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七題 輾轉

 ☆☆☆
 
逃避不會讓問題消失,褚冥漾深呼吸一口氣,敲了敲門後打開——
 
「冥漾,你洗好了?」
 
「對。」左右看了看,房間很寬敞,讓他們三個人睡也不會太擠。不過……「冰炎老師呢?」
 
「他去洗澡。」等褚冥漾坐下後,衛禹很順手就幫他擦頭髮。「不過,冥漾你洗真久,久到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昏倒在裡面了。」
 
「禹,洗澡是一種享受,又不是戰爭。」
 
幸好冰炎老師現在不在,不然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沒注意的時候還好,一注意到,就變得異常的在意,更會時不時地想到。
 
該怎麼辦呢……
難道要像夏碎老師說的,去告白?
失敗的話以後不就很尷尬?
 
默默幫褚冥漾擦頭髮、吹頭髮的衛禹,驀地開口:「冥漾,我……」
 
這時,門開了,衛禹本來要說的話也吞回去了。
 
來人罕見地愣住,「褚……你們平常都是這樣?」
 
「怎樣?吹頭髮?」看到冰炎點頭,褚冥漾繼續說:「我不喜歡吹頭髮,禹怕我以後會頭痛,所以有時候他會幫我。」
 
禹?叫得真親密!
嗯哼,吹頭髮?以後只能是他的工作,至於現在……他忍!
 
不過不得不說,冰炎在進門後第一眼看到褚冥漾,他先是被他短衣短褲的樣子蠱惑住。沒有被遮掩住的白皙皮膚帶著洗完澡的紅潤光澤,紅撲撲的小臉更是誘人的可口!
但是一想到見過褚冥漾這副模樣的還有其他人,他心裡就是有著說不出的悶!
更何況短褲在膝蓋以上、露出了四分之一的大腿,他更不滿了!
 
眼尖地,冰炎發現了隱藏在褲子下、若隱若現的青黑色皮膚。
 
三步併作兩步,冰炎飛快地來到褚冥漾身邊、蹲下。
將短褲往上拉,青黑的部分立即暴露在他們眼前。
 
「褚,這是?」皺眉。
 
「咦?什麼時候有的……?」擰著眉,褚冥漾想不起來。
 
「真是的,冥漾怎麼老是這麼不小心?」鼓著臉,抱怨。
 
「對不起嘛……」吐著舌頭。
 
看著他們一來一往,他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像是局外人。
是年紀的差距讓他們有隔閡?還是相處時間的長短讓他們有著鴻溝般的距離?
不管如何,他討厭這種感覺。
 
但是,會改變的。
他有自信。
 
雖然多了個瘀青,但是依然不減白嫩肌膚的誘惑。
至於冰炎之前看過的傷,現在連淡淡的疤痕都沒有,提爾的藥果然很有效!
改天去多要一點好了,冰炎盤算著。
 
 
一切都準備好了,三人便早早熄燈就寢。
 
褚冥漾睡在兩人中間,望著天花板。
 
自己喜歡的人就躺在自己的左邊,是人都很難冷靜吧?
有點睡不著……
褚冥漾懊惱著,這樣可不行,明天要考試,快睡快睡……
 
闔上黑曜色的雙眼,褚冥漾開始數羊……
 
 
冰炎背對著褚冥漾。
 
他不敢面向他,他怕他會忍不住抱他。
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他總是想像自己摟著褚冥漾睡去。
而如今,人就在身旁,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叫他要怎麼保持冷靜?
 
寶石紅的雙眸,慾望和忍耐流轉著。
在這個內心騷動不已的夜晚。
 
 
衛禹側睡面朝牆壁。
 
他不喜歡三個人一起睡。
不能只有他和冥漾就好嗎?多出來的那個人真的很礙眼。
浮躁的情緒滿溢,冷靜蕩然無存。
 
他打從心底不喜歡冰炎。
或許是冰炎和褚冥漾兩人可以熱烈地討論數學,他無法加入、參與其中。
他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好得很,他不准有人跟他搶。
冥漾,是他的!
 
黑色的眼睛此刻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
 
 
倏地,他睜開眼睛。
 
怎麼辦,數羊也沒有用,不會就這麼一直到天亮吧?
褚冥漾小巧精緻的臉龐皺在一起。
 
都怪千冬歲啦!
如果他不要點醒他,他今天絕對可以睡個好覺的!
現在倒好了,嚴重失眠,明天考試怎麼辦!!
但他也該感謝千冬歲,不然他大概不會發現自己喜歡上冰炎老師的這個事實。
 
那他,要不要和其他人說這件事?
朋友間不應該有祕密,況且這樣的事,通常會和朋友說的,不是嗎?只不過……
 
褚冥漾擰眉,他其實有注意到,衛禹不喜歡冰炎,不是普通的不喜歡,而是非常。
他不是很明白為什麼,雖然冰炎常臭著一張俊臉,但能力確實是一等一的好,教得也淺顯易懂,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老師!總不會因為衛禹不喜歡數學,連帶相關的一切都跟著排斥?更難道……是他喜歡的人喜歡冰炎老師?如果是這樣的話真的就沒辦法了……
 
嗯……那就除了千冬歲以外的人都先不要講好了……
 
褚冥漾想著一些與明天考試無關緊要的事情,翻來覆去,直到凌晨三點多才沉沉睡去。
 
 
冰炎闔上他美麗的雙眼,靠著他敏銳的聽覺注意著另外兩個人。
 
衛禹是最早睡去的,不過浮躁地反覆好幾次,不難想見應該是眉頭深鎖。
到底是在煩惱什麼,冰炎心裡多少有些譜。對自己感情遲鈍,不代表對別人也是。
而褚冥漾雖然同樣翻過來又轉過去,但聲音很小,依他的個性,大概是怕吵醒其他人。現在應該正哭喪著一張臉,唉嘆著該怎麼睡著吧!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褚冥漾終於學會怎麼「睡著」了。
至於冰炎,他仍然清醒著。
對他而言,一兩天不睡沒什麼大不了的。沒意外,今晚注定是個不眠夜了。
 
冰炎正思索著乾脆起身看書時,背後一個溫暖的體溫靠近、貼在他的背上。他微微一震,輕輕翻身,是褚冥漾。
或許是天氣冷,褚冥漾下意識靠近溫暖的地方。他蹭了蹭,滿足的笑容掛在嘴邊。
對於褚冥漾的投懷送抱,冰炎決定繼續躺著,然後——將人攬進懷裡。
今夜,肯定是無法成眠,但他甘之如飴。
 
三個人三種情緒流轉,在這輾轉難眠的夜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