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四題 愁苦

 ☆☆☆
 
佳節過去,緊接在後的是寒假的來臨,當然,這中間肯定少不了大大小小的考試,這都是為了第三次的段考所作的準備。
 
而全國數一數二的Atlantis高中,對課業雖不是太嚴厲,但也要求維持在相對的水準之上。況且,能進來的人都不簡單,若和一般學校差不多的內容豈不是太看不起這些優秀的學生?所以,他們的進度一向是超前其他學校。如此一來,對學生而言,功課壓力也不能算輕。
 
自從向好友們公布自己的戀情後,喵喵總是以閃閃發亮的眼睛注視著他與冰炎,更時不時地問他們進展到哪?牽手擁抱接吻還是更進一步?那副模樣常常讓褚冥漾不知所措;而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已經接連好幾天沒有笑容,這讓褚冥漾擔心不已。問他,他卻只是看著他、不發一語,明亮的雙眼不復以往的清明,反而覆蓋上一層陰影。衛禹情況糟糕的連課業都不顧,一天下來總是在發呆,不然就是用複雜的眼神瞅著他看,看得他渾身不對。
 
褚冥漾苦思無果,和千冬歲兩個人討論,卻也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這讓褚冥漾眉頭深鎖,苦著一張小臉。他實在不希望自己得到幸福的同時,朋友卻失去笑容,就好像他的幸福是堆砌在朋友的歡笑上。
 
他不想拿這些事去煩擾戀人,但是千冬歲聖誕節那天說過的話猶言在耳:「因為漾漾離得太近,所以很多事會沒注意到。記住,有事別悶著,和冰炎老師商量。你們是情侶、是戀人,有些事是不能隱瞞對方的。而且要注意,不要忽略戀人的心情,因為那很可能是你帶給對方的。另外,有事的話也可以找我商量。」
 
千冬歲給他的提醒,沒多久就派上用場了。
 
聖誕節當晚,兩兩一間房,女生和女生,剩下的就是兩對情侶一間,萊恩及衛禹一間。
睡覺前,褚冥漾敏感地查覺到銀髮戀人有一絲的悶悶不樂,他想問卻不曉得該怎麼開口、怎麼說。然而身體的行動比言語更快一步,當他發現時,他已經握住那令人安心的寬厚手掌,另一手環住他的腰。
 
冰炎先是愣住,隨後回抱黑髮戀人。「怎麼了?」
 
「……你不開心。」悶悶的聲音從冰炎的懷裡傳出。
 
沉默半晌,冰炎才願意鬆口:「……對,因為我在吃醋。」
 
「吃醋?為什麼?」抬起埋在戀人胸膛的頭,眨著大眼凝視著那過份俊美的臉龐。
 
「你和那個餵魚太親密了。」
 
「餵魚?哈哈!亞,虧你想得到。」笑過後的褚冥漾發現冰炎說得認真,但表情就像是癟著嘴的小朋友,趕緊按耐想笑的心情,解釋著:「禹是我第一個朋友,當我被人欺負,都是他跳出來幫我的。我和禹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不要想太多好不好,亞?」
 
「只有你這樣想吧……」冰炎在心裡嘀咕,很是無奈。
 
望著天花板,冰炎無聲地嘆口氣,說:「我知道。」問題不在你,而是對方。
 
兩人就這樣靜著、抱著。
 
褚冥漾知道要讓戀人立刻釋懷是很難的,他能做的就是給予擁抱。解釋過了,接下來就是等待對方把「醋」消化掉。他也有過這樣的經驗,雖然難受,但能清楚明白對方對自己的重要性。而他,從中發現到戀人其實很看重自己。
 
冰炎難得的放縱自己汲取褚冥漾身上淡淡的甜味。雖然他不嗜甜,但卻愛上褚冥漾身上的味道。現在自己身上的酸味太濃,濃得刺鼻,他需要別的味道去壓下、蓋過,否則絕對會溺斃在酸得要命的「醋」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等到冰炎「醋」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便對懷裡的人兒輕聲道:「褚,睡吧。」
 
從冰炎懷裡探出頭,露出大大的笑容。「嗯!」
 
一銀一黑分別佔據床的兩側,互相道了聲晚安,便各自準備進入夢鄉。銀色的人比黑色的人晚一步入睡,睡著前,前者在後者的耳邊低訴著——
 
謝謝,還有,我愛你。
 
 
時間回到現在。
 
踏著有些沉重的步伐,褚冥漾垂著小小的腦袋,背影看起來十分陰鬱。
路過和他熟識的老師們,都忍不住關心這乖巧聽話的學生,擔心著這位同學是不是因為考試逼近而產生如此負面的磁場。
當然,也有少數人有著其他的想法……
 
「年輕的學生,怎麼心情不好?」
 
「就……」唉,該怎麼說呢?
 
「和冰炎老師吵架了嗎?」語出驚人。
 
「冰炎老師?吵架?」褚冥漾滿臉吃驚,趕緊搖頭否認著錯誤的想像。「我、我我沒和老師吵架!」
 
「是嗎?」
 
「嗯!」大大地點頭,「是因為其他的事情……一言難盡啦……」乾笑。
 
「不是吵架就好。」溫和的笑容依舊,只是說出來的話讓人有一種被看透的錯覺。「有心事的話可以去找冰炎老師聊聊,他會幫你解決的。」
 
雖然不明白賽塔老師為什麼會這樣說,褚冥漾還是乖巧地點頭,然後先行告辭。
 
褚冥漾邊走邊思考賽塔說的話,突然一個想法躍入腦海:難道他知道他們的關係?
但隨即被自己否決掉,這不可能,他很低調,應該沒有人看得出來他和亞的不尋常才對。
難不成……他的戀人還兼職當輔導老師?
想來想去,只有這個答案最有可能,誰叫他的情人這麼萬能!
 
想到這,褚冥漾忍不住露出一個傻呼呼的笑容。
 
「在想什麼?」冷然磁性的嗓音從旁邊傳來。
 
「在想……」褚冥漾驀地止住話語,害羞得臉都紅了。差一點就要說出「在想亞」,那也太讓人不好意思了!
 
從廁所出來的冰炎一眼就看到站在辦公室前面的小情人露出可愛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當他一出聲,黑髮的人兒差點脫口而出但未出的話讓他更好奇了,但隨後的臉紅讓他明瞭了一切。
 
冰炎打開辦公室的門,讓褚冥漾進去後,確定門關好後,惡質地在褚冥漾敏感的耳畔噴氣、低語。
 
「嗯?在想我?」
 
魅惑的嗓音,讓褚冥漾覺得全身軟趴趴的,彷彿棉花糖,更像是隨時會融化的冰淇淋。
 
「咳!你們要在這裡上演親熱戲碼?」話裡有著明顯的看好戲成分。
 
「唔!」回過神的褚冥漾臉更紅了,看準依舊緊閉、貼著冰炎字樣的門,二話不說就往那兒衝,只想隔絕那令人羞愧的現場。
 
「嘖!」瞪著靠在貼有藥師寺夏碎的門的搭檔,不滿好事被打擾。
 
「想不被打擾,就回自己的辦公室。」當了這麼久的搭檔,夏碎自然知道冰炎在想什麼。
 
「哼。」老狐狸!
 
冰炎邁開大步,決定先去找自己的戀人,至於狐狸,以後有的是機會整回來。
 
打開門,他發現褚冥漾趴在他的辦公桌上,小臉埋在手臂間,赤紅的耳朵說明著他的不好意思。
 
他的黑髮情人就是臉皮薄,很容易就臉紅,很可愛,更讓他三不五時想要逗逗他。
 
不過現下不是時候,千冬歲跟他提過,他的褚最近心情不好,原因不用千冬歲明講,他也知道。
只是他希望是由戀人來跟他吐苦水,而不是他自己去問,他想要褚冥漾多依賴他一點。
 
現在,也是時候了,他的戀人應該願意開口了。
而他,就等著聽他的愁苦,然後幫他解決。
 
或許,他應該想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免得日後黑髮戀人常為同一個人心煩。而他,更無法忍受戀人為另一個男人煩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