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四題 情人巧克力

 ☆☆☆
 
Atlantis的人,不論老師或學生,不論男生或女生,全都瘋狂地在校園裡亂竄亂跑。平常很容易遇到的人,在今天就像消失了一樣,遇不見、碰不著、找不到,彷彿人間蒸發,或其實根本沒有這個人,否則這麼多人找一個,為什麼連個影子都瞧不見?
 
「為什麼就是不見冰炎老師?」
 
「夏碎老師也不見了。」
 
「難道人間蒸發?」
 
「不對!肯定是躲在某個角落!」
 
「我們找這邊,你們去那邊,找到電話聯絡!」
 
「「「好!」」」
 
一群誓死找到冰炎及夏碎的女老師女學生,在這種時候團結了起來,只為了找到失蹤的兩位白馬王子,至於找到後的紛爭,就留待到時候再來一決勝負!否則,找不到人一切不就都枉然了?
 
冷眼看著這一切的幾名學生,當中的一位注視著她們奔東跑西的樣子嗤之以鼻,緩緩開口。
 
「夏碎哥才不會這麼容易被找到!」
 
「千冬歲知道老師在哪?」喵喵歪著頭看向友人。
 
「當然!」
 
「那還不快去!」一旁著急的褚冥漾急急喊道。
 
「我會去,只是……漾漾,你知道冰炎老師在哪裡嗎?」
 
「呃……」尷尬地搔搔腦袋。
 
「……唉,去辦……」
 
千冬歲話還沒講完,就被另外一個一直沒出聲的人開口打斷。
 
「辦公室。」
 
「禹禹怎麼知道?」
 
「剛剛不小心瞄到的。」輕輕推了推褚冥漾,「快去吧!」
 
揮別了兩人,衛禹回憶著不久前青梅竹馬給大家的巧克力,甜甜苦苦的,就像他的愛情。他想,他這輩子大概不太容易再愛上一個人了,畢竟這世上沒有第二個褚冥漾。
無所謂,他願意抱著這不可能的愛情走到人生盡頭,保有一輩子,只要他快樂,他也就快樂了……
 
 
一路上,褚冥漾走得小心翼翼,彷彿要做什麼壞事,一顆心撲通撲通地狂跳。
 
沿途,他總是看到不少人追著疑似冰炎的身影亂跑亂竄,銀髮總是在轉彎時甩出漂亮的弧度,讓他幾度想跟著後面,但他還是選擇相信朋友說的話,老師在辦公室。
他躲躲閃閃,就怕被人發現,畢竟他是冰炎的小老師,難保為愛瘋狂的她們不會懷疑到他身上,猜測著他收到老師的命令,而要前去找他。
 
經過花園時,他遇到了賽塔和安因,兩人依舊悠閒地泡著茶、吃著點心,似乎想就這樣度過整個下午。
雖然有不少女生送上巧克力,但卻都不見身影,只留下擱置在桌上的巧克力山。
褚冥漾禮貌地和他們打了招呼,而他們也微笑點頭。
離去前,他聽到後面傳來溫和的聲音說:「漾漾,要記得去辦公室喔。」
 
經過轉角,走在迴廊上,他意外地撞見了另外兩個人——萊恩與莉莉亞。
他們兩人手牽著手,當發現褚冥漾的存在時,莉莉亞害羞的想將手抽回,無奈萊恩緊緊握著,甚至還從一般的牽手變成十指緊扣,毫不在意是否現場有人。莉莉亞紅著臉,不敢看向戀人的她只能把視線逗留在腳尖。
萊恩和褚冥漾聊了幾句,最後還不忘提醒對方要去辦公室。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要跟他說這句話,但褚冥漾還是乖乖點頭,反正他的目的地本來就是那裡。
 
轉個彎,老師的辦公大樓就在眼前。
空無一人的走廊,褚冥漾一直懸著的心放下來了,這裡應該是沒有其他人,他想。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突然,一群女生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把褚冥漾包圍在中間。
 
為首的女老師率先發話:「冰炎老師在哪?!」
 
被這個陣仗弄得一愣一愣的褚冥漾,吶吶地回答:「我、我不知道……」即使知道老師可能在哪,但畢竟是不確定的事,所以他這樣的回答應該也不算說謊吧?
 
「怎麼可能!那你來這邊幹嘛!」一名急性子的女學生立馬反問,完全否決他給的答案。
 
「漾~是來找我的。」後面傳來的男聲,穿著花襯衫、夾腳拖,一副「我最台」的模樣。
 
他衝到被包圍的褚冥漾身邊,摩拳擦掌,面帶笑容。「妳們這麼多人圍著我的小弟,是要打架嗎?我很樂意奉陪喔!」
 
「誰、誰有那個美國時間理你!」女學生退後一步,勉勉強強地把話說出口,她實在不喜歡這個警衛。
 
「別浪費時間,我們快走!」女老師瞥了一眼那五彩的頭髮,她想到了他是生物老師九瀾的弟弟,打了個冷顫,她想還是不要和那一家人接觸太多才好,誰知道這個的癖好是不是也是器官!
 
眾女子一哄而散,急忙尋找白馬王子的下落。
 
「看在你沒忘記大哥的份上,大哥就幫你這次。」確定那群女的全散了,西瑞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說:「快進去吧!」
 
褚冥漾知道西瑞指的是什麼。
他從不認為西瑞是他的大哥,但他幫助過他,也曾陪他,這是事實,即使有時候說話很惹人討厭,他還是把他當成朋友。
所以今天做巧克力的時候,他有做對方的份,只是理由絕對不是拿來孝敬大哥!
 
朝對方點點頭,手放在門把上輕轉,快速閃身而入,而外頭的西瑞又待了幾分鐘,遂而轉往另一間辦公室。
 
 
站在門邊,褚冥漾輕聲地問:「老師?」
 
「褚,你終於來了。」
 
寫著冰炎牌子的門打開了,率先出現的是那熟悉的銀髮紅眼。
 
「把門鎖上,過來。」
 
褚冥漾遵照冰炎的指示,隨後來到冰炎面前,掛著一抹靦腆的笑容。
 
「亞,情人節快樂。」把特地包裝過的巧克力盒雙手遞出,視線垂落不好意思看著對方。
 
望著戀人這副羞怯可人的模樣,冰炎嘴角勾起寵溺的弧度,一手接過銀藍交錯的巧克力,另一手拿掉掛著對方鼻梁上的笨重眼鏡。
 
「褚,你真可愛。」在對方耳邊細語,果真見到對方的雙頰更紅了。
 
冰炎將東西放在一旁,拉過褚冥漾讓他坐在貧瘠的辦公桌邊緣,自己卡在他雙腿間,然後俯身一吻。
 
辦公室本來莊重肅穆的氛圍頓時變得曖昧,吸吮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
 
不知道何時,褚冥漾已整個人躺在桌上,冰炎的雙唇向下游移,一路來到白皙的脖子。大手先是隔著衣服來回在戀人的身軀上摸索,像是不滿足於現況,大掌便從底下鑽進裡面,另一隻手則靈活地解開扣子,好方便自己攻城掠地。
 
美好的唇往下來到單薄的胸膛,舌頭誘惑地繞著蓓蕾畫圈,偶爾用牙齒輕啃慢齧,惹得身下人兒發出嗯嗯啊啊似是難耐的嬌吟又似是滿足的嘆息。
 
「嗯、嗯啊……」
 
「褚,我的褚……」專屬我的情人巧克力……
 
修長的手指又往下移了移,在褲頭上時而輕滑時而重壓,如此挑逗的行徑讓褚冥漾下意識地想要夾緊雙腿,無奈中間卡著一個人。
 
輕笑了聲,冰炎拉開繫著的皮帶,解開扣子,扯下拉鍊。
先是烙下一吻,之後右手便扯下褲子,而褲子則要掉不掉的卡在小腿的地方。
 
兩人深陷在渴望彼此的慾望中,冷涼的空氣彷彿瞬間被火燒過,溫度火辣辣地迅速向上攀升。
呼吸越來越沉,越來越重,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放在這時候是不是會有人闖進來,只想在此刻能擁有對方。
 
銀黑的兩人擁吻著,想要貼近,貼近,再貼近,宛如對方是那不可或缺的水,自己則是缺水的魚,沒有對方便活不下去。
 
殊不知,這對戀人的火熱、熱情、情慾,被一個躲在門邊的少女,全部看盡眼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