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七題 體育祭DAY1(中)

 ☆☆☆
 
一棵大樹下,坐著許許多多人,各式各樣的表情也都有,共同的大概就是那歡樂的氛圍。
 
擁有金色頭髮的少女,歡快地在眾人四周跑,分享著自己昨晚做的三明治、餅乾、蛋糕等甜點;雙馬尾的女生紅著臉正唸著沒有人影在的地方,空中飄浮的飯糰逐漸變小,最後不見,然後又換新的下一個;而褐髮褐眼的人,則是笑看這一切,手裡拿著金髮少女給她的三明治;同樣在一旁看著一切的黑髮少年,掛著笑臉,注視著他愛戀卻注定不屬於他的人,只要能在一旁陪著、看著,他就覺得幸福了。
 
另一邊,一位戴著厚重眼鏡的少男,端坐著姿勢,喝著左手邊和他長得十分相似的人遞給他的茶,兩人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綁著馬尾的銀髮紅眼的男生,正叨念著坐在他左手邊長髮的人兒,叮嚀對方不要吃這麼多的甜食,他皺著眉,擔心對方的身體,但是看到他滿足的笑容,原本的堅持也慢慢被磨掉了,算了,今天就算了,下次就不准他吃這麼多了!
 
「冰炎老師、夏碎老師有參加下午的比賽嗎?」金髮碧眼的少女眨著大眼,問著。
 
「有,我和冰炎有參加籃球比賽。」溫和的鄰家哥哥笑容。
 
「我會去幫哥加油!」
 
「我的歲最乖了。」寵溺地揉揉對方的頭髮。
 
另一邊,冰炎叮囑著戀人:「褚,到時候千萬不要單獨一人。」
 
「我知道。」他可不想再發生早上那件事了。
 
「別擔心,我會照顧好冥漾的。」坐在褚冥漾另一邊的衛禹開口。
 
看了對方一眼,他知道對方是可以信任的。「嗯,麻煩你了。」
 
 
聖來找褚冥漾的事,在接力賽結束後,千冬歲都已經告訴比賽的友人了。
他們一樣憤怒,卻同時也幫不上忙,只能等冰炎把人安撫好,之後避免褚冥漾和聖的接觸。
 
在冰炎安撫人的時候,排球比賽已經開始了,喵喵也是其中的一員,她只好暫時壓下對友人的擔心,先去參加比賽。
千冬歲和衛禹也分開,一個去為喵喵加油,另一個回去找自家哥哥。千冬歲接到夏碎的簡訊,說他正在替冰炎和褚冥漾把風,要他一塊過來。
 
當他來到夏碎把風的地方,千冬歲先是一愣,但隨後明白為什麼需要把風了。
把風的地方是男廁外面,雖然離人群所在有一段距離,但還是有幾個老師會從這裡經過,被發現了可就不太好。
 
廁所裡,傳來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空盪盪的空間,曖昧的聲音彷彿更大了。
外頭剛到的千冬歲,沒多久就聽到褚冥漾喘息的聲音,一張臉頓時紅了起來。
 
「嘖!他們在裡面恩愛,我們卻要在外頭把關?不如,歲,我們也進去選一間恩愛,如何?」曖昧地朝他的寶貝眨眨眼。
 
「哥!」羞紅著一張臉,他哥怎麼這麼不正經!
 
捏了捏千冬歲的臉,「呵呵,歲真可愛。」
 
沒多久,兩人從廁所出來了。
冰炎知道一開始聽到的腳步聲不是夏碎才躲進廁所,但隨後夏碎傳了簡訊說他在門口,他這才放縱自己、汲取褚冥漾的香甜,反正有人把風,怕什麼?
 
褚冥漾紅著雙頰,被吻到無力的他,腳步有點不穩,還需要冰炎扶著他。當他一看到守著門口的兩人,褚冥漾超想一頭鑽進洞裡,把自己給埋了。
 
千冬歲看見友人這副模樣,明白對方已經沒事了,他也就鬆了一口氣,但他眼角無意間瞥到隱藏在襯衫領子內的紅點,好不容易褪下的紅又竄了上來。
耳裡聽著自家哥哥對友人的戀人的揶揄,他的臉又更紅了。
 
打破他和褚冥漾窘境的是廣播,傳來的廣播聲通知著籃球比賽即將開始,而千冬歲這才想起時間差不多了,便急急忙忙地趕去球場。
之後的比賽很快就結束了,拿掉眼鏡打球的千冬歲很帥,百投百中,讓一旁觀看比賽的女孩子們忍不住尖叫,惹得夏碎的臉沉了下來,背後黑氣逐漸加深。
 
上午的最後一場比賽,在千冬歲壓倒性的氣勢下,由一年C班奪下冠軍。
 
 
下午,最讓人期待的是老師們的對決,相較之下,班際障礙接力賽跑就沒什麼。大家都興趣缺缺,除了參賽者之外,其餘的人大多利用那段時間去吃午餐,順便買一些點心、飲料,方便等一下邊吃邊觀看老師們的比賽,一定會很有看頭的!
 
就連褚冥漾等人也是如此打算。
 
老師們的籃、排球賽,是禁止同樣的隊員重複參賽,所以在人員的安排上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第一場是男老師籃球,然後才會換女老師,之後排球會相反,是女生先,而後才是男生。
 
男子籃球賽,上場的有冰炎、夏碎、九瀾、萊恩、雅多以及另一隊較為陌生的男老師們組成的隊伍。
不用看,場外的歡呼聲絕對都是投給以冰炎夏碎為首的這一隊。
 
比賽很快就開始了,負責跳球的是夏碎,不過並沒有搶到球。
 
「欸,好可惜!」喵喵咬著手裡拿的熱狗,一臉可惜。
 
「夏碎哥是故意的。」眼鏡後的雙眼是瞭然。
 
「咦?為什麼?」吞下口中的蛋糕,褚冥漾問。
 
「避免對方輸得太難看。」推了推眼鏡,勝負其實早就出來了,相差太懸殊了。
 
「……」該說是自信還是自大?
 
雖然說兩隊都是突然找的成員、臨時組成的隊伍,但冰炎他們那隊的默契真是好得沒話說,彷彿是多年的球友,每一個傳球、回防,都十分的流暢。
 
球場上,另一隊的人才拿到球沒多久,球就莫名其妙地就被抄走,本來運著球的人疑惑地找著失蹤的橘色球,卻在下一秒發現球往另一個方向彈跳而去。想去把球追回來,結果意外撞到一面透明牆,然後很無辜地被判了撞人犯規。他真的很無奈,明明就沒有看到人,為什麼會被判犯規?
他看了看其他隊員,得到的同樣是疑惑,沒辦法,他只好開口詢問。
 
「那個……請問我撞到誰?」
 
「我。」
 
「有人說話嗎?」幻聽?!
 
「有。」
 
「……」現在不是七月吧?好兄弟有這麼早出來?
 
「要開始了,走吧。」
 
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好心地提醒對方,沒想到換來的是尖叫。
 
「鬼啊~~~」然後砰一聲就暈倒在地。
 
這個可憐的人就這樣默默地離場,換下一個人上場。
 
比賽繼續,雖然他們肯定雙方人數都是五個,但偏偏卻怎麼樣也找不到那第五個,莫名的恐懼攀上心頭,擔心下一秒自己的球就被搶走。
綁手綁腳的心態,以及面對看不到的敵人,球,很快就被搶走了,然後一個快傳,射籃,得分!
 
冰炎和夏碎不愧是出了名的搭檔,彼此交換一個眼神,就曉得對方想要做什麼。
夏碎運著球,微笑地說著:再進一球。看著冰炎,手卻將球傳給另一個人——九瀾。
 
拿到球的九瀾不疾不徐,慢慢運球,慢慢移動,卻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廢話!他們寧可喪失這一分,輸掉這一場比賽,也不願自己少了任何一個器官!
這是另一隊成員心裡共同的吶喊。
 
「真是無趣。」球進洞,又得分了。九瀾回過頭,將視線一一掃過另一隊的隊員,嘴角勾起笑容,「你的內臟真不錯,你的腿很漂亮,你的肺形狀很美……」
 
每個被他看到的人,忍不住都顫抖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和他保持距離,說不準下一秒自己的某一部分就會消失不見!
 
比賽還在進行,運著球的冰炎將人人想要的球傳給了籃下的雅多,由他投進下一球,帶領他們往勝利更進一步。
籃球比賽漸漸進入尾聲,兩隊分數相距甚遠,卻依舊沒有人替另一隊加油,就連他們自己的成員也都在替對手打氣。
 
這樣的情況讓球場上的他們很想哭。
 
「老師!加油!」
 
一個聲音驀地傳到他們耳裡,不同於其他人冰炎、夏碎地喊著,這讓他們有些訝異地回頭,不回頭還好,一回頭他們感動的都快落淚了!
竟然有人替他們加油耶!!!
 
相較於他們的感動,另一隊的某人眼裡燃燒起熊熊的火焰,名為「忌妒」的怒火。
幫他們加油?很、好!
他絕對會讓他們死、得、很、難、看!
 
面對突然爆發的怒氣,不明白原因的他們接的很莫名其妙,也完全招架不住,沒多久,一個漂亮的三分球投進,比賽正式畫下句點。
如果他們知道那一句加油會讓他們往後的日子不好過,他們打死也不要他的加油!
可惜,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