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37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九題 體育祭DAY2(上)

 ☆☆☆
 
翌日。
 
早上參加比賽的選手,早早就在做著暖身操,為不久後的下水作預備。
今天這一天,來的人比昨天又更多了。
據千冬歲的說法,除了是因為昨天精彩的老師們大對決,另一方面是因為今天要比的項目是游泳。
 
第一個理由就算了,褚冥漾不懂的是第二個,是因為不用聞到難聞的汗臭味嗎?
聽到褚冥漾這個問題的千冬歲及喵喵都是一愣,但愣過之後,看到的是喵喵抓著褚冥漾的肩膀搖晃。
 
「這可是可以看到白馬王子的身材的難得機會耶!」喵喵激動地猛搖著褚冥漾。
 
一旁的衛禹急忙拯救被搖到已經暈了的青梅竹馬,他明白喵喵說的話,但他們是男生,白馬王子身材什麼的,都跟他們無關吧?他們有的他也有,最多就是身形線條比較優,如此而已。
 
這些千冬歲也明白,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那群覬覦自己戀人的人,望著夏碎的眼神就好比看到一塊肥美、令人垂涎三尺的肉,不只嘴巴在流口水,就連眼睛也在流口水。
他無法忍受這樣的情況,但是既然是哥哥自己想要參加比賽,他就絕對會支持,只是……哼哼,視線一一掃過那群如惡狼的人,千冬歲默默記下所有人,反正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本來,褚冥漾是毫無所覺,直到冰炎穿著泳褲出現,現場的人全倒抽了一口氣後,他才驚覺戀人的身材真的是好到不行,一張小臉瞬間竄紅。
只是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也看到了……想到這裡,他的心悶悶的,很不是滋味。
 
沉著一張小臉,褚冥漾對千冬歲他們說他先去集合,就一個人拖著有些沉重的腳步往另一端步去。
他邊走邊對自己喊話:要打起精神,等等就要比賽了,不能辜負然和姊特地來替自己加油的心意。
 
他晃著腦袋,走著走著,他發現自己走錯邊了,竟然跑回更衣室那裡了!
真是的,他到底在幹什麼?
抓抓腦袋,他現在只覺得整個人無法靜下心來,說不出的煩悶纏繞著他。
 
「不要穿著這樣亂跑。」
 
聲音的主人褚冥漾很熟悉,但此刻的他卻一點也不想碰見他。
下意識地,他裝作沒聽到,只是轉過身想往外走。
 
「褚!」
 
對於這樣的舉動,來人很不滿,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不顧對方的掙扎,拖著人往自己這邊扯,強迫他正視自己。
 
「為什麼不說話?」
 
褚冥漾咬著下嘴唇,雖然視線是看著對方,但是卻是沒有焦距。
 
「褚!你怎麼了?!」對方的樣子很不對,讓冰炎的口氣急了起來。
 
「我……」嘴裡充斥著血的味道,他回過神,吶吶地開口:「我……不喜歡別人……那樣看你……也不喜歡你這樣子……給其他看到……」
 
他明白了。
原來小傢伙是吃醋了!
 
「我也是,我不希望別人看到這樣的你。」
 
冰炎他只想把人包裹起來,纖細的胸膛、漂亮的鎖骨、不盈一握的腰肢……他全部都不想要別人看見。
嘖!早知道昨天就吻得更用力一點,讓吻痕在這一兩天不會消失,或許今天戀人就不會參加游泳比賽了。
 
「可是……我要比賽啊……」
 
「我也是要比賽,所以,不要理會其他人的目光,只要注視著我就好。」而我,會將所有覬覦你的人,打、入、地、獄!
 
冰炎知道,有不少人暗戀著褚冥漾,當中以男生居多。褚冥漾個性溫和,雖然平常樣子冷淡,但或許是有了千冬歲他們幾個好朋友,冷淡的偽裝漸漸褪去,可愛的本性也就慢慢顯露了出來。
好脾氣的他,很受女生喜歡;外表可愛的他,在男生堆裡很吃的開。
 
這樣的情形讓冰炎警戒心更高了,就怕下一秒,心愛的人兒就會被搶走。
他從來沒有這麼沒自信過。
 
「我的眼裡一直都只有亞。」或許是察覺到冰炎眼底深處的不安,褚冥漾害羞但堅定地說。
 
原來不安什麼的,不只自己會有,像冰炎這麼強大的一個人也是會有的。
第一次接觸到愛情,體驗了太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情感,他有太多的不確定,也害怕這些情緒會讓戀人討厭,所以他努力想壓抑,但真的做不到。
 
他對戀人有一定的渴望及佔有慾,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深。
對方,是不是也和他有一樣的感覺?
 
『廣播:請參加班級游泳接力的選手,儘速到各班位置就緒。』
 
拍拍戀人的頭,「快去吧,加油。」
 
視線隨著褚冥漾的離去而跟著拉遠,直到人消失在轉角才收回來。
 
「還想繼續躲著?」聲音降了八度。
 
「不愧是老師,被發現啦?」
 
「褚是我的。」
 
「勝負還很難說,而我,不會輸的。」
 
 
哨音一下,各個班級的第一棒就出發了。
水花大大地濺起,不是捷式就是蝶式,沒有人落後,競爭超級激烈。
緊接著,第二棒也出發了。
從這一棒開始,有明顯的快慢區分,距離正逐漸地加大的同時,就輪到第三棒了。
一棒接一棒,落後的就由下一棒追回來,超前的就冀望下一棒能持續保有優勢,很快地,要輪到最後一個棒次了。
 
褚冥漾先是深呼吸一口氣,看了看坐在觀眾區的家人——然及褚冥玥。
 
當初會學游泳是因為自己在大熱天下不適合從事激烈運動,加上自己曾經溺水過,所以才被迫加入游泳訓練班。
雖然一開始是被逼迫的,但久了,他也漸漸開始喜歡上這個運動。
 
收到然鼓勵的笑容和自家姊姊無聲的威脅:「敢輸你就慘了」的表情,褚冥漾揚起淡淡的笑容。
這就是他的家人。
 
拉回視線,褚冥漾倒數著前一棒和他出發時相距的秒數。
三……
二……
一……
出發——
 
弧度優美的跳水姿勢,褚冥漾進到了水裡,而後踢著水,左右手交替著滑動,游出了速度及標準兼具的捷式。
本來位居第三的他們,在褚冥漾以驚人速度的緊追下,勉強贏過另一班一秒,贏得冠軍。
 
抵達對岸的時候,褚冥漾只有「好累」這樣的感覺。
他果然不適合參加體育比賽,那樣的緊張與體力的不足,總是讓他沒多久就感覺疲憊。
 
「漾漾游得很快呢!」喵喵遞來大大的浴巾,避免友人吹風感冒。
 
「不過漾漾在還剩四分之一的時候速度降了下來,不然可以在贏對方五秒左右。」推了推眼鏡,千冬歲說出的話讓褚冥漾有些傻住。
 
「來,給冥漾的獎賞。」衛禹的左手端著小塊的巧克力蛋糕。
 
「蛋糕!」瞥見自己最愛的甜點,褚冥漾的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
 
正當褚冥漾開心地端著蛋糕想回去將泳褲換掉的時候,一個討人厭的聲音讓他瞬間僵硬。
 
「游得真的很快,就像美人魚一樣。」
 
「你來做什麼?」最快反應過來的是衛禹,他立馬將人藏在自己身後。
 
喵喵和千冬歲也同時站出來護在褚冥漾前面。
 
「記得來看我比賽。」拋下這麼一句話,聖帥氣的走人。
 
不管聖來這裡的用意是為了說這句話還是什麼,千冬歲只知道再不快點他哥的比賽就要開始了。
 
「漾漾,別管他,先去換衣服。」然後去看夏碎比賽。
 
 
現場氣氛很怪,真的很怪。
每個人都抱持著非贏不可的氣勢,燃起了名為戰鬥的火焰。
 
比賽,當然是為了贏得勝利,但游泳池的磁場,極度的不正常。
選手們的眼裡似乎不是想要第一,而是有更深沉的渴望,有什麼比第一名更吸引人的東西在誘惑著他們。
 
開始了,每個人不要命的向前游,彷彿慢了一步,最深處的黃金寶藏將會被一搶而空。
十分激烈的爭鬥。
 
觀眾席上的千冬歲,目光緊緊跟隨著夏碎,當夏碎贏得第一時,他興奮的程度就像是他得到了第一名,有過之而無不及。
 
下一場比賽開始了,冰炎是其中參賽的選手,聖也是。
雖然起步時,冰炎落後了半秒,但隨後便趕了回來。兩人拼命的往前游,除了為了第一名之外,更重要的是有喜歡的人在看著,怎麼樣都不能輸!
 
兩人相互較勁,比其他人更多了一個不能輸的理由,遠遠把其他參賽者拋在腦後。沒多久,勝負揭曉了,以半秒不到的差距,冰炎贏了。
他贏得驚險,而對方輸得漂亮。
 
之後,還有不少的比賽,有夏碎就沒有冰炎,有冰炎就沒有夏碎,兩人像是說好似的,不和對方搶。不過,還是有一個能和他們相較勁的對手,就是聖。
當冰炎或夏碎位居第二時,奪得第一名的就是聖。
前兩名的位子幾乎全由他們三個人輪流包了,其他人只能哀嘆技不如人,不然還能怎樣?
 
事後,褚冥漾和千冬歲等人才知道,原來是有「獎品」,冰炎夏碎這對搭檔才會去參加比賽,而那詭異的磁場也是因為這樣而來的。
 
不過,這都是後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