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二題 說開

 ☆☆☆
 
直覺一向很準的褚冥漾,這次依然命中了。
這樣的預感是在午餐時兌現。
 
望著左右兩側的人不斷夾菜給他,他現在只想哭啊!!
為什麼這樣的情況不能在昨天就結束?為什麼要持續到今天?他現在簡直是欲哭無淚!拒絕哪邊都不對!
 
無奈、毫無辦法之下,他跑到然表哥身邊躲避這邊的風雨。
他相信然會幫他的!
 
在褚冥漾離開、背對其他兩人時,他沒看到的是戀人黑了的臉以及自家姊姊得意的笑容。
他走過來的時候,然趁著小表弟沒注意的時候,對冰炎露出了一個勝利的微笑。
這樣的一個舉動惹得冰炎額冒井字號,不甘心卻又無法做任何表示。
 
一旁的褚項和白鈴慈好似完全沒注意到他們的情況,自顧自地談情說愛。
 
一頓午飯下來,有人吃了滿肚子的怒火,有人吃了滿肚子的得意,戰火才正要開始——
 
 
「漾漾,該吃藥了。」
 
「我覺得感冒已經好了……」垂首,不敢直視自家母親。
 
「說什麼傻話?你以為自己的身體很好嗎?感冒就要乖乖吃藥!少在那邊推三阻四,理由一大堆!」
 
「很苦嘛……」皺著小臉。
 
後頭的然看到這樣的情況,走上前拍拍小表弟的頭,「漾漾乖,吃完藥表哥幫你盛碗綠豆湯,可以配辛西亞的小點心一起吃喔。」
 
半秒不到,褚冥漾就接過母親手上的藥,兩眼緊閉地吃了下去,隨後睜開墨色的眼睛,眨著大眼看著然。
 
「漾漾先上去,表哥等等端上去給你。」眼底滿是笑意,他的表弟真的太可愛了!
 
「嗯!」然最好了!
 
踩著開心的步伐,褚冥漾一蹦一跳地回房間,完全沒注意到後頭早已先起的戰爭。
 
臭著一張臉的冰炎以及劃上勝利笑容的表兄妹,無聲的戰火開始蔓延。
 
沒多久,冰炎冷著一張臉,先上樓了。
 
褚冥漾一臉困惑,不明白戀人怎麼了,只知道自己不喜歡對方的這個表情,所以他坐在床上示意對方坐在床沿後,伸手擁抱著這個總是牽動他的心的情人,輕拍他的頭,給予安撫。
 
冰炎先是一僵,隨後身體逐漸放鬆,吸取著戀人身上令他放鬆的甜味。他知道對方並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樣,但總能以自己的方式安撫他。而他,竟然會因為情人的家人對他做的那些挑釁舉動,就輕易生氣,就算表面上是他們勝利,然而實際上……他回抱著黑髮人兒,是他贏了,他早已將最關鍵的人牢牢抓住!
 
 
門外——
 
「看漾漾這個樣子,是很喜歡他。」
 
「他看起來也是這樣。」
 
「既然如此,我們就收手吧,別讓漾漾為難了。」笑容依舊在,語調卻透著滿滿的不甘心,但是那又如何?只要小表弟幸福就好。
 
「真是便宜他了!」
 
「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天他傷害了漾漾,我會不計代價地把他……哼哼!」
 
「褚家的人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美麗的臉蛋勾起了相同的「危」笑。
 
 
出乎冰炎的意料,自從然和褚冥玥端上綠豆湯和小點心後,本來劍拔弩張的氛圍倏地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剛才的你爭我鬥只是在做夢。
 
無法理解他們突如其來的轉變,冰炎依舊保持最高警覺。
發現這樣的情況的然,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釋出善意,打算擇日再來好好「溝通」一番,好讓彼此更加地瞭解。
 
此時,樓下的門鈴聲讓房間內的氣氛頓時一滯,造成這個氛圍的主要因素不是門鈴,門鈴聲充其量只是導火線,最主要的原因來自褚冥漾。
房內的其他三人視線始終黏在褚冥漾身上,只要他有任何的反應,都逃不了他們的法眼。
 
褚冥玥自然知道是誰按的門鈴,往年的這個時候,他們都會來拜訪,這早已成為兩家的一種習慣了。
她不解的是弟弟的反應,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緊張?
難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沒記錯的話,他對褚冥漾……
 
一直寵溺地望著表弟的然,在鈴響的下一秒,他竟然在他眼裡捕捉到一絲無助和慌亂?
門外的人究竟是誰?就讓他好好看看吧,竟敢讓他可愛的表弟露出這副表情?嗯?
嘴角往上揚高,笑容越來越大,只有熟識的人知道,這抹「危」笑還是不要看見的好!
 
不明所以,只是個門鈴就讓黑髮戀人僵住,難不成外頭有什麼毒蛇猛獸?
冰炎有些疑惑,但隨後被褚冥漾握住了手,有些顫抖的手讓他瞬間忘記方才思考的事情,轉而關心著人兒的異常。
用力回握戀人的小手,冰炎沉著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樓梯間匆忙的腳步聲,走廊上慌亂的步伐聲,顯示著有人朝這裡前進。
轉瞬間聲音已來到房門外,沒給任何時間做心裡準備,門砰一聲就開了。
 
「冥漾!你感冒好……」門內的人讓來人把剩下的話都嚥了回去,瞪大一雙眼。
 
來人——隔壁鄰居的小孩——衛禹,睜大著眼睛,視線落在冰炎與褚冥漾交握的兩手上。
眼裡寫滿絕望、痛苦的他,讓然瞬間恍然大悟。
這個孩子也喜歡著他的表弟!
 
褚冥漾垂頭,不敢望向衛禹,就連偷看的勇氣也沒有。
氣氛就呈現膠著狀態,沒人開頭,也沒有動作,時間宛若靜止般,停滯不前。
就像照片裡的人物一樣,全都定格住。
 
是誰先起了頭,是冰炎,抑或是衛禹,已然不重要。
褚冥漾的房間如今只剩他們表兄弟妹三個人,另外兩個人離開褚家,去做他們男人間的對話。
 
房內,褚冥玥及然微笑著問褚冥漾適才的奇異反應,笑容益發深邃的他們又提了另外一個問題:他幸福嗎?
 
 
褚家的房子已被遠遠拋在腦後,兩個男生就只是一直走,誰也沒有開口。
直到來到小公園,一旁嬉鬧的孩子們和站在角落的兩名大男生死寂的氣氛呈現極端的對比。
良久,終於有人願意先開口。
 
「面對現實,你和褚是不可能的。」雖然狠,但是事實。
 
「……我知道。」
 
衛禹的這個回答著實讓冰炎吃驚。
 
沒有看著對方,衛禹望向遠處,繼續往下說:「這幾天我想了很多,冥漾和你在一起總是散發著戀愛的氛圍,和我相處時截然不同。所以那天……」負面情緒累積太多,一口氣爆發,最後造成那樣的局面。
 
「相信冥漾都跟你說了吧。」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嗯。」
 
「雖然真的很想要你們分手,但這樣一來冥漾絕對不會快樂。」頓了頓,「利用那樣的方式想讓冥漾和你分手,我知道很卑鄙,但那時候我是真的很想……總之,對不起。」
 
「這句話應該對褚說,而不是我。」
 
「是啊……」漾著苦澀的笑容,他在心裡問著:最想守護你的笑容的人是我,偏偏傷害你最深的也是我,我還有資格待在你身邊嗎?
 
抿了抿唇,有些艱難地開口:「祝你們幸福。」
 
「謝謝,我們會幸福的。」
 
拉回視線,衛禹惡狠狠瞪著冰炎。「你敢讓冥漾難過的話,我隨時會把人搶回來!」
 
「你永遠都不會有那個機會。」自信。
 
兩人相視而笑,沒有芥蒂。
他們是情敵,卻也會因為深愛同一個人而成為朋友。
 
放手,失戀後的傷不會馬上痊癒,但一定會好。
愛過痛過,雖然沒有好的結果,但過程的美好將是一輩子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