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年(聖誕節賀文)(冰漾)

 十年了,他們在一起十年了。
 
一起走過了十個春秋寒暑,他們會再走過一個十年,兩個十年,三個十年……
 
這輩子,一定會有對方的身影相伴,從相遇的那一天,早已緊緊繫住——
 
☆☆☆
 
「褚,起床了。」
 
「唔嗯……再讓我睡一下嘛……」褚冥漾蹭著他眷戀的大手,像隻撒嬌的小貓。
 
「褚……你確定還要睡嗎?」低沉的嗓音,帶了點魅惑以及情慾。
 
惡質地在對方敏感的耳貝上噴灑屬於自己的氣息,薄唇近的幾乎可以感覺到雙唇的熱度。冰炎不安分地將另一隻手移至褚冥漾的腰間,摩娑著對方滑嫩的肌膚,有越來越往下的趨勢……
 
雖然理智很清楚是自己的過度縱慾讓黑髮戀人疲累不堪,但他就是很難壓下對褚冥漾的慾望。隨著日子的演進,「想要」的感覺也等比攀升,完全沒有膩或者其他的感覺。
 
愛戀,沒有減緩的趨勢。
 
「亞!我、我醒了!」一感覺到不屬於自己的溫度在腰側處游移,褚冥漾霍然睜開還有些迷濛的墨眼。
 
「來、不、及、了。」在戀人的耳畔一字一字地說完,就欺上對方的唇。
 
吻,如狂風暴雨般地落下。
 
冰炎俐落地脫掉褚冥漾身上的衣物,那屬於他的,如今卻穿在戀人身上的衣物。
他喜歡在激情過後讓對方換上自己的衣服,讓情人裡裡外外都是他的味道。
他知道,他的占有慾很強。
但,那又如何?
 
穿著情人過大的衣服,褚冥漾總是很害羞,因為這樣就好像被銀髮戀人擁抱在懷裡,衣衫上熟悉的味道,總讓他眷戀不已。
他明白自己對另一半有多大的影響力,一個平平無奇的舉止,就可以輕易撩撥對方。
雖然自己的「想要」沒有對方來得強烈,但對彼此的肌膚之親、歡愛,多少還是很想要的。
 
彼此相愛的兩人,褚冥漾在冰炎的身下,嬌吟低喘,黑色與銀色交織、相纏。
 
房內,一片旖旎春光。
 
 
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一點多的事情了。
 
「唔……亞……都是你啦!」哀怨地瞅著戀人,他的腰好痛,肚子也好餓。
 
大手替戀人按摩,不大不小的力道讓褚冥漾舒服地嘆息著。「……不要那樣看我,除非你想要再來一次。」
 
「唔……」褚冥漾羞紅了雙頰,對於紅眸裡的慾望,再熟悉不過了。
 
雖然知道自己對銀髮情人的影響力,但他還是抓不到該怎麼樣才不算撩撥戀人。那些他認為不是誘惑的動作,或是很自然表現的神情態度,戀人總是會化成野獸,狠狠地愛他,深深地把「他」埋進他。
如果是他自己主動去誘惑,那他隔天離開床的機會就會十分渺茫。
 
「亞,我們出去逛逛順便吃飯?」今天是難得的聖誕夜,他可不想待在床上一整個下午!
 
「好。」寵溺的笑容。
 
 
兩人來到成為戀人的那一天的廣場,周遭的建築物沒有多大的變換,最多就是變得陳舊、深暗。然而還是有改變的地方,像是舊時轉角的書店如今成了CD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多了一隻有著咖啡色斑點的白色小狗……
 
冰炎牽著褚冥漾的小手,漫步在過往熟悉的街道上。
 
褚冥漾圍著當初那日冰炎替他圍上的白色圍巾,雖然他事後想還給對方,但偏偏對方固執地不肯收回,他只好自己編織一條墨藍色的圍巾給對方,就是冰炎現在戴的那條。
其實,他有小小的私心,希望在那顯眼的位子,告訴別人,他是他的。
 
曾經,冰炎抱怨過,圍巾為什麼不織長一點,這樣就可以兩人圍一條了。而他只是紅著臉,不承認自己的確有過那樣的想法,只是沒有付諸實行的勇氣罷了。
 
「啊,這裡是你跟我告白的地方!」褚冥漾得意洋洋,雖是許久沒來的地方,但對他而言是意義特殊的地點,他是不會忘記的。
 
輕笑,「也是你哭得淅瀝嘩啦的地方。」
 
「唔!好丟臉!」小臉立刻垮了下來。
 
在黑髮戀人額上烙下如羽毛般的親吻,冰炎說:「不,很可愛。」
 
不管在一起多久,褚冥漾總是很容易臉紅,單純可愛的個性完全沒有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減少、消失,依然保持著最原始的模樣。
 
外表也沒有多大的改變,依舊是長髮飄逸,不同的是總是掛在鼻樑上的眼鏡不在,乾淨明亮的黑曜石的雙眼就這樣毫無遮蔽的顯露出來。
 
他就愛那樣的雙眼,那雙映照著自己模樣的墨瞳。
 
 
聖誕節前夕的歡樂氣氛,感染著褚冥漾,讓他像個孩子般雀躍興奮不已。
 
街道旁,廣場上,到處都擺有聖誕節相關產品,冰炎與褚冥漾兩人一攤攤逛,緊牽著的手完全沒有鬆開的跡象。
 
在旁人眼裡,他們是對幸福的情侶,而事實也是如此,但只有他們自己曉得,他們是經過了什麼考驗、難關才走到今天。
 
因為得來不易,所以更加珍惜。
 
冬天,夜總是很快就降臨,可是街燈以及樹上的燈泡又讓世界亮了起來。
看了看廣場上的大鐘,離約定的時間差不多了,他們便來到廣場上等待。
 
在等待的時候,褚冥漾做了一件大膽的事,雖然不是從未如此主動過,但就是因為少,所以才稀有,也才更加讓人意外。
 
雙臂來到冰炎的頸子處,環繞過去,微微墊起了腳尖,說明了他們身高上的差距,總是掛著笑容的唇瓣往戀人緊閉的嘴靠近,心裡得意著俊臉因為他的舉動而浮現出的驚訝。
 
一開始雖然很吃驚,但冰炎很快就奪回主導權,逐漸地加深這個吻,舌頭靈活地敲開黑髮人兒的貝齒,邀請對方一同與他嬉戲遊玩。
 
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下,兩人親密地來段火辣辣的法式熱吻。
為這大寒冷的天氣,添上愛情的溫度。
 
黑與白,交融,不突兀,反而意外的相融。
 
 
喀擦——
 
近距離的聲音拉回了闔眼擁吻的兩人,兩人睜開眼,發現剛才的聲音是友人拿相機複製他們的甜蜜幸福。
 
「漾漾好幸福喔!」女性友人滿臉羨慕、陶醉。
 
「嘖嘖!冥漾什麼時候這麼主動了?」青梅竹馬的友人搖頭,很意外。
 
「墨鏡這種東西,就是要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平常戴著厚重眼鏡的友人,今天突然換上了墨鏡,換上了照理說應該在黑夜派不上用場的墨鏡。
 
「冰炎,天氣很冷,你應該『忍』得住吧?」腹黑的友人,不論何時,都想要捉弄一下自己的搭檔。
 
「你如果『忍』不住,先走沒關係。」攬著褚冥漾纖細的腰肢,冰炎毫不動氣。
 
發現冰炎的舉動,夏碎也不惶多讓,立刻將他的寶貝戀人攬進自己的羽翼下,與他分享自己的體溫。
 
「在閃下去,喵喵就要瞎了!」說是這樣說,但是她看得不亦樂乎。
 
「在放煙火之前,要先來一段閃光是吧?」衛禹深深覺得自己應該待在家,而不是出來讓人閃瞎!
 
兩對情侶彼此相互競爭,親暱舉動、細心呵護輪番上陣,直到——
 
咻——砰——
 
天空開起了美麗的花朵,鬧街上的眾人全抬頭仰望著夜空中綻放的煙花。
 
有情人的窩在情人懷裡欣賞,沒情人的自己一人或和朋友讚嘆、分享感動。
 
紅眸注視著不是天上短暫停留又瞬間閃逝的煙火,而是依偎在他身旁、握著他的心的黑髮人兒。
 
冰炎低下頭,對懷中的人兒細語,果不其然見到對方羞紅的臉,甚至連耳朵都燒紅了起來。
 
 
——褚,聖誕夜快樂。
 
還有,交往十週年快樂,我們會再一起走過無數個十年。
 
我的褚,我愛你。




這篇也可以算是"難解的題"的番外,
不過分開來看也是OK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