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一題 談判

 ☆☆☆
 
早晨,絲絲陽光透過左右晃動的窗簾潛了進來,在昏暗的室內留下足跡。
陣陣微風從未關緊的窗戶悄然入內,冷冰冰的溫度比鬧鐘叫人還有用。
 
「唔……」
 
床上的人不甘願地發出聲音,不解昨晚緊閉的門窗為何能有寒風入侵?難道是……
 
有、小、偷?!
 
這個想法讓他瞬間清醒,但腦袋還是不夠清楚,否則,他就會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
 
悄悄拿了可以充當武器的雜誌,被捲起的雜誌打到,也是很痛的。
然後,他躡手躡腳地來到窗邊,正準備往不停向窗外看的人影打下去——
 
「褚?」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稱呼,以及熟悉的氣味讓褚冥漾動作一滯,隨即才發現眼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戀人——冰炎!
 
「呼……原來是你……我還以為是小偷呢……」明顯地鬆了一口氣,手中的雜誌跌落至地。
 
原來是這樣……
要不是透過玻璃的照映,他現在應該就被打到了吧。不過……
 
「你怎麼沒穿鞋子?」冰炎皺眉,冬天的地板很冰的。
 
「我以為有小偷……所以……」褚冥漾一臉不好意思,就這樣傻傻地笑著。
 
「你忘了你感冒還沒好嗎?」
 
冰炎平穩的語氣讓褚冥漾感覺到很不妙,但是,就算想逃還能逃到哪?
 
「我、我……嗚嗚啊——」
 
解釋的話才起了個頭,他就突然被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褚冥漾忍不住驚呼。
他雙手無意識地摟住冰炎的脖子,小臉則埋進厚實的胸膛,深怕一不小心,他的屁股就會和地板來個親密的KISS。
 
冰炎動作輕柔地將褚冥樣放在床上,然後跟著爬上去,兩隻手臂及雙腿把人困在中間,一絲逃脫的可能都沒有。
 
「感冒還沒好,還敢不穿鞋?嗯?褚,你很大膽嘛?」露出邪惡的笑容,「還有,竟然把我當成小偷?呵,你說我該如何懲罰你?」
 
冰炎惡質地在褚冥漾耳畔說出最後一句話,講完還輕輕地吹了一口氣。
褚冥漾因為這樣的一個舉動,臉紅了,就像蘋果一樣的可口,也緊張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害羞得很。
 
「沒、沒……我、我我……不……」講不出想表達的,褚冥漾放棄開口,只是一個勁地猛搖頭。
 
他想,聰明的戀人一定看得懂他想表達的。
沒錯,冰炎的確明白,但是——
 
「不要懲罰你?你覺得有可能嗎?」惡質的笑容再度出現在冰炎的嘴角。
 
好像不太可能……
褚冥漾可憐兮兮地瞅著上方的人,無言地請求不要懲罰他。
 
「褚,你……」因為那樣的表情而癡迷了,「……你這個小惡魔。」
 
低下頭,他吻住了那張小嘴,那甜甜的味道讓他眷戀,想要汲取更多。
他不嗜甜,卻沉溺在褚冥漾那甜膩的唇上,他想,這樣的甜,他一輩子都不會膩!
 
吶,你才是小偷,偷走我心的小惡魔。
 
 
房內一片火熱,門外冷到結霜。
一男一女的身影在外頭瞪視著房內的人,不,只瞪著位居上方銀髮的男人。
 
床上的兩人越吻越深情,位處下方的人也將手臂環繞至上方的人的頸子,火辣辣的法式熱吻讓房間內充滿曖昧的吸吮聲,聽得外頭兩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黑。
 
正當房間內的兩人忘我地想更進一步時,沉默的人終於出聲了。
 
「一大早的,有這麼『飢渴』嗎?」掛著笑容,就像鄰家的大哥哥般溫和,如果忽略背後的黑氣的話……
 
「我想接下來的事情,兒、童、不、宜,想必『老師』您應該很明白吧?」漂亮的臉蛋滿是憤恨,說這話時她咬牙切齒,還特別加重在某幾個字上。
 
望向聲音來源,褚冥漾驚呼:「姊!然!」
 
褚冥漾滿臉通紅,關公大概也就這麼紅吧。
他完全忘記自己現在是在家裡,還這麼的配合銀髮戀人,甚至是……到了忘我的境界。結果被家人看到,他現在真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反觀思緒紊亂、害羞不已的人,冰炎反倒一臉處之泰然、毫不擔心。
他只是緩緩起身,先是不慌不忙地替黑髮戀人整理有些凌亂的睡衣,之後和他們點點頭以示打招呼。
 
沉默的氣氛蔓延,直到冰炎不認識的人先開了口。
 
「漾漾,表哥有帶你最愛吃的綠豆湯,要不要吃一點?」
 
「綠豆湯?」聽到熟悉的甜點名,褚冥漾像個孩子似的,眼睛裡閃爍著光芒。「要要!我要吃!」嘴角噙著可愛的笑靨。
 
「那表哥去幫你盛,你再躺一下,感冒才會快快好喔!」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說著。
 
一直沉默著的褚冥玥開口了,「『老師』您也來幫忙,不要『打擾』病人休息。」他們該來好好談談了!
 
褚冥漾有些擔憂地望著冰炎,後者只是拍拍他的頭,要他不要擔心。
 
門關上了,留下褚冥漾一人,不安地注視著門……
 
 
門外的三人並沒有到樓下去,反而轉往另一邊,客房的方向。
進門後,褚冥玥打開了電燈,褚冥漾的表哥率先開口。
 
「說吧,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是你們想要怎麼樣吧?」把他帶來這裡?談判?
 
「漾漾不是玩具。」褚冥玥認真地說:「像你這樣的一個人,多的是女人倒貼,不要來欺負我們家的漾漾。」
 
長得帥,能力又好的人看上了他們家的寶貝?更不用說兩人還同性別!
不是她有性別歧視或是排斥同性戀者,而是這不可能啊!如果是想玩玩,恕不奉陪!
若是相反,他是認真的,哼哼哼,也不會那麼簡單就放過他!
褚漾漾只有她可以欺負!
 
「我從來沒把褚當玩具看待,我是認真的。」紅眸毫不避諱那挑釁的眼神。
 
「為什麼是漾漾?」然開口:「漾漾哪一點吸引了你?比漾漾好的人很多,但為什麼是他?」
 
「不為什麼,感覺對了就是他。」
 
「如果你感覺錯了,那漾漾怎麼辦?」
 
「不會錯的,我很肯定。」比任何時候都還要確定。「從他在我心裡佇足扎根,當我朝思暮想都是他的時候,我的喜怒哀樂隨著他起伏的那刻,我就知道是他。」
 
「不為什麼,只因為是他。」頓了頓,繼續說:「愛情不就這樣,沒有道理。」
 
「如果哪天你讓漾漾受……」
 
「不會有那天的!」毅然打斷然說話,毫不遲疑。
 
「最好記住你現在說過的話。」
 
然欣賞地看著他,只是眼神的背後藏著不滿。
雖然暫且認同了眼前的人和漾漾的關係,但他才不會這麼輕易地就讓他得到漾漾,更不會讓他對他有超過的舉止,像剛才的情形……想到這,背後的黑氣又浮現了。
小表弟可是他們的寶貝,做表哥的當然會先確認表弟真的很幸福,才能把人安心交給他。不過……可沒這麼容易啊,呵呵。
 
然劃上和藹的笑容,但說出的話卻不是那麼一回事。「真是沒想到,有名的冰炎老師竟然有『戀童癖』?」
 
冰炎挑高著眉,默默接受?哼,這不符合他的個性。「我也沒想到你們是『戀弟狂』。」
 
兩方人馬不肯讓步,戰火熊熊燃起,而待在房間的褚冥漾忽地一陣惡寒。
 
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