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8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七題 漾入虎口

 ☆☆☆
 
四片唇緊貼,毫無空隙。
 
冰炎愣住了。
沒想到溫馴的戀人竟有如此大膽的一天,或許是因為酒精。從對方吻他時,他嚐到的味道可知,戀人喝了不少濃度極高的酒品。
有些無奈,醉酒的黑髮孩子是很可愛沒錯,但如此的舉動只會讓他忍不住,理智與獸慾在拔河。
 
他很想要,真的很想要。
對褚冥漾的渴望遠遠超乎自己的想像,他無法做得更多,只能避免過於親膩的接觸,強壓下內心深處想把人壓在身下狠狠疼愛的慾望。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否則慾火將燃燒掉理智,讓他化身成為野獸,只為了滿足自身的需求。
 
略施點巧勁,冰炎掙脫了圈住自己的葇荑,柔聲道:「褚,乖,先睡。」輕拍對方的腦袋。
 
沒有回話,褚冥漾只是低著頭,不發一語地站起來。
 
冰炎疑惑著黑髮戀人的反常,即使性慾已經瀕臨臨界點,他還是忍耐著,等待戀人開口。
 
「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喜歡我了……」褚冥漾終於抬起頭,眼角含著淚珠,但他忍著不讓它滑落,至少在這裡,他倔強地拒絕讓它淌下。
 
他自言自語似地繼續說:「說得也是,這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上我?」
 
是時候離開了,他想。
 
「知道?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可能知道我為了不想傷害你忍得多辛苦?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多想抱你吻你甚至是愛你?你不是我,當然不知道。」
 
冰炎拉住朝房門口離去的人兒,往自己的方向扯,讓褚冥漾緊貼在他胸前。
 
「褚,不要誘惑我,你不明白自己對我有多大的殺傷力,更不要考驗我的理智,久了、忍不住了,我會變成一頭野獸的。」頓了頓,冰炎在褚冥漾耳畔說:「好好感受一下剛才的吻帶給我的影響!」
 
語畢,冰炎更加地拉近彼此的距離,毫無空隙。
 
屁股上傳來的炙熱讓褚冥漾紅了臉。
同為男生,他自然知道抵著他的是什麼。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竟然只是因為他的一個吻!
 
滿臉通紅,褚冥漾轉頭偷覷著冰炎。眼角噙著淚,雙頰泛紅,煞是誘人。
 
冰炎倒抽一口氣,聲音越發地沙啞,「既然是你先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便狠狠吻住那紅嫩的唇,讓最原始的慾望主宰一切。
 
「我會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多渴望你!」
 
「唔……」
 
 
冰炎吻著褚冥漾的唇,雙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肆虐。
 
兩人不知不覺地躺在床上,冰炎居高看著褚冥漾,欣賞著黑曜般乾淨的大眼因著自己而變得迷濛。
 
冰炎再次吻住那微啟的嘴,舌頭靈活地鑽進對方的天地,勾引對方與之嬉戲。雙手也不落人後,一手解開制服上的鈕扣,另一手不安分地從衣襬探了進去。
 
平常溫暖的大手如今和褚冥漾火熱的身軀相比,顯得冰涼許多。
在感受到微冷的溫度時,褚冥漾低呼一聲,身體也反射性地抖了一下。
 
本來慢條斯理解開扣子的手,在發現不對勁時,稍稍停頓了一下。
算了,之後再問,冰炎心想。
 
很快地,褚冥漾的衣服落在床底下。
冰冷的空氣讓他不安分地動了動,但隨後被銀髮戀人的舉動帶走了注意力。
 
冰炎從紅唇吻到下巴,來到頸子,輕啃慢囓的酥麻感讓褚冥漾忍不住嚶嚀一聲。動作沒有放慢,反而加快腳步地繼續攻城掠地。
 
褚冥漾喜歡的大手來到腰間,不安分地游移在私密禁地,隔著褲子極盡所能的挑逗;另一隻手依舊在胸前,揉搓著胸前的蓓蕾。
 
初嚐情慾的褚冥漾覺得有把火竄了起來,很難受,想要得到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陌生的感覺,未曾有過的快感,讓褚冥漾無法自拔地沉淪。
 
冰炎也不好受。
天知道他多想不顧一切的佔有,卻又不忍心讓黑髮戀人受傷,只能加快動作,然後彼此才能歡愉、享受這場性事。
 
冰炎在褚冥漾身上,尤其是頸間烙下了許許多多紅痕,在明顯的地方讓人知道此人已名花有主。
 
在褚冥漾腹部及腿部游移的大手稍為安分了些,但那也僅因為他要解開釦子、拉下拉鍊,以便能更進一步地放肆。
 
此時,褚冥漾已全裸於冰炎身下,小巧的稚嫩早已抬頭,就如同床上的人一般可愛,讓人想好好地愛撫。
 
冰炎的視線不斷掃視著身下的褚冥漾,紅眸暗了下來。
褚冥漾在銀髮戀人的注目下,全身燒紅了起來,想要縮起來以躲避那熾熱的目光。
當然,冰炎不會讓他這樣做。
 
衣衫依舊完整的冰炎,在褚冥漾的耳邊呢喃,噴灑在上面的熱氣讓褚冥漾覺得有點癢。
 
「褚……」冷然磁性的嗓音,如今變得沙啞、充滿情慾。「你知道,我想這樣做多久了嗎?」
 
得到褚冥漾搖頭回答,冰炎說:「從你還不屬於我的時候,我就想了。」
 
褚冥漾訝異,墨瞳直視進紅瞳,裡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流轉飽含的是說不盡的愛以及……慾。
 
「……前天夢裡的你和我,就像現在這個樣子。」只是實際的比夢境的更讓人血脈賁張。
 
「夢?」
 
「對,只是沒想到是預知夢。」揚起魅惑的笑容,「那,我們繼續吧。」
 
冷不防地,褚冥漾的稚嫩被握住,讓他倒抽一口氣。
 
「唔……嗯……!」快感來襲的太快,褚冥漾很快地就洩了。
 
「呼……呼呼……」疲累地喘著氣。
 
冰炎三兩下就把自己的衣褲脫掉,有些無奈地瞥了一眼自己昂揚的碩大。
 
右手來到褚冥漾的小穴,用褚冥漾方才宣洩過的液體當做潤滑劑,慢慢地深入探險……
 
異物的進入讓褚冥漾不安地扭動身體,冰炎吻著他、用左手愛撫他的稚嫩來轉移戀人的注意力。
 
「褚,放鬆一點……」他快忍不住了。
 
褚冥漾發現戀人的聲音有些緊繃,睜開眼看了冰炎一眼,不看還好,一看他才知道戀人忍得很辛苦。
 
他很感動。
如果不是喜歡著自己、愛著自己,他何苦忍得這麼辛苦?
若只是玩玩,他大可不必顧慮他的感受,只要自己能享受不就好了?
 
褚冥漾所有的不安消失了,他現在只想讓他愛的人不要這麼辛苦。
 
「亞……」軟軟的聲音,「進來……」
 
「會受傷。」皺眉。
 
「不管,亞,愛我。」他想要真正成為他的。
 
由於冰炎不理會褚冥漾的要求,他只好自己來。
 
他將兩腿環住卡在雙膝間冰炎的腰,將抓著床單的雙手改繞過他的頸子,盡己所能的想要讓戀人進入他。
 
扭動、貼近、摩擦,冰炎的忍耐到達了極限。
 
抽回拓展祕穴的手指,換上了自己熾熱的碩大,有些擔心,卻無暇顧慮太多,就直接進入對方。
 
「唔!」疼痛感襲來,褚冥漾的尖叫全鎖在冰炎的吻下。
 
如願進到那小穴,冰炎差點就要喪失理智地動起來,他實在是渴望太久了!
 
但他不能躁進,他必須再忍一下,等到戀人熟悉、適應後他才能放肆地侵略以及佔有。
否則,他心愛的人兒會受傷。
 
慢慢地,褚冥漾漸漸習慣了,但另一種麻癢的感覺讓他不自覺地又扭動了起來。
 
「別、別動!」咬著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冰炎快要喪失冷靜與理智。
 
「可是……」癟著嘴,褚冥漾一臉可憐兮兮。
 
冰炎試探性地動了動,發現黑髮戀人沒有任何疼痛的表情,他緩緩動了起來。
不動還好,一動起來冰炎就再也無法克制。
 
深埋,抽離,深埋,抽離。
 
愛撫,深吻,呻吟。
喘息,狂猛的律動。
 
最後,房內只剩下兩人滿足的嘆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