突然提到這個?」
 
面對好友的這個問題,千冬歲有些不自在地推推眼鏡,「好奇。」最主要是替哥還人情,千冬歲在心裡補充。
 
「另外就是,漾漾你如果不快一點搞清楚對彼此都會造成傷害喔。」所以他才直接開口、讓他去想,否則他這塊木頭到畢業都不會找到答案吧!
 
「彼此?為什麼?」一臉茫然。
 
「這我不能說,他們也不會希望我告訴你。」
 
「是這樣嗎?」
 
褚冥漾有些懷疑自己和千冬歲是不是不同調,不然他怎麼有一種越來越混亂、越來越複雜的感覺?
喜歡上一個人不是件單純的事嗎?為什麼好像除了自己喜歡的那個人還多了其他角色?
如果千冬歲指的是聖的話,明講不就好了?不能說的原因難道是因為多的那個人物和自己很熟?
 
不懂,他真的不懂。
 
「就是這樣。」千冬歲自然看得出友人的不明白,但他實在無法直截了當地說出口,因為他和他的關係說不定會因此形同陌路……
 
一切端看他怎麼做、怎麼說啊!
漾漾!他能當的角色只能從旁提醒、居中協調啊!
感情這種事別人是無法插手的,
他,會怎麼做——?
 
正當千冬歲焦急地在心裡思來想去,還想講些什麼的同時,他聽到有腳步聲朝他們走來,微啟的唇馬上緊閉成線。
 
「我洗好了,下一個換誰?」來人正是衛禹。
 
「換我。不過漾漾你真的不先洗嗎?」
 
「我想等一下,千冬歲先吧!」
 
「那……好吧!」千冬歲往浴室的方向走,在轉角停留了下,喃喃地說:「要好好想想啊。」
 
至於他們有沒有聽到,這就不得而知了。
 
 
喵喵洗好已經是千冬歲進去十分鐘後的事了。
這也沒辦法,女孩子洗澡總是會比男孩子慢一些。
 
在褚冥漾進去前,老師們的談話依舊在進行,看來一時半晌還不會結束。而喵喵和衛禹早在褚冥漾洗澡前就已經聊開了,話題繞在考試上,不外乎就是好難、為什麼要考試之類的內容。
 
褚冥漾拿好衣服、走進浴室,將浴室的門關上鎖住,把聲音隔絕在這扇門之外,只留下安靜。
 
摘下眼鏡,鬆開髮圈,烏黑的長髮隨著寬衣解帶的動作而微微搖擺。
前一個人留下的熱氣還殘留著,好像看得到卻又看不清楚的不確定總是會讓人心癢難耐,想一探究竟、看個明白。
隨著膚色面積裸露的越多,視覺所見的水氣讓整體霧濛濛的,誘人無限遐想。
 
在轉開水龍頭的那一剎那,水噴灑了出來。
褚冥漾走進水落下的區域,享受著熱水拍打在身上。寒氣經由皮膚被暖呼呼的水趕出體外,身體就像被暖暖的保護膜包裹著,阻絕了冷空氣。
 
隨著水的拍打、沖刷,褚冥漾覺得今天一整天的疲憊、緊繃都得到了釋放,有一種被淨化過後的輕鬆、寧靜與祥和,腦袋也不再混沌。
 
擠了些洗髮精,褚冥漾開始用指腹替頭部按摩。
而後順著墨色長髮輕輕地、溫柔地往下滑,解開相互纏繞的髮絲。
 
盤根錯節的思緒似乎也隨著三千髮絲的解套而緩緩鬆開、條理清明。
水流帶走泡沫,好像也順便驅散纏繞在某個角落的迷霧,腦海被掩藏住的事實清晰了起來。
 
如果說千冬歲的話是一個契機、一個開端,那麼現在褚冥漾所想的就是一切的因果。
因為體貼讓人安心,因為強大讓人崇拜,因為美麗讓人有距離,因為所有的因為,心淪陷了,陷在名為「冰炎」的漩渦,深得無法自拔。
 
原來,早在發現時,已經陷進去那麼深了……
 
褚冥漾覺得要愛上冰炎根本不是件難事,而最令他不解的卻是,身為學生的他竟然會愛上老師?!
只能說戀愛這件事情一定是由奇妙構成的。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很神奇,也很匪夷所思,甚至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愛上冰炎……似乎是一種不會開花結果的愛戀……
 
能不能不愛?
既然愛不會有結果,那他可以選擇放棄愛他吧?
但偏偏心無法抽離這泥沼,反而越發深陷。
 
褚冥漾輕嘆口氣,把頭髮用毛巾包起來,開始洗身體。
白色的泡泡附上被熱水染上微紅的肌膚,紅與白的交錯宛如那人的髮絲,絕無僅有的美卻也意外的相容。
 
邊洗澡邊想著與冰炎一起的一切,他發現,自己對冰炎並不了解,所知道的事很多都是透過第三人,這樣的認知讓他難過。
 
當只有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他發現冰炎對他很好很好,和平常相比,面部表情也相對柔和許多。
或許,只是或許,他想,會不會自己在冰炎心裡也佔有一點點的特別呢?
 
 
褚冥漾走到客廳,客廳只剩下夏碎一個人。
 
「褚,大家已經在房間休息了,我這就帶你過去。」
 
「好,謝謝。」
 
夏碎邊走邊解釋:「因為只有一間房間有床,所以就給女生們睡,你們三個男生睡一間和室。」
 
「嗯。」
 
「有沒有想過要告白?」天外飛來一筆。
 
「嘎?」錯愕,但隨即想到可能是千冬歲告訴他的。
 
「褚,我覺得你可以去試著去告白喔。」夏碎露出鼓勵的笑容,「到了,快進去吧!別感冒了!」嘖嘖,真不知道「他」看到的表情會是什麼,真想看啊!
 
本來已經紅潤的臉在聽完夏碎的話,更加火紅了。他吶吶地說:「夏碎老師也早點休息。」
 
「晚安。」
 
「晚安。」
 
站在門前,褚冥漾內心糾結著。
都是他們啦!他現在要怎麼面對冰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