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一題 告白

 ☆☆☆
 
早上九點五十分,褚冥漾躺在床上,完全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昨天冰炎對他說的話,他有聽進去,但是他不曉得該不該相信。
他想,老師可能把昨天當成愚人節,對他開了個玩笑。不然,聖誕夜的今天怎麼可能約他出去?
 
不過,依冰炎的個性,又不像是會開玩笑,難道是真的?
 
不不不,他覺得謠言說才是真的,奈娜是老師的女朋友,更何況自己還看見了平常不苟言笑、冰山一座的人笑了,這種人通常只會在心愛的人面前才會展現笑容,不是嗎?
 
還是說冰炎有其他事要告訴他,所以跟他約今天?
 
也不對,如果有事情要講,為何不昨天說一說就好?幹嘛拖到今天?沒意義啊!
 
思來想去,褚冥漾還是沒有答案,寒冷的天氣讓他繼續窩在床上。
看著時鐘,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十點了。
 
他想,如果冰炎真的要找他,應該會打電話,所以他決定繼續等。假設電話真的響了,也是冰炎打的,他就去赴約,沒有的話就是冰炎騙他。
 
滴滴答答,十分鐘過去了,電話沒響,倒是家門打開了。
開門的是採購完回家的母親。
 
「漾漾!還不下來幫忙?!」朝樓上大喊。
 
「來了!」
 
褚冥漾飛奔到樓下,就怕遲了一秒,他的太陽明天就升不起來了。
 
「漾漾啊,你知道我剛才在廣場遇到誰嗎?」白鈴慈邊說邊將東西拿到廚房。「我遇到你的老師喔!就是你昏倒那天送你回來的那個!他好像在等什麼人,不停地看著時間,臉色很不好……」
 
白鈴慈後面還說了什麼,但是褚冥漾無心留意,盤旋在他腦海的是母親剛才說的「他好像在等什麼人」以及昨天冰炎說過的「不見不散」……
 
褚冥漾倏地衝回房間,換了衣服後隨手拎著背包就又快速地衝下來,邊穿鞋子邊對在廚房的母親說:「我出去一下!」
 
也不等白鈴慈回應,褚冥漾已經衝出家門,直奔約定地點。
 
 
難道冰炎真的是在等他?真的不是騙他?
褚冥漾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希望得到的是怎麼樣的一個答案,如果冰炎不是在等他,至少不會是因為他而讓他受凍受寒;如果真的是因為他,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是深深的自責是在所難免。
 
他很矛盾,真的很矛盾。
 
害怕受傷害,所以想躲起來,他想,只要不愛就不會受傷。他受過的傷太多太多,不管是外在的傷口還是內心的創傷,但是那些傷口他可以無視,因為他付出的不多,甚至是沒有,所以他可以不在乎。然而這次不同,就是因為太過在乎,所以他無法忍受受傷後的疼痛,那大概會讓他很想死吧!
 
他想強迫自己不要再喜歡、不要再愛,可是冰炎卻一直踏進他的心裡,真心地對他好,將他的偽裝逐漸拆下,他的心,早已住進一個他。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知道自己其實已經愛得無可救藥——
 
 
喘著氣,褚冥漾看到廣場中央站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冷風襲來,那人的鼻子紅紅的,可見他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站了多久。
 
只差五分鐘就十一點了,而那挺拔的身軀依舊佇立在那,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旁邊偶爾經過一些情侶,在那樣的氛圍下,隻身一人的冰炎,看似有些孤單。
偶爾有些女性來搭訕,但都被那雙紅眼瞪跑了。
 
褚冥漾緩緩走了過去,他注意到冰炎看到他時眼裡迸出的喜悅,那樣的喜悅狠狠刺痛著褚冥漾的雙眼。
 
「褚!」連聲音也是藏不住的開心。
 
「對、對不起……」墨瞳終於抵擋不住疼痛,滴滴淚水滾落下來。「我、我……以為你是在、在開玩笑,所、所以……」
 
「別哭了,嗯?」溫暖的大手拭去讓他心疼的淚珠,小心的宛如在對待一個陶瓷娃娃。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冰炎能感覺得到褚冥漾是真的很抱歉,斷了線的淚珠不斷淌落,顆顆打在冰炎的心上。
他憐惜地將人抱住,大手不斷輕拍他的背及溫柔地撫摸著他的長髮。
從褚冥漾沒有綁起頭髮、戴上笨重的眼鏡,他曉得他真的很急,否則他是不會忘記的。
 
等到懷裡的人兒抽噎聲漸緩,冰炎鬆開手臂,替滿布淚痕的小臉抹去令人心痛的痕跡。
他心疼地凝視著哭到紅的眼睛及鼻子,伸手撥了撥他的瀏海,隨後解下自己的圍巾,為對方圍上。
 
「這麼冷的天氣,出門也圍一下圍巾,別感冒了。」好看的眉攏了起來。
 
「圍巾給我了,老師會冷……」邊說邊想把圍巾拿下。
 
「圍好!」霸道地不給予拒絕的機會。
 
「喔。」抽抽鼻子,褚冥漾有些不情願地將冰炎的白色圍巾圍好。
 
嗅了嗅,圍巾上頭是冰炎特有的淡淡味道,很令人安心,殘留在上面的溫度,像陽光一樣,溫暖且讓人眷戀。
 
「褚。」
 
「嗯?」沉浸在圍巾世界的褚冥漾,聽到冰炎的叫喚後,抬眼與他相視。他發現,紅眸裡盡是認真,無與倫比的認真。
 
冰炎沒有馬上說話,只是握住褚冥漾的小手,暗暗地深呼吸,然後性感的雙唇吐出他埋藏已久的心意。
 
——我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