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九題 心情

 ☆☆☆
 
除夕夜,冰炎在白鈴慈熱情的邀請下,留在褚家一起過。
 
大大的桌子,擺滿了豐富的菜色。
有代表好彩頭的菜頭,年年有餘的清蒸鱸魚,吃雞起家以及有頭有尾的金黃色脆皮烤雞一整隻,象徵著長命百歲的長年菜……多樣的菜色讓冰炎的兒時回憶逐漸回籠,隨時間而模糊的景象也慢慢變得清晰。
 
心裡的起伏很大,但表面上看不出來,過於早熟的他,早就習慣把自己的心情隱藏起來。
然而,褚冥漾看出來了。
他輕輕地把手放在銀髮戀人的大掌上,墨瞳裡寫滿擔憂。
 
反手緊握了比他小的手,對他笑了下,無聲地表達他沒事,黑髮戀人的細膩讓他溫暖且感動。
只是礙於場合不對,否則他想狠狠吻住戀人。
 
沒注意到任何的不對勁,白鈴慈熱情地招呼冰炎用餐。
 
「來來,漾漾的老師,多吃一點。」
 
「謝謝褚媽媽。」
 
「老師,漾漾在學校應該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褚爸爸多慮了,褚很乖也很認真。」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難得在家的褚項欣慰地點頭。
 
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一直都很乖,也很認真學習,但倒楣的運氣卻莫名的總是纏繞在他周圍。他很不捨兒子總是因為外在因素而受傷住院,也很心疼因為衰運而總是被人排擠的兒子。
 
明明不是他自願的,為什麼大家要這樣呢?年少輕狂不懂事,無心無意總傷人!
褚項無法責怪那些同學,畢竟他們還小、不懂事。但每當看見兒子身上的傷或是因為同學們的譏諷而哭得淅瀝嘩啦的褚冥漾,他總是難過,更是自責。
為此,他曾跑過各個大廟小廟,祈求過不少大大小小的護身符、平安符、轉運小物諸如此類的東西,直到褚冥漾對他說——
 
「這些爸爸留著,爸爸在外頭比較危險,要好好照顧自己喔!」年幼的褚冥漾漾著燦爛的笑容說:「漾漾已經習慣了所以沒關係!只要爸爸平安和常常回來就好!」
 
於是,他知道,求再多都沒有用。
他只能好好照顧自己、多多回來陪孩子,因為這是他所希望的。
 
直到現在,褚項很欣慰兒子又交到幾個好朋友,不然一直只有鄰居家的衛禹和他做朋友,怎麼樣都令人擔心。
而且,自從褚冥漾升上高中,認識幾個好朋友,身上受的傷也慢慢變少了。雖然他不是親眼看見,但他從老婆口中那興奮開心的語氣,也就慢慢放心了。
 
他不擔心孩子的功課,因為有些事即使功課再好也沒用。世上有更多的事情比得到好成績更重要。
 
如今,褚項看著孩子,雖然依舊衰運纏身,但他相信懂得這乖巧善良的孩子的人,一定不會在意的,更會幫助他。
懸著的心放下了,他掛上一個滿足、愉悅、欣慰的笑容。
 
確認兒子、女兒一切安好,雖然兒子生病了,但從老師的行為看來,他很喜歡他兒子這個學生,所以他也不怎麼擔心。
於是,褚項和坐在隔壁的老婆,便陷入了兩人的恩愛甜蜜世界,與外界隔絕。
 
 
與那邊的氣氛相反,褚冥漾這邊的氣氛十分緊繃,劍拔弩張。
他覺得自己真不應該夾在兩位魔王的中間,砲火開始時,先遭殃的絕對是他。
 
「老師、姊,你們怎麼了?」小心翼翼地開口。
 
「「沒事!吃飯!」」
 
嗚嗚,絕對有事!
誰來跟他換個位子啦!
 
 
褚冥玥對坐在弟弟褚冥漾另一側的人有很深的敵意。
本來她還沒有這麼防備,但讓她目睹到那一幕後,她認為自己太大意了!
 
前一陣子忙碌的報告生活,讓她實在無心留意弟弟最近產生的變化。她以為,她的笨蛋弟弟又為了朋友的事情、與朋友的交際在苦惱,也就沒特別注意他。
現在仔細想想,那些煩惱很不對勁,不單單只是因為朋友,應該是更親密、緊密的對象,更仔細地回憶,她怎麼會沒有發現!那是因為他墜入愛河了啊!
 
況且,會有人因為學生感冒——先不管現在正在寒假期間,就跑到學生家裡探病嗎?更不提這位老師還不是班導師。
 
種種的跡象,全都說明著兩人關係的不尋常,為什麼她沒有發現呢?
她懊惱著自己的大意,不甘心弟弟就這麼被拐走,自己卻連對方的底都還沒摸清!
 
——從沒失敗的這麼徹底。
 
 
時間回到不久前——
 
褚冥玥奉媽媽之命,去房間叫人下來吃飯。
 
平常,她都是在樓下喊,褚冥漾聽到後絕對會立刻下樓,否則……哼哼哼,後果他是知道的。
只是今天家裡有客人,媽媽絕對不會讓她只在樓下喊。沒辦法,她只好親自上樓去「請」人下來。
 
來到二樓褚冥漾房門外,沒有被關上的門露了一個小縫,她舉起手想要敲門,卻意外瞥見房內銀髮紅眼的人傾身,四片唇交疊,十指緊扣。
 
漂亮的眼睛瞪大,完全不想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景象,但房內傳出的聲音讓她肯定這是事實。
 
「唔嗯……」
 
「還是學不會換氣。」
 
「呼呼……呼……」氣息漸緩後,「呼、呼……誰學得會啊……」
 
「那,多試幾次就會了。」
 
門外的她聽到這,舉起的手用力的往門上敲下去,同時開口對裡頭的人說要吃飯了。
說完,她就帥氣地轉身回房,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
 
 
時間回到現在——
 
褚冥玥不甘心,在餐桌上和冰炎爭鋒相對。
 
夾在中間的褚冥漾,不明白冰炎和褚冥玥為何不能和平共處?明明兩個人這麼地像,同樣都是這麼亮眼、能力強,為什麼反而處不來?難道是「同類相斥」嗎?
那也可憐可憐他嘛!他夾在中間很難過、坐立難安耶!
 
只要冰炎夾一道菜給褚冥漾,褚冥玥就會跟著夾一道,反之亦然。
可憐的褚冥漾被迫要吃完,否則剩下哪一道菜,他絕對會被夾給他的人以「笑容」威脅,無聲地脅迫他要吃掉。
 
一頓飯下來,相敵對的兩人始終無法分出輸贏,苦的是夾在兩人中間的褚冥漾。
 
這頓飯是他有史以來吃得最痛苦的一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