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八題 生病

 ☆☆☆
 
空氣瀰漫著兩人歡愉過後的味道,讓褚冥漾害羞地將自己埋進被子裡,一張小臉捨不得讓人看見。
 
冰炎看見這種情況,忍俊不住地笑了。
他的戀人就是這般可愛。
 
可是這樣不行,得好好清洗一番才行。所以冰炎硬是扯開棉被,把人兒打橫著抱起,大步往廁所前進。
 
褚冥漾滿臉通紅,沒有被子的他改把臉埋在銀髮戀人的胸膛,完全無法忽視兩人全裸身體緊密的貼合。
 
浴室裡,又是另一場大戰的開始——
 
 
早晨,床上兩人熟睡的臉龐,銀髮與黑髮的交織,彷彿就像他們這輩子,早就緊緊纏住、再也分不開彼此。
 
陽光從窗外經由簾子打了進來,為略顯昏暗的房間帶來早上的氣息,既柔和又美好。
 
有著俊美臉蛋的人眼皮動了動,底下的紅瞳出現,帶了點剛睡醒的迷濛。
 
左手臂上傳來的重量,讓他偏頭一看,隨後露出滿足的微笑。
他終於得到他了!
 
慢慢轉身,側躺注視著褚冥漾的睡顏,真可愛。
戀人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襯衫,過大的衣服讓鎖骨露了出來。
有些惡質地戳了戳戀人軟嫩的臉頰,不意外得到他皺眉揮開。冰炎接著來到雙唇,右手拇指來回移動,褚冥漾覺得癢癢的,卻也不討厭。
 
睫毛輕輕顫了顫,黑曜石般的大眼露了出來,有些茫然,卻看起來更可愛了。
 
冰炎俯身以唇覆上對方的,直到對方喘不過氣。
 
「呼……呼、呼……亞?」有點不習慣剛睡醒就面對這麼熱情的……吻。
 
「褚,早。」好心情地笑看對方因自己而緋紅的雙頰。
 
「呼…..早……」褚冥漾雙瞳翦水,倒映在裡頭的滿是銀髮戀人那張犯規的笑臉。
 
「要不要吃點東西?還是……要再躺一下?」曖昧地眨眨眼。
 
褚冥漾瞪大雙眼,有些羞窘又有些生氣地輕捶冰炎一下。
 
冰炎笑了出來,笑了好一陣子後,他想到一件事。
 
「褚,你制服的釦子怎麼掉了幾個?」蹙眉,看起來像是被扯掉的。
 
「這……」一聽到冰炎問的,褚冥漾想到昨天的事,難過的情緒湧了上來,才剛開口說一個字,就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冰炎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抱著戀人,笨拙地拍著對方的背。
 
等到懷中的人哭聲漸緩,抽抽噎噎也逐漸減少時,就聽到他緩緩道來一切。
 
褚冥漾說的內容有部分是昨天千冬歲給他的紙條上有寫到,有些則不是。然而不是的那些內容,讓冰炎大動肝火,恨不得現在將對方大卸八塊。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難怪,他的褚昨天很反常。
 
如果昨天千冬歲不在,那……他實在不敢繼續想下去。
攬著戀人的雙臂又收的更緊了些。
 
「……怎麼辦……亞,我該怎麼辦……?」淚眼婆娑的小臉,滿是無措。
 
「沒事的沒事的,我會解決的,一切有我。」
 
讓褚冥漾靠在自己的肩頭,冰炎許下承諾。
 
 
自從冰炎許諾後,已經過了兩天。
這兩天兩人沒有見面,只是通通電話。
畢竟要過年了,褚冥漾要幫家裡打掃、採辦年貨,忙得很。
 
這幾天,冰炎只是無聊待在家裡翻書,不然就是逛逛書店。
過年對他來說,和平常一樣,就是一個人過日子。
外頭的熱鬧氣氛完全與他無關,室內寂寥的氛圍才是屬於他。
只是,他偶爾真的也想體驗看看,有人陪的過年。
或許,很快就有了。
 
 
早上,冰炎打電話給褚冥漾。
平常都是晚上熱線,但今晚是除夕夜,他想,時間就留給戀人和他的家人,這才選擇早上打。他也不擔心會打擾到對方,因為他總是很早起。
 
「咳咳……喂……咳……」沙啞的聲音。
 
「你感冒了。」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咳咳……亞?」接電話的時候沒有看來電,但他認出了對方的聲音。
 
「怎麼病的這麼嚴重?」聲音低了八度。
 
「就……咳咳咳……咳咳……」一講話就咳嗽,他停不下來,覺得肺都快咳出來了。
 
「不要講話,我現在去你家。」
 
嘟——嘟——嘟——
 
電話被掛斷了。
 
看著被掛掉的電話,褚冥漾想著:又讓對方替他擔心了。
頭昏腦脹,他決定再睡一下。
 
不曉得又睡了多久,他感覺到似乎有人在搖他。
吃力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焦急擔憂不已的母親以及……銀髮紅眸的戀人。
 
「漾漾,起來吃午餐。」摸了摸兒子的額頭,還是很燙。
 
「我……咳咳……沒有胃口……」又是一陣劇烈的猛咳。
 
「褚,多少吃一點。」責備的眼神。
 
看到戀人的眼神,褚冥漾勉強答應。「好啦……」軟軟的聲音,很沒有精神。
 
沒多久,白鈴慈用盤子裝了幾道菜和飯上來。
在冰炎的說服下,白鈴慈下樓去和女兒褚冥玥吃飯,留下他們兩個待在樓上。
 
冰炎先幫褚冥漾坐起來,然後坐在床沿一口一口地餵著他。
 
雖然褚冥漾沒有胃口,但在戀人的餵食下,也吃了七八分。
 
搖搖頭,「我不行了……」
 
看了看剩下的飯菜,冰炎說:「這口吃掉就好。」
 
聽話的又吃了一口,眨著眼睛,直視著冰炎那張從他醒來到現在都是的臭臉。
他知道戀人心情不好,問題還是出在自己身上。
 
「亞……對不起……」先認錯準沒錯。
 
「……」沉默半晌,冰炎嘆了一口氣才終於開口:「為什麼不好好照顧自己?」
 
「對不起……」垂頭。
 
褚冥漾的身體本來就很虛弱,夏天容易中暑暈倒,季節交替總會感冒個好幾個星期,冬天總是手腳冰冷。
但這些只要多注意一點就行了。
 
最不能防的就是他的衰運。
走路走到一半可能會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淋濕,即便回家立刻洗澡也還是會感冒;或者水溝蓋明明是好的,他走的時候卻突然裂開讓他掉下去。
 
而最粗心、最關鍵的就是他自己本身!
不喜歡吹頭髮,所以他總是意思意思敷衍一下就算吹過了。再經過冷風呼呼地拍打在他身上,想不生病也難。
 
這次之所以會感冒,是昨天他幫母親買東西回家的路上,被毫無預警的大雨淋得全濕,回到家後雖然馬上就去沖熱水澡,但為時已晚。
若只有這樣也就罷了,至少還不會這麼嚴重,最大的問題在於他濕漉漉的長髮沒有吹乾!
天氣寒冷,冷風又吹個不停,縱使屋內能關的窗幾乎都關了,但還是必須留幾扇窗打開,不然很危險,所以他就因為這樣而雪上加霜,變成現在這副憔悴不堪的模樣。
 
雖然有一部分是自找的就是了。
 
「……下次還這樣,你就慘了!」惡狠狠的威脅。「吃藥!」
 
「是!」揚起笑容,褚冥漾完全不怕,他知道戀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吃過藥後,冰炎讓褚冥漾躺下休息。
感冒就是要多睡覺才會好得快。
 
「亞,陪我。」小手拉住對方的大掌。
 
反握住對方,一大一小的手十指緊握。「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快睡吧。」
 
「嗯!」
 
冰炎傾身吻了吻床上人兒的額頭,單手替他掖好棉被。
 
 
開了個縫隙的門外,站著一個人,有些花白的頭髮說明著她的年紀。
 
她已經偷看了好一陣子,從最一開始的震驚讓她無法進門,到現在雖說還不能完全適應,但已接受七八分了。
 
她只是意外,真的很意外。
但只要他幸福,這就是為人母親最大的心願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