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六題 體育祭DAY1(上)

 ☆☆☆
 
砰——砰——
 
熱鬧的吆喝聲在代表體育祭開始的聲音下爆炸開來了。
吶喊聲、叫賣聲、歡呼聲,所有的聲音似乎也伴隨著激烈的鬥爭下,相互競爭了起來,一個比一個大聲,不願落人後。
 
從今天起,一連三日的體育祭,Atlantis還特地請校外的攤販到學校駐紮,好讓所有的師生能在操場上盡情揮灑自己青春的同時,也可以享受美食,不必為吃的煩惱。
 
第一天,是以班際的競賽為主,也安排了一些項目讓老師們參加;隔天開始除了早上的班級游泳接力,就是屬於個人的比賽,不論老師或學生,名次是共同計算的。比賽場上,只有勝負,沒有年紀。
 
而今天早上的活動依序是:班際拔河、大隊接力、籃排球比賽;下午則是班際障礙接力賽跑以及老師們的籃排球賽。
老師們的比賽分成兩隊,除了體育老師是平均分配以外,剩下的組員是自己找。
 
第一場的比賽早已如火如荼地展開了,由於班級數不多,所以拔河比賽已經進入尾聲了,向來表現優異的一年C班,在第一場的拔河就吞下了敗仗,或許,他們擅長的是表演藝術類的比賽,而不是運動。
不過,這也只是第一場比賽,之後的項目還很難說,看著那些在拉筋、蓄勢待發的C班同學,相信下一場他們的表現肯定會十分優異。
總之,拔河比賽是由二年級的拔得頭籌。
 
 
「禹、喵喵,加油!」
 
「加油!」
 
沒有參加大隊接力的褚冥漾及千冬歲,替朋友打氣後就回到觀眾區,高聲大喊著加油加油。
 
操場外圍著觀看比賽的人,更外圍則是攤販吆喝著,食物的香氣瀰漫在整個空氣中。
 
場內的選手們各自站定自己的位子,緊張的氛圍在他們之間蔓延著。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裁判看了看,確定一切都就緒後,舉高拿著槍的左手,嘴裡喊著:各就各位,預備——然後手上的槍——砰!
 
聽到代表出發的聲響,手上拿著接力棒的學生奮力向前跨步,踏在自己專屬的跑道上,風用力地拍打在他們臉上,但他們卻沒心思注意,只是注視著前方,迫不及待地想將手上的燙手山芋遞給下一個人,結束自己這一棒的使命。
 
每一棒都努力奔跑著,彷彿後頭有隻猛獸在追趕著他們,只要一停下腳步,就難逃變成食物的命運。
這樣的情況以第四棒最為刺激,因為到了這一棒,所有人都拼死想要進入最短的捷徑,讓自己遠遠逃離最後的厄運。
 
短短的秒數,對奔跑的人而言,總是長的。
以為快到的終點,卻遲遲沒碰到,心裡焦急,卻無法加快速度。
轉眼間,已經來到最緊張的時刻,誰勝誰負的結果就要揭曉了!
 
獲得第一名殊榮的是跑最後一棒的聖——
平常披散在腦後的頭髮在今天被高高束起,雖然和平常給人的感覺有些微的不同,但依舊有不少女孩子們為他癡迷,更甚至有增加的趨勢,每個女學生及女老師瘋狂地為他高聲吶喊。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她們迷戀地望著他,他卻連一眼也不願意施捨,自顧自地朝著另一端走去。
他關注的人兒仍然將視線停留在場上,為自己班的最後一棒在終點前的跌倒感到可惜。小臉上沒有一絲的責怪,只是為那名摔的不輕的同學微蹙著眉,彷彿傷的不是那位男同學,而是他自己。
在看到有人扶他去保健室,隆起的眉頭這才鬆了,對他而言,最後一名似乎不是什麼大問題,大家都平安無事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他的觀察,此時,他已經來到那人身邊。似乎是察覺到有陰影覆蓋在自己身上,他帶著困惑,緩緩地回過頭。
 
「聖學長,有事嗎?」首先開口的不是那人,而是他身旁的友人。
 
千冬歲挑著眉,不懂這位學長出現在這裡的用意為何,贏得勝利不回自己班上,來這裡做什麼?來炫耀?
 
沒有回話,只是揚起笑容,對另一位說:「冥漾,我贏了。」
 
「恭喜。」褚冥漾一臉疑惑,這種事何必來跟他說?
 
笑容更大了,還帶了點神祕。「我想要獎品。」
 
「獎品?」傻傻地重複著。
 
「對,獎品——」
 
聖俯身朝褚冥漾靠近,帥氣的臉逐漸放大,兩人的距離近得連眼睫毛都可以數的清楚了!
這時候褚冥漾才慢半拍的意識到,他、被、親、了!
 
「很甜。」
 
離開對方軟嫩的唇,聖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似是對方才嘗到的甜感到不滿足,想要更多。
 
千冬歲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弄得也是一呆,但他還是很快就回過神,挺身擋在友人面前,避免眼前這披著羊皮的狼下一次就是直接將友人吃進肚子裡!
瞥了一眼還沒回魂的褚冥漾,千冬歲有些擔心,但他相信正從左前方朝他們走來的人絕對可以安撫他。
 
「呵,呆住了,真可愛。」看了看時間,聖說:「下次要習慣啊,我先走了。」
 
他帥氣地離開,不顧那些瞪大雙眼、下巴掉下來的女生們,她們訝異著剛才的所見。對他而言,褚冥漾的反應比那些人來得有趣,也更能牽引他的心。
撲通撲通,他的心現在還在狂跳著,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情形。
他,非常非常想要得到他!
 
另一邊,又過了半分鐘,褚冥漾終於回過神來。
他無意識地用手指觸碰剛才被親的雙唇,生氣、無助、厭惡、背叛等複雜的情緒頓時一湧而出,他覺得自己的眼眶酸酸的,淚水可能在下一刻就奪眶而出。
 
他垂首,低低地對千冬歲說了幾句話,便頭也不回地往後跑,所有同學,不論男的或女的,所有人的眼光,褚冥漾都沒有去注意。他下意識地逃避,不想在他們眼裡看到那些他不願意見到的情緒,憎惡、忌妒、排斥、噁心……
 
跑著跑著,他來到一棟建築物裡頭,然後躲進男廁。
廁所裡沒有任何人,大概全圍在操場或忙著買食物吧。
 
對著鏡子,褚冥漾看到自己的臉上滿是淚珠滑過後的足跡,一痕一痕的,證明著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事實,一切都不是虛幻。
 
他被吻,是真的。
他很憤怒,是真的。
他彷徨無助,是真的。
他呆住沒推開,是真的。
他厭惡這樣的自己,是真的。
他背叛戀人,即使不是他願意的,但依舊是真的。
 
淚水無情地繼續在小巧的臉上遍布自己的足跡,這或許是情緒發洩時的代價。
 
褚冥漾一邊哭著,一邊轉開水龍頭用流出來的乾淨的水,洗去被「他人」吻過的嘴唇。
他用力地用水清洗、擦拭著,不顧雙唇早已被他蹂躪到紅腫,甚至有些疼痛。
他發了瘋似的,只是不斷重複同樣的動作。
 
 
「褚!」
 
當冰炎找到人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景。
心心念念的人兒,不愛惜自己的瘋狂作為,讓他的心揪了起來。
 
「褚!住手!」上前抓住戀人的兩隻手,阻止他繼續下去。「不要傷害自己!」
 
「唔……嗚嗚……」一直忍著不發出聲音的褚冥漾,終於放聲哭了出來。
 
將褚冥漾轉向自己,把對方的頭按進自己的胸膛,一手輕拍對方的背,另一手輕撫對方的頭。「沒事的、沒事的。」
 
「哭過就好了。」聲音十分地輕柔,和內心熊熊的怒火相反。
 
當千冬歲跟他報告了大致的經過,一團怒氣讓他立刻想把聖碎屍萬段!
只是,他必須先找自己的黑髮小戀人,即使再怎麼生氣,對戀人的擔心還是遠遠超過一切。
 
此時,冰炎聽到廁所外有腳步聲逐漸接近,他二話不說就抱著褚冥漾到最後一間的廁所,並將鎖帶上。
 
懷裡的人,抽抽噎噎著,但已經停止哭泣了。
每當冰炎一看到褚冥漾落淚,他就很心疼;若這樣的情況換作是其他人,他只會覺得很煩、很浮躁。
 
「好點沒?」隨手抹去淚水步下的足跡,他還是喜歡看對方笑。
 
「亞,對不起……」都怪他對人沒有防心,才會這樣……又讓他替自己擔心了……
 
「那不是你的錯,不要自責。」要怪應該要怪他,是他沒有好好保護他,才讓戀人遇到這些事。
 
如果可以,他真的好想向大家宣布:褚冥漾是他的!
但不行,礙於彼此現在的身分,公布了不一定會比較好,說不定對戀人更是一種傷害,況且他也不會准許自己這樣做……
 
戀愛,是他碰過最難的問題,但過程的一切荊棘,他卻甘之如飴。
 
紅眼認真注視著背貼緊牆壁的戀人,「褚,以後別再這樣傷害自己。」
 
「好。」
 
「那現在——」
 
未盡的話語,在兩人唇相貼的時候告訴了對方——
——我來幫你消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