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題 邀約

 ☆☆☆
 
Atlantis高中從幾天前開始就可以看到藍色白色的小燈泡掛在樹上,在夜晚閃爍亮眼光芒。而校門口的旁邊則是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棵大樹——聖誕樹。上頭擺滿了聖誕節裝飾品,樹頂放置一顆金黃色的大星星。
 
校園內隨處可見與聖誕節有關的裝飾,不論是鈴鐺還是聖誕老人,抑或是麋鹿和雪橇,聖誕節的氣氛濃厚,就差白雪渲染整個場景,在銀白色的飛雪下散播歡聲笑語。
 
悠揚的歌聲響起,是有著異國味道的曲調,字裡行間是描述聖誕節佳節的快樂。
今天,是Atlantis的歌唱比賽,各班都拿出最好的表現,為爭取榮耀,更為爭取獎品!
 
有的以鋼琴伴奏,嘹亮的歌聲表達出曲子想要傳達的喜悅;有的東西方合併,創造出獨特卻又不失主題的聖誕歌曲;有的班級分成四部,高低不同的音輪流譜出佳節氣氛。
 
一年C班就屬於最後者。
不同的是,他們有個人獨唱的部分。由四個獨唱者各自清唱一段,接著帶出各自的分部。
由高音部至低音部的獨唱者分別是:喵喵、褚冥漾、千冬歲、衛禹。
 
喵喵自然不用說,她本身就很會唱歌,音色高亢且嘹亮,是最適合擔任第一部的人選;褚冥漾的話則是被千冬歲提名,然而班上其他人一臉不信他會唱得多好,大家滿臉不信,導致後來千冬歲和對方嗆了起來,最後是班長歐蘿妲出面調停,讓褚冥漾當場清唱一小段,這才使不滿的同學信服;而千冬歲則是在和那位同學爭吵過後,對方故意選他,想看看這個會說的人是不是在「唱」的功力也如此深厚;最後一位則是因為他的好人氣,衛禹的好脾氣讓他沒有敵人,相反的大家都很喜歡他,所以不論他唱歌好壞與否,都別想逃過上面的名單!
 
他們四個除了和班上的練習外,自己也要另外下功夫。畢竟獨唱是一個人的戲碼,無法靠其他人的聲音掩蓋而過,只要出了一點小差錯,就會成為那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或許因為如此,這段時間褚冥漾才能忙到不去思考冰炎與奈娜的關係,忽視那不斷湧現的醋意。
但更因為這樣,使他完全沒有發覺到冰炎以及友人千冬歲與戀人哥哥夏碎正計畫些什麼……
 
 
歌唱比賽過去了,日子依舊,不同的是今天褚冥漾眼皮一直跳,難不成要發生什麼大事?彗星撞地球?世界毀滅日?呸呸呸!壞的不靈好的靈壞的不靈好的靈!
褚冥漾腳步滯了滯,總不可能是眼前的樓梯會帶來什麼災難吧?
不會的不會的,肯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這樣安慰自己的褚冥漾慢慢地走上階梯,直到右腳踏上最後的樓梯……果然沒事——
正當這麼想的同時,抬起左腳的褚冥漾這發現右腳踩到了不知道何時鬆落的鞋帶,只可惜這個發現太晚了,他失去平衡的身體準備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
 
「褚!」
 
熟悉的稱呼、熟悉的低嗓、熟悉的紅眸讓褚冥漾瞬間忘了自己正要往下跌,眼前銀紅交錯,明亮有自信的紅眸離自己越來越近,他清楚地看見裡頭蘊含著擔心以及……害怕?
 
冰炎手腳迅速地挽救正要摔下樓梯的褚冥漾,左手攬住褚冥漾過於纖細的腰肢,右手緊抓住一旁的扶杆,穩住身體,避免雙雙摔落的慘劇。
 
「沒事吧?」確定安全後,冰炎鬆開手,縱使他捨不得,但也只能這麼做,因為這裡是學校,更何況……眼角餘光瞄向轉角處的黑影。
 
「沒、沒事……」褚冥漾輕拍胸膛,試圖安撫著自己紊亂受驚的心臟。「……謝謝。」
 
冰炎多看了褚冥漾兩眼,確定人真的沒事後就蹲下去撿那些被他丟在地上的教科書。
起身後發現褚冥漾還在發呆,彈了彈對方的額頭讓對方清醒過來,「先去辦公室等我,我有事找你。」交代完後,冰炎推了褚冥漾一把,目光直到人消失在轉角還是不肯收回來。
 
「可以出來了吧?」
 
栗色的波浪捲髮出現,「他就是學長喜歡的人吧。」不是疑問,是篤定。
 
「對。」目光依戀在褚冥漾離去的地方,沒有回頭。
 
「沒想到……學長喜歡幼齒的?」美麗的臉蛋揚起惡意的笑容。
 
「……不行?」
 
「不是,只是很意外。」長髮隨著人兒的搖頭而左右晃動,「你們現在的關係會是很大的困難喔。」
 
「沒問題。」
 
「呵,」銀鈴的聲音,帶了笑意卻也透著惋惜。「學長,我祝你們幸福。」
 
「謝謝。」這次,冰炎終於回過頭。
 
 
褚冥漾來到辦公室,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地晃動雙腿。
 
今天晚上的數學練習,只有他和冰炎,平常夏碎和千冬歲都在,或許是千冬歲發現他眼底的尷尬與不自在,堅持一起留下來,而夏碎,理所當然地也跟著留下。
 
只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友人有什麼祕密,對他總是投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他發毛啊!
 
難道是他太敏感了?
 
褚冥漾繼續晃著雙腳,從歌唱比賽結束後,他就常常在想:人為什麼會喜歡上人?如果不會喜歡上一個人,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煩惱?可是,如果沒有「喜歡」,自己也不會擁有這些情緒,這樣到底有是好,還是沒有是好?
 
他想不透。
 
褚冥漾抱著想到頭痛的腦袋,實在很想給他放聲吶喊,把那些不快、想不透、摸不著的全釋放出來,總好過自己腦袋運轉到燒掉好吧?可惜理智讓他煞了車,只准自己無聲宣洩。
 
開門進來的冰炎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
學生坐在沙發上將頭埋進雙膝間,兩手抱著頭,似乎在煩惱些什麼。
 
聽見腳步聲,褚冥漾倏地坐正,頂著一頭被自己搔亂的頭髮,不好意思地看向朝他走來的老師。
 
真可愛!
 
這個想法浮現在冰炎的腦海。
其實他現在有點緊張,因為他必須執行計畫,今天再不動作,恐怕就來不及了!
 
過去的幾天,從討論完的那天一直拖到今天,他有無數個機會可以開口,偏偏就是無法說出口。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畏怯!
 
他也很明白夏碎和他弟頻繁的出現就是為了提醒他快點開口,而他也知道,但是只要一看到褚冥漾認真算數學的模樣,他就不想打斷他,而這樣的想法一直是他的藉口,真正害怕的是會被拒絕。
 
不過,想來也可笑。
他有什麼好怕的?他想要的他一定會得到手,即使失敗再多次也不為過,只要結果是好的就好。
而他,既然知道褚冥漾也喜歡他,他還怕什麼?
偏偏他直到前一刻才想通。
 
「褚。」
 
「嗯?」大眼眨呀眨。
 
「明天和我一起出去。」
 
「明天?」雖然明天放假沒錯,但是……「明天是聖誕夜,老師應該要去約會吧?」和栗子色長髮的女生……
 
「早上十點,在廣場那邊。」
 
「老師你是不是對錯人說了?我不是奈……」
 
「褚!」冰炎打斷他,「我是在對你說,對你,褚冥漾。」
 
「……」
 
「不見不散。」說完這四個字,冰炎揚起嘴角,空氣中的酸味讓他心情大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