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嘻嘻哈哈笑笑 這不就是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Je t’aime. 我愛你(冰漾)

☆☆☆
 
        我們真的在一起嗎?
 
        交往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月了。
        除了在一起前的那句「我喜歡你」,告白後的種種跡象實在沒有任何一點可以證明我和學長是在一起的。
 
        告白的人是學長,當時聽到那句話時,我只當作是一句玩笑話,畢竟偉大的冰與炎殿下怎麼可能會喜歡上我這又笨又蠢的妖師?
        但不能否認,在聽到的那一瞬間,我有種上天堂的感覺。
        因為那時候的我,暗戀著他。
 
        學長第一次的告白,我無視了,打從心底覺得學長在玩我,結果換來了一個巴頭,我更篤定這是一場整人遊戲;第二次和第一次一樣,最後學長瞪了我一眼,開啟傳送陣離開;第三次,我選擇相信了,畢竟沒有人會開玩笑開三次,就在我答應之後,學長揚起好溫柔的笑容,赤紅色的眼睛滿滿都是我,但,僅只一次。
 
        之後,黑袍的他依舊接任務,時常看不見人影。
        完全沒有熱戀,甚至是交往的感覺。
 
        我們真的在一起嗎?
 
        望著寫滿他好壞回憶的日記,褚冥漾幽幽地想著。
 
 
 
 
        再一次見到黑袍的他,是在醫療班。
 
        褚冥漾被喵喵的一通電話叫過去,說是冰炎和夏碎出任務時受了傷,不肯乖乖待在醫療班,堅決要回黑館,她不放心,所以打電話給他。
        走進當初跳火車昏倒後被送來的那間房,名義上是戀人的冰炎正一個華麗的一踢,把輔長提爾踹到牆上作壁花。褚冥漾瞪著這一幕,暗自在心裡想著:真不愧是火星人的王。
 
        「學長……」
 
        聽到那聲熟悉的呼喚,冰炎看向了褚冥漾,隨即又撇開了頭。這樣的舉動看在褚冥漾眼裡,是受傷的。
 
        這麼久沒見,會想念對方的只有他嗎?
        忍住心裡泛起的苦澀,褚冥漾軟聲地拜託冰炎讓輔長好好檢查,不然請月見也可以,就算只在醫療班待個半天也好,至少要好好檢查、不要帶著傷回去。
 
        不甘心地嘖了一聲,褚冥漾知道這是冰炎妥協的表現,臉上也就換上了愉快的笑容。
        太好了,只要學長沒事就好。
 
        和喵喵聊了幾句,褚冥漾就離開了。
 
        佯裝起的微笑,門一關上就垮了。
        除了冰炎願意留下治療時所露出的笑容外,褚冥漾都是強裝笑容的,他的心早在冰炎撇開頭的時候,碎了一地。
 
        他必須好好想想,他們該怎麼辦。
 
 
 
 
        把自己關在黑館的房間,褚冥漾縮在角落,清秀的臉上是縱橫的淚水。
        他應該要明白的,早在謠言滿天飛之前,他應該要懂的。
 
        剛交往就把對方拋下,態度也沒有任何改變,牽手擁抱都沒有,更別提約會,偉大的黑袍殿下把時間都奉獻給任務,哪可能撥出一點短短的時間給卑微的妖師?對於謠言,他始終裝作自己不在意,連友人們想幫他出氣,他都拒絕,只有他自己明白心裡的痛,卻倔強的對誰都閉口不談。
 
        日復一日,如今,他不想再欺騙自己,其實對方早已不喜歡他,不,更正確的說法,他們的開始本身就是一個錯誤,黑與白注定無法在一起。只是天真的他以為有可能和對方一起走下去,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這件事,似乎讓他被快樂沖昏頭,才會遲遲看不清現實的殘酷。
        是時候該糾正這項錯誤了,褚冥漾難過地想。
 
        在他下定決心的同時,他房裡出現了一道傳送陣,短暫的光芒讓幽暗的空間霎時亮了起來,不過很快便又暗下。
        來人是他的男朋友,但是很快就會變成過去式。
 
        「褚?」一片漆黑,冰炎毫不猶豫地使用了光影村的能力。
 
        房間亮了,冰炎眼尖地發現蜷縮在牆角的妖師學弟。他提腳走近,這才注意到淚水浸濕了整張小臉,平日裡水亮的墨眼此刻盈滿了傷心欲絕。
 
        「褚,怎麼了?」擔心地詢問著。
 
        「學長……」
 
        褚冥漾小小聲地說著,由於聽不是很清楚,冰炎將俊臉湊了過去,想聽明白小學弟到底想說什麼。
        只是聽到的下一秒,他忽地瞪大雙眼。
 
        「不可能!」
 
        一把將抱膝窩在角落的褚冥漾攬進懷裡,不顧對方的掙扎以及自己的力道是不是會傷到對方,只是一味地抱著,深怕手一鬆,就會永遠失去懷中之人似的。
 
        「好不容易你願意和我在一起,說什麼我也不會答應分手!放了你,我做不到!」低頭吻住他渴望已久的唇,輕柔的,像是羽毛拂過般。「褚,我對你,不單單只是停在喜歡的階段而已,我愛你,但我怕這樣的愛意你承受不了,所以我出一大堆任務,就怕自己多待在你身邊一秒,就會克制不住自己。」
 
        耳邊聽著冰炎叨叨絮絮地述說著,褚冥漾碎了的心也逐漸被找齊、拼回。
 
        「褚,你的一舉一動總是牽動著我的心。我想和你進一步的接觸,又怕自己太過衝動而嚇壞你;我想好好珍惜你,但是和你在一起我總是無法冷靜,所以我想保持著一段距離,再慢慢縮近,或許這樣一來你也不會太排斥。」
 
        冰炎每一句宛如告白的話語,替褚冥漾滿是裂痕的心重新黏上、修補,漸漸恢復原形。
 
        「所以我絕對不會同意和你分手!」
 
        到此,褚冥漾也明白了冰炎的不安,這樣的不安是自己前幾次拒絕對方的告白時所遺留下的。仔細想想,他的學長根本不會去開這種無聊的玩笑,他會說出口,就一定是真心的。
        他怎麼會這麼笨,到現在才想明白?或許,是他那時候打從心底認為自己配不上學長吧。
 
        感受著自家學長抱著自己的雙臂微微顫動著,如此脆弱的一面,大概也只有自己看過吧!外人眼中強大的冰與炎殿下,只願意在自己面前示弱,代表著他褚冥漾在他心裡是不一樣的。
        肯定是不一樣的,否則,以學長的個性,絕對不會表現出軟弱!
 
        思及此,褚冥漾真正釋懷了,他相信擁著他的人是愛著自己的。而他,一直以來似乎都忘記向對方表明自己的心意,以及隱藏已久的愛戀。
 
        褚冥漾回擁著冰炎,緊緊的。
        破涕而笑得燦爛的他,在暗戀很久很久的人的耳畔,訴說著他埋藏在心底、對他很深很深的情感,和那幾句早該說卻遲遲沒說的三個字。
 
        我愛你。
        不是喜歡,而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