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五題 樂趣

 ☆☆☆
 
彎彎的眼,彎彎的眉毛,穿著和服的女孩眼睛發亮,有趣地看著把辦公桌當成床的兩人,忘我的他們似乎把現在當成洞房花燭的春宵一刻了。
 
要不要提醒他們?還是繼續看下去好呢?
晶亮的雙眼瞬間閃過這個疑問,最後她選擇前者,畢竟之後要是被發現她偷看了全程,先不說小傢伙會宰了她,雖然宰不到就是了……但對那名可愛的少年倒是不太好,雖然她不在意……更重要的是如果被另外兩位發現,那可就真的吃不完兜著走了!
 
嘖!雖然可惜,但也沒辦法,至少她發現了有趣的事,更看到了不錯的畫面!
嘿嘿嘿,之後有的是機會可以捉弄。
 
泛著笑意的眼,多了一絲不懷好意以及準備看好戲。
 
 
拉了拉自己的領帶,有些不耐地扯掉束縛,隨後拉扯襯衫上的扣子,毫不在意它們鬆脫、掉落,反正這是他的辦公室,衣服櫃子裡拿就有。
 
黑髮人兒看著冰炎裸露出來的胸膛,目不轉睛。
小手不自覺地輕碰、撫摸,那精壯的身體讓他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冰炎感覺戀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滑動,到過的地方就像點燃了火,燒了起來,熱了起來。唇越來越乾,口越來越渴,渴望越來越深沉,紅眸越來越深邃,慾望越來越火熱。
他的碩大抵著對方的,嘴裡不斷喃喃著對愛人的稱呼。
 
褚冥漾同樣用著軟軟的聲音呼喚著戀人的名,與對方耳鬢廝磨著。
 
似乎無法只滿足於眼前的情況,兩人擁吻著,彼此貼近、磨擦,準備要更進一步……
 
 
「咳咳!」
 
桌上的兩人瞬間一僵,火熱的慾望霎時被潑了一桶冷水,澆熄了。
 
褚冥漾慌慌張張想要起來,卻因為太過慌亂而撞到冰炎的下巴。
 
「唔!」好痛!
 
冰炎冷冷瞥了一眼穿著和服的人,隨後注意力拉回到與他一樣衣衫不整的人兒身上。他溫柔地替對方揉一揉撞到的地方,以自己的身體擋住瘦小人兒的身軀,並為他把褲子穿好。
而褚冥漾緊張地要將制服扣子扣好,無奈小腦袋轉著怎麼辦怎麼辦,手也就不協調,扣子全扣錯!
 
「褚,沒事的。」冰炎輕聲說著,修長的手指把扣子全部解開,重新套進它們該有的位子。
 
確定褚冥漾都好了之後,冰炎牽著戀人的手,毫不避諱。
 
回過身,「老太婆,妳來幹嘛?」惡聲惡氣,挑高的眉明擺著來人的不受歡迎。
 
「唉呀~小傢伙~」搖著手裡的扇子,一雙眼閃著亮光,讓人覺得一陣惡寒。「你都不來找我,人家只好自己來找你啦~」
 
「妳到底來做什麼?」聲音低了八度,說明耐心即將告罄。
 
沒有回答冰炎,反而將視線移往褚冥漾的身上。
 
「好可愛的孩子呀~過來讓姊姊看看~」
 
一直躲在戀人身後偷看的褚冥漾突然變成關注焦點,讓他尷尬且不知所措,只能無助地瞅著戀人。
 
「老太婆!」安撫著戀人,他不悅地出聲。
 
「唉呀~動怒啦~」不懷好意地將扇子遮住臉,「真是的,還是小時候的你可愛啊~想當年哪……」
 
「臭老太婆!妳到底是來幹嘛的?!」不耐煩地打斷,或許是他向來就沒什麼耐心,更或許是因為方才好事被打斷。
 
「亞……?」拉拉對方的大掌,小臉抬頭看著他。第一次見到這麼生氣的戀人,他有點不安,但更多的是擔憂。
 
「……沒事。」深呼吸過後,冰炎回望著戀人黑色眼眸的擔憂,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眼前的少女突然一反剛才愛玩的態度,滿臉認真,「小傢伙,你告訴他你的本名了?」
 
「嗯。」
 
但好景不常,沒幾秒又恢復成原來的態度。「唷~真是沒想到,小傢伙也有深陷的一天呀~」
 
怕兩人又會沒完沒了地重複著一樣的事情,而戀人又要皺著眉頭、心情不悅,褚冥漾率先出聲。
 
「亞,她是誰?」一直覺得聲音很耳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嘻嘻,我啊,是偉大的扇校長喔~可愛的小朋友~」
 
「校、校長?」褚冥漾吃驚。
 
「不過就是臭老太婆!」
 
「怎麼可以這樣說呢~小傢伙~」抬手,拿著袖口假裝擦拭眼淚。「虧人家還想替你找個好老婆呢~」
 
「不用了!」冰炎馬上拒絕她的好意,隨後想到一件事。「所以今天才有這個活動?」
 
「賓果!不愧是小傢伙!一下就猜到了!」
 
「果然是妳!」
 
「但是小冰炎還挺聰明的,竟然都沒人找到你。」一副就是真可惜的模樣。
 
「哼。」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冰炎這才選擇待在這裡。但是這樣不夠,他必須先讓所有人以為他在校園內閒逛而不是窩在辦公室,這才有了疑似冰炎的人在外頭走動的戲碼出現。
 
光明正大地摟著一直躲在身後的人,「反正我已經找到了,妳也可以快滾了!」前句望著褚冥漾說得深情款款,後句瞪著扇校長口氣不善外加嫌惡。
 
「嘖嘖,有了愛人就忘了我,你也太狠心了……」扇校長假哭了起來,沒有人會被騙,除了褚冥漾。
 
「亞,別這樣,她難得來看你。」
 
「別被她騙了,褚。」睨了扇一眼,壓根不相信她會哭!「我想,妳應該是還有話要說吧?」言下之意是:沒事就快滾!
 
有趣地來回看了兩人一眼,隨即正色道:「今年的體育祭,老師們也要參賽,至於獎品,嘿嘿,你絕對會有興趣的。」嚴正的態度沒幾秒就破功。
 
眨著那雙閃亮的眼睛,扇不懷好意地盯著他們,彷彿他們是被蛇盯上的青蛙,最後只能照著蛇的期待走。
 
冰炎加重摟著褚冥漾的力道,扇最後的神色讓他更提高了警覺;至於褚冥漾只覺得惡寒,他又有不好的預感了……
 
玩得最開心的就非扇莫屬。
嘴角上揚的弧度已經大到不能在大了,她肯定後頭還有不少好戲等著瞧,假使不夠精采,她不在意自己再添上個幾筆!
人生哪,怎麼可以少了這些樂趣呢?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