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五題 約定

 ☆☆☆
 
噹——噹——噹——
 
劃破整個校園的鐘聲,代表著結束,同時也象徵著開始。
這學期伴隨在響亮的鐘響下結束了,開始了高中的第一個寒假假期。
學生們莫不感到愉悅的,如果可以,他們還想放聲尖叫,宣洩著這滿溢而出的喜悅。
即使有些比較混的學生沒有拿到好成績,不能安穩地準備過年,但放假依舊讓人感到開心。
 
Atlantis有規定,成績未達標準的,必須在寒假或是暑假來上課,以免學生與學生之間的成績越差越大,甚至跟不上之後的進度,導致學生們在還沒開始前就先放棄。
 
褚冥漾、千冬歲、衛禹、喵喵,除了前兩者寒假可以不用來,後面兩個都要。其中以衛禹最誇張,每一科都赤字,導致他寒輔每一天到要來報到;至於喵喵,只有兩科,數學以及化學。
 
雖然衛禹後面有變得稍微認真一些,但猶時已晚,成績起伏不大。而且,衛禹這次難得什麼問題都沒有向友人求助,完全是他自己苦讀。
 
他的失常,友人們全看在眼裡,不明所以的不明所以,愛莫難助的愛莫難助,只是他自己硬要鑽進死胡同,別人又該怎麼幫?
 
只是事情還沒解決,狀況尚未好轉,寒假就已經開始了。
一個星期後的星期一是輔導課的開始,而褚冥漾與千冬歲決定要陪友人一起上課,順便趁著放假的這星期,想想該怎麼回復到以往。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寒輔也已經來到。
雖然褚冥漾依舊和衛禹一同上下課,但過往的歡笑聲不再,有的只是詭異的沉悶漫延、圍繞。
 
褚冥漾不知道該怎麼打破,衛禹又什麼都悶著不說,兩人只是維持著以往的習慣,在前往學校的路上,陪伴著彼此。
 
只是這種陪伴,不如自己一個人來得愜意。
 
到了學校,衛禹的話總是不超過三句——整天下來和同學講不到三句!
 
所有人都曉得他的反常,問也總是得不到答案,幾天下來就沒人再問,也不主動和他打招呼了。
和一個冰塊、木頭打招呼,誰會自討沒趣?
 
漸漸地,衛禹的身旁只剩下褚冥漾、千冬歲以及喵喵。
 
除了知情的千冬歲,其餘兩個都還雲裡霧裡的,想幫忙卻又幫不上忙,心裡也很不舒服。
而千冬歲曾嘗試要與他溝通,但都無疾而終,久而久之,他無奈,也疲乏了。
 
有些事,除了當事人自己看透、想明白,旁人是很難插手干預的。
 
他的情形甚至引起老師們的注意,被叫去問,卻也只得到:「我很好,沒事。」的答案,有答等於沒答,對問題的解決毫無幫助。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那一天,他爆發的那一個下午……
 
 
今天,是寒輔的最後一天,所有學生在今天上課都特別地起勁。
畢竟隔天就真的放假了,可以告別這痛苦的時日,誰會不高興?
當然每一個人都樂翻了,只要他們高度配合老師,想必老師們也不會太刁難他們才對,誰會不想早點休息呢?
 
所以,就在這配合度極高、表現極為良好之下,老師也的確放學生們早早離開,讓他們趕緊去享受寒假的快樂。
即便天氣再怎麼寒冷,也敵擋不住學生們那顆想玩的心。
 
這天,喵喵沒有來,因為她的寒輔早在前一天就已經結束,今天的她早已和庚約定好要去哪裡哪裡玩,沒來是很正常的。
千冬歲則是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書包還在教室,人卻不在。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他本來就可以不用來,是他自願出現,所以不在教室老師也不會對他怎麼樣。
 
教室裡,學生們早在老師一喊「下課」的同時,書包早已收好,一溜煙就消失在門口,直奔回家的路途,或者和同學去唱歌、遊玩。
 
只剩零星幾個人在教室,有條不紊地收拾東西而不是亂塞亂丟,不然就是去上廁所。
直到剩下兩個人——褚冥漾及衛禹,因為千冬歲還沒回來。
 
褚冥漾站起來,有點擔心友人怎麼還沒回來,一般這個時候他都會出現,然後和他們一起走。
就算會晚個幾分鐘,千冬歲也不忘傳個簡訊通知,避免他們擔心。
 
走到門邊,左右張望著走廊,卻也沒瞧見那總是自信的人,褚冥漾打算回教室傳封簡訊。
不打電話是怕對方在忙,吵到人家。
 
只是他剛轉回身、正準備要踏出步伐往位子走的時候,一個強硬的力道硬生生讓他換了個方向,背後直直撞上門旁邊的牆壁。
 
「唔!」好痛!
 
褚冥漾眼角噙著淚珠,眨了眨才讓眼淚不掉下來。
大大的墨瞳直視著前方的人,那熟悉的臉多了以往不曾有過的陰沉,他對那陌生的情緒感到害怕。
 
「禹……?」有些遲疑,有些疑惑。
 
衛禹沒有說話,就只是這樣無聲地盯著褚冥漾。
兩手抓著褚冥漾的肩頭,眼底有些瘋狂。
 
沒多久,衛禹放緩了手的力道且慢慢離開,褚冥漾以為就這樣沒事了的時候,他發現他又錯了。
離開的手逐漸上移,來到與他眼睛同高的高度,然後摘下他笨重的眼鏡往旁邊扔,對方的雙手輕輕地撥弄著他的瀏海,輕柔的彷彿在對待什麼珍品。
 
褚冥漾想開口,但對方早了他一步。
 
「為什麼呢?」像是在喃喃自語,又像是在跟對方說話,衛禹的聲音有些飄渺。
 
「什……唔!」話還沒說完,褚冥漾就被堵住雙唇。
 
對方狂暴地吻著他,他瞪大的雙眼盡是難以置信,雙手不忘抵著對方胸膛,無奈力量小的可憐,只能任憑對方欺壓。
一陣難過湧現,淚水也開始積聚,褚冥漾無助地在心裡喊著戀人的名字,縱使他知道銀髮戀人現在根本不在學校。
 
突然,他聽到制服釦子被扯開的聲音,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在那雙總是在他困難時對他伸出援助的手來到頸肩與腰側,他急得淚水撲簌簌地滴落。
 
淚水滑落的瞬間,衛禹清醒了些。
 
「冥漾……別哭……」有點著急,有點無措。
 
聽到青梅竹馬這樣說,褚冥漾的眼淚掉得更兇了。
他只是不停地哭,衛禹怎麼說都沒有用,到後來就直接拿袖子抹過褚冥漾的臉。
 
「為什麼呢?冥漾,這是為什麼?」
 
衛禹空洞的雙眼望著褚冥漾,嘴裡又重複著剛才的問題。
 
「冥漾,我是這麼的喜歡你,而你為什麼會喜歡上那個什麼冰炎呢?」
 
褚冥漾摀住嘴,吃驚地聽到青馬竹馬的告白。
 
「明明最適合你的人是我,我也是那個會對你最好的人,為什麼卻多了一個討厭的紅眼兔子介入?」
 
「我以為,還要過一陣子你才會對愛情開竅,而那時候就是我告白的時機,偏偏卻冒出個兔子搗亂了一切……」
 
「冥漾,和他分手吧,和我在一起你會比較幸福。」空洞的眼神驀地熱切起來,雙手也再次緊抓褚冥漾的肩頭。
 
「你們不適合彼此,如果他真的喜歡你,一定會想碰觸你、吻你,甚至是愛你,可是你們最近連最基本的牽手都沒幾次,他真的是喜歡你的嗎?他這麼優秀帥氣,為什麼會和你交往?肯定只是想和你玩玩而已。冥漾!清醒點!不要被他迷惑了!」
 
「我……」剛交往時的不確定驀地被放大了,大到神經大條的褚冥漾也察覺到了,甚至被壓到快喘不過氣……
 
他就只會麻煩銀髮戀人,或許他……就如衛禹所說,他其實不喜歡他?只是想玩玩?
雖然這只是一個想法,但還是壓的褚冥漾喘不過氣來。
 
眼見喜歡的人動搖了,衛禹繼續說服:「冥漾,和我在一起,我會給你幸福的。」
 
「我……不……」搖搖頭,現在的他什麼都無法思考,只覺得……心很慌。
 
當褚冥漾的「不」字一說出口,衛禹又瘋狂了起來。
 
「為什麼?那隻該死的兔子就這麼好?」衛禹甩甩頭,手指的力道忽然加大,讓褚冥漾吃痛地低呼出聲。
 
「唔!!」
 
不知道是聽到褚冥漾的低呼,還是因為突然想到一件事,衛禹放鬆了力道,揚起了一抹微笑,那樣的笑容讓褚冥漾心驚,有不好的預感……
 
「吶,冥漾。」
 
此時衛禹在褚冥漾耳畔的聲音,彷彿是惡魔的低喃,而他,是被惡魔相中的獵物,逃脫不了的籠中鳥。
 
「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一件事嗎?」揚起詭異的笑容,「那件事,就是——」
 
——我要你和冰炎,分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