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冰漾)

 *學長和漾漾是戀人
*沒有竊聽
 
☆☆☆
 
這一天,褚冥漾在洗澡的時候——
 
「哇啊啊啊——這、這是什麼啊?!」雙頰緋紅,瞪大雙眼的裡盡是難以置信。
 
霧氣氤氳的浴室裡,褚冥漾一人呆看著那個地方半晌,回過神,在腰間圍上一條浴巾後,便什麼也不顧地衝出浴室。
 
「學長!」
 
聽到熟悉的稱呼,不用想,會這樣叫自己的人只有一個——黑髮妖師學弟,更是他的戀人。
 
雖然他總是要對方呼喊他名字,但單純容易害羞的學弟總是羞紅著臉,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喊出口。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因為「學長」叫慣了,要突然換一個親暱的稱呼,就是有那麼一點的困難。
 
冰炎慵懶地坐在床上、背靠著枕頭,翻閱著手裡被戀人戲稱為「磚塊」的書。
 
「房間。」擔心戀人找不到自己,冰炎出聲告知,但眼睛依舊停留在書本上。
 
伴隨著躂躂躂的腳步聲越來越大,褚冥漾有些生氣地來到冰炎的房間。
查覺到戀人已經到房門口,冰炎這才捨得把視線移開書本。然而在他抬頭的那一剎那,他愣住了。
 
雖然不是沒看過,但年輕的黑袍還是被自家學弟突然出現的樣子給怔愣住。
戀人現在這副模樣,實在很誘人。
他的褚,什麼時候這麼大膽了?
 
褚冥漾完全沒注意到自家學長難得的呆住表情,也毫無自覺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對銀髮戀人有多大的吸引力以及殺傷力,他只顧著抱怨他剛才的「發現」。
 
濡溼的頭髮,不時有水珠從頸子一路向下滑,轉眼溜到纖細的軀體,最後消失在腰間的白色浴巾上。
熱水讓白皙的肌膚變成淡粉紅色,紅撲撲的臉頰讓人忍不住想嚐一口。
 
冰炎有些困難地吞了吞口水,褚冥漾前面的抱怨他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好不容易才把視線收回來,冰炎望向窗望,想讓自己冷靜一下,聽聽戀人在說什麼。
 
「學長!你怎麼可以在我身上留下這個!」
 
可惜,黑髮戀人沒注意到對方的不尋常,自顧自地走到床邊擋住冰炎向外投射的目光,毫無警覺地就想把浴巾遮住的一部分露出來,問對方為什麼要在他身上留下這麼明顯的印記。
 
這個印記是很漂亮沒錯,銀藍交錯,就像他和他。
但是,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而且戀人又是怎麼弄上去的?他為什麼都不知道?
 
被迫直視那寫著幾個字的地方,引得冰炎無限遐想。
不行!再忍忍!
 
「很漂亮不是嗎?」聲音低沉了幾分。
 
「是很漂亮沒錯,但是——」哭喪著一張臉,「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褚,你會特地給別人看?」挑眉。
 
立馬激動地說:「怎麼可能!」
 
「那就沒問題了。」
 
「哪裡沒問題!問題可大著呢!」嘟著嘴,褚冥漾開始咕噥著。
 
看著褚冥漾開開合合的小嘴,加上兩人距離近得他都聞得到對方剛洗完澡的牛奶沐浴乳的香味,他覺得自己的血液全往下衝!
 
忍無可忍,則毋須再忍!
 
一把拉過褚冥漾的手,讓人兒躺在床上,然後吻上那喋喋不休的紅唇。
這個吻直到褚冥漾拍打著冰炎,無聲地訴說著他快要不能呼吸,冰炎這才肯罷休。
 
「呼呼……呼……」差點就去找阿嬤了。
 
躺在床上的人,有些疑惑又有些哀怨地瞪著上方的冰炎。
他不懂,幹嘛突然拉他又吻他?
他頭髮還是濕的耶!這樣枕頭也會濕掉啦!
 
一彈指,褚冥漾頭髮就乾了。然後冰炎開始當褚冥漾的專屬老師,負責傳道、授業、解惑也。
 
「第一,印記在那個地方,除非你主動給別人看,否則別人不容易看不到。另外,那個印記只有在你體溫升高的時候才會出現,所以不用擔心。第二,敢找你麻煩的人我會讓他進醫療班、九瀾那裡報到。」他可沒忽略掉戀人剛才的咕噥。「第三,因為你是我的,敢覬覦的人都得——死。還有問題嗎?」
 
「什麼時候弄上去的?」
 
「昨晚。」
 
「為什麼我都不知道?!」他沒人權,現在連身體自主權都沒有了嗎?!
 
「因為我是黑袍。」萬年不變的答案。
 
冰炎勾起笑容,「既然你沒問題了,那,現在該解決我的問題了!」
 
「什、什麼?」忽然一陣惡寒。
 
「我本來打算今天不碰你的,但你一直挑戰我的極限,所以你認命吧!」
 
「可、可是,我明天……」
 
「我知道你明天有事,所以才一直忍著。但現在變成這樣可是你自找的!敢只圍一條浴巾就出來?嗯?」
 
不給對方時間開口,冰炎的唇再度貼上褚冥漾的。
一隻大手毫不猶豫地扯開對方身上僅有的白色浴巾,左側腰際接近大腿的地方躺著幾個銀藍色的字。
 
——颯彌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