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八題 嫉妒

 ☆☆☆
 
第一天考試結束後,褚冥漾等人依舊到夏碎家集合,準備第二天的讀書會。所有的都和第一天一樣,女生一間,男生一間,兩位主人一間。
那晚,冰炎和褚冥漾依然相擁而睡,不同的是,這回冰炎睡得很香甜。然而,早上起床時,平靜被打破,碎了滿地。
 
那天,衛禹難得早早醒來,第一眼見到的是青梅竹馬抓緊老師的衣服,而老師的大手則橫放在對方腰際、下巴靠在褚冥漾頭頂,更令他瞠目的是,兩人雙腳交疊、相偎緊靠、滿臉幸福。
他瞪著一對眼睛、嘴角抽搐著,沒多久,相擁的兩人醒了過來。冰炎對著眼神還迷濛的褚冥漾問早,後者一臉呆樣地回應,宛如新婚夫妻般。但隨後,褚冥漾一臉驚恐地嘴巴開開合合、講不出半句話。
經過一番短暫的吵雜後,褚冥漾相信一切都是個意外,而起因還是自己。不過,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他覺得真是丟臉丟到家了!至於其他人,根本沒人相信,即使這是部分事實。
 
那一天的考試,褚冥漾總會不小心失神想到早上的糗事,但不否認,在冰炎懷裡的感覺很好,嗅著他身上的味道,很安心。當褚冥漾想到這,小臉就燒了起來,也因為走神而考卷差點寫不完。
此外,他也注意到千冬歲的反常。千冬歲在那天只要看到夏碎就會臉紅,講話也支支吾吾,還落跑了好幾次。後來,褚冥漾不經意地瞥到圍巾下的脖子,是滿布的紅痕,他大概明瞭了千冬歲的詭異行徑,為此,他也感到很害羞。
 
雖然兩人都如此失神反常,卻依舊不影響他們的成績。
這或許該感謝平日的累積。
 
 
第二次段考結束後一個星期,學校臨時舉辦歌唱比賽,提早慶祝不久後的聖誕節。
聖誕節若在平日,Atlantis高中會自動放假,24和25兩天都放假,讓學生們去玩一玩。學生本就不該只會讀書,玩樂也是件重要的事,畢竟年輕不留白嘛!所以,Atlantis每年都會舉辦一些和聖誕節有關的活動或是競賽,作為提早慶祝。
今年,校長決定辦一場班際歌唱大賽,歌曲當然是和聖誕節有關的,但必須是英文歌。至於要如何呈現,簡單就好,畢竟準備時間也不多。
特別的是,學校會準備禮物送給前三名的班級,而禮物,當然是非常非常的好。每年送出的禮物都讓學生們驚嘆——學校還真是有錢!
 
為此,一年C班在班長歐蘿妲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地朝禮物看齊,誓言非得不可!
 
 
每班都差不多時間開始準備,一切也都進行得很順利,直到比賽前兩天——
 
「哇靠!那個女生好漂亮!」
 
「在哪在哪?」
 
「那邊啦!冰炎老師身邊的那個大美女!」
 
「真的耶!正點!」
 
校園裡多了個美女,已經鬧得整個學校沸沸揚揚,絕大多數的男同學想去搭訕又不敢,只能遠遠望著留口水,唯有極少數的人敢向前搭話。不僅如此,這位大美人似乎和冰山老師——冰炎很熟,那就不是沸沸揚揚四個字可以形容的,簡直比天皇老子出來遊街還更為熱鬧、更讓人議論紛紛。
 
經過輾轉的口耳相傳,全校的人都知道那名女子是誰,而後,更是有奇怪的傳言傳出。
 
「聽說她是冰炎的女朋友!」
 
「不是不是,好像已經訂婚了,是未婚妻才對!」
 
「好像明年初要結婚了。」
 
「不會吧?那我不就沒希望了?」
 
「我都沒機會了,哪輪得到你?」
 
「不~我的白馬王子~~你怎麼狠心不要我?」
 
「只要沒結婚都還有機會!」
 
「對對!」
 
「那就……」
 
 
Atlantis鬧得沸沸揚揚,隨處都可見到有人在討論那女子。
 
「那個人叫奈娜,是小冰炎老師和夏碎哥一屆的學妹。姣好的外貌讓她有不少粉絲,甚至還有後援會,背後龐大的粉絲團是少數可以和他們匹敵的人。據說她非常戀慕大她一屆、幾近萬能的學長,所以想盡辦法和冰炎認識、交朋友,最後表白,但是以失敗收場。她並沒有因此灰心,反而再接再厲,期望某天能得到冰炎的青睞。她認為,冰炎身邊不可能出現比她更漂亮身材又好,更別說有聰明腦袋的人,所以她願意等,花多久時間都沒問題。而這次出現,就是為了能抓住他的心,然後雙宿雙飛。」
 
這些都是情報達人千冬歲在奈娜第一次出現在冰炎身邊後一個小時帶來的消息。
 
而現在,千冬歲和褚冥漾兩人在校園的一隅悄悄討論些什麼。
 
「漾漾,你再不告白,冰炎老師就要被搶走了。」真令人擔心。
 
「千冬歲,你覺得我有哪個地方比得過人家?」苦笑。
 
「當然是——」他喜歡的人是你啊!
——可惜千冬歲不能說出口。
 
「總之,試試看,不要還沒有開始就先放棄。」語重心長。
 
「嗯……我知道……」但做不到。
 
望著友人越發苦澀的笑容,千冬歲思考著:還是請夏碎哥從冰炎老師那裡著手?
 
 
這晚,褚冥漾一如往常留下來練習數學,千冬歲也因為夏碎的加班跟著待下,所以四人在開始前先到校外解決晚餐。
 
在返校的時候,夏碎和千冬歲要去買東西而暫時脫隊,只剩冰炎及褚冥漾繼續前進。在進門前,褚冥漾決定先去上廁所,就讓冰炎一個人先進去。
 
如廁後,褚冥漾站在鏡子前面。
鏡子裡的他背著書包、長髮被整齊的綁在腦後,小巧的臉上戴著看似笨重的大眼鏡。眼鏡後的墨瞳染滿複雜困惑的思緒,到底該不該告白?
 
褚冥漾不斷地問著自己同樣的問題,也假設了許多可能的結果,偏偏最重要的機率他無法得知。他唯一曉得的就是——他沒有勇氣開口,沒有膽子面對,更不想破壞現在的平衡。
只要什麼都不說,維持這樣的關係也不錯,他是很知足的。
畢竟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他的心現在小小的,不要求太多,只要能待在喜歡的人附近,他就很心滿意足了。
所以告白這檔事,再看看吧。
 
但當褚冥漾回辦公室時,他發現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他的心似乎已經無法安於現狀,亦不再是小小的、不奢求太多的了。
真糟糕,比他想像中得還嚴重,根本就是已經沉下去了!
陷得越深,渴望的也更多。
 
辦公室除了熟悉的銀紅色,還多了陌生的栗子的色彩,不是話題人物奈娜是誰?
 
只見她離冰炎很近,嘴角掛著大大的笑容,彷彿在聊什麼會令她神采飛揚的主題,而總是酷著一張臉的冰炎也難得揚起了有些溫度的笑容,縱使只是淡淡、稍縱即逝的微笑,褚冥漾還是有捕捉到。
 
難道……謠言是真的?
小小的腦袋,管不住的是胡思亂想的思緒。
 
心越來越悶,陌生的情緒湧現,他不希望她膩在冰炎身邊、和冰炎有說有笑、與冰炎有親密接觸……
褚冥漾抓著胸口,妒意滿溢。此刻,他明白了什麼是嫉妒,但他討厭死了那種感覺!
 
而後,他回家了,但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到家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