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九題 狐狸與計畫

 ☆☆☆
 
開門的人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冰炎問:「褚呢?」
 
「漾漾說他不舒服先回家。」千冬歲瞥了一眼不該出現在這的人,略略皺眉後繼續說:「他臉色很蒼白,人看起來也有點恍神。」
 
「那還放他一個人回去?!」擔心讓他失了分寸,說話也不自覺地大聲起來。
 
「冰炎,冷靜點。是褚堅持要自己回去,難不成要把人打暈?」夏碎拍拍寶貝弟弟,解釋著。
 
「嘖。」那傢伙到底在幹嘛?身體不舒服為什麼不說?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嗎!
 
越想越火大,冰炎正打算離開、去褚冥漾回家會走的那條路堵人時,被搭檔和他弟弟攔了下來。
 
「冰炎,我們來談談。」
 
「談什麼?」蹙眉。
 
夏碎沒有回答,反而是對另一個人開口:「奈娜,我們有事情要討論,妳先回去吧。」
 
人家都下逐客令了,難道還要白目的地待在這裡?
摸摸鼻子,奈娜有些不情願地說:「好,那我先走了。」
 
等到人離開了,夏碎未語先嘆。
 
「唉~冰炎,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平常不是很敏感,怎麼對自己的事情就這麼大條?」
 
「夏碎,你到底想說什麼?」不耐煩,什麼時候自己的搭檔這麼愛拐彎抹角?
 
「唉~」夏碎很誇張的嘆氣,投了個眼神給千冬歲。
 
讀出哥哥給他的訊息後,他說:「冰炎老師,漾漾喜歡你。」
 
「褚……喜歡我?」
 
「對。」夏碎有趣地看著搭檔呆愣的神情。嘖!真想拍下來!
 
「我一直在鼓吹漾漾告白,但是他沒有勇氣、覺得自己會失敗、更認為自己不可能……」推了推眼鏡,「而冰炎老師應該也不會希望我跟漾漾說你喜歡他吧?更別提漾漾相不相信我說的這件事。」依漾漾的個性,他百分之百不相信,怎麼不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呢?
 
「為什麼突然告訴我?」
 
夏碎投了一個「你還不笨嘛!」的眼神給冰炎,惹得冰炎頭上井字號越來越多,但夏碎也很懂得分寸、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隨後認真地反問:「你覺得呢?」
 
不是明白告訴對方答案才是好,要讓他去想一想,思考過以後才會更特別注意。
 
「因為剛才學妹在這?」
 
「對。」
 
「他吃醋?」
 
「嗯哼。」孺子可教也。
 
「她只是問我有沒有喜歡的人,如果有她會放棄並祝我幸福。」卻因為這樣讓褚……雖然吃醋的他很可愛,但臉色蒼白、恍神……想到這,冰炎的心揪了起來。
 
「她願意放棄?」夏碎很訝異。
 
當初她追冰炎的事全校都知道,甚至也有不少人支持她、衷心覺得他們很相配。奈娜也說過她不會放棄,誓死要讓冰炎愛上她。而如今卻……
 
「她說感情的事不能強求,追過、嘗試過、努力過就夠了。如果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心動的話,那就注定她不是我的她,所以她願意放棄並祝我幸福。放手,對她對我都好。她已經不是年少幼稚的她,她懂得該怎麼做才是最好。」
 
「她變成熟了,也變成好女人了呢!唔!」夏碎吃痛,好笑又無奈地注視著給他肘擊的寶貝。
 
「歲……」夏碎攬著千冬歲,在他耳畔呢喃傾訴:「我的歲吃醋了,真可愛。」
 
「我的心裡只容的下歲一個人,其他人如何都與我無關。我的寶貝——」最後一個字藏匿在唇吻過後的震盪裡,無聲卻極富影響。
 
千冬歲覺得臉燒了起來,他沒想到夏碎竟然會在有其他人的時候對他做這麼親密的動作!
耳朵不斷傳來夏碎呼出的熱氣,好看的唇正在他耳廓上肆虐,力氣彷彿瞬間被抽光,霎時讓他有些站不住腳。
 
「這樣就不行了?」溫和的聲音掩藏不住的笑意。
 
「哥……!」害羞的紅臉讓他的惱怒毫無威脅力。
 
一旁的冰炎看著他們旁若無人的親暱舉動,黑線滿臉,心也飛向了褚冥漾。
不知道他怎麼了?有沒有平安到家?滿心的擔憂讓他待不住,只想趕快飛奔到他心心念念的人兒身邊,而不是留在這裡看著這對兄弟放閃光,閃瞎他的眼!
反正他們要說的話也講完了,還是去追人比較要緊。
 
「空間留給你們,我去找褚。」
 
「不用擔心漾漾,他有不良警衛送他回去。撇開我個人的喜惡不談,他對漾漾很好,看得出來他把漾漾當成好朋友,所以不用擔心。」
 
冰炎挑眉,看著眼前和夏碎有幾分相似的千冬歲,「為什麼剛才不說?」
 
「我想確認冰炎老師是不是真的很在意漾漾,結果證明,的確如此。漾漾就麻煩老師照顧了。」精明的眼裡是對朋友的保護以及絲絲的歉意。
 
「不用你說我也會。」雖然知道是對褚冥漾的保護所以才來試探,但他還是有些不爽。
 
之後,他們三個人留在辦公室裡討論、計畫。等冰炎自己決定什麼時候告白,實在是會讓人等得心急與不耐,那不如身為好友的他與對方朋友的他來幫忙。
好心幫忙的成分絕對有,但更多的肯定是看好戲!
 
紅眼輪流看著這對兄弟,冰炎覺得,真是對狡猾的狐狸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