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080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 他們的愛情故事

 藍天白雲,微冷不熱的天氣正適合小憩片刻。
想是這麼想,不過說話聲那麼大,真的想睡也難吧……
在心裡嘆氣,沒辦法,又到這個時候了,早知道就不要接任務了,為了任務有兩天沒睡了……
其實兩天沒睡也還好,但在劇烈的精神轟炸下,兩天就宛如兩星期這般長……
「華、羽、祥!」
抽回陷入自我世界的思緒,名叫華羽祥的人回應著:「怎麼了嗎?」
「要走了!別發呆了!」
溫厚充滿歉意的笑容,「抱歉抱歉。」小跑步跟了上去。
前頭的兩人是負責今年學園祭帶領他們幾個的人。
兩位三年級現在學院的人帶領同樣是三年級的未來學院的學生。
「我會先帶你們去宿舍放東西,然後在去附近走走參觀,最後會帶你們到你們今年的攤位所在。」
在前面說明大致流程的兩人,明明看似水火不容,卻意外的默契極佳。
水藍色半長髮的男生以及火紅色及肩長髮的男生。
冷靜與熱情的交會,竟沒有一絲不協調。
相反的兩人,相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周圍不斷有人喊著他們的名字的粉絲吧!
不過,受歡迎的可不只他們,未來學院的人,就有一個受歡迎的程度遠遠高過他們——
「哇!羽祥同學!」
「轉來我們學院啦~羽祥~」
「不行!他是我們學院的!」
「他是哪間學院都無所謂,只要是我的就好~」
「是我的!」
眼看著暴動就要形成了,卻只因為當事人的一句話就消散不見。
「不要吵架,好嗎?」
說話聲比平常大一些,但依舊溫和,沒有絲毫怒氣。
「「「好!!!」」」
異口同聲,默契十足十的好。
確定暴動已經穩定,華羽祥掛著抱歉、無奈的笑,對帶領他們的水與火點頭致歉。
時間繼續流逝,行程也不斷進行,華羽祥只是默默地跟著,水火兩人也只是盡責地在前面領著。
到了看似目的地的環境,似水般的人緩緩地開口,淡淡地說。
「到了,這是你們今年的位子。」
清楚解釋東西擺放位置以及一大堆繁複的事情,不意外,未來學院的人幾乎全部都一臉茫然。但是,幾乎全部不是全部,還是有少數的人點頭表示了解,真正明白多少他們心裡有數。
不過,他們還是多少慶幸是由冷靜、條理的人來說明,若由另一位來說,可能話題會被扯遠好幾次,已經夠難明白的還讓人更聽不明白,這才慘。
「有問題的話可以來找我們,不然留到中午吃飯時再問也行。」如火般的人熱情如火,「加油啦!」
似水的人點頭表示再見,如火的人高高揮著右手,深怕別人看不到、體會不到他熱情的道別。
「我們開始吧!」幹勁十足的同學。
「今年一定會很熱鬧!」眼裡閃爍金光的同學。
「加油囉!希望能遇見懂得欣賞我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同學。
華羽祥在旁笑笑地看著他的同學,搖搖頭。
「那首先……呃,羽祥,他們剛才講要去哪裡拿材料?」幹勁十足的同學轉眼間就碰壁了。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拿。」
羽祥拍著旁邊體格壯碩的人,指著左前方,兩人並肩過去。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羽祥其實很喜歡班上的同學,跟每個人處得也都不錯,但總會感覺有隔閡、有一到無形的牆隔絕在中間。
不是沒試著打破透明的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況且,這也不是一個人盡力去做就一定可以完成的。
交流是雙向的,只有一方想要,另一方被動,交流就會受到阻礙,變得窒礙難行。
時間長了、久了,羽祥也不再嘗試改變,靜靜在一旁,有需要時付出,平時就觀察著大家,也是有趣的。
雖然如此,但有時候心裡難免空虛,只能安慰自己,只是時候未到。
 
時間:中午12:00
「呦,吃飯囉!」
如火的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聲到人未到
似水的人幾不可微地嘆氣,無奈身旁的人怎麼可以旁若無人地大喊。
兩人的出現,旁邊依舊有不少粉絲跟著,似乎想一起去吃飯,即使不同桌,只要能在同一個地方就好。
兩人對視半秒,很清楚對方的想法,對於現況都有著無法改變的無力感。
「別這麼無奈,既然無法改變,就坦然接受吧。」
華羽祥以看透的口吻,對來到他們班上的兩位說。
「這個給你們,我做的小點心。」遞上兩個裝著糕點地袋子。
「謝謝。」
「謝啦!」
「我打算去別的地方吃,會在時間內回來。那,我先離隊了。」
溫和有禮地點頭、欠身,然後轉身離去。
「好好喔,我也想吃羽祥做的。」
「拜託他做給你就好了。」
「說得也是,只要拜託他,他都不會拒絕的。」
「男生真好,我們女生只能託你們男生才有機會吃到……」
「不過不得不說,羽祥的手藝實在很好。」
「不只帥,還溫和有禮,又會烹煮,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好,真想嫁給他!」
「就是太好了,讓人覺得和他相處有距離感哪……」
「不是不知道他想改善、增進彼此的情誼,只是……雙方的程度……望塵莫及啊!」
水與火的兩人,默默聽著眾人對他的評論,心裡免不了有些同情。
他們至少還有彼此,那他呢?
 
華羽祥來到碧草,品嚐著自己做的三明治。
其實他並不想一個人在這裡吃飯,只是礙於精神上的疲累,想在飯後抓緊時間休息一下。若是跟大家一起吃,排除一堆粉絲的關係,總不好大家都在聊天打鬧而自己在睡覺吧?
況且自己本身也不喜歡讓人看到他睡覺的樣子,會讓他不安,講白了就是沒有安全感。
或許,打從知道自己是孤兒這件事,安全感早已不復存在了吧。
這裡是他經過再三思考選擇的地方,也是他一路躲躲閃閃而來到的沒有人的地方,應該是能放心地小憩一下吧?
伸直腿、背靠著樹,他的意識緩緩遠離……
好像作了個夢,又好像沒有。
天空下著雨,似乎有人拍著他的頭,那人身上淡淡的味道讓人放心……
緩緩睜開眼,華羽祥想著:好久沒睡得這麼安心了。
「你醒了啊。」
意外旁邊有其他人在,華羽祥錯愕地眨眼、沒說話。
平常就算睡著,還是會保持高度的警覺,為什麼今天……
如此思考的同時,羽祥注視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孩。
女孩有著綠色的長髮,那種綠很特別,彷彿是綠林倒映的湖水色,綠得漂亮,也綠得透明。
圓圓的碧色眼睛眨呀眨,很是可愛。
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泛起了漣漪。
女孩忽地紅了臉,不知道是一直被盯著的關係抑或……
「那個……對不起!」
對於突如其來的話語,華羽祥一臉茫然,就算要道歉也是他道歉吧?一直盯著女孩子的臉看……
「為什麼要道歉?」
「我……」女孩視線左右飄移,最後落在自己的手上。
「肚子太餓......所以就......你的三明治……被我……吃掉了……」女孩吶吶地說。
「那個沒關係的。」
羽祥不是很在意,反正這種事很常發生。
「真的嗎?」看到對方肯定地點頭,女孩道謝:「謝謝你!」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華羽祥。」
「羽祥,請多指教!」燦爛的笑容。
「那妳呢?」
「我?什麼我?」不解地反問。
「名字。」
「咦?我忘了說嗎?我叫風月。」
羽祥看著眼前有些傻,卻傻得可愛的女孩,明白了什麼叫「一見鍾情」。
 
帶著小小的飯糰,風月來到碧草,走到她平常喜歡、專屬的位子。
只有在這裡,她才可以保有私人的空間,不被打擾。
然而,今天非常的不一樣。
絕不會有人的大樹下,今天多了一個人。
癟著嘴,風月有些不開心自己的專屬位子被別人霸占了。
即使被別人捷足先登,她還是想坐在那裡,那是她喜歡的大樹下。
而且,她也很好奇大樹下的身影是誰。
輕手輕腳地走過去,映入眼簾的是黑色頭髮的男孩。
頭髮有點長,綁起來大概就一小搓,閉著的雙眼說明主人正在休息。
眉間攏起小山似乎睡得不安穩,風月不自覺地伸手替他撫平,還像個溫柔的母親拍拍他的頭,要他放心。
風月覺得自己對這位不認識的男孩有著名為「心疼」的感覺。
見他表情不再緊繃,風月安心地吃著自己帶來的午餐。
只是她吃完了,仍覺得不夠,卻又不捨得離開這裡,她想看著他醒來,然後,問他名字。
思索著該怎麼辦的她,聞到了淡淡的食物香,循著味道來源,她發現了三明治。
吃掉應該沒關係吧?跟他道歉然後再補給他應該就可以了,她想。
咬了一口後,風月瞪大眼睛,明明是簡單的三明治、沒什麼特別,為什麼可以這麼好吃?!
即使吃完了,她仍覺得意猶未盡,打定主意要問出是在哪裡買的。
本以為還要等一段時間他才會醒,所以當她看到他張眼的瞬間,她愣了愣。
不過愣沒多久,風月就被男孩那雙深邃的墨色眼眸給深深吸引住,溺斃其中。
好不容易回過神,發現對方緊盯著她看,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臉也發燙。
想找話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一不小心就道歉了。
不意外地接到了反問,支支吾吾,最後選擇不看他才把理由吐了出來。
絲毫不認為這是問題的男孩,溫和且肯定地說,還不忘認真地點了點頭,安撫她。
之後,下定決心開口問了男孩的名字,得到名字的當下,也讓這個名字在她心裡佇足,這一停留,就是一輩子。
然後風月問了,意外對方竟會下廚,且願意下次替她準備她愛的菜。
兩人談天說地,直到時間到。
彼此沒有約定下次見面的時候,兩人都肯定地認為,會再見面的,一定。
背對背往反方向走,心的距離卻相反,越來越近。
風月覺得有種陌生的情愫產生,也很明白是什麼。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對於第一天見到的你,或許這就是「一見鍾情」吧。
 
緣分,是一種奇妙的線,綁著他與她。
再次相見,是分組。
他與她同組,也與水及火的兩人一起。
原來,他們三個和另一個是青梅竹馬、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似水的人名冽,如火的人名焰,最後一人名為沙織。
攻防交戰,承諾是這時候許下的,期限是永遠。
「別擔心,我會保護妳的,我會永遠保護妳的!」
朋友是這時刻認識熟稔的,一輩子的好友知己。
「我們是朋友,理當禍福與共,別想自己搶盡風頭!」
前面的話才是真心的,後面那句只是為了掩飾他的害羞。
雖然認識不久,但那種默契好到讓人看不出來。
命中注定會相識,即便過去擦身而過,也會在未來的某個交叉點相逢。
緣分,是一種時間的線,綁著他與他們。
 
之後,他與她在一起,帶著他們的祝福。
在最後一年,他們決定一同踏上旅途。
兩年後,他與她結婚,共結連理。
翌年,她懷孕,這份喜悅與大家共享。
隔年,誕下一名女嬰。
「孩子應該要叫什麼名字才好?」
「嗯……單名鏡,妳覺得如何?」
「有什麼特殊涵義嗎?」
「有喔。」
——鏡,透過鏡子可以反省自己,也希望能「借鏡」,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最重要的是,從鏡反映出的「現在」。過去的自己已無法透過「鏡」而看到,未來也無法藉由「鏡」去窺探。「鏡」只能看到現在,而那也是最重要的,希望她能把握當下,而不是沉溺於過去,抑或妄測未來。
「好名字喔。」
——是嗎,我們的寶貝,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